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卖保险饲养仙君

作者:时月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这种成为焦点的感觉,让花颜的每一根毛发里,都藏着各种不适。
      
      她将身子又压低了些,悄悄用余光去迎接那两只流音使的目光。
      
      其中一只围绕着花颜盘旋了两圈后,问道:“这位仙兽,你叫什么名字?”
      
      花颜的小心脏怦怦直跳,埋着头,含含糊糊道:“......花颜。”
      
      声音太小,那两只流音使互相对视了一眼,皆露出迷茫的眼神,显然都没有听清楚。
      
      为首那只个头稍大的流音使不服,试探着问:“华莲?请问是莲花的莲吗?”
      
      花颜闷声闷气道:“不是......我叫花,花颜。”声音依然小。
      
      流音使咕地一声楞在当场,依旧不明觉厉。
      
      终于还是阿言开口解围,勒着嗓子,尽量使自己语气温文尔雅:“她叫花颜。”
      
      鸽子乐了,立马扭头朝阿言热情询问:“是了是了,你们同为辰宣仙君的灵兽,定然相熟!”
      
      “不算太熟,”阿言深吸了口气,“但她是我的师姐。”
      
      周围灵兽们发现了个好大的瓜,再不顾形象,纷纷发出刺耳的尖叫,场面彻底沸腾了。
      
      “阿言哥哥,你不是说,你是仙君唯一的灵兽吗?”
      
      “对呀,我记着当年仙君从梅园带你走的时候,的确没养其它灵兽啊!”
      
      “你什么时候多出来了个师姐啊?还是只猫?”
      
      花颜趴在阿言背上,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回想鹤鸣观双尊看自己的表情,总觉得不应该把自己的身份向外界透露,免得让辰宣难做。
      
      她不明白为何阿言要这般耿直,就直接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不是挺好的吗?
      
      可是想想阿言对辰宣这个主人的崇拜与服从,想必是不认观主,只认主人吧。
      
      辰远的那只仙鹤凑到前排:“怪不得你小子肯驮着一只猫啊,我还当你吃错药了呢!”
      
      辰雪的孔雀也跟了来:“我就说吧,辰宣仙君能替一只猫向我家主人道歉,这猫能简单得了吗?”
      
      “你们鹤鸣观不是禁止养猫吗?”
      
      “的确是禁止养猫的,不过......哎!我也不知道呢,阿言,怎么回事呀?”
      
      无数双眼睛同时定向阿言的方向。
      
      阿言总算还是见过点世面的小仙鹤,面对众兽的注目毫无惧色,反而将胸膛挺得更直了些,保持着最优雅的姿势,只不过脸上的表情略显麻木。
      
      “你们不知道我师姐是正常的,因为她走丢好几百年了。”
      
      流音使来了兴致,聚精会神道:“可以说得具体些吗?”
      
      于是,在阿言三言两语的描述下,一位少年仙君,因爱宠丢失遍寻无果从而郁郁寡欢的形象,就呈现在了众人眼前。
      
      “我的名字,大家知道出何典故吗?”
      
      流音使试探着问:“和你师姐有关?”
      
      “不错!不愧是流音殿的仙使,一点就透。”阿言趁机拍了个鸽子屁,“主人对于让我师姐走丢这件事耿耿于怀,所以给我取了这个名字,就是为了纪念我师姐。”
      
      众兽一脸恍然。
      
      花颜干巴巴地缩在阿言的后背,听着它滔滔不绝地讲故事,分散了众兽的注意力,好像没自己什么事了,压力减轻了不少,心跳速度也逐渐放慢了些。
      
      其实阿言说的这些虽有夸张的成分,倒也不全是虚言,至少从目前他俩已知的信息来推断,的确是这么回事。只是她没有想到,阿言会在大众面前坦然承认自己或许是别的灵兽的代替品?
      
      流音使似乎也被惊到了,一时语塞,半晌后才继续开口问道:“那,辰宣仙君最后是怎么把你师姐找回来的呢?”
      
      这回轮到阿言语塞了。
      
      它所知的还是从华骁那里流传出的,关于花颜修炼伤了心脉,被辰宣带回来治疗的版本,但如果这么直接说的话,定要被追问现在治疗进度如何。
      
      可据它所知,主人对花颜的伤势并没有任何头绪,这说出去会不会给主人丢脸呢?
      
      见阿言面色古怪,流音使耐心等了一会儿后,终于又咕咕地叫了两声:“阿言?”
      
      花颜趴在阿言背上,可以明显感觉到它的背脊一抖,想来是遇到难处了。
      
      她再次将头埋低,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阿言被这问题搞得有些头痛,眼睛有点花,略微出了些虚汗。
      
      这种感觉对于一只年青健硕的仙鹤来说,并不常见,但前几日它却刚刚经历过,就是在跟花颜买保险缴纳灵力的时候。
      
      阿言立时眼睛放光,扬声道:“是我师姐主动找来的!”
      
      花颜打了个寒战,“咕噜”一声用力咽下了口水。
      
      “我师姐可了不起了,她可是以暮云使者身份来我观执行公务的!”
      
      众兽哗然。
      
      流音使一脸不可思议地对花颜问道:“这位......没想到竟是暮云殿的仙子?”
      
      花颜怯生生地将头抬起,机械地点了点头。她这样子的确半点都不像个卖保险的推销员。
      
      得到了正主的确认,众兽又是一片惊呼。
      
      要知道做传媒的流音殿里,的确是有不少工作让灵兽来做。
      
      暮云殿却不一样,他们只收已经得道飞升的仙人和仙子,这在修真界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所以当众兽得知她已飞升成仙后,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眼中都写满了羡慕或嫉妒。
      
      “哇!没想到你都飞升啦!可以传授我修行经验吗?”
      
      “难怪我第一眼看到这只灵猫就觉得与众不同,难怪啊难怪!竟然是位仙子!”
      
      “仙子为何不化人形啊?”
      
      花颜心中苦涩,她也想变回人啊,奈何人在屋檐下啊,辰宣不让她变!
      
      流音使又往花颜面前飞近了些,也十分好奇地问:“是呀仙子,你为何不化人形陪仙君一同参与拜师礼呢?”
      
      “我......”
      
      花颜心中窘迫,不自觉地将猫爪的钩子给伸了出来,用力抓住触手可及的地方。
      
      而这个地方,自然就是阿言的后背了。
      
      嘎——
      阿言吃痛地大叫了一声,花颜立马警觉地收回了爪子。
      
      “阿言你怎么了?吓死我了。”不明真相的灵兽叫道。
      
      阿言立马顺势轻咳两声:“啊,我是想说,我师姐......太、体、贴、了!”
      
      花颜咧了咧嘴角,再次伸出不带钩的小爪子伸向它的后背,在刚才被她抓伤的地方轻轻揉按,心中真情实意地在给阿言道歉,表示她不是故意的。
      
      “怎么说?”流音使瞪大鸽子眼。
      
      “咳!这还不明显吗?”阿言一个姿势维持太久,脖子有些酸,便先优雅地扭了扭脖子,随后才不紧不慢道,“当然是玄猫的形态让仙君觉得亲切啊!”
      
      众兽了然地相继点头。
      
      花颜眨眨眼,听上去是个不错的理由。
      
      这时,另外一只体型较小,很少提问的流音使发出了质疑:“我有几点没弄明白,”它没冲阿言说,而是直接飞到了花颜面前,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的眼睛发问,“仙子作为暮云殿的使者,来鹤鸣观谈业务之前,不知道辰宣仙君就是您的主人吗?如果知道,为何早不相认?”
      
      “因为......”阿言试图将说词给圆上。
      
      可这只流音使并没有给它机会,直接硬邦邦地打断道:“请给暮云使者一点发言的机会。”
      
      “额......”阿言尴尬地闭上了嘴巴。
      
      花颜心中狂喊,她不想发言!
      
      可面对咄咄逼人的目光,又知道自己绝对躲不过去了,只得含含糊糊地小声道:“之前,我不知道......”
      
      “可是仙子的记忆有所缺失?”
      
      花颜点了点头,轻轻地“嗯”了一声。
      
      “那请问仙子,您是怎么知道自己和辰宣仙君的关系的呢?”
      
      花颜迟疑着说:“他,他说的。”
      
      “谁?辰宣仙君吗?”
      
      “嗯......”
      
      “那仙子是怎么能确定,仙君说的是真的呢?”
      
      这只流音使的目光比另外一只要尖锐得多,像一把利刃,要对所有的怀疑刨根问底。
      
      这让花颜十分心虚。
      
      她只是一个穿书来的人,哪曾想女N号也是个有如此复杂背景的人呢?
      
      而且书中都没写,她又不是作者,哪里知道那么多!
      
      估计看她思考的太久了,流音使目光炯炯,再次追问:“仙子,请回答。”
      
      花颜感受到了阿言背上的肌肉在略微收缩,似乎在提醒着她打起精神,别睡着了。
      
      她赶忙咧出了个僵硬的笑容:“因为......”
      
      众兽的目光如聚光灯一般齐齐照在了花颜的身上,花颜只觉体温再次飙高,黝黑锃亮的皮毛下,埋藏着湿腻的汗水。
      
      花颜垂下眼眸,脑中闪过了辰宣的音容笑貌。
      
      明明对外凌厉如风,从容似水,却总是将最为和煦的暖意留给她。
      
      “因为,”花颜深吸了一口气,“我......相信他。”
      
      流音使愣了楞:“这也是理由?”
      
      阿言终于憋不住了:“当然,为何不信?我主人可是仙君辰宣!”接着它骄傲地用目光扫视周围,“你们说,我主人说的话,能有假吗?”
      
      “辰宣仙君说的话,自然是靠谱的!”
      
      “就是,仙君想寻什么灵兽不能寻来?犯得着用诓骗的手段吗?”
      
      “流音使者的问题,从一开始就不太对!”
      
      阿言听着众兽吹捧自己的主人,心头别提有多骄傲了,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那只流音使的脸上有些挂不住,大声说:“对不确定的事件保持怀疑的态度,乃是作为流音使者的责任!”
      
      它的同伴忙跟它耳语道:“算了,差不得得了,我们这次主要是来采访诸位仙君和学子的飞行灵兽。”
      
      它俩合计了一番,终于放过了花颜,继而转下了下一个目标,开始了新一轮的采访。
      
      阿言也趁机将花颜从灵兽堆儿里给运了出去,飞到了个偏僻无人的区域,方才松了一口气。
      
      “师姐,你怎么蔫了?倒是拿出怼我的那股劲头来啊?”
      
      人太多的场合,她怯场,她拉不下脸面......
      
      花颜沉默,半晌后才小声道:“谢谢你。”
      
      阿言仿佛受到了惊吓:“别别别,我也是看在主人的面子上,怕别人说他闲话。”
      
      “啊?”花颜有点懵。
      
      “怕别人说他养了只傻猫。”
      
      花颜:......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