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卖保险饲养仙君

作者:时月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切断通讯之后,花颜爬上房顶,对着月亮呜呼哀哉地长叹许久。
      
      想她穿书以来的第一份收入,还没闻到个味儿呢,就已蒸发散尽了。
      
      悲哉!痛哉!
      
      好在保单一经生效,便无法修改,所以她给自己保的十年意外险还是有效的,不过她现在有点后悔,早知道她给自己多保个几百几千年就好了。
      
      没有想到暮云殿的规矩如此森严,搞得她现在不敢贸然给自己申请理赔了,万一被查出来有骗保嫌疑,可能又要受到二次处分。
      
      她不喜欢这份工作不假,可也比无业强些。
      
      花颜寻到书房的那扇窗外,透过窗户缝看进去,是辰宣专注研读书籍的侧脸。
      
      那张脸上的表情时而困惑、时而欣喜、时而恍然、时而失落......每一次都是细微的变化,却牵动这花颜的心,跟他一齐经历着婉转曲折。
      
      花颜怕被发现,再次跳上房顶,找到辰宣坐着的位置,安静趴下,虽隔着砖瓦,却好似依然可以感受到他的温度。
      
      “她是我的朋友。”
      
      花颜细细回味着这句话,琥珀色的眼眸中映入了点点星光。
      
      依照辰宣的品性,他少年时候一定曾与灵猫之间有过一段美好的时光,不然这份友情也不会在他心中维持千年之久,时至今日依然占据重要的地位。
      
      不管辰宣当初是因为什么理由丢弃的小颜,花颜相信,她这原身,一定从没怪过他。
      
      因为,他一定也是她的朋友。
      
      花颜闭上眼睛,墨色的身子彻底与夜色交融,难分难舍。
      
      翌日清晨,天尚未亮,花颜已经醒了。
      
      头晕相较昨日减轻了不少,用爪子搓了搓脸,好像前额上原本火辣的灼痛也消退许多。
      
      总体感觉良好,花颜伸着懒腰跳下屋檐,又爬到书房外看了看,辰宣果然没睡。
      
      按照辰宣的修为来看,连续几日不睡也没太大事,抽出点时间打坐调息一下,就更不用担心了,可此时他的脸上却隐隐带着一丝疲惫,好像很累的样子。
      
      花颜有些担心,又不敢冒然打扰,只得耷拉着脑袋爬回前院,等她那位师弟来时了解一下情况。
      
      果然没过多久,阿言便飞来了,嘴上还叼着一个巨大的篮子。
      
      时辰尚早,花颜怕扰民,便只小声叫道:“早啊师弟,你每天都来这么早吗?”
      
      阿言落稳后,张开嘴巴,篮子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不悦地说:“当然不是!要不是那群家伙吵得我烦,我还想多睡会!”跟着又昂首哼道,“呦,你今天挺早啊,精神好些了?”
      
      花颜讪讪道:“啊......还好。”
      
      “你好,我可不好!都跟你说了断气别断我身边,你倒是好,自个儿往树上撞!害得我被主人好生责备,还好华公子帮我说话。”
      
      还好华骁装好人。
      
      花颜心中念叨了几句,可她确实思虑不周,连累了阿言,便陪着笑脸尬笑了两声:“我的错,我的错。”
      
      阿言脾气发完了,抬眼道:“好些了?”
      
      花颜点头:“多亏师弟了,要不是你及时把我送医,恐怕我现在还摊着呢。”
      
      阿言舒展了一下翅膀,没好气道:“不敢居功!要谢便谢主人和华公子吧!”
      
      花颜瞪大眼:“仙君我自是感谢的,可是这关华......公子什么事?”
      
      “他先接收的你啊!”
      
      原来昨日阿言见花颜突然撞树,发出尖叫,附近正在接受采访的灵兽们以为阿言遇到危险,纷纷闻声赶来,几乎是一瞬间便都闪现在了阿言身边。
      
      阿言不敢多嘴,只说自己师姐突然晕倒了。在其他灵兽的帮助下,小颜被安置在了阿言背上,由阿言带着飞向安华台。有几只灵兽跟着阿言一同飞了去,除了爱追逐热点的流音使外,还有华骁的坐骑,金雕。
      
      安华台上,求学弟子代表正在慷慨激昂地发表演讲,场外下了禁制,不管是人还是灵兽均禁止随意出入。阿言正焦急万分的时候,不知那金雕使用了什么方法,竟与华骁取得了联系。
      
      华骁先出来接管了花颜,为她疗伤,在安华台那边散场之后,才派人通知了辰宣花颜的事情。
      
      接下来听着阿言开始为华骁狂吹彩虹屁,花颜满面惊恐:“你就没有好奇为何华骁的坐骑会这么热心吗?”
      
      “我们做灵兽的可是主人最贴心的伙伴,当然要善于善为主人分忧。”
      
      “这有必然的联系吗?”
      
      阿言跟看傻子一样看她:“你今天出名知道不?雕兄有三百多年修为,灵性甚高,自然会为它的主人判断,可以用你来拉近和咱们主人的关系。”
      
      花颜有点晕:“你的意思是,金雕借着这个机会,好让华骁卖人情给仙君?”
      
      “还好,你还没被撞傻。”
      
      花颜无语了,觉得她这师弟还真是脑回路清奇,换她看来,与其相信是金雕灵性过高,还不如相信是华骁授意它留意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华骁的意图是什么花颜不清楚,但她相信,绝对不会是阿言说的那么简单。
      
      在花颜发愣的时候,阿言用脚踢开了篮子上的布帘:“喏,都是给你的。”
      
      “什么?”花颜顺着它的目光看去,只见篮子里装着满满一堆......小玩意。
      
      花颜将脑袋贴近篮子,惊奇地问:“这是什么?”
      
      “你不会自己看?”阿言没好气道。
      
      “我,我的意思是,哪来的?”
      
      “玉灵园那群家伙,托我,送你的!”
      
      花颜用爪子从篮中勾起一串香蕉:“无缘无故,送我这些干什么?”
      
      阿言简短答道:“慰问。”
      
      看着篮子中各种水果,石头,羽毛等等的东西,花颜有些痴了,不过与其说她是受宠若惊,不如说她觉得莫名其妙。
      
      难道这就是灵兽之间的巴结手段之一?
      
      阿言看她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开始解释起来:“这些水果是人家数百年修为的灵猴,连夜去山上摘的,还有这把羽扇,”它用爪子从篮子中扒拉出来一把孔雀翎的扇子,“小北送你的,还有......”
      
      “等下,小北是谁?”
      
      “辰雪仙子的白孔雀。”阿言解释道,“还有辰远仙君的那只鹤兄,叫忘尘,那是我哥们,你要记得啊,这个是它送你的,”从篮子里拨出了一条红珠项链,“红棕石项链,价值连城。”
      
      “谢谢,谢谢......”
      
      花颜麻木地看着阿言为自己介绍礼品,除了谢谢真是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这个,来福送你的鳞片吊坠,剧它所说,能招福辟邪,昨晚它从自己身上拔下来的。”
      
      听着都疼。
      
      “来福又是谁?”
      
      “陈煜仙君的麒麟。”
      
      “......好吧。”
      
      “师姐,要我说,来福这件礼品最有诚意,就你这迷迷叨叨的样子,的确需要件神器驱驱邪。”阿言点头赞扬,“师姐,以后我们要对来福更友善一些。”
      
      花颜尬笑了两声,看着那个蓝绿色的鳞片吊坠,陷入了沉思。
      
      后面阿言再介绍其它的礼品,花颜只是象征性地看了两眼,并没太过留意。
      
      阿言花了好大功夫才介绍完所有的礼品,而这个时候,天色也已蒙蒙亮了。
      
      “累死了!”阿言抱怨道。
      
      “额,师弟辛苦,喜欢什么你随便拿。”花颜麻木道,反正她要这些也没什么用,乐于分享是好事。
      
      阿言哼道:“我才不要,若不是云室院子外面被下了禁止,它们飞不过来,也不用我这么费劲地帮它们介绍了。”
      
      花颜扭头看向院门口方向:“它们跟来了?”
      
      阿言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主人昨天把禁止范围扩大了,现在除了我和华骁公子之外,其余人和灵兽一律不得靠近。”
      
      花颜只觉汗毛倒竖,华骁竟然都混来了可以随意出入的资格?
      
      也是,半夜的时候还以送医术的名义来过。
      
      阿言察觉出她的脸色不太对,忙问:“师姐,你没事吧?”
      
      花颜立马坐直身子:“没事,我就是,有点感动。”
      
      阿言不以为意:“大惊小怪,我都说了,你现在出名了。”
      
      花颜再次扫视了一遍放了一地的礼品,眼珠转了转:“其实这些礼品吧,对我来说可有可无。”
      
      阿言瞪大了眼:“都不喜欢?”
      
      “我好歹是个飞升了仙子好不好,这些东西又不是没见过,我见过的奇珍异宝可比你们多多了。”
      
      花颜信口胡编,其实她穿书这么久,无非就是从现实世界中的社畜,变成修仙文中的仙畜而已,还动不动被人威胁被人控制变猫,哪里有半分当仙子的逍遥。
      
      可这些话对于尚未飞升的灵兽们却有很大的说服力,毕竟他们还没经历过飞升之后的生活。
      
      人对未知领域的盲目推崇,往往来自于对这个领域的无知。
      
      不光人是如此,花颜相信,灵兽亦是如此。
      
      果然,阿言一脸“你说得有理”的样子,连连点头,它哼声道:“这些家伙太没创意了,我一会儿把这些退回去,这都什么啊,也好意思往咱们云室送。”
      
      花颜忙道:“不必麻烦,都是大伙的一片心意,礼轻情意重。”
      
      阿言点了点头:“也有道理,”紧接着又摇了摇头,“还是感觉不甘心。”
      
      花颜心中暗笑,它刚才不是挺满意的吗,就被她轻飘飘的两句话就动摇立场了?还是年轻啊,头脑简单。
      
      “这样,不如找个机会让我和它们聊聊保险的事,最好,一对一那种,人多了我......额......”
      
      “嘎?”
      
      “额,就是,内个,我是暮云使嘛,你.......你懂的。”
      
      花颜觉得如果不是有一脸黑毛盖着,此时她的脸色定然红透了。
      
      阿言思索半天,盯着花颜脸,见她表情古怪,不停地闪躲它的目光,许久之后,方开口道:“师姐,我好像悟了。”
      
      “......你明白就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