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梦

作者:南胡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北梦(上)

      引子
      百年古镇,大树参天,遮天蔽日。
      赵缇带着自己身后的编辑和摄影师,一行五人,浩浩荡荡进了村。
      
      此行是为了拜访位老太太。
      据说她曾在幻城局座府当差,伴着里头军统的情人南渡香港不成,后带着大箱大箱的财宝西迁至此安居,现在已经是近百的高龄。
      
      村子里的人都把她当老祖宗,问起来一个个脸红脖子粗的要给几人带路。
      
      有人说:“这老祖宗厉害啊!我爹说当初她过来时那是大箱大箱的金子珠宝,买下了这里最大的宅子,六进六出,那叫个雕梁画栋,村里有地痞流氓见着她一个弱女子想摆摆地头蛇的威风,结果那叫一个惨啊!”
      
      赵缇被激起了兴趣,示意摄像机拍这村民,问起来:“怎么个惨法?”
      
      被摄像头对着,那人越发兴奋,唾沫横飞手舞足蹈:“竖着进去,横着出来的!那身上都被土火炮打烂了,血一股一股的流,里头的老太太就出来踩在尸体上,手里握着把长杆子,给那些还在外头等着的地痞们立规矩!”
      
      “那时候乱,咱这更是乱,老太太一来称王称霸,立规矩,这儿反而平静下来了,甭管外头多大的硝烟,有老太太庇护着大家都平静的很,那时候还胆大妄为的和鬼子厮杀过呢。”
      
      赵缇目光微动,眨眼间就到了老太太的住处,那人指着面前这一大片颇富古香的宅子,笑起来:“老祖宗家就是这里了。”
      
      这是间木质的宅子,一眼望过去只能为它的巧夺天工而惊叹,赵缇曾去过江南,去过北京,见过无数古时或仿古的小镇,可没有哪个和它一般的有韵味。
      像是一瞬间把人拉回了那个混乱又满布硝烟的时代,可又无法忽视其中的绚烂。
      
      它不该出现在这里,这个天干物燥人迹罕至的西北。
      它应该出现在老幻城,出现在十里洋场。
      
      “这宅子至今还是只有老太太一个人住吗?”
      
      “对啊对啊,这老太太一生未嫁,只一心一意的守着这间屋子”,说着,那人又似乎想到了什么,双手狠狠拍了拍,“好久之前旅游局的还想把这房子充公!后来被我们大家一块儿劝回去了!老祖宗为了感谢我们给我们每家都送了几块大红袍,你说我们这种粗人哪懂茶啊……”
      
      赵缇没再听这人抱怨,而是干脆的踏进了宅子内。
      电视台那边已经和老太太联系过了,此刻的门户大开想来就是迎他们进门。
      
      赵缇的目光一路从内里的亭台水榭略过,走了三进都未曾到底,直到进了一间状似会客厅的地方他才见到那位老太太。
      
      其实进屋第一眼也不是率先见到老太太,反而被她头顶的一张黑白照片所吸引。
      
      那是两个女人,一个穿着军装,目光冷淡的凝视着镜头,凌厉又张扬,生的貌美却又一身的铁骨铮铮,一看就是个久居高位的人。
      
      另一个女人又是另一种美了。
      梳着当时最流行的盘发,脸小小一张,眉眼天生弯弯,在镜头前却微微板着脸,似乎被人从何处惹了不愉快。
      她穿着芍药缠枝白旗袍,身形俊俏,开叉处露出一截若隐若现的穿着玻璃丝袜釉白小腿,足上一双漆皮高跟鞋,是个满身优雅的娇贵人儿。
      
      “好看吗?”
      一个苍老的声音令赵缇从画上移开了视线。
      
      那老太太正高高的坐在首座,一头白发,身形略颓,却满目烁粒,充满着令人胆寒的光。
      
      赵缇连忙和她攀谈起来,说明自己的来意。
      
      老太太安静的等着他说完,喝了口茶让他坐下。
      “我知道,我喊你们来就是为了把故事告诉你们的。”
      “我们大人和夫人的故事得有人知道才行,不能被这条历史的长河给淹了。”
      做记录工作的编辑工作病犯了忍不住小声纠正,“现在不能叫大人了,现在是华国了,会被说封建的。”
      
      那老太太耳聪目明又是个火爆脾气,闻言一拍桌子,横眉冷对起来:“大人就是大人,怎么就说不得?”
      
      赵缇连忙做和事佬,“她一小孩不懂事,您别和她计较。”
      老太太冷哼一声,又喝了口茶,缓缓说了起来。
      
      1
      老太太名叫刘湘南,是当时的陆大人从人牙子那里花了几吊钱买回来的。
      
      陆大人出身江南世家,虽为女子却堪比男儿,小小年纪就凭本事进了军统局并身居高位,只是外人却不免嘀咕,这女人有什么本事?怕不是通敌叛国又出了个大汉奸罢?
      
      那些人敌不过陆大人便拿她性别说事,索性能力摆在那里,起码没人说她靠美色上位,可还是惹人厌恶的紧。
      
      湘南十二岁被陆大人买回来,陪她走了四年,自家大人是个什么神仙般的人物她再清楚不过了,每逢有人诋毁,若是在街上定用那对快嘴皮子大声争辩,若是在局里也总要偷听个大概,然后往陆大人那里告黑状。
      
      陆大人不是个可以任人欺辱的人,能做到这个位置她甚至可以说手段狠辣,神挡杀神,无人能敌。
      
      湘南曾经也是个书香门第出身的姑娘,只可惜家道中落,爹娘死后被人贩子拐跑,可她爹曾是秀才,忠爱侠客志传,什么见义勇为,出手不平,报仇雪恨的故事从小听到大,陆大人每次的反击都让她觉得又准又狠,这仇报的可比书里说的还好还妙。
      
      2
      湘南发现陆大人变了是在她当上局座后不久,曾经只是偶尔冷着脸的大人逐渐成了个冷酷的人,也与外头的那些谣传相贴合。
      
      湘南在为她整理书房时甚至偶尔瞧见过倭人写给她的书信。
      
      而陆大人本人也逐渐变得肆意妄为起来,手下时常屈打成招,滥杀无辜,她只懒洋洋的瞅几眼,便不再看,私库里头的银票却越堆越多。
      
      湘南的心还是向着陆大人的,即使发现了这些她也还是相信陆大人绝不是这样的人,她是陪着陆大人走过一路的人,那么艰难都心志坚定未曾有过片刻的软弱,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突然就变成了另一副模样?
      
      她觉得大人一定有苦衷,可大人不说,做下人的就不去问,只相信她就好。
      
      幻城的流言传播的极快,陆大人的作为逐渐有了些风声传出去,大家私底下都说她是个大汉奸,倭人抢了华国人的港头,她却卑躬屈膝的令人把港头的苦工抓了回去严刑拷打,是个不要脸的软骨头。
      
      湘南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因为自从她发现了那几封陆军统和倭人的书信后,大人就开始待她尤其冷淡,那次她甚至都没有同行,这些消息还是从军统府的下人那里打听来的,那日陪大人前去的人个个嘴巴都死紧死紧的,拿她当外人般不肯与她说。
      
      湘南为此消沉了将近两个月,直到那年七月初七,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陆大人终于点了她做随从。
      
      去的是当时最有名的夜总会——软红大厅,听说背后是青帮的厉害大佬。
      
      来的是几个倭人。
      
      湘南不清楚他们在交谈些什么,陆大人早年留学日本,一口日语说的和它的故乡人没有什么两样。
      
      湘南只看到那些人露出了令人厌恶的笑,再然后陆大人拍拍手便有几位烟视媚行的风尘女子坐去了他们腿上,来往皆调笑。
      十里洋场,十丈红尘,这里是温柔乡销金窟,这里的女人身段儿比水还软,目光比烟花还媚,勾的倭人流连忘返。
      
      她处在其中,繁杂的灯光打在脸上,那一头是陆大人平静而冷漠的脸,就连她身旁的随从都是一脸冷漠的看着这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淫靡。
      
      湘南从未有哪一刻觉得面前的人这般陌生,陌生的让人害怕。
      
      她曾经背过的誓言追求的理想呢?湘南突然特别想问一句她还记得吗?
      这个处处顺着倭人心意的女人是谁?她还记得自己的同胞们是如何被残害的吗?!
      她并没有机会说出这满腔的愤慨,也没有资格说,这些话只敢藏在心里,化作愁苦。
      
      也就是这时,她的目光中走进了一个摇曳生姿的女人。
      
      3
      那是一个非常美的女人,又或者该说女孩,十□□的年纪,眉眼精致中带着傲气,穿着一身白旗袍,身形俊俏。
      
      她手里握着酒,走到了陆大人面前,不屑的打量了几眼之后一杯酒通通浇到了大人身前,惊的周围众人都僵住了身子,甚至倒吸一口凉气。
      
      这女孩却好似没发现周围僵硬的氛围,冷哼一声,“陆局座也不过如此,不过是个与倭人混在一处的腌攒货色,曾经居然还有脸言自己个儿是当代女子之楷模?”
      
      这小姑娘颇有胆色,却一看就是被家中惯坏的小公主,很不知深浅和天高地厚。
      周围人都在等陆大人发怒,陆大人却是过了良久才轻笑一声,满目威仪。
      
      湘南第一直觉就是完了,陆大人一般发怒都不是雷霆之势,她会笑,释放久经上位的威仪,然后慢慢给惹怒她的人捅上一刀,再慢慢□□,钝刀子割肉般将人折磨的痛不欲生。
      
      湘南为何如此肯定?
      因为陆大人此刻的眸光深处,是冷的。
      “小姑娘叫什么名字啊?”
      陆大人缓缓问。
      
      那女孩居高临下的看她一眼,冷笑起来:“我的名字岂能告知你这等卖国贼?”
      
      陆大人没说话了,她顺手解开了风纪扣,露出一截釉白的脖颈,眸光深邃的站了起来。
      
      那小姑娘比陆大人堪堪矮了半个头,此刻感受到越发魄人的气场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却被陆大人一把握住了手腕。
      
      “痛!”
      娇生惯养的江南美人何曾受过这等对待,幼嫩的手腕顿时浮起了一圈红,连眼泪都要落不落的挂在眼角,那叫一个雨打梨花。
      
      陆大人盯着她眸光越发深沉,最后朝随从下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命令。
      “把她带回去。”
      七月初七的日子,陆大人在软红大厅里,在倭人的调笑中,强抢了一个姑娘回府。
      
      后来湘南知道了那姑娘的名字——唤清月,姓陈。
      是幻城陈氏粮油的小女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完全架空的时代,人设也是架空的,大家可以当是嘉禾和清月的平行时空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