我靠卖保险饲养仙君

作者:时月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男子见辰宣没有理他的意思,再次一拜,这回腰弯得更深了:“辰宣仙君?”
      
      辰宣终于抬眸看他:“何事?”
      
      男子一扫方才对待花颜的邪魅妖娆,肃容答道:“在下华虚宫掌门之弟,华骁,此番是来贵观求学的。”
      
      听到这个名字,花颜两腿发软,险些栽倒。
      
      竟然是华骁!
      
      那个毁掉辰宣,并引发三界浩劫的反派魔头。
      
      难怪这么变态。
      
      等等,不是说好要远离这些大佬的吗?怎么随随便便都能遇到大佬,还同时碰到俩?
      
      活着不好吗......
      
      按照原著的时间线来看,此时的华虚宫尚是名门正派,不是一个让人闻之色变的邪魔外道。
      
      辰宣对华骁很客气,微微颔首:“承蒙华虚宫高看,仙友不妨先去馆舍歇息,静候比武。”
      
      华骁淡然而笑,从袖中取出一个锦囊递给辰宣:“仙君请看。”
      
      辰宣拆开锦囊,目光由右向左扫视信上内容,随着阅读,他平静如水的脸上泛起微弱的变化。
      
      花颜捕捉到了这细微的变化,她心头也跟着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果然,辰宣收起信件,淡淡说:“既如此,你且随我来见师父。”说完又深深看了花颜一眼,“你在这等我。”
      
      花颜一脸蒙圈,她凭什么要等?
      
      难道辰宣改变主意,又愿意买保险了?
      
      不过作为一只有大局观的猫,现在不是思考卖保险的时候,因为要出事了!
      
      如果她没猜错的,华骁即将要成为辰宣的师弟。
      
      原作中没有明说华骁是怎么入的鹤鸣观,如今看来,竟然是走后门进来的。
      
      他入观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个循规蹈矩的少年,就连花颜在读小说的时候也粉过这个男二,奈何他只是太会演戏了而已。
      
      眼看辰宣和华骁已走到了道观门口,花颜觉得既然让她碰上了,如果自己什么都不做的话,她会内心不安。
      
      于是,她一个健步冲过去扯住辰宣的手腕:“......仙君,我想起来了,我们认识的。”
      
      花颜感觉到辰宣的手腕明显一抖,便怯生生地松手,改成揪住他的袖口。
      
      辰宣长而密的睫毛微微一颤,脸色虽然冷漠,眸子中却瞬间涌满了晶光。
      
      花颜脸上泛红,偷瞥了眼华骁,只见他正眼观鼻、鼻观心,一脸非礼勿视的样子,但直觉依然让她感受到了他强忍的促狭之色。
      
      “仙君,都好几年没见了我们先去叙叙旧吧,这位......”花颜硬邦邦地朝华骁那边一笑,“晚点再引荐不迟。”
      
      辰宣的眸光瞬间变暗了:“好几年?”
      
      花颜心跳如擂战鼓,赔着笑脸,连连点头。
      
      辰宣略微一顿,垂眸盯了一眼自己的袖口,又重复了一遍:“在这等我。”说完,轻轻一抽,袖子就从花颜手中溜走了。
      
      眼看华骁就要被带进大门了,花颜再顾不得许多,不管辰宣信不信,她都要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他!
      
      “仙君!”
      
      她的声音太过尖锐,前面两人不得不再停次下脚步回头看她。
      
      花颜咬咬牙,一副豁出去了的样子:“仙君,你是不知道,他——喵——”
      
      这突然转变的猫叫声,让六只眼睛同时变得呆滞。
      
      花颜顿了顿,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不可置信地再次张口:“他——喵——喵喵——”
      
      怎么会这样?
      
      “喵——喵喵喵——喵呜——!!!”
      
      华骁终于没有控制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见辰宣瞪他,这才立马整顿肃容。
      
      “不好意思,仙君,我失礼了。但这位仙子......”他指了指自己太阳穴,“有点错乱,时而过度兴奋,时而语无伦次,我方才就发现了,正为她检查呢,您就来了。”
      
      花颜:???
      
      辰宣看向花颜,苍白的脸上带着隐隐担忧。
      
      华骁说:“我斗胆猜测这位仙子,应该是修炼时过于急功近利,使得仙脉有损,在情绪激动的时候会不受控制地丧失语言能力。”
      
      我信了你的鬼!
      
      花颜连连跺脚,她的头摇成了拨浪鼓,挤眉弄眼地看向辰宣,却无论怎样都没法用人类的语言说出话来。不禁小脸涨得通红,险些哭了出来。
      
      辰宣眉头微蹙:“这......从未听闻。”
      
      华骁走到花颜面前,语气却平稳:“我也是猜的,不过我发现她变回本体形态的时候,狂躁之情会有所减弱。”
      
      他脸上的笑容邪魅张狂,奈何站在他身后的辰宣完全察觉不到,只有花颜才能看到。
      
      辰宣沉默片刻后,挥动长袖,随着他的动作,花颜再次被变回了玄猫的形态。
      
      喵呜——
      
      很好,这回她彻底没法说话了。
      
      花颜气得再次弓起身子,华骁又笑眯眯地朝她伸手,结果被她无情地给抓挠了。
      
      估计是看辰宣在场的缘故,他这回没有闪避,而是硬生生地挨了这一抓。
      
      “嘶——”华骁咧嘴,“这猫咪好凶。”
      
      花颜刚准备再凶他,脑中却飘过了他那句“就喜欢看你这焦躁又无能为力的模样”,立马蔫了。
      
      她现在的任何动作,在人家眼中都是无能狂吠,平白被看笑话。
      
      想到这点,她的脑袋耷拉下来,还保持着弓身的姿势,却气鼓鼓地僵在了原地。
      
      白色的粗布衣摆突然闯入了她的视线。
      
      在大脑还没转过弯来的时候,她已经被人一把抱起。
      
      抱她的人是辰宣。
      
      突如其来的拥抱让她不适地蹬了蹬腿,却很快被安抚了下来。
      
      辰宣动作娴熟,左手将她圈在胸口,右手轻轻盖在她的背上,似乎催动了一丝灵力,花颜只觉格外的舒爽,整个身子都变得轻飘飘的。
      
      随着温热的气息拍打在花颜头顶,辰宣和煦的声音从上传来:“好好休息。”
      
      花颜心迷意乱,她没敢抬头去看,只默默地将小脑瓜倾靠在了他的胸膛。
      
      听他胸膛微微震动,好像在说:“走吧。”
      
      辰宣的步子走的很平稳,却依然带有些许晃动,不过这晃动刚刚好,让她有一种在摇篮里的感觉。
      
      一股困意来袭,她的眼皮已经难再撑起,直接进入了一片黑暗。
      
      花颜醒来的时候,正在一间厢房的床榻之上。
      
      迷迷糊糊间记起了道观外发生的那一幕。
      
      她被仙君抱了?虽然是以猫的形态,但是!她被自己追过的男主抱了?
      
      花颜羞涩地瘫在床上,通体的黑色猫毛掩盖住了本应呈现在脸上的红色。
      
      辰宣不光抱了她,还用法力给她哄睡着了。
      
      尽管她知道是催眠,可那摇篮一般的感觉太过美好,她还是宁愿当做是哄睡。
      
      遗憾的是,她好像没能拦住华骁入门......
      
      一想到华骁,顿时气就不打一出来。
      
      花颜猛地跳下了床,大摇大摆地走到房门口的时候,隐约听到门外好像有点动静。
      
      她将耳朵凑近门缝,感觉像观内弟子在院子里扫地。
      
      “真的假的?师兄竟然带回来只猫?”
      “好多人都看到了,那猫当时就在师兄怀里睡觉,师兄跟哄孩子一样......”
      “可吓死我了!对了,那猫现在就在师兄房里呢。”
      “听说玄猫招灾,师尊绝对不会同意的......”
      
      招灾?招你个大头鬼啊!怎么这鹤鸣观的人也如此肤浅?
      
      花颜对于“招灾”这个罪名是坚决不肯接受的。
      
      她用爪子将门扒拉开,姿态高傲地走到了几位道士面前。
      
      道士们肃然起敬,却不是因为她,而是齐刷刷地看向了另外一个方向,齐声说:“师兄。”
      
      花颜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不是辰宣还能是谁!
      
      辰宣面似寒冰,冷冷斥道:“在鹤鸣观里,我不希望再听到这般荒谬之言。”
      
      道士们诺诺低头,其中一位胆子大些的,犹豫半天,还是怯生生地开了口。
      
      “可是师兄,命格书上有云,您的......”
      
      “不必再提,”辰宣不悦地打断,“我修我命,岂是他人可以影响得了的?她若作恶,我自会秉公惩处,但如果只通过表象就来区分善恶,那我等就算修得再高灵力,又有何意义?”
      
      小道士不敢再多言,忙垂下头去。
      
      辰宣脸色略微缓和,淡淡说:“你们退下吧。”
      
      道士们齐刷刷退去,见辰宣护着自己,花颜的眼睛有些酸涩。
      
      辰宣品性高洁正如书中写的一样,可有些恶事一旦作成,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哪还有惩处的余地啊?
      
      比如华骁,原作里他为去禁丨书室盗取古法秘籍,忍辱负重了好几十章,真可谓沉得住气。
      
      因为辰宣是鹤鸣观观主的准接班人,华骁不惜让自己的情人对他色丨诱,奈何辰宣这个人出了名的性冷淡,没有异性可以近得了他的身,于是修真界不知从哪传出的八卦,说他有龙阳之弊......
      
      讲真,当时花颜读到这一段的时候,险些心梗了。
      
      人家清心寡欲不行吗?为什么非要强行塞加花边新闻呢?
      
      对于这莫须有八卦,花颜是不信的,奈何华骁信了。
      
      于是,他用行动证明了什么叫成大事不拘小节,竟然打起了主动暧昧的歪脑筋,然而事实证明辰宣就是百毒不侵,只好放弃了这个荒谬的办法。
      
      可是华骁表现的太优越了,辰宣对他非常信任,终于还是让他潜入了禁丨书室,酿成了一系列的悲剧。
      
      想到华骁的心狠手辣,花颜惶惶不安,因为她现在也被那个变态盯上了。
      
      她只想努力卖个保险,没想到竟给自己惹了一身的麻烦。
      
      花颜决定以后再也不挑美男子推销了,她要离开这里,她要戒色!
      
      说是这么说,恐怕她现在一离开鹤鸣观,就要再次落入那个变态的手心吧......
      
      走?还是不走?
      
      若能想办法早早让辰宣知道华骁的真面目,把他给除了,她也好不用过提心吊胆的生活了。
      
      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华骁暴露呢?
      
      花颜皱紧眉头,幽幽思考,眼睛空洞地盯向前方未知的角落。
      
      “小颜。”
      
      听到这声轻唤,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双目圆睁地看向辰宣。
      
      确定自己没听错,说话的就是辰宣,但是......
      
      他的声音为何如此温柔?
      叫她名字为何如此宠溺?
      
      辰宣估计被小黑猫傻傻的样子给萌到了,微不可见地勾了勾嘴角,眉头瞬间变得舒展。
      
      辰宣柔声道:“小颜,回家了。”
      
      花颜:喵喵喵???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阅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