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卖保险饲养仙君

作者:时月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哎呦——
      
      花颜是被一颗小圆球砸醒的,疼痛让她瞬间清醒了。
      
      她猛然坐起,起床气与怒气合二为一,用双倍的愤怒大吼:“谁打我?”
      
      没人回答,只有一颗鹌鹑蛋大的小圆球在她面前跳动,发着紫色的光。
      
      花颜愣了。
      
      昨晚,为了学习,她修仙到天亮。直到困意难耐,倒头就睡着了,怎么这会儿竟是在户外?
      
      看看天,又看看地,花颜粗略打量了一番周围的环境。
      
      她正坐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周围到处都是参天的发财树,而脚下,却是无尽云海......
      
      这时,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从小圆球里传了出来。
      
      “花颜,速来暮云殿,你又迟到了!”
      
      云海?
      暮云殿?
      名字有些耳熟......  
      可是......花颜是哪位来的?
      
      她目光呆滞,静静凝思半晌后,一个大胆的想法从她脑中飘过。
      
      难道,穿书了?
      还穿成了个毫无牌面、毫无背景的路人甲?
      那这个小圆球,是紫灵珠吗?
      
      花颜忍不住发出一声嗤笑:“这修仙修的......真成仙了啊!”
      
      来不及细想,只见远处飞来一对儿白鸽,停在她的面前。
      
      为首那只鸽子咕咕地叫着:“花颜速来暮云殿!”
      
      花颜疑惑:“啊?开会吗?”
      
      鸽子没回答,只不停地重复着同一句话。
      
      花颜这才想起,这些信鸽好像只会传话。
      
      见这复读机一样鸽子扑腾着翅膀,模样甚为神气,花颜笑道:“真是蠢萌蠢萌的!”
      
      为首那只鸽子好似听懂了,眼睛瞪得比之前圆了许多,一头扎向花颜,对着她就是一顿猛啄,紧接着另外一只也加入了战斗。
      
      很显然,他们只听懂了“蠢”,并没理解“萌”。
      
      花颜挥舞着双手为自己遮挡,口中吱哇乱叫:“都是成了仙,得了道的仙友,大家斯文一点!哎......斯文一点!”
      
      如她所言,鸽子停止了攻击,非常斯文地飞悬在半空,继续重复刚才那句话。
      
      花颜瘫坐在石头上,无语望苍天:真是蛮不讲理,夫妻档合伙欺负人!
      
      而且,她这原身混得也太差了吧?连鸽子都敢欺负她?
      
      想到这里,花颜的小心脏一阵绞痛,她眨巴着人畜无害的大眼睛,强颜欢笑地问:“请问二位贤伉俪,暮云殿怎么走?”
      
      鸽子闭上了嘴巴。
      
      花颜一巴掌拍上自己额头,她又忘记信鸽不能随问随答了。
      
      正想改口让它们带路的时候,她的身子晃了几晃,好似来了地震一般。她赶忙调整姿势,趴着抱住巨石,发现竟是岩石拔地而起,把她抬到空中给运走了。
      
      岩石轻车熟路地给她送到了一座气派的宫殿前,在距离地面还有十几米的高度便将她抛下,还不忘哑着嗓子说:“不用谢。”然后就飞走了。
      
      花颜被摔的腰酸背痛,心想竟然连石头都欺负她?
      
      不甘心地冲着正在远去的岩石大喊:“太没素质了!”你这是高空抛物!不对,高空抛仙!
      
      花颜揉着酸痛的腰身爬起,怎料刚一抬头,就见殿内有几十双眼睛正齐刷刷地盯着自己。
      
      一颗巨大的紫色灵珠坐落在大殿正中央,散发着柔和的光芒。里面墙上一块匾额高悬,上书三个篆文大字。
      
      花颜虽不认得篆文,却也能猜到写的是什么。
      
      ——暮云殿。
      天界保险业务总部。
      
      这些个衣袂飘飘,一看就是仙人仙子的男男女女们,都是花颜保险行业的同事。
      
      而正中央的白发仙翁,应该是她的顶头上司——暮云仙尊。
      
      没错,她这个角色在原作中,是天界的保险推销员。
      
      花颜尬笑两声,蹑手蹑脚地走进大殿,站在队伍末端不起眼的地方,顺便对旁边的仙友点点头以示友好,而那仙友仅斜眼瞥了她一眼,又即高傲地站直,一副不屑理睬的样子。
      
      气氛实在尴尬,花颜讪讪地低下了头,好在暮云仙尊已在继续讲话,吸引走了大家的目光。
      
      暮云仙尊围绕着业绩的问题说个不停,花颜听不进去,只在用心回忆着这本名叫《谁与疯魔》的仙侠虐文。
      
      这本小说的男主叫辰宣,是修仙名门鹤鸣观的青年仙君。故事主线大致就是他们鹤鸣观出了一个叛徒——华骁,他前期温文尔雅,利用辰宣的信任,潜入禁丨书室盗取古法秘籍,还使用手段逐步蚕食并废去了辰宣的全部修为。
      
      后来华骁因修炼不当堕入魔道,三界倾覆只在旦夕之间。辰宣为了弥补自己的失误,也修习了诡道秘术,最终与华骁同归于尽。鹤鸣观也几乎满门覆灭,数千弟子尽述而亡。
      
      总之在这本小说里,但凡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结局都凉了。
      
      不过花颜实在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她在原作里只出场过一次。
      
      ——给鹤鸣观即将入门的学子推销保险,被辰宣无情地赶下了山。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如果不是在推销保险的时候自报家门,她可能就是个“无名氏”了。
      
      不过当个路人甲也不错,最好远离那些个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免得将来惹祸上身......
      
      正当花颜给自己规划未来的时候,她背后骤起凉意,好像有人在叫她?
      
      侧耳一听,果然她在被暮云仙尊点名批评。
      
      “今天要重点批评的是花颜。”
      
      花颜打了个寒战,悄咪咪地抬头,迎接她的是众仙友鄙夷的目光。
      
      暮云仙尊面色凝重:“花颜,半年了,你一单都没做成。”
      
      花颜没法解释自己今天才来的,只能强撑着僵硬的笑容听训。
      
      “再给你三个月时间,再不成单的话,就用你自己的修为培养紫玉珠吧!”
      
      作为萌新,花颜并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原作中对卖保险这个设定交代的很少。
      
      但第六感告诉她,这个后果应该是挺严重的。
      
      不就销售吗?
      她可以!
      
      然而,很多事情都是说来容易做来难。
      
      当花颜下凡来到仙门修士聚集的小镇时,她立马就怂了。
      
      街上人很多,但她一直在来回徘徊。
      
      她和相熟的人可以玩得很开,却不善于和陌生人打交道,更不知道该从何开始推销。
      
      尤其在人多的地方,她天生就有一种对人群的恐惧。
      
      每每当她要找人攀谈时,心脏就怦怦直跳,牙根发软。
      
      可是工作又不能不做......
      
      于是,她咬牙观察一圈儿后,选定了一位相貌美丽的男子作她的第一位客户。
      
      男子正在前面的摊位处挑选花灯,据花颜二十年来观察帅哥的经验,这人应该挺好说话的。
      
      别问为什么,问就是颜控。
      
      花颜快速在脑中为自己构思了方案:不经意地偶遇,加上套近乎,绝对所向披靡。
      
      她迈着婀娜的小步伐,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飘到男子身边。
      
      在这期间一直留意着男子的目光,见他正对那盏锦鲤花灯有点兴趣,便全神戒备,待男子刚准备拿起花灯的时候,她眼疾手快地先一步抢来:“哎呦,这个不错!”
      
      男子的手拿了个空,不自然地僵在半空中,花颜立马含笑道歉:“不好意思啊,没想到公子也在看这个。”
      
      边说边抬眸对接上了男子的目光,只见对方早已盯上自己,似乎看破了她拙劣的演技。
      
      花颜一时失语,眼睛不受控制地眨了眨,口中吞吞吐吐:“额......我......其实......”
      
      她半天都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男子没催,只将收回来的手背在身后,静静等候她下一步动作。
      
      男子嘴角还擒着一丝笑意,眼睛微眯的衬托下,整张脸更多了些许邪魅之色。
      
      吭哧半天的花颜神思一晃,脑中不知哪里来的灵光,下意识咧嘴撑起了个夸张的笑容:“诶?这位仙友,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
      
      哪里来的灵光先且不提,她能肯定的是,方才她大脑一定短路了。
      
      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说出如此老套又拙劣的搭讪词,花颜恨不得当场死亡。
      
      偏偏为了给自己打气,她的声音有些洪亮,引来了许多路人的关注。
      
      求个台阶下,拜托了......
      
      对于花颜乞求的目光,对方选择视而不见,并没有打算配合演出的意思。
      
      男子薄唇一勾:“是么?我怎么没有印象。”
      
      花颜十分窘迫,在路人的交头接耳声中,冷汗瞬间浸透了她的后背,连带握着花灯的手掌都变得湿腻。
      
      花颜羞红了脸,慌乱间低头小声说:“不好意思认错人了......”然后随手丢开花灯,打算溜走,岂料男子紧追不放,竟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
      
      “哎,小姑娘,我们到底在哪里见过的?翠绿楼啊?还是怡红院啊?”
      
      哪里?
      
      花颜顿了顿,当反应过来这些有可能是什么地方时,紧张的牙齿都快要掉下来了。
      
      而周围吃瓜路人们想笑又不敢笑的脸,更加印证了她的想法。
      
      “还是......”见花颜半天没有说话,男子往她身边靠近了些,低头贴在她耳边软声说,“还是本公子有幸,曾出现在姑娘梦里?”
      
      呕!
      
      花颜心头泛起一阵恶寒,下意识后退与他拉开距离。
      
      “没有——你放开我!”
      
      被激怒的花颜再顾不得窘迫,暗运灵力,企图将被他紧扣的手腕抽出,然而试了几次都没能办到,眼见对方修为高深,心中不禁更为慌乱了。
      
      她的动作显然被男子察觉了。
      
      男子嗤笑:“呦,原来还真是个仙友呢。”
      
      说着,他眸色一深,狭长的凤眼直接眯成了一条细线。
      
      花颜感觉手腕一紧,紧接着从男子掌中传来一股森寒,寒意沿她身上筋脉很快走遍全身。
      
      一阵浓烈的压迫感直逼心头,花颜想大喊出声,却因头晕目眩而无能为力。
      
      她身子一软,瘫在地上,竟是被消除了人形,变成一只黝黑锃亮的玄猫。
      
      吁——
      围观众人同时发声。
      
      “呀!你原来是只猫呀!”男子用一种极其夸张的音调说。
      
      花颜也傻了,她的本体竟然是只猫?
      
      花颜变回本形后脱离了男子的牵制,她弓起身子,咧嘴发出“嘶嘶”之声。
      
      她本想骂人的,奈何因为是被迫变身,她根本没有办法说话。
      
      “小猫咪,你舍不得我呀?不如以后跟着哥哥走?”
      
      不行,这家伙欠揍的简直让人窒息!
      
      但是她打不过啊......
      
      这年头,不吃亏才是王道,该怂就得怂。
      
      作为一只柔弱猫咪,遇事可不能硬钢。等她多卖点保险,好好提高下自身修为,以后再欺负回来不迟!
      
      花颜再次狠狠朝男子龇牙后,一个纵身便溜远了。
      
      好在男子并没有强留她的意思,只在原地放声大笑:“小猫咪,我们有缘再见啊——”
      
      花颜:鬼才要和你有缘!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阅读。
    喜欢的小可爱们点个收藏哦~
    更新时间每天21点左右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