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爱

作者:奶油有点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五岁的小女孩抱着一只破旧娃娃,亮晶晶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干净的少年。
      
      “我在等爸爸来接我。”男孩不过七八岁模样,却像个小大人一样。
      
      他坐在福利院门前的台阶上,脊背挺得很直,胸有成竹的样子。
      
      女孩儿哦了一声,坐到他身边,虽然她不知道他说的那位爸爸是个什么人,但直觉告诉她那应该是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重要到让他每天都过来等。
      
      福利院坐落在老城区的旧街巷角落,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商贩推着小车吆喝,狭小的街道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方言,烟火气十足。
      
      门前有个老伯伛偻着背,费力瞪着一架三轮车,车上架着一个玻璃架,玻璃架里摆着一串又一串红彤彤诱人的糖葫芦。
      
      老伯用蹩脚的普通话高声喊:“糖葫芦,两块钱一串。”
      
      女孩儿舔舔唇,捏了捏娃娃的脸,她没有钱,福利院里的日子,能吃饱就已经很好了,这种小零嘴儿是奢侈。
      
      男孩儿被她咕咚咕咚的吞咽声拉走了注意力,女孩儿瘦得脸微微脱相,眼睛大大的,忽闪忽闪的,像星星。
      
      “你想吃吗?”
      
      女孩儿点点头,随即反应过来,又垂眼摇了摇头。
      
      男孩儿笑了,露出一小排洁白的牙齿,他牵起她的手朝老伯的方向走,理所当然道:“想吃就是想吃,我妈妈说,女孩子生来就是要被宠着的,就是想要天上的星星也是可以的。”
      
      二十年了,那串糖葫芦什么味道,甜的还是酸的,林茉早就忘记了,只记得他那句“女孩子生来就是要被宠着的。”
      
      林茉突然笑了,唇角弯起的弧度满含嘲讽。
      
      从浴室出来,林茉开了瓶红酒。
      
      公寓位于高层,从巨大的落地窗望过去,城市的的灯火通明,灯红酒绿一览无余,像个巨大的销金窟,人却渺小如蝼蚁。
      
      门铃声响起,林茉仰头饮尽杯中红酒,起身去开门。
      
      来人是周柯。
      
      他抬手取下鸭舌帽,额角的伤曝露无遗,眼角晕着红,他舔了舔唇角,笑得阴阳怪气的,“不请我进去?”
      
      林茉掀了他一眼,转身朝屋里走,才没走出几步,后背传来一股猛力,周柯把头埋进她的颈窝,深吸了一口气,像个瘾君子,“真香。”
      
      他长指挑了一绺头发握在手里轻轻把玩,“什么牌子的香水?”
      
      林茉从始至终只是冷眼旁观着他动情,“薰衣草味的沐浴露。”
      
      周柯喝了酒,几分微醺,扳过她的身子就直直覆了上去,狼吞虎咽得像个几百年没有开过荤的人。
      
      事后,他翻身从她身上下来,抖了一根烟咬在嘴里。
      
      林茉捞起浴袍裹住身上的痕迹。
      
      “这几天我要出一趟门,你没事少出去转悠,尤其别在张遇面前,那家伙是个疯子。”
      
      林茉毫不在意:“你不觉得我也挺疯的吗?”
      
      周柯笑笑,胸腔微微颤动。
      
      等林茉再度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周柯已经走了,床上依旧保持着最开始的凌乱。
      
      林茉拎着未喝完的大半瓶酒进了次卧。
      
      等酒瓶空空如也的时候,林茉醉得头痛欲裂,神思却清醒如初。
      
      这是一种折磨。
      
      直到晨光熹微,林茉才生出一丝困意,渐渐地,如潮的倦意席卷全身。
      
      她终于可以睡了。
      
      林茉日颠夜倒,醉生梦死地过了几天,再出门的那天是个细雨淅沥的好天气,也称不上好,只是林茉独爱这种天气,因为它总能光明正大地让人烦躁。
      
      长安街的花店里,林茉挑了一束最艳的红玫瑰。
      
      “小姐,请稍等一下,我帮你把花刺修剪掉。”
      
      “不用。”
      林茉淡声拒绝,直接付钱拿花走人。
      
      郊区墓园,雨水冲刷着大理石墓碑,像是涤荡着世间魂灵,林茉在其中一处前停下,白皙修长的手撑着一把应景的黑伞,她俯身,把怀里的玫瑰放在墓前。
      
      细雨洗涤过的女孩照片格外清纯。
      
      “梁佳,你看,我比你活得长。”林茉望着被拘在方正照片里的那张熟悉面容,眼睛弯起了一个弧度。
      
      她默然站着,目光落在照片上,什么也不说,周围是雨滴伞面的啪嗒声。
      
      良久,林茉轻吸一口气,自嘲地笑了,“我也只比你活得长了,真是可悲。”
      
      林茉转身一步一步地离开,细高跟踩在青石板上,细微的咔哒声和哗哗的雨声和成了独一无二的节奏。
      
      当林茉一遍又一遍地拧着钥匙而汽车没有丝毫反应的时候,她悟出了一个道理——雨天不宜出行。
      
      林茉打了拖车公司的电话,等待期间,咬了一根女士香烟,无聊地刷了两下微博。
      
      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梁佳死亡原因的揣测。
      
      “林茉?”
      
      林茉循声抬眼,许炽正撑着一把黑伞站在她车旁,怀里还抱着一束象征祭奠意义的菊花。
      
      “有事?”
      林茉语气疏离,眉眼清冷。
      
      许炽紧了紧伞柄,猜测问道:“你也来看梁小姐?”
      
      林茉却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浅笑出声:“杀人犯来看受害人,许警官,这是你们警察的脑回路?”
      
      许炽眉心微蹙,林茉真的变了很多,记忆里怯生生娇软可爱的小女孩不复,取而代之的是现在说话动不动就夹枪带棒的她。
      
      “你先等我一下。”
      话落,许炽抱着花往墓园深处走,坑洼里的雨水溅在鞋上。
      
      等?林茉失声笑笑,她这辈子永远学不会的一件事就是等。
      
      林茉直接撑伞下车。
      
      许炽再折返的时候发现她的车还在,只是车里早已没有了人影。
      
      从墓园离开的路只有一条,许炽开车循着路往回走。
      
      车行得很慢,但很快,许炽就看到了路边林茉的身影。
      
      她一个人撑着伞,背影些许孤寂落寞。
      
      许炽刚要下车,就看她面前停了一辆保姆车。
      
      男人撑伞下车,手里还拎着一件长风衣,是她的经纪人,周柯。
      
      林茉上了车。
      
      直到保姆车彻底消失在了视野里,许炽才缓缓回过神,心里突然生出一股浓重的悔意,他不该让她等他的。
      
      自林茉上车,周柯就一直板着脸,银质的打火机在指间灵活转动,开开关关,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像索命铁链碰撞发出的声音,撩拨着人最脆弱的那根神经。
      
      突然,声音骤停,接着传来周柯愠极的说话声:“林茉,我他妈跟你说过的话你当耳旁风是不是?”
      
      他虎口钳着她的下巴,稍稍往上一抬,女人纤细的脖子在空中拉出一个脆弱的弧度。
      
      “不许出门,不许见任何人。”周柯舔舔唇,笑得略显病态,“怎么?现在是趁我不在就上赶着来跟你的老情人私会了?”
      
      许炽的车一直跟在她身后,周柯都看到了。
      
      林茉瞪着他,手死攥成拳,绷紧唇不说话。
      
      周柯烦躁感飙升,抬掌重重给了她一巴掌,“别他妈用那种眼神看我。”
      
      他那一巴掌用了不小的力,林茉脸颊瞬间红肿,牙齿磕破内腮,一股子的血腥味。
      
      头皮猛地一紧,她又被他拽着后仰起头,脸上的惨状曝露无遗。
      
      “比我还贱的婊/子,你他妈凭什么看不起我!”
      
      林茉被他重重地推进靠椅里,安全带的卡槽硌到了后腰,周柯扯了扯领带,直直覆压上去。
      
      司机平静地瞥了眼后视镜,又把注意力落在了前方路况上面。
      
      这种事情又不是第一次了,用不着矫情地大惊小怪。
      
      身上的力道一次比一次重,林茉突然想笑。
      
      看不起他?他们这样的,谁又比谁高贵呢?她这样的,又凭什么看不起一个骑在她身上的人?她怎么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