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卖保险饲养仙君

作者:时月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这回花颜并没有还口。
      
      一来是刚刚喧嚣的采访场合让她有些疲惫,二来是方才阿言的确帮她解了围。
      
      经过阿言主动为她贡献业绩,以及在流音使面前帮她解围这两件事,花颜对这只仙鹤的印象已经大为改观。
      
      年少轻狂,意气风发,又有什么错呢?
      
      说到底,他们本身也并无太多过节。
      
      不过就是一只猫稀里糊涂地闯入了一只鸟的世界,并且打破了那只鸟原有的平静生活。
      
      花颜从阿言的背上跳了下来,在柔软的嫩草上趴好,静静地注视着昂首朝天的阿言。
      
      其实换位思考一下,辰宣是鹤鸣观以及整个修真界最有前途的青年仙君之一,阿言作为他养的唯一一只灵兽,在灵兽界的确是风光无限,也的确有骄傲轻狂的资本。
      
      反倒是她自己,虽然传说中是辰宣养的猫,而且还是他养过的第一只灵兽,可对她而言,并没有这方面的任何记忆。
      
      如此看下来,花颜觉得她才更像是多余的那一个。
      
      若用个不恰当的比方,仿佛她就是个第三者。
      
      想到这里,花颜只觉呼吸一窒,赶忙深吸了口气,狠狠地甩了甩她的小脑瓜,要把这些负面情绪全部都剔除干净。
      
      不就是饲主与两只灵兽之间的三角主仆关系吗?干嘛这么上纲上线......
      
      一定是天气太热,给她头脑晒得不清楚了。
      
      估计是见花颜甩头的动作太过突然,阿言瞪大眼睛问:“师姐,你怎么了?”
      
      花颜停了下来,眼前直冒金星,含含糊糊说:“坐久了......活动一下。”
      
      “那你应该站起来活动,”阿言不屑道,“我还以为你疯病又发作了。”
      
      你才有疯病!
      
      花颜嘴巴微张,刚想顺口怼它一句,却赶忙住了口,噎到喉头的话最终化作了一口长气,缓缓呼出。
      
      阿言见她并没有还嘴,略感诧异,又看她呼气的动作长而缓慢,便以为她是筋脉真气突然郁结所导致的气息不畅。
      
      “师姐,你还好吧?”虽然仍是嘲讽的语气,却好像也掺杂着几分关心。
      
      花颜平复道:“我没事。”
      
      “要不要我去找主人?”
      
      “不用不用,我是......热的。”
      
      阿言自己判断了一下,认同了她的选择,便又嗤道:“有事你提前说啊!断气儿也别断在我身边,免得我没法和主人交代!”
      
      花颜明白它只是口嗨而已,便没放在心上,默默低下了头,将下巴贴在了草坪上。
      
      她现在心里很乱,也很纠结。
      
      从她接到任务后赶来鹤鸣观开始,到现在已经是第八天了。而这些日子里,除了第一天她是带有明确目的来跟辰宣卖保险,后面几日一直过得都很迷茫。
      
      她本不想和原作中的这些名人有太多交集,可突然闯入她生活的华骁,给了她太多压力。
      
      可是纠结又能怎样,她根本没有能力改变任何事情。
      
      看她在还要维持着猫咪的形态,就是个很好的证明。
      
      不过也要感谢阿言,毕竟阿言为她贡献了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份业绩。
      
      花颜想着想着,忍不住眯起眼睛,抬头朝阿言笑了笑。
      
      突如其来的笑脸让阿言吓得后退了几步:“你笑什么?”
      
      “我现在觉得,你也不那么讨厌了。”花颜认真道。
      
      “可我还是觉得你很讨厌。”阿言瞪大眼睛道。
      
      “所以,你为什么讨厌猫?”花颜再次提出了这个问题,并补充说,“我真心想知道。”
      
      阿言听出了花颜语气中的平和态度,不觉怔了怔:“主人不喜欢。”
      
      “我想听实话。”
      
      “这就是实话!”阿言愤愤道,“我哪知道他说谎了!”
      
      原来,这个是阿言通过判断得出的结论。
      
      曾经它在陪同辰宣外出云游的时候,经常能碰到因为种种原因导致身受重伤的灵兽,其中也不乏一些不同花色的猫咪。大部分伤势过重的动物,辰宣都会带回鹤鸣观给它们养伤,唯独从不带猫回去。
      
      在一次和别派仙友同行的时候,他们又碰到了一只奄奄一息的猫咪,二人便留在附近山洞照顾了它七天七夜。
      
      仙友见他对那只猫咪呵护有加,就跟他说:“这猫咪伤势太重,一时半会恐难痊愈,辰宣兄不妨将这猫带回鹤鸣观慢慢调养?”
      
      辰宣不答。
      
      仙友还当他是担心“鹤鸣观不得养猫”的门规,便又道:“只是临时带回去养伤,又不是长期饲养,想必明闻仙尊也不会有异议。”
      
      怎料,辰宣虽伸手在那猫的后背轻柔地抚摸了两下,口中却冷冰冰地说:“不必,无关门规,只是我不喜欢猫罢了。”
      
      阿言当时就在附近,亲耳听到了这一切,之后又亲眼目睹那位仙友将灵猫带走,便有了“主人果然对猫深恶痛绝,哪怕是临时收养治疗都不愿意”的想法。
      
      于是猫这种生灵,在它心里也被上了黑名单。
      
      听完这个故事,花颜忍不住重重叹道:“你也真是的,仙君要真讨厌猫,又怎会耗费精力为它们疗伤呢?”
      
      阿言不以为意:“我主人有悲天悯人之心,怎会因为个人厌恶而放弃救助任何生灵?”
      
      花颜觉得既然如此,又为何要那么纠结于是否带回观内救治呢?
      
      但她也懒得杠这些没有意义的事了,况且辰宣悲天悯人也是真的,否则在原作的结尾,他本不用死的。
      
      一想到辰宣的结局,花颜瞬间又感心烦意乱,眼神复杂地望向阿言。
      
      辰宣,这个她痴迷过的小说男主角很好。
      
      他教出来的灵兽也很善良,哪怕阿言不喜欢自己这个仙君的旧宠,还是会在关键时刻给与她帮助。
      
      可是他们都要死......
      
      而她,又能做些什么呢?
      
      一股强烈的保护欲望涌上心头。
      
      虽然她是穿书来的,可她毕竟是占用了别人的身体。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这具身体给与了她新生,让她能在这个修□□得以存活。甚至连工作都给她找好了,她只需要按部就班地工作,便能享受猫族仙女的生活。
      
      饮水思源,她不应该为了活命,而自私地将自己与所有危险隔离。
      
      花颜闭上了眼睛,静静沉思,在头顶暖阳明显向西偏斜的时候,她睁开眼睛,目光坚定。
      
      ——帮助原主,保护她的铲屎官仙君!
      
      首先飘来的是阿言的问候:“你醒了?”
      
      花颜扭头看它:“你不会一直看着我呢吧?”
      
      阿言立正道:“责任所在!”
      
      花颜“噗嗤”一笑,却不知怎地,鼻头有些酸酸的感觉。
      
      “看在都是一家子的份上,我以后要对你好点。”毕竟励志要当辰宣的猫主子了,那他养的别的灵兽,自然也是她的小弟了喽!
      
      她要大度一些。
      
      “切!我懒得跟你计较!”阿言并没有否认“一家子”的说词。
      
      花颜盯着阿言骄傲的小脸,心中暗念:“我一定要帮助辰宣,也要帮你,我尽量......”
      
      “你又盯着我看做什么?”
      
      “额,羡慕你可以飞。”
      
      阿言哼道:“你都得道飞升了,还不能飞?”
      
      花颜语塞:“我是说,羡慕你可以载着仙君飞......”是个有用之鸟,不像她啥也不会。
      
      “那是!虽然你也是主人的灵兽,但我可是主人的唯一坐骑!”
      
      花颜笑着摇了摇头,这家伙就是喜欢听好听的,稍微夸夸就能飘起来,其实好哄得很。
      
      果然,得了夸奖的阿言,自带居高临下的即时感,顺便也夸了夸它这位师姐。
      
      “你也不是一无是处。”
      
      花颜:“......多谢夸奖。”虽然听着怪怪的。
      
      “你不还能卖保险呢么?”
      
      好像是这样的,她还有工作呢!
      
      可是,她做得不太好。
      
      “我现在就做成了一单,”花颜泄气道,朝阿言撇了撇嘴,“就是你喽。”
      
      见花颜丧气的模样,阿言情绪瞬间又高涨了几分。
      
      “我今天可帮你出名了,等这期的《三界风云报》一发表,你还怕没客户么?”
      
      “额......”
      
      别提今天的事了,她跟阿言在流音使面前真真假假、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堆,会不会给辰宣添麻烦还不知道呢。
      
      她倒是可以再试着给辰宣推销“重疾险”或“伤残险”这些套餐,不过估计他十有八九都是会拒绝的。
      
      理解,辰宣修为那么高,每一滴灵力都修之不易,哪里会甘愿轻易被人抽出啊?
      
      尤其现在三界一片太平,他根本不会预料到将要发生的灾祸。
      
      于是花颜将注意力转向了保险的理赔方案。
      
      作为暮云殿里很不专业的保险推销员,花颜只知理赔可以用两种不同的形式进行发放。
      
      一:灵力;
      二:福气。
      
      相较于直接赔偿灵力简单粗暴的方式,赔偿福气稍微有些复杂。
      
      福气这个东西的用途很多,比如用来修复容貌、提高幸运值、提高邪灵抵抗能力等等。
      
      可她不太确定理赔获得的灵力和福气,是否能交给别人使用。
      
      如果可以的话,她可以把自己工资里所有的分成都给辰宣用。
      
      想到这点,花颜眼睛一亮,立马召唤出了紫灵珠。
      
      “要去卖保险?”阿言问。
      
      花颜摇了摇头:“我给自己买。”
      
      她现在没什么勇气在大庭广众之下推销保险,尤其还有流音殿的使者在。
      
      自打上次紫灵珠吸收完阿言的修为之后,花颜一直没能回暮云殿交差,所以暂时还没有获得任何销售分成。也就是说,现在这珠子里,没有任何的灵力或者福气可以给她直接使用。
      
      她现在这样子,暮云殿暂时是回不去的了。
      
      为了印证她的想法,花颜决定,先给自己买一份保险。
      
      花颜屏息静气,抬气爪子抚上了紫灵珠,心中暗念咒语,用掉一成修为,利用职权给自己投了一份为期只有十年的“意外险”。
      
      紫灵珠经过一阵疯狂闪烁,再恢复平静时,保险协议已经生效。
      
      花颜只觉头重脚轻,晕晕乎乎的,想来定是灵力陡然流失的缘故。
      
      阿言笑眯眯地看她:“感受到我那天的滋味了吧?”
      
      花颜喘息着将紫灵珠收好:“你确定睡一觉就能好了吗?”
      
      阿言的眼睛顿时放大:“你可是暮云使!你竟然问我??”
      
      花颜用力吸气:“啊......我我我,现在头脑不清醒,胡说八道的。”
      
      这个说辞,阿言是不信的,它现在只有一股大难不死的幸运感,以及劫后余生的欣慰感。
      
      此时花颜正要进行她的实验,并没心思理会阿言如痴如呆的表情。
      
      花颜趴在地上又粗喘了好一阵子,待稍微平复后,便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她盯上了不远处的一颗榕树,树干够粗、够壮,她很满意。
      
      花颜咬紧牙关,盯着那颗树的方向又退了几步,为了使步伐稳健,强行催动自身灵力,却因虚弱,控制不好力道,而使自己用力过猛,周身散发出一圈白花花的灵光。
      
      “你动这么多灵力干什么?”阿言满头雾水,大声道,“你现在要休养啊!”
      
      花颜对它的喊叫置若罔闻,低下了头,将所有的注意力都凝聚在了自己身上。
      
      当她再次将头抬起的时候,花颜眸中突然放出金光,直勾勾地瞄准了那颗榕树。
      
      嗖——
      
      花颜四爪离地,飞速朝榕树冲去。
      
      砰——
      
      她撞在了树上。
      
      昏迷前,她耳中听到的最后一阵声响,就是脑袋与树干的碰撞。
      
      除此之外,就是阿言的尖叫声,在山林间回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每天更新时间都在18:00-23:00之间哦~~
    白天更新均为捉虫,可以忽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