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梦

作者:南胡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北梦(中下)

      9
      陆大人和清月小姐去秦淮河畔其实是为了拍照的。
      
      秦淮河景色美,照相馆也多,清月小姐从没出过幻城,听说有机会去秦淮河就格外心动,在陆大人身侧撒了好几天娇才说动她带她前去。
      
      到了秦淮河时,陆大人率先被清月小姐拉去了照相馆,取的是小桥流水人家的景,清月小姐挑了身芍药缠枝白旗袍,穿着流行的玻璃丝袜和高跟鞋,还特意盘了个时下最时髦的头发,兴高采烈的等着拍照。
      
      陆大人却有些尴尬,陆大人正紧惯了,遇着拍照这种事反而有些腼腆,可她又常年冷着张脸,只让人觉得她似乎不乐意拍照似的。
      
      清月小姐当场就发了脾气,微微板着脸。
      
      陆大人想哄哄,又有些拉不下脸,不知道从何处哄起,也就保持着一贯的冷淡,拍下了这张照片儿。
      
      可英雄难过美人关,陆大人在外头再如何低不下头,回船上清月小姐一阵脾气发出来再红了眼眶,陆大人顿时就心疼了,认错安慰再许诺下次陪她去别处拍照这才把人哄好。
      
      可下次是什么时候呢?
      
      湘南睁开了眼,这是坐上船的第一夜,离她们离开陆大人已经将近五个小时了,巨大的邮轮入了海,四周都是波光粼粼的深蓝,连方向都望不到。
      
      见不到离岸的幻城,也望不见将停泊的香港,连未来都是一片迷茫。
      
      大约是太累了,她就眯了会,没成想居然梦到了拍照那日的场景。
      
      湘南和清月小姐是分开睡的,清月小姐这个人非常注重个人隐私,不太乐意和除了陆大人外的其他人同住,临到分别,陆大人也还记着这件事,在船上也定了两间房。
      
      虽然陆大人没吩咐,可湘南还是尽忠职守的每隔两个小时就去看看清月小姐,船上的人鱼龙混杂,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
      
      上一次她去瞧的时候清月小姐已经入睡了,湘南再次轻手轻脚的走近一旁的门前,这次她却感觉不到一点儿动静,一旁的小窗户开着,连窗帘都拉了开,湿热的海风吹进来,房间里映着月光,被褥蜷缩着堆在角落,房间里清凌凌的没有人影。
      
      10
      湘南找了一圈才在甲板上找着清月小姐。
      
      夜已经深了,大多数离乡人都疲惫的进了厢房,更显得甲板上冷清。
      
      清月小姐依旧穿着那身芍药缠枝的白旗袍,披着丝绸披肩,她的手上正抱着她和陆大人的合照。
      黑白相片,军装与旗袍,一个冷淡凌厉,一个温婉高傲,看着就般配的很。
      
      “清月小姐,您怎么在这呢?”湘南小心的问。
      
      清月小姐离开了陆大人,又变得冷冷清清的模样,她擦了擦相片镜面,轻声说:“这是我和局座拍的第一张照。”
      
      说着,她突然笑了笑,有些难过的看着湘南,“大概也是最后一张了吧?”
      
      湘南一惊,有些慌张起来,她来不及想清月小姐知道了什么,解释起来:“清月小姐,您说什么呢?陆大人就在后面的船上呢。”
      
      清月小姐不说话,只直直的盯着她,一双眼睛玲珑剔透不带半分情绪,像是一眼就望穿了她。
      湘南突然就说不出话了,她骗不了面前的这个女人。
      
      她只半垂着头,有些喏喏的。
      
      清月小姐却轻声笑起来,没什么笑意的那种。
      嫣红的唇瓣抿成了一条线,她挽了挽被海风吹乱的发丝。
      
      “你们都觉得我是被她抢去府上的,其实,是我先去撩拨的她。”
      
      湘南闻言一怔,有些不敢置信起来,可她还来不及问什么,清月小姐就继续说了起来。
      
      “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我还在玛利亚女校上课,她穿着一身军装笔挺笔挺的走进来,那时候,我就觉得这个女人该属于我。”
      
      湘南记得,那还是两年前,玛利亚女校的校长与陆大人有恩,她便受邀去给那里的姑娘们上一节课。
      
      “于是我大着胆子撩拨她,制造各种机遇和她偶遇,我看着她眼中对我的欲望和爱意一天天加深,我其实一直在等着哪一天她来我家提亲。”
      
      “可是没有,她明明满心满眼都是我,却从不靠近我,望向我的眼神也满是冷漠,我非常不解,可是我觉得我还能等她。”
      
      “但我等得,我的家人等不得了,他们生我养我待我极好,也为我择了一位佳婿,容不得我想或不想,特别我想的那人还是个人人皆知的卖国贼。”
      
      陈家家风纯正,是万万不会容许家里头的姑娘嫁个软骨头卖国贼的。
      
      “我从小被娇养到大,性子极为娇纵,我不想嫁给什么佳婿,认定了陆局座那我这个人就是她的。于是我连夜写了封信给她,倾诉爱意,也告知她家中对我的打算。”
      
      说到这里,清月小姐顿了顿,随即闭了闭眼。
      
      “那封信石沉大海,没有得到任何回复,我偷偷花了点钱买通了局座府的丫头探听一番才知晓,陆局座把信纸看了一遍就丢去了废纸篓。”
      
      “呵,后来我才知晓,局座府固若金汤,哪是那么容易买通的,那丫头传给我的话也不过是陆局座想让我死心才编的,可恨我真信了这话,心灰意冷,懵懵懂懂的将自己个儿关在房内两三天没吃东西,饿的形销骨立,直到我娘将我拉出去才稍微好些。”
      
      “我这人没韧性,受不了打击,那段时间怕自己再想起这人,干脆的携了友人日日在歌舞厅里头醉生梦死,喝醉酒了便流泪不止,偶尔也见过一次陆局座,可我想着,那人都不拿我当回事,我再上赶着轻贱自己干嘛?于是也只是远远的坐着看看她。”
      
      “这样的日子过了大约半个月,陆局座自己个儿却憋不住了,她一脸冷硬的将我拽出去,对我说教一番,大意是让我好好生活切莫糟蹋自己。”
      
      “你说啊,这人也奇怪,对我坏的也是她对我好的也是她,她不来还好,她一劝我就忍不住了,那是我第一次吻她,又或者该说是咬她,这段时间的委屈都发泄在里头,借着点酒意,凶得很。”
      
      眼见着湘南听的眼睛发直眼中的不敢置信更浓,清月小姐又是一声近乎叹息的轻笑。
      
      “陆局座啊,明明喜欢我喜欢的不得了,却又不敢靠近我,那时满心儿女私情的我自然不懂她心中的家国大义和她不愿连累我的心思,我只觉得这人坏的很,忒不坦诚了些,满心的怨气都发泄去了她身上,她也由着我,明明自己的□□也被我勾出来了却强压着自己不要动,任我欺负。”
      
      “我知晓她的情意,可我又气不过,于是就干脆把自己和那劳什子佳婿订婚的帖子送去给她,故意膈应她,可她明明气的脸都绿了眼睛都红了却还是宁愿选祝福都不选我。”
      
      湘南脑海里突然闪过些什么,一瞬而过,她却牢牢抓住了。
      
      两年前她发现了陆大人和倭人来往的信纸,从那之后就被她调离身边,陆大人与湘南小姐的事情隐蔽,大概也只有身边的亲兵才知晓。
      
      那日的软红大厅,陆大人时隔两年特意点了她亲随,掳了人身后的亲兵却丝毫不惊奇。
      
      清月小姐进府后还令对清月小姐的遭遇有怜悯和愧疚的她做侍从。
      
      或许陆大人一开始疏远是为了把她摘除出去,后来却是特意想把她送去清月小姐身边,为今天的离别做准备。
      
      陆大人没有办法再忍耐清月小姐满带不愿即将嫁给他人的事实,她也知道自己的处境危险,甚至连自己的结局都能预料,要么被愤怒的国民所杀要么窃取机密被倭人所杀又或许为守国门而死,于是她早早的为执意要蹚她这趟浑水的清月小姐留了退路。
      
      香港的船票,她这个忠仆,还有银行里提前打好的钱,足够清月小姐健康富足的生活到老。
      
      清月小姐看了她一眼,目光依旧的透彻,又转头望回了幻城的方向,带着些眷念,“那晚被陆局座从软红大厅带走其实我也很困惑。”
      
      “我只是习惯性的去挑衅她,我想着会不会有哪天她真的被我激怒了,气愤之下,令人将我这个口出狂言的小丫头带回去狠狠教训。”
      
      “我没有想到那天她真的那样做了,那是我从未见过的决绝和孤注一掷,马车上她望向我的眼神都令人害怕的颤栗,让我回不过神来,直到被她拉进了屋子里……”
      
      说到这里清月小姐顿了顿,跳了过去,“那时候我其实就在想,那个一直不肯接受我的人为什么突然就想通将我带回去了。”
      
      “后来她把你调来我身边,将陈家的人赶走,半夜趴在我身上在我神志不清的时候以为我听不到偷偷说对不起,零零碎碎的细节拼凑,直到今天她让你带我离开幻城,我突然就想通了。”
      
      “调你来我身边是为了留你照顾我,将陈家赶走是为了让陈家和局座府脱离干系以免今后发生什么事拖累他们,说对不起是愧疚于因为自己的一己之私害得我和家人无法团聚。”
      
      “哈”,清月小姐轻笑一声,带着些嘲讽淡淡的说:“这个傻人。”
      
      湘南动了动嘴唇,半天说不出话,她惊异于清月小姐的通透,也惊异于她对陆大人的了解,仅靠些零碎信息便能推理出事情全貌。
      
      湘南不怪陆大人设局让自己陪在清月小姐身边,没有陆大人就没有现在的她,帮她照顾清月小姐,湘南心甘情愿。
      
      可是她现在却开始担忧自己能不能照顾好清月小姐了。
      
      这个女人在陆大人面前娇娇软软的格外脆弱,可是却无法掩饰她骨子里的聪明厉害,湘南自己笨的很,她玩不过清月小姐的,如果清月小姐要做什么,她拦不住。
      
      曾经她以为清月小姐是被迫委身于局座府的,可如今知晓了她对大人近乎偏执的爱,这样的人在面对爱人可能死亡的消息时为什么会如现在般平静?
      
      湘南不知道清月小姐今晚和她说这些故事的原因,可是她却凭借这么多年随陆大人出入军统局的机警感受到了清月小姐的不同。
      
      “清月小姐,起风了,咱们回去吧。”湘南挑了句最不会出错的话。
      
      清月小姐没说话,只是再看了眼根本看不到的幻城,精致的眉眼缓缓扬起些弧度,一双眸子比天上的星子还亮,“湘南,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这么平静?”
      
      “陆局座为我做了这么多,就是希望我好好活着。”
      “她希望我活成什么样我就活成什么样,然后等她来接我。”
      
      说着,她指了指心口,“不管怎样,她永远活在我心里。”
      “她一年不来,我就等一年,她一辈子不来,我就等她一辈子。”
      
      湘南看着月色下的这个女人内心满是震动,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清月小姐露出这般坚毅执着的神情,像是令她穿过重重的海和时间见到了曾经少年意气的陆大人,也是这般的执着与坚毅。
      
      相像的令人眼酸,连泪水都快涌出来。
      
      湘南偷偷抹了抹脸,强逼着自己在咸湿的海风中带上几分笑意,“小姐说的是,陆大人吉人天相,说不定都不用一年就能来香港接我们回家。”
      
      这话说出来,湘南都不相信。
      
      倭人来势汹汹,令陆大人都到了不得不送走清月小姐的地步,局势并不乐观。
      
      再加上陆大人自己的判断,湘南对陆大人总是有一种盲目的信任,就连陆大人给自己批的死期她都该死的觉得有理有据,连一条陆大人可能活下来的理由都找不到。
      
      可这种话她不敢说给还怀着些希望的清月小姐,她只能扶好她,轻声说:“小姐,咱们回去吧。”
      
      清月小姐没应好,却在一旁的船板上找了个位置,又从下头掏出了两瓶洋酒。
      
      “今晚陪我喝两杯吧”,似乎见着湘南要拒绝,她垂了垂眸子,苦笑一声,“本来陆局座昨儿个还应了我今日一同品品酒的,不把这件事做完总觉得像是心里头缺了块似的。”
      
      话到这里,湘南也无法拒绝了。
      
      她不敢多喝,只略微抿了一口,怕喝酒误事,倒是清月小姐,一口接一口的喝,像是要借酒浇愁似的。
      
      到了后头湘南看不过去了,拉住她灌酒的手,“清月小姐,您喝了快半小时了,喝多了会伤身的。”
      
      清月小姐闻言愣了愣,黝黑的眼睛平静的看了眼海平面,突然开了口,“湘南,其实我是骗你的。”
      
      “我一开始跟着她以为她真的是卖国贼的时候我就设想过她的结局,我当时想着我就是爱她啊,如果可以我就把她拉回正道,如果做不到,我就陪她去死给国民谢罪。”
      
      “陆局座是我的命,她没了我的命也没了。”
      
      “我想让人记住我们的故事,所以我把你引来了这里,告诉你这一切。”
      
      “我知道自己过于平静的状态会让你起疑,所以我说了那些话让你安心,令你放松警惕。”
      
      “我接下来要做的事你接受不了,所以你刚刚喝的酒里我下了药,半个小时是发作时间。”
      
      “我天生爱美,就算落幕也要月海星为我做背景。”
      
      湘南的脑子在清月小姐说出第一句话时就陷入了混乱中,思绪突然就黏糊了起来,清月小姐说的每一个字她都能听到,可是却突然理解不了它们的意思了,只能感受到逐字逐句的砸进脑海里,砸的生疼。
      
      迷茫中有只微凉的手抚上了她的额头,那个女人笑着说:“傻姑娘,我去寻陆大人,你要好好生活,切莫自责。”
      
      湘南匍匐在地上,努力想睁开眼,模模糊糊中她见着那抹穿白旗袍的身影,纤白的手上握着酒瓶,踩着高跟鞋,摇曳生姿的越过了甲板,仅仅一个背影就是绝代风华。
      
      可她无心欣赏,大脑迟钝,张嘴欲拦,心里头却满是恐惧,然后再也支撑不住,在恐惧中深深睡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终!于!考完试了!
    本来计划万字左右结束这个故事的,结果不小心写多了,应该还有一章才完结。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