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卖保险饲养仙君

作者:时月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辰宣离开的第三天,没什么感觉。
      
      云室依然冷清如常,只是看不见那个每日都会准时而归的身影。
      
      要说最大的区别,就是花颜没有游戏玩了。
      
      辰宣用灵力幻化的小游戏在他离开的第二日,便消失了。
      
      不过花颜也没时间玩游戏,她已经和阿言商量好,明日起便要陆续去约灵兽谈业务,一时间心中甚为忐忑,而这种忐忑,越是临近正式开工的时间点,越是强烈。
      
      花颜有一点拖延症,对于令她恐惧的事,总会先在心里演绎无数种可能,也设想了无数种应对策略,却迟迟无法加以完善和详细规划。
      
      比方说,在上次被暮云仙尊扣了业绩分成后,她才知道暮云殿对的业务规则不比现实世界中宽松,所以她怕有骗保嫌疑,不敢申请理赔,白白头上撞了个包。
      
      于是,她下定决心要补习功课,却一直拖到今日,到了不能再拖的地步,才赶鸭子上架,通过紫灵珠的通灵阵,查阅相关资料,学习真实成交案例。
      
      月落日升,当阿言飞来找她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她闭目端坐,凝神思考的画面,头上方的紫灵珠一闪一闪,为她传送信息。
      
      阿言脸色不善,并没有因为她在打坐便轻声细语,而是厉声大呵:“醒醒!赶时间!”
      
      花颜被吓了一跳,倒吸一口凉气,睁开了眼:“吓死猫了!”收回了紫灵珠。
      
      阿言没正眼看她,用一副“我通知你”的口气道:“我给你约了小北和来福,它们今晚接完各自的主人之后,会来云室找你。”
      
      虽然她这师弟的语气和态度差了些,但毕竟给她拉客户了,花颜客气着陪着笑脸:“谢谢,谢谢,多谢师弟!”
      
      “嗯,我走了。”
      
      “等等!”花颜叫住了它,“仙君都不在,你每天都忙些什么?怎么感觉比往日还忙的样子?”
      
      辰宣只说要离开一段时间,也没说去哪里和去多久,花颜很好奇,可她也不知道怎么问。
      
      而且辰宣没有主动提起,那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便也没多想,毕竟她一直觉得她喜欢的这位男主还是很靠谱的。再说了,现在这个时间节点也并无大事发生。
      
      可是自打辰宣走后,阿言对她的态度就极为冷漠。虽然她拜托的事情,阿言都照办不误,可这冷冰冰的样子,可真让人不自在。
      
      “你别管!”阿言厉声道。
      
      这鸟莫非吃枪药了?
      
      “不是,我就是关心你,你动什么气啊?”真是喜怒无常,翻脸比翻书还快。
      
      花颜只是单纯的好奇,辰宣作为一位仙君,出门竟然都没骑坐骑,莫非阿言身体有恙?
      
      “不用你关心。”阿言硬邦邦道,眼中晶光闪亮,似乎含着热泪。
      
      花颜怯生生问:“你身体不舒服吗?”看它这架势,估计不是身体有佯,就是挨了批评。
      
      阿言冷冷地瞪了她一眼,一拍翅膀飞走了,花颜也没看清它的眼泪究竟是掉了,还是没掉。
      
      傍晚,先来找花颜的是辰雪的坐骑,小北。
      
      “小北,你今年兽龄几许啊?”这是花颜的第一个问题,按照学习的案例中演示的样子,先确定对方年龄。
      
      小北礼貌地眨巴了两下眼睛:“我比阿言小些,今年83岁了,我主人373岁。”
      
      辰雪的年龄?这不重要,她好像也没问。
      
      “你对哪个类型的保险感兴趣呢?”花颜稳了稳心神。
      
      “能让我快速提高体能的。”小北一本正经。
      
      花颜赶忙解释:“不,不是这样的哦,你可能对我们暮云殿的业务......不太了解。”
      
      花颜头皮发麻,虽然这种一对一的私下接触让她放松了不少,但还是避免不了她的笨嘴拙舌。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客户都是阿言私下里打过招呼的,它们目的明确的想要买保险,让她省了不少口舌。
      
      “我了解呀,阿言给我介绍过。”小北又眨眨眼,眼皮上的银灰色毛发,如珠光眼影一般闪闪发光,自带一股妩媚,另花颜险些忘了对方是一只公兽。
      
      “啊?你......怎么理解的?”
      
      “提交一部分灵力给你,以后我就有机会拿回福气值,使用福气值以后,练功时可以事半功倍!”
      
      “就这些吗?”
      
      “嗯哼。”
      
      花颜头痛,阿言不会真的这么以为的吧?那可是虚假宣传了。
      
      又或者,之前她给阿言投保的时候太过草率,根本就没有讲清楚。
      
      若出了事,那岂不要她背锅?
      
      背上涌出一股冷汗,她现在只祈求阿言可以长命万岁,平平安安,千万别找她来办理赔!
      
      “不是......不是这么简单哦......你把灵力交给我以后,按照你投保的方案和......和时间,只有在保险生效期间,你若,你若发生了相关方面的意外,我们,才会......才会把你投保的灵力按比例折算,赔给你灵力或者福气值......”
      
      花颜小脸由忐忑逐渐变得狰狞,伸抓蹭了蹭自己的脑袋,也不知道有没有说清楚。
      
      小北眨巴着妩媚的小眼睛,脑袋左右晃了晃,似懂非懂地问:“反正我买保险,没有害处对吗?”
      
      “......对的。”花颜艰难地吐出两个字。
      
      “没害处就买呗!”
      
      “我,我觉得你还是......认真考虑一下吧。”
      
      小北微微抬头:“不必!我和我主人都相信花颜仙子!”
      
      花颜瞪眼:“额,辰雪仙子知道你来买保险了吗?”
      
      “不知道,我又没法和主人直说。”
      
      “那你......”
      
      小北将脑袋朝花颜靠近了些,近乎耳语道:“仙子你明白就行啦。”说完又朝她抛了个媚眼。
      
      不好意思啊,不太明白。
      
      “什么?”
      
      小北叹气:“我主人的心思,我明白,辰宣仙君却不明白,以后辰宣仙君面前,还请仙子多帮我家主人说两句好话。”接着幽幽道,“只要主人开心,你就算要我全部修为,我也愿意奉上。”
      
      原来主要目的还是套近乎。
      
      可什么叫她想要全部修为?怎么说得好像她是个强盗魔头一样?
      
      不过听着小北对主人的忠诚之言,花颜有点感动,竟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辰雪是个好姑娘,至少相比于原作中的女主,花颜要更喜欢这位辰雪仙子。
      
      可光她喜欢没用啊,人家辰宣性冷淡,哦不,清心寡欲!不近女色,她又有什么办法?
      
      “这个......我只能尽量帮你,成事在天,我,我可不敢保证仙君一定会听啊!”
      
      小北立马笑道:“花颜仙子肯帮忙就太好了!您在辰宣仙君心中分量,我们都懂的!”
      
      “这么夸张?”
      
      小北扭了扭脖子:“嗯哼!”
      
      好吧,阿言不知道又跟它们胡吹了些什么,她能被兽友们这般崇拜,倒是挺难为情的。
      
      “花颜仙子,你看我买哪种保险好啊?”
      
      “额,这个......”花颜有些犹豫,人家不是真心想买保险,只是想拉关系而已,“要不,你别买了。”
      
      “别呀!”小北跳了起来,“不是说好了吗?”
      
      “放心,放心!”花颜坐直身子,仰头盯着它的眼睛,“辰雪仙子的忙,我会帮的,你不买保险我也会帮。”
      
      小北有点心动,可只沉默片刻,还是毅然决然地拒绝道:“不行!主人教导过我,一定要‘言必行,行必果’,说好了要支持您的工作,我就一定要做到!”
      
      “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送上门的业绩往外推,花颜自己都觉得对不起自己,一脸大些的尴尬。
      
      “我们男子汉才不要婆婆妈妈的!”小北撇嘴。
      
      既然如此,花颜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那我给你安排个‘飞行意外险’吧。”花颜想了想,挑了个暮云殿针对飞行灵兽设计的套餐,“保期一百年,一百年内如果,如果在飞行通勤途中,被外力所伤......比如被雷电击伤,被法术灼伤等等,都可以申请理赔。”
      
      “可以,就听你的!”
      
      小北答的很干脆,不禁让花颜心中多生感慨,下意识地朝云室屋内望了一眼。
      
      云室内空无一人,可她好像看到了辰宣鼓励的眼神,和霁月清风的姿态。
      
      花颜召唤出紫灵珠,这回她提高了警惕,要学习着做一名专业的暮云使。
      
      于是,先用紫灵珠给小北做了个身体检测。
      
      检测结果告诉她小北的身体状况良好,无婚史,无疾病史,灵力修为正处于匀速增长,属于低风险的优质客户,花颜这才安下心来。
      
      “打算投保几成修为?”花颜问,跟着立马又补了一句,“我建议一成。”
      
      “就听你的。”小北根本没过脑子,一副全凭花颜定夺的样子。
      
      这种被信任的感觉,让花颜觉得肩上担子沉甸甸的,以后可不敢胡来,一定要为她这群可爱的客户们提供最好的服务。
      
      花颜抿了抿唇,用紫灵珠为小北绑定了契约。
      
      小北头晕目眩地站好,喘息着问:“我明天......不会......耽误送主人去主峰吧?”
      
      “休,休息一晚就好。”花颜小心翼翼道。
      
      没等小北讲话,只听院外传来一阵掌声,伴随着一个男子爽朗的笑声。
      
      花颜扭头看去,立马瞪大了眼。
      
      华骁穿着一袭鹤鸣观弟子的白袍,笑着鼓掌靠近:“恭喜小颜,不知这是第几单了?”
      
      花颜没好气地瞪他,不打算和他讲话。
      
      当然,她现在也没法讲话。
      
      小北也发现了华骁,晕晕乎乎地朝他点了点头,华骁瞅了眼小北,笑眯眯地问花颜:“这只仙兽,小颜也曾经在哪里见过吗?”
      
      此话一出,一下子便勾起了花颜最为窘迫的一段回忆,呼吸忍不住急促起来,背过身去。
      
      小北好奇地问花颜:“花颜仙子,你和华公子很熟吗?”
      
      花颜闷声闷气道:“不熟。”
      
      华骁嘴角擒笑,走到花颜身旁蹲了下来:“没想到你是师兄的旧相识,之前是我错了,不该跟你开玩笑。”
      
      华骁跟她道歉?
      怎么可能!不知这个变态心里又打的什么鬼主意。
      
      花颜再次将身子转了转,刻意回避华骁的目光。
      
      “小颜,小颜?”华骁伸手去拨弄她的胡子,“原谅我呗!”
      
      花颜被他弄的心烦,或者说听到他的声音心就烦,赶紧抛开,远离他的干扰。
      
      华骁对于她的疏远丝毫不以为意,拂袖站起,重重地叹气道:“你可以不理我,难道也不理师兄了吗?”
      
      辰宣?关辰宣什么事?
      
      在花颜犯楞的时候,华骁已经将她抱起,施了灵力,花颜根本无法挣脱,发出憋闷的嘶嘶声。
      
      华骁将唇凑近她的耳朵,用只有她自己可以听到的声音耳语道:“他为了你在受苦,你难道不想去看看他吗?”
      
      花颜如遭雷击,完全忘记了挣扎。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