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卖保险饲养仙君

作者:时月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回到天庭后,变态男给花颜施加的变身术被自动解除了。
      
      而她也无师自通地领悟了如何在两种形态之间切换。
      
      无聊了就变个猫,也算是给自己找了点乐。
      
      可能是第一次卖保险的经历让她备受打击,接连十来日,她都没敢再和陌生人说过一句话。
      
      消极的状态是被上司暮云仙尊打破的。
      
      暮云仙尊对花颜失魂落魄的状态,表示痛心疾首,可见她眼泪汪汪的样子,又不忍重责,便给她介绍了个他认为非常礼貌的客户。
      
      ——去鹤鸣观找辰宣,给即将入门的新弟子卖保险。
      
      这不就是她在原作中露脸的那次吗?
      
      暮云仙尊语重心长道:“花颜,你修了3000年才得以飞升化形,可要争气啊!”
      
      花颜饱含热泪地点了点头,对上司保证这次一定会完成任务。
      
      可她心中已经不自禁地琢磨着,用什么样的姿势滚下仙山会比较优雅了。
      
      -------------------------------------
      
      还有七天便是鹤鸣观开观收徒之日。
      
      花颜站在古朴庄严的道观前,总能看到有远道而来的求学少年抵达道观,被小道士领走。
      
      花颜呈上拜帖,没多时便被邀请进了会客的主殿。
      
      进门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位身着白色道袍的青年男子,正端坐于桌前写字。
      
      花颜心知,这就是原作中的男主辰宣。
      
      他面容冷漠,五官雅致得如精雕细琢的玉器。
      
      花颜看得痴了。
      
      自打穿书以来,修真界的美男子她见得多了,自认为已经“阅美无数”,没曾想还能见到如此出尘脱俗的风姿。
      
      无需鼓风机的特效加持,往那一坐就自带一股仙气。
      
      花颜忍不住惊呼出声:“神仙啊!”
      
      辰宣执笔的手一顿,抬眸扫向花颜,眼神平淡之中透着一股锋锐。
      
      花颜自知失礼,咽下口水,行礼道:“暮云殿使者,花颜,拜见仙君。”
      
      辰宣放下手中毛笔,翩然站起。右手长袖往小腹前一挥间,已来到了花颜面前,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使得他周身仙气更甚。
      
      辰宣微微颔首:“仙子远来辛苦,不知所谓何事?”
      
      他的声音沉着缥缈,让花颜的耳朵顿起一阵酥麻之感。
      
      花颜心中暗念:不愧是我花痴了那么久的男主!这书穿得真值!
      
      她心中念念有词,还当在看电影呢,全然忘记此时的辰宣就站在自己面前。
      
      终于,空气凝滞半晌后,辰宣扬声又问:“请问仙子此来有何公干?”
      
      “啊,这个......”花颜眨眨眼,强行把遨游天外的神思给拉了回来,“听,听闻贵观,近日在,招收门徒......”
      
      她磕磕巴巴半天才说完半句话,辰宣耐心等她讲完,见半天还没下文,便应道:“不错。”
      
      花颜还是不擅长推销,但这回打死她也不搞什么“套近乎”了,不如官方一点。
      
      她傻傻地勾了勾嘴角,垂眸道:“我暮云殿,自成立以来,已有千年,在这期间,我......我方曾为无数,仙门名士,提供,保险服务,客户满意度,不高......额不是,我是说,颇高......”
      
      花颜不安地皱起眉头,心里要多慌就有多慌。
      
      抬眼看向辰宣,见他依然平和地看着自己,没有嘲笑,却也没有温度,仿佛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件寻常的器物。
      
      辰宣淡淡问:“所以?”
      
      花颜清了清嗓子:“所以,仙君,保险了解一下?”
      
      辰宣不紧不慢道:“多谢仙子美意,不需要。”
      
      听前半句时,花颜眼中燃起了希望之光,紧接着就被后半句当头泼了一盆冷水。
      
      “您在考虑一下吧......我们最近......有活动。”
      
      花颜回忆着从前碰到的推销员的话术,信口而来。
      
      辰宣丝毫不为所动:“我修我命,无需依靠外力。”
      
      花颜急了,情急之下说话倒是比先前利索许多:“那学子们呢?再有七天,他们就要比武了,刀剑无眼,法,法术无情,万一伤到根本,岂不是......岂不是断送多年修为?”
      
      辰宣镇定道:“比武场上,生死各安天命。”
      
      “可是......”
      
      “仙子好意,我心领了。”辰宣打断了她的话,“据我所知,投保者若要参保,需消耗自身部分灵力修为,那对即将比武的弟子,实在不公。”
      
      “可是......”
      
      “况且,凡事都先考虑退路的弟子,我鹤鸣观不收。”
      
      “可是......”
      
      “仙子,请回。”辰宣斩钉截铁道。
      
      说完,他微微颔首,挥袖而走。
      
      随后进来了几个小道士,恭恭敬敬地请花颜下山。
      
      虽然明知道会是个结局,花颜依旧哭笑不得。
      
      可她反过来一想,如果说她的原身也是这个销售水平的话,那被赶下山也实属不冤。
      
      花颜离开了鹤鸣观,却没有走远,而是驻步于距离鹤鸣观正门百八十米的山路上。
      
      她决定在这里等候上山求学的弟子,走一次“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
      
      既然辰宣这边搞不定,那她私下找学子卖保险还不行么?
      
      况且那些年轻学子应该比较好说话,可以让她练练手。
      
      至于注定悲剧走向的辰宣,以后还是不要再见了,把对他的崇拜藏在心里就好。
      
      在这本书里,只有远离大佬才能保平安,她一个大佬都不想见!
      
      花颜惬意地靠在台阶附近的一颗榕树上,静静等候学子路过。
      
      闲来无聊,她从腰间取下紫灵珠吊坠,笑眯眯地握在掌心,青葱一般的手指随意地缠绕起坠子上的淡蓝流苏。
      
      这紫灵珠是暮云观的专属神器,用来储存投保人的灵力和福气用的,每一位暮云使都要佩戴,回头再转送到暮云殿正殿里的大紫灵珠上,完成培养,偶尔也能做同事之间的通讯所用。
      
      突然,她身后传来一个带有几分玩味的声音:“这位仙友,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
      
      花颜的笑容瞬间凝固在了脸上。
      
      是那个变态男?
      
      她赶忙将紫玉珠重新挂好,然后二话不说,拔腿就开溜,奈何胳膊却被身后男子一把拉住。
      
      比较尴尬的是,身后那人的修为明显高于花颜,她的法术不足以帮助她逃脱,只得老老实实站住。
      
      这也在意料之中。
      
      “老友见面,你跑什么呀?”男子的声音带了几丝轻笑。
      
      他声音苏苏软软的倒是好听,这点花颜必须承认,奈何他太惹人烦了!
      
      挣脱不成的花颜猛甩胳膊,紧皱着眉头转回身子:“你放开我!谁跟你是老朋友!”
      
      男子不多纠缠,将手松开,之后还特意把手举起示意了一下自己的清白。
      
      他眉头一挑:“快半个月没见了吧,小猫咪?”
      
      花颜一边揉着胳膊,一边对他怒目而视,水灵的大眼睛比平时更放大了两圈儿。然而被她瞪着的男子却乐呵呵的,丝毫不以为意。
      
      花颜本以为自己已经走出销售“处女秀”的阴霾,没曾想会再次碰到那个让她难堪的男人。
      
      还是在这仙山之上。
      
      念及往事,花颜恨得咬牙切齿:“你不说我都忘了,的确半个月了呢,我还以为你死了。”
      
      男子眉峰高挑:“我倒是想死,可一想到还有这么一位小美人惦记着我,我就舍不得死了呢。”
      
      他语调酥麻,说话的气音带了些许魅惑,让花颜控制不住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花颜心知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如此纠缠下去的话,她肯定没好果子吃。
      
      逃,恐怕没机会,只要他想捉,她绝对逃不了。
      
      她想了想,先是撑起一个虚伪的笑容,以此来应付男子的话语和注视,又抬起一只胳膊在上额处微微拂过,假意擦汗。
      
      通过手臂的遮挡,她用目光快速环视了四周,最后定格在了鹤鸣观的大门方向。
      
      既然四下无人,那么不如破釜沉舟,拼力呼救。
      
      花颜暗暗催动灵力,紧接着双手拢于唇鼻边上,用上全部的力气朝道观方向大喊出声。
      
      “救命啊——————”
      
      呼救声没有持续太久,男子仅微微一愣后,便施法放她给禁了声。
      
      被禁声的花颜对男子瞪大眼睛,不甘心地蹦跳着,继续发出“嗯嗯”的鼻音。
      
      结果就是,她又被迫变回猫身了......
      
      男子“噗嗤”大笑:“你还是这个样子比较乖巧。上回若不是我有事在身,可不会轻易放走你这只可爱的小猫咪。”
      
      变态男!心里和生理都倍感不适的花颜只能想到这个词来形容。
      
      嘶嘶——
      
      花颜再次弓起身子朝他龇牙,奈何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任何威胁。
      
      男子拂衣蹲下,正巧一片树叶随之而落,被他顺手掐住,送到花颜脸庞去撩拨她的胡须,并用一种戏谑的语气说:“就喜欢看你这焦躁又无能为力的模样,真是太可爱了。”
      
      花颜不停后退,却逃不脱他灵力的笼罩。
      
      他手指一松,树叶直接飘落,手却顺势在她头顶撸了两下。
      
      花颜如遭雷击,一爪子就照他手背抓去。
      
      男子的反应速度太快,动作轻巧地就规避了她的攻击,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然而,他还没得意多久,只听“嗖”的一声,便被远处飞来的一粒石子将他手给打开了。
      
      几乎在同一时间,花颜也被恢复回了人形。
      
      花颜有些懵,但见变态男手背吃痛,明显牙关紧咬的样子,又忍不住想笑。
      
      这时,从她身后飘来一个清冷之余还带着一丝颤抖的声音。
      
      “这位......仙友,我们是不是,认识?”
      
      又来?怎么这个世界的人打招呼都流行一个套路的么?
      
      花颜只觉脑袋瞬间胀大一圈,她对这个句式已经有PTSD了!
      
      等等!
      花颜突然反应过来,好像是辰宣的声音?
      
      没等回头去看,变态男已印证了她的猜想,恭敬地朝她身后抱拳一拜:“仙君。”
      
      花颜一个激灵地转过身去,看到的正是方才赶她下山的辰宣。
      
      辰宣对男子的拜见只淡淡地“嗯”了一声,此时他玛瑙般的双眸中,只映照着花颜的两个影子,再无其他。
      
      花颜想说,他们当然认识了,不是刚见过的吗?
      
      可她马上就察觉出事有蹊跷。
      
      辰宣此时的神色与方才在观内时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他现在的样子,特别像她第一回搞推销的时候,压抑着万语千言,却不知从何说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