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卖保险饲养仙君

作者:时月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辰宣从室内走出的时候,看到他两只灵兽愉快畅谈的和谐画面,甚感欣慰。
      
      阿言姿态一如既往的优雅,小颜也和从前一样没个正形。
      
      见各色珍宝瓜果在院中铺洒一地,辰宣很快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疲惫的脸上扬起无奈微笑。
      
      先发现他出来的是阿言。
      
      阿言脖子瞬间挺得更直,像突然立正敬礼一样,“嘎嘎”叫道:“主人!”
      
      花颜抱着个香瓜歪倒在地上,跟抱毛线团一样,正愁眉苦脸地和阿言商讨怎么才能把这瓜吃到嘴里,闻讯,一脚踢开了香瓜,身子弹起,下意识地学着阿言一样对着辰宣端正坐好。
      
      见她这般,辰宣眼角笑意更深,目光在他两只爱兽身上横扫:“在玩什么呢?”
      
      阿言“嘎”地一声用脚示意地上的礼品,花颜则是一动不动,默默地凝视他略微发青的眼眶,心头涌起一股难以言说的滋味。
      
      辰宣往前走了两步,拂衣蹲下,简单看了一眼地上物品,拿起蓝绿色的鳞片吊坠,胸有成竹地问:“我猜,这个是来福的鳞片。”
      
      阿言立马欢叫,赞扬它主人真聪明,而花颜却只淡淡地点了点头。
      
      辰宣看着她问:“小颜,你不开心?”
      
      花颜摇头,怕被误解,又点点头。暗自寻思,究竟应该是点头对,还是摇头对?
      
      花颜水汪汪的大眼睛专注地盯着辰宣,目光随着他细微的动作而左右摇摆。这模样在辰宣看来,甚为乖巧,又惹人怜爱,不由蜷起食指,在她脸上刮了刮:“怎么了?”
      
      励志为主人排忧解难的阿言立马弄出了点声响,对主人示意地上的瓜果:“她想吃瓜!”
      
      多年主仆下来,辰宣领悟的很快,马上问道:“你想吃那个香瓜?”
      
      花颜点点头,虽然她低落的心情跟这个无关,可她的确好些天没吃食物了,也的确很馋那个脆生生的甜瓜,光听声就知道绝对好吃。
      
      辰宣掌心向上一托,刚刚被花颜踢开的香瓜便落在了他手上,双手捧着一撮,香瓜裂开,瓜瓤则已被打成了许多猫眼大的小块,方便猫咪食用。
      
      花颜张目结舌,若让明闻仙尊知道他的爱徒浪费灵力给宠物切瓜,估计又要把这笔账算她头上了。
      
      辰宣取出一粒瓜瓤,放在掌心,送到花颜面前:“喏。”
      
      花颜瞧瞧他的脸,又瞧瞧他手中瓜,不由咽了波口水,悄咪咪地将脑袋埋在了他的掌心。
      
      起初还想拿出猫咪的样子,吃的斯文一点,可甜瓜的清香太过诱人,又不好意思让辰宣一直给自己用手举着食物......于是,她深吸一口气,血盆大口地将一整块瓜瓤含在了口中,鼓起腮帮子慢慢咀嚼,险些被噎到。
      
      香瓜和想象中一样爽脆香甜,或许是因为瓜上沾了辰宣气息的缘故,味道甚至比想象中更加美妙,甜而不腻,满口回香。
      
      见辰宣又取出了一块放在手心,花颜赶忙将嘴里的囫囵吞枣般咽下,像小狗似的再次将瓜从他手心抢过。
      
      辰宣哭笑不得地拍着她的背:“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花颜一边吞咽一边用余光去瞟边上的阿言,心想:那是它不敢。
      
      阿言泫然欲泣地看着她吃的好生开心,憋屈好久,方小声叫了一句。
      
      辰宣也取了一块给他,笑道:“你也想吃吗?我记得你只爱吃鱼。”
      
      阿言的确对瓜果不感兴趣,但现在不是吃什么的问题!它将脖子一扭,表示不屑吃这些东西。
      
      花颜吃着瓜,含糊不清地叫了两声:“喂你你又不吃,看你那小气劲。”
      
      猫叫声断断续续,引得辰宣担心道:“小颜,食不言,小心别噎到。”
      
      喵嗯——
      的确有噎到的可能,花颜答应一声,赞同地闭上了嘴巴,脑子里却在研究另外一回事。
      
      假设用福气值作为调料加以烹饪的话,会不会降低吃饭被噎死的可能性?
      
      她要找机会试验一下。
      
      阿言抬头看了看天,时候不早了,今天是学子文试第一天,主人还没有梳洗,却在这里喂猫......
      
      阿言提醒地用尖嘴戳了戳辰宣的头发,嘎嘎地叫了两声,为他报时。
      
      辰宣安抚道:“不急。”又转头看向花颜。
      
      花颜也发现自己好像占用了他太多时间,于是在咽下口中食物之后,立马坐直身子,不管辰宣再怎么投喂,都只不停摇头,顺便象征性地打了个饱嗝。
      
      辰宣浅笑着问:“真不吃了?”
      
      花颜点头,又摇头。
      
      这点头摇头的问题真的非常困扰花颜,不能直接回答“是”或“不是”,真的太糟心了。
      
      花颜起身叼了叼他的衣角,拖着他走到了阿言边上,又冲他叫了叫。
      
      辰宣迟疑着问:“你并非饱了,只是怕耽误我出门?”
      
      挺好,自带翻译效果,很强势。
      花颜狠狠地点了点头。
      
      辰宣弯腰拍了拍她的头顶:“我的小颜果然长大了,越来越懂事了。”
      
      不知为何,花颜感觉自己的心跳又加快了,目光不受控制地从他身上移走,生怕自己暴露了什么。
      
      辰宣起身看了看天色,心知现在去梳洗的确已来不及,便使了个法术,白光在他身上一闪,已经直接为自己整理好了妆发。
      
      顺便又用灵力在院中绘制一个更大的“养鱼场”游戏,给花颜打发时间用。
      
      花颜见状,察觉不妙,今天这是不打算把她带出去了?
      
      她被困在这院中,一个外界灵兽都接触不到,她的保险业务怎么办?
      
      瞪大了眼,跑到院中央来回打转,扰乱辰宣施法的节奏。
      
      辰宣无奈叹道:“别闹。”
      
      花颜不依,转头便一脸谄媚地去蹭辰宣的衣摆,边蹭便“喵喵”地哀求:“我也要去!带我!”
      
      阿言实在看不下去了:“师姐,你别耽误主人时间了!真的真的要迟到了!就这我都得拼命的飞才能保证准时将主人送到,你想累死我吗?”
      
      花颜眼珠一转,再次纵身跃到了阿言背上,眼巴巴地看向辰宣,又一次使出了楚楚可怜的模样。
      
      可是这回辰宣不买账了,微微摇头,将花颜从阿言背上抱起:“你有伤,不宜外出。”
      
      花颜四肢疯狂舞动,挣扎着不要离开阿言的后背,可终究无济于事,被辰宣放在了地上。
      
      不甘心!
      
      花颜一头扎向布置了结界的院门,就在差点撞在结界的那一刻,辰宣突然闪现在前面给她接住了。
      
      他眉头紧皱,眼睛都瞪圆了,脸上原本流畅的线条瞬间变得僵硬。
      
      花颜从没见过他有如此大的神色波动。
      
      “你干什么?”辰宣粗喘了两声,厉声道。
      
      花颜受到了惊吓,眼巴巴地看着他,内心忐忑不安。
      
      她现在不会说话,只是想用行动告诉他,她想出去而已......
      
      辰宣双手提着她的前肢,抬到自己眼前,在一个几乎能让她眼神汇聚成斗鸡眼的距离,强制她与自己紧密对视。
      
      花颜十分紧张,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辰宣的、空前未有的压力,令她不敢转移目光。
      
      辰宣眼中饱含斥责,提着她的手却抖得厉害,语气也带着明显颤动:“你......”腮帮子一紧,好像用力地咬了咬牙,“你不知道我下了结界吗?还撞,你......你想吓死我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
      而且那结界跟弹簧似的,撞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啊!
      
      花颜眼睛一眨都不敢眨。
      
      对于辰宣的反应,阿言也傻眼了,它迈着小碎步忐忑地靠近主人,用一种微乎其微的声音劝解道:“主,主人,师姐脑子不好,你知道的......莫,莫气......”
      
      辰宣当然没听懂它在说什么,花颜却懂了,她很想骂它两句“说谁脑子不好”,可凝重的气氛让她大气都不敢喘,更别提张口说话了。
      
      辰宣冷静下来后,缓缓呼出一口气,严肃地问:“你想出去?”
      
      花颜瞪着眼,嘴巴微张,小心翼翼地发出一声“喵”:“我想。”
      
      辰宣看懂了,垂眸道:“现在不行,”略微沉吟,“等拜师礼之后可以,你这几天先好好休养。”
      
      不过晚几天的事,有什么区别吗?
      
      看辰宣这表情,花颜也不敢闹,反正自由是早晚的事!
      
      花颜心里委屈,应下了。
      
      辰宣总算松了口气,安抚地将她紧紧一抱:“不要让我担心,小颜,我不想你再有任何闪失。”
      
      花颜不闹了,她目送着阿言载着辰宣飞远,留她自己闷闷不乐。
      
      她大概可以理解辰宣的心情,在她还帮不上任何忙的时候,不添乱已经是一种帮助。
      
      所以往后的几日,花颜都十分乖巧,每日目送着辰宣离开,又跟个小狗一样蹲在门口,安静地等他回来。
      
      每日辰宣都会变化不同的游戏给她玩,独守空宅的日子倒也不算寂寞。实在无聊了,就原地打坐,也算是给她这个半路出家的仙女提提修为。
      
      虽然效果微乎其微,但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嘛,修炼总比不修炼要强些。
      
      九天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
      
      拜师之事已尘埃落定,今日宴会过后,成功拜师的弟子将正式加入鹤鸣观,没被选中的学子们也该相继下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而花颜,今晚也应该被“解禁”了。
      
      满心欢悦地坐在院门口,从日中等到日暮,却迟迟没能等到辰宣回来。
      
      按理说,鹤鸣观的宴会在白天就举行完毕了,还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吗?
      
      花颜跟门神一样坐着,从最开始的满心欢悦,逐渐变成了隐隐担忧。
      
      上弦月已在天空悬挂多时,花颜也已经将天空中为数不多的星星数了好几百遍。
      
      辰宣终于回来了。
      
      他神色比往日更加疲惫,却在看到花颜的一瞬间勾起了个暖暖的微笑。
      
      花颜跳进他怀中,热情地叽叽喳喳说个没完,哪怕他听不懂,也要让他感受到她的牵念。
      
      辰宣默默看她叫了半天,终于开了口:“结界我撤了,你可以自由出入,但别走太远。”想了想,又严肃道,“一定要注意安全。”
      
      一听结界撤了,花颜激动得险些跳了起来,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辰宣看她激动了好一阵后,方缓缓说:“小颜,我要离开几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