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卖保险饲养仙君

作者:时月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安华台上,前来求学的男男女女,分别排列站于广场的左右两边,从空中俯瞰,少说也有千八百人的样子。
      
      来自天南海北的学子们均穿着各家各族的奇装异服,只有正中间那几排统一穿着白色道袍的,才是鹤鸣观本观弟子。乍一看去,仿佛古雅清幽的道观里面一派春日美景,颇有些苍翠之中百花齐放的韵味。
      
      阿言所言不虚,当花颜一行穿过万层浮云,在高台处落下时,她可以清晰的看到台下前排学子目不转睛的瞻仰。尤其远方的女修们,那一个个蠢蠢欲动的样子,好像在大型追星现场一般,又迫于无奈,不得不强行忍耐见到偶像时想要发出的尖叫。
      
      在众人的注目下,阿言强行秀了一波胸肌,陷入自我陶醉中难以自拔。
      
      花颜很想跟它说,别人看的是辰宣,根本不会注意一只鸟的。然而她还是决定别给这个傻孩子那么大的打击了,谁还没有个虚荣心不是。
      
      相较之下,高台深处那几位鹤发童颜、手执拂尘的灰袍仙人,表情就有些古怪了。
      
      同样是强忍尖叫的样子,他们却不是因为见到偶像,而是单纯的有话要讲,又觉得在这个场合不好开口。
      
      花颜知道,一定是因为自己的缘故。
      
      从阿言没落地的时候起,这几位长者的目光已锁定在她身上,反应最为强烈的,当属站在高台正中央处那个一脸正气的老头了,想必是观主明闻仙尊无疑。
      
      辰宣作为后辈弟子楷模,包括他在内的数位青年仙君都要站上高台,立于长辈下方。
      
      辰宣姿态翩然地从仙鹤身上飞下,还没走出两步呢,便不放心地回眸望了眼花颜,虽面色清冷,可眼角眉梢都表达着他的担忧。
      
      花颜马上坐直身子,点了点头,让他安心。
      
      辰宣在落地之前叮嘱过她,不方便带她上台,让她务必和阿言待在一起观礼,不要到处乱跑。
      
      见花颜点头,辰宣微微一笑。
      
      这让花颜可以明显感觉到身后学子们的躁动更甚了些,虽然他们并不可能有任何动作,或发出任何声音。
      
      辰宣又将目光转向了阿言,意思很明显了,让它保护师姐。
      
      阿言显然不情愿,但还是将头抬得更高,以此来宣示自己的忠诚。
      
      辰宣这才放心地离开了。
      
      恰巧此时,刚刚被落在后方的辰雪等人也到了,跟着辰宣一同走上了高台。
      
      花颜自动过滤掉来自高台上方的怒视,趴在阿言背上轻声问:“我们去哪里?”
      
      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当不当、正不正的,明显不是应该停留的地方,岂料阿言竟不答话,只维持着傲人的姿势,仿佛化作了一尊石雕。
      
      花颜还当阿言又闹脾气了,便不再问,只静静地趴着,顺便心里对它暗骂了两句喜怒无常。
      
      其实花颜并不喜欢参加这种大型活动,如果不是和阿言赌气,她是坚决不会要求来这里的。
      
      要是个歌舞宴会倒也罢了,偏偏还是个肃穆的收徒仪式,简直无聊透顶。眼见那些弟子一个个表情木讷的样子,别管是真呆还是假傻,她都很为他们感到不值。
      
      来此清寡之地,以为等待着他们的是仙途光明吗?
      
      不,他们的命运,将是为鹤鸣观,以及整个修真界陪葬。
      
      花颜长长地呼了口气,忍不住黯然神伤,有的时候知道太多不是好事,过得快乐的人,往往都是没心没肺的那种,她也很想不带脑子的活着,可是......
      
      她看向了高台上方的辰宣。
      
      虽然他与旁边的同门站一起,都穿着同样的白色布衣,可就是与众不同。
      
      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在她心中蔓延开来,使她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不知痴傻地看了多久以后,花颜总算回神了,马上用小爪子在脸上抹了两圈,使自己清醒一点。
      
      百无聊赖地扭头看向台下的学子们,见他们一个两个的都跟木头人一样,花颜忍不住打起了哈欠,眼中涌起一股酸痛的泪水。
      
      泪眼朦胧间,花颜好似在一群目光呆滞的白衣少年中,看到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脸。
      
      她硬生生地将打到一半的哈欠给憋了回去,待目光瞄准那人后,吓得险些跳了起来。
      
      华骁这个关系户,竟然已经以观中弟子的身份来参加拜师礼了?
      
      华骁见自己终于被她发现了,忍不住得意地挑了挑眉,顺便抛了个媚眼。
      
      媚色撩人,但花颜却觉得自己如坠冰窖。好在仗着他们都在大庭广众之下,花颜才感到一丝心安,只隔空对他怒目而视,还顺便不怕死地朝他龇了龇牙,反正他现在也不可能飞过来揍她。
      
      谁知华骁并没有强烈的反应,而是再次上演一秒变脸,正襟而立,收敛了目光,摆出了和其他人一样的木讷脸。
      
      还没来得及细看,僵如石雕的阿言竟突然动了,花颜身子一晃,险些掉在地上,幸好及时揽住了阿言的脖子。
      
      原来不仅仅是阿言动了,跟他们站在一起的其它灵兽全都动了,一起飞到了安华台外面的一片陡峭的山坡上。
      
      这里汇集着好几百只形态各异的灵兽,花颜这才回过神来,莫非这里就是鹤鸣观活动场地外的停车场?
      
      不对,应该叫停兽场。
      
      飞到这里,一直禁声不言的灵兽们终于解脱了,纷纷发出高低不一的叫声。
      
      阿言也不例外,扑腾了两下翅膀高呼:“我刚才有被自己美到!”
      
      边上灵兽也很给面子地附和,也不知到底是给阿言面子,还是给它主人面子,反正很捧场就是了。
      
      花颜终于还是忍不住泼了一盆冷水给它,小声嘟囔了句:“得了吧,我觉得这位大哥比你表现得好。”说着瞟了下旁边的另外一只仙鹤。
      
      那只仙鹤刚好听到也看到了,客气道:“不敢,我可比不上阿言兄,刚才阿言兄绝对是我们灵兽界的焦点。”
      
      “就是哇,等《三界风云报》发到梅园,阿言哥哥绝对又要被当成激励后辈的典范。”
      
      “哎呀,你们光看到我的风光了,哪里知道我的苦啊?”阿言装腔作势道。
      
      刚巧这时飞来了两只灰蓝色的鸽子,盘旋在阿言头顶,插话问道:“你作为辰宣仙君独一无二的座驾,占据如此重要的位置,多少灵兽求之不得呢!请问,何苦之有啊?”
      
      阿言还没答话,周围的灵兽已经沸腾了起来,拼命往这边挤靠,空气流通不畅,让花颜有些喘不上气来。
      
      喧哗声中,她好像听到它们在喊“流音使者”?
      
      花颜还在想流音使者是什么意思的时候,阿言已经扭扭捏捏地开始了他的发言。
      
      “就是因为站得太高,我才慌呀,生怕自己做得不够好,给仙君拖后腿。”
      
      那两只鸽子互相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其中一只又问:“那你都做了什么呢?”
      
      阿言矜持地笑了笑:“要知道我们每天的接送任务,其实都是很轻松的,来来回回就是往返于这么几座山峰之间,这点距离是根本不够每日的运动量的。所以,每天在完成我的本职工作后,我都会先绕天绍山再飞三圈,以此来维持自己的体力不会衰退。”
      
      鸽子又问:“意思是你在用业余时间锻炼身体吗?这样岂不是减少了你自己的休闲时间?”
      
      阿言正气凛然道:“是的。减少是肯定会减少,但咱们当灵兽的,必须要以服务主人为首要任务,只有身体好,才担得起服务主人的重任。”
      
      众灵兽传来欢呼之声,纷纷表示他们的赞同。
      
      花颜耳中陆陆续续地听着阿言在那里侃侃而谈,大脑一直飞速回忆流音使者是什么东西,终于在它说完最后两句话的时候想起来了。
      
      流音使者,不就是记者吗!
      
      就如暮云殿卖保险一样,流音殿在天界做传媒的,鹤鸣观收徒仪式这么重大的场合,有流音使者前来采访也在情理之中,只是没想到,就连灵兽都有被独家专访的机会。
      
      和普通的信鸽不同,流音殿的鸽子是可以随问随答的,基本流程就是它们提问题,然后把别人的回答记录下来后,带回天庭整理,制成报刊在修真界发行。
      
      这份工作的危险系数会不会比卖保险低些?
      
      花颜怔怔地看着那两只鸽子,开始琢磨他们收不收猫的问题,如果收猫,她不介意跳槽。
      
      场面太过喧嚣,其中一只鸽子不得不咕咕警告:“请诸位仙兽注意素质!不要扰乱采访!”
      
      众兽生怕自己被传成反面典型,顿时都闭上了嘴巴。
      
      鸽子这才继续问:“除了锻炼呢?”
      
      阿言道:“我会控制饮食,而且尽量只吃生鱼,这样有助于我保持身材。还有注意卫生,每天傍晚都会去素月泉沐浴......”
      
      呦呦呦,可给它厉害坏了。
      
      花颜趴在阿言背上,听阿言此时说话的语气那叫一个斯文!装腔作势的样子,简直和平日里判若两鸟。
      
      “还有就是要规律作息,不能熬夜,早睡早起......”
      
      花颜实在听不下去,一个没忍住,发出了一声嗤笑。
      
      阿言被笑声吓了一跳,忘了自己讲到哪了,其它的灵兽也纷纷对花颜投来了诡异的目光。
      
      花颜赶忙将嘴闭紧,眼睛睁得溜圆,眼珠子左右动了动,尴尬使她的身子僵得很不自然。
      
      挤在后排的灵兽为了看清楚是谁在笑,于是有的飞了起来,其中一只白雕远远看到了花颜,扬声高呼道:“是刚刚那只猫!”
      
      “没错,就是它!辰宣仙君带来的玄猫!”
      
      “辰宣仙君带来的猫?”
      
      “是啊,你定是来得太晚了没看到,在安华台时,我就站它边上!不会认错的!”
      
      在众灵兽的喧哗议论中,花颜背上冷汗直流,恨不得钻进地缝。
      
      就在这个时候,那两只流音使者,也已飞来花颜面前,好奇地与她对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