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卖保险饲养仙君

作者:时月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花颜,你在做什么?”
      “花颜,收到速回!”
      “花颜,暮云使自己给自己投保违规,你不知道吗?”
      ......
      
      花颜好像做了个很长的梦,梦里暮云仙尊在不停呼唤她的名字,语气不善。
      
      除此之外,半梦半醒间,她好像又见到了华骁那张讨厌的脸。他脸上写满了“看你能拿我怎么办”的嚣张,而她只能缩在角落,朝他无能狂吠。
      
      这种感觉,太不美妙了。
      
      她的头好痛,这种疼痛终是击败了心里上的厌恶,彻底将她淹没在了黑暗之中。
      
      花颜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暖暖烛光。
      
      身子下面又软又热,模模糊糊地撑起眼皮一看,她竟然正躺在辰宣怀里。
      
      花颜的头还是有些疼,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用力眨了眨眼睛,迫使自己头脑清醒一些。
      
      辰宣盘腿端坐于自己的床榻之上,呼吸平稳,和往日打坐的样子并无差别,只不过怀中多了一只小小的自己。
      
      花颜将脑袋探出,或许是因为辰宣正闭着眼睛的缘故,花颜的胆子也大了些,目光赤丨裸地从下向上欣赏着辰宣的模样。
      
      他的睫毛好长,好想伸抓拨弄两下。
      
      不行不行,万一把他碰醒了岂不是很尴尬?
      
      花颜的小脑瓜向左歪歪,又向右歪歪,好像在研究一副传承千年的名画,不想漏过任何一个细节。
      
      其实说辰宣是副名画,真的一点都不违和,就他这冷冰冰没有一丝烟火气的样子,在这坐着不动的时候,跟蜡像馆的蜡像也没什么不同了。
      
      花颜吸着下鼻子,轻轻地摇了摇头。
      
      不对,蜡像馆可没有他好看,不如说他更像一件博物馆里珍藏的文物?
      
      花颜伸出毛茸茸的小爪子,送到离辰宣的脸还有一个拳头的地方,爪钩一伸一缩的跃跃欲试,总想朝那张脸摸上一摸。
      
      不行,文物不能随便触碰的。
      可是现在又没监管......
      
      正反两股念头在花颜心中拧成了麻花,当她纠结万分的时候,辰宣睁眼了。
      
      那双澄澈透亮的眼眸,与他整张冰山脸融为了一体,花颜呼吸一窒,她的文物活了......
      
      辰宣冰冷的神情并没有维持多久。睁眼后他第一个就锁定到了花颜不安分的小爪子,等他垂眸看向那爪子主人的时候,眼中涌现的那股暖流,好像可以让南极突然长草了一样。
      
      “小颜,你醒了。”
      
      花颜怯生生地将爪子收回,表情麻木地将目光从他脸上移开,盯向一个任意的角落。
      
      一片温热的手掌抚上了花颜的额头。她额头有伤,被人触碰只觉火辣辣地疼,忍不住“嘶”地叫了一声,下意识地就想挣脱,怎奈辰宣施了灵力,即使抱着她的动作很轻柔,她却依然无法逃离。
      
      “别动,”辰宣的声音和他的动作一样轻柔,“我看下你的伤。”
      
      花颜没有办法抗拒他的柔声细语,强忍疼痛僵在当场,变成了辰宣手中的毛绒布偶。
      
      不过她也没疼多久,随着辰宣施法运功,一阵冰凉之感席卷了她的整个猫头,冰冷的刺激之下,花颜觉得自己的所有感官都比平时更加清亮了。
      
      “我不应该让你去外面的。”辰宣轻声道。
      
      花颜抬眸看向他。
      
      “怪我不好。”
      
      花颜瞳孔放大:额......跟你有什么关系。
      
      “这么些天,我还没能查出怎么给你疗伤。”
      
      辰宣语气中带着明显的懊恼,他收将手从她额头撤走,眉头轻微地皱了皱。
      
      这......真的不关你的事好不好!
      
      花颜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拼命摇头,口中高呼“跟你没关系!而且我也没病!”,但在辰宣听来,只有娇弱地“喵喵”之声,更惹他心疼。
      
      辰宣用双手将花颜的头捧住,停止了她的摇头晃脑:“小心头疼。”
      
      的确又开始头疼了,花颜难受,只得乖顺地在辰宣腿上。
      
      辰宣也不再说话,只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抚她的后背,怔怔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传来了一阵敲门声,辰宣将花颜轻轻放在床上,前去开门。
      
      “师兄,小颜怎么样了?”华骁的声音。
      
      花颜本来迷迷糊糊的,对辰宣的离开也不慎在意,可当她听到来者声音的时候,困意立消,耳朵一下子便竖了起来。
      
      辰宣道:“醒过一次,又睡着了。”
      
      华骁道:“这是我方才在藏书阁找来的书,师兄你看看,或许对小颜的伤势有些帮助。”
      
      花颜连大气都不敢喘,装作没睡醒的样子,静静地听着外面的动静,当她听到“藏书阁”几个字的时候,险些心肌梗塞。
      
      华骁行动这么快?这就进藏书阁了?
      
      念头刚出,立马就被她给否了,暗骂自己大惊小怪。不过是藏书阁而已,又不是禁丨书室,观内任何学子都可以去的。
      
      辰宣淡淡道:“多谢。”
      
      “师兄何必跟我客气,”华骁顿了顿,“师尊那边,您打算怎么应付?”
      
      好半天后,辰宣才开口道:“领罚就是。”
      
      华骁似乎早知道他会这么说,叹了口气:“师兄何必为了一只猫跟师尊作对?咱们观内不让养猫,自然是有不让养猫的道理,强留下来,不论是对您、对鹤鸣观、还是对小颜,恐怕都不是最佳的选择。”
      
      辰宣背过身去,只简短地回了一句话:“我明白。”
      
      华骁略微一愣,似乎不知道该怎么接这对话,好在反应够快,立马撑起一个故作轻松的笑脸:“师兄如果放心不下小颜,不如她去华虚宫,我自会嘱咐家人好生照看。”
      
      躺在床上的花颜瞬时汗毛倒竖,心里默念把她怎么都行,千万别将她送给华骁!
      
      她可不想被华骁炖成猫汤,吃了猫肉!
      
      花颜屏住呼吸,侧耳倾听,生怕喘气太快,影响到自己的听力。
      
      好在辰宣没有让她失望:“不必。”又微微颔首,“师弟好意,我心领了。”
      
      “师兄大可放心,我家人对小颜定会以贵宾之礼款待。”华骁神色真诚,“家嫂曾是凌烟阁的医师,医术尚可,住在我家,也对照看小颜的伤势有利。”
      
      这个理由好像有点打动辰宣了,他沉吟良久,没有直接拒绝。
      
      不远处的花颜急得都快哭了出来。
      
      华骁给她看病?他能有那好心?况且她根本没病!
      
      只怕她前脚进了华虚宫,后脚就要被用来试针练毒了。
      
      花颜在战鼓般的心跳声里,终于再次听到了辰宣的声音。
      
      “来日我会带小颜去华虚宫请教令嫂。”
      
      花颜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何必这么麻烦?”华骁脸上一股不可思议,似乎完全没料到辰宣会拒绝这个理由。
      
      “小颜成了今天这个样子,都是我的过失所致。”辰宣将目光移向了床榻上面的花颜,“我已丢过她一次,不会再有第二次。”语气清冷,却斩钉截铁,让人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沉默半晌,华骁终于再次吐出了一句话:“可是师尊那边,毕竟不好交代。”
      
      “我会给师尊一个交代。”
      
      华骁这回爽快地大笑:“好,师兄既已下定决心,那我也不再多言了。”拱了拱手,“日后若有吩咐,师弟我愿随时效劳。”
      
      “多谢。”
      
      华骁故作长叹:“当师兄的宠物,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呢!”
      
      “小颜不是我的宠物,”辰宣顿了顿,“她是我的朋友。”
      
      一旁花颜感觉眼睛进了飞虫,鼻子酸酸的,十分感动,更加坚定了她要帮助辰宣的欲望。
      
      “小颜?”不知何时,辰宣已经送走了华骁,回到她身边。
      
      花颜双眼紧闭,决定继续装睡。
      
      辰宣好像笑了,他并没有叫醒花颜,可还是说了句:“你休息吧,我去看下华骁师弟刚刚拿来的书。”
      
      听脚步声渐远,直到彻底消失不见,花颜这才松了口气。
      
      体内的紫灵珠又在躁动了,花颜赶忙爬起,翻过窗户到了院子里去。
      
      她找了个隐蔽的角落,召唤朱紫灵珠,珠子刚一放出来,就听到了暮云仙尊的厉声痛呵。
      
      “花颜,你白天干了什么?”
      
      花颜咽下唾沫,小声道:“仙尊,我卖出保险了,您不高兴吗?”
      
      “卖给你自己,我高兴什么?”
      
      “不是,我七天前,卖了一份意外伤残险给一只鸟......仙鹤的,您那边......没收到紫灵珠的反馈吗?”花颜越说声越小。
      
      “嗯,收到了。”
      
      花颜心中委屈,暮云仙尊不夸她开单也就罢了,今天不就给自己买了份保险吗,却要这般气氛地批评她?
      
      半天没听到花颜的回复,暮云仙尊哼道:“你一直不回来复命,白白浪费老夫准备许久的祝贺词。”
      
      额,祝贺词,这么正式的吗?
      
      “我,我想再多卖几单,再回去复命......”花颜细声细气道。
      
      “卖你自己?”
      
      “这只是一个......测试。”
      
      暮云仙尊没好气地说:“作为暮云使,自己给自己投保,是不被允许的。”
      
      还有这说法?花颜真的不知道。
      
      “因为犯禁,所以,你第一单本来要得的分成,全部清零。”
      
      花颜的脑袋又疼起来了,惊慌到:“我错了!求,求仙尊看在我初犯......”
      
      话还没说完,就被暮云仙尊打断道:“若不是看在你初犯,还要倒扣你的灵力来培养紫灵珠。”
      
      花颜语塞,瞬间呆在当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