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爱

作者:奶油有点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被四堵墙围得密不透风的审讯室里,身穿明艳红裙的女人阖眼端坐着,仔细看,依稀能从女人面上瞧出不耐烦。
      
      许是被拘得久了,林茉耳边总萦绕着似有若无的滴答声,像时钟走过的声音,又像是雨滴石板的声音。
      
      可审讯室里没有时钟,更没有雨。
      
      “想好了吗?”伴随着文件夹摔在桌上的沉闷声,身着藏青色刑警制服的男人冷冷地问:“周三晚上八点二十七分,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梁佳的公寓楼下?”
      
      林茉缓缓睁眼,刺亮灯光下,女人皮肤白得发亮,精巧的瓜子脸,柳叶眉,薄唇,她的美极具攻击性。
      
      “还有六个小时。”
      朱唇微启,她缓缓吐出这句话。
      
      “什么意思?”
      
      “你们没有证据。”林茉微昂着头,毫不畏惧地对上男人的视线。
      
      审讯更像是一场心理博弈战,谁先乱谁就输了。
      
      男人脸色沉了又沉,梁佳是欣谊传媒的艺人,众所周知的一线明星,却在周四上午七点左右被经纪人发现溺死于家中浴缸,现场除了激烈挣扎的痕迹,什么线索都没留下,程谌在排查地下停车场的行车记录仪的时候发现林茉在周三晚上八点二十七分曾驾车出现在梁佳公寓,网传两人不合许久,之前也曾爆出过林茉借着拍戏的名义刁难同公司的梁佳。
      
      梁佳莫名其妙的死亡,所有线索直指林茉。
      
      “程哥,许队找。”
      门口探出一张娃娃脸。
      
      程谌应了声,拎起桌上的文件夹跟着来人出了审讯室。
      
      “许队。”
      
      男人闻声侧了一下身子,晨后的阳光透过窗玻洒了一肩膀,挺括制服下依稀能看出男人健实流畅的肌肉曲线,往上是他凌厉的下颌线,淡漠的眼神。
      
      许炽前天去了城南调查国道抛尸案,昨晚回来,今天一大清早又跑了一趟物鉴部,现在可算是腾出时间讨论案子进展。
      
      “开会。”
      人到齐后,许炽就开始疏理城南国道抛尸案的最新线索。
      
      这个会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散会的时候,许炽把每个人负责的任务布置下去。
      
      国道抛尸案已经拖了一周之久了,三个受害者,均是十多岁的未成年女孩,无父无母,从孤儿院里偷跑出来却莫名其妙丢了性命。
      
      许炽捻了捻眉心,慢条斯理地收拾着桌上的资料。
      
      “许队,昨天又发生了一起命案。”
      程谌三两句把事件大致概括了一下,又说:“人已经在审讯室待了一天了,还是什么都不说。”
      
      “我去看看。”
      
      审讯室门再次被推开的时候,林茉缓缓睁眼,风雨不惊地扫向门口。
      
      四目相对,许炽黑白分明的瞳孔骤缩,心尖涌上一股复杂情绪,像春日冰融,目光一点点地柔和下来。
      
      林茉只是淡淡地盯着门口的人,漠然到冷血。
      
      只是一个简单的对视,许炽败下阵来。
      
      “许队?”
      
      许炽猛然回神,脚步后移,审讯室的门又被重新阖上。
      
      “她不是凶手,把人放了吧。”
      
      程谌一时怔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
      
      许炽漫不经心地瞟过他,垂了一下眼,“昨晚她跟我在一起。”
      
      程谌不可置信地盯着男人的侧脸,脸上写满了震惊,他不是在震惊队长大晚上为什么会跟一个流量明星在一起,而是在震惊……许炽为什么要保林茉?
      
      没有理由。
      
      程谌是个藏不住情绪的人。
      
      “至于我们为什么会在一起,这是我的私事,放人吧。”
      许炽语气又轻又缓。
      
      程谌并没有在他脸上看出丝毫的不正常。
      
      林茉出审讯室的时候,经纪人周柯已经在等着了。
      
      周柯迎上前,把臂弯里拎着的风衣披到她身上,眼里闪出寒芒,声音都是冷的,“外面有记者。”
      
      林茉躲开他帮她整理头发的手,目光侧移,正好撞上周柯身后的许炽。
      
      他手里拎着车钥匙。
      
      “外面已经被记者围得水泄不通了,林小姐,要不要我开车送你们回去?”
      语气坦荡,像是在说一件极为不值一提的事。
      
      周柯勾了勾唇角,指腹摩挲着林茉侧颈的动脉管,薄薄的皮肤下,血液湍湍流动。
      
      女人纤细白嫩的脖颈脆弱不堪,仿佛他只要轻轻一用力,她就能像一根羽毛一样折在他手里。
      
      他微微挑眉,用口型对着林茉问:“怎么?老情人?”
      眼里满是戏谑。
      
      “你有病吧。”
      林茉毫不留情地打下他的手,桃花眼里蕴着薄怒。
      
      许炽些许微怔,她的气来得莫名其妙。
      周柯转身朝着许炽和善笑道:“我们家艺人脾气有些不好,让警官见笑了,外面都是记者,麻烦你了。”
      
      许炽抿了抿唇,目光朝林茉方向侧移几分,客气道:“没什么。”
      
      林茉坐着许炽的车毫无阻碍地出了警局。
      
      路上,许炽时不时地瞄几眼后视镜,状似漫不经心。
      
      到地方后,林茉跟着周柯下车。
      
      “谢谢许警官了。”
      周柯同他道谢。
      
      “没什么,举手之劳。”
      许炽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有意无意地瞥过林茉。
      
      林茉全程连个眼风都没扫过来,她懒得听他们两个装模作样的寒暄,转身朝地下停车场的电梯走。
      
      周柯又匆忙去追林茉。
      
      许炽长指微屈,轻搭着方向盘。
      
      二十年不见,她变了好多。
      
      许炽轻叹一口气,重新启动车子,打转方向盘离开。
      
      后背传来一股猛力,林茉刚进电梯就被人从背后抵住。
      
      锃亮的电梯壁里倒映出两个人暧昧相贴的身影。
      
      林茉被他反剪着双手。
      
      “放开我!周柯!”
      
      周柯唇角轻勾,俯身贴在她的耳畔,吹了一口气,“林茉,别忘了你的身份,别忘了你是因为谁才有的今天,过河拆桥的蠢事,做一次就够了,我保得了你一次,却保不了你第二次。”
      
      话落,周柯松开了她的手,慢条斯理地整了整自己起褶的衬衣。
      
      林茉缓缓阖了一下眼,气息微促。
      
      “叮咚”一声,电梯门开启。
      
      林茉抬步往外走,步伐微乱。
      
      在她错身离开的瞬间,周柯突然抬步抵住电梯门,冷淡的目光落在她姣好的侧脸上,语气轻缓道:“老板那边我会去说,你这几天不要出门,避避风头。”
      
      “我知道了。”
      林茉脚步不停地朝公寓走。
      
      公寓门阖上的那一刹,林茉仍旧心惊胆战地缓不过神,直到淋浴的冷水从头浇下,她才从重遇许炽的巨大冲击中缓过神。
      
      林茉摊掌看着自己的手,掌纹和血管相缠,错综杂乱。
      
      “你坐在这里干什么呀?”
      
      稚嫩的声音从遥远的时空传来,清晰得像是有人在耳边轻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原来是个删不掉的随笔,被改成了坑,别问,问就是当事人现在十分后悔,强迫症看不得有坑,所以……这本打算试试我的刑侦白月光,大概是破案+感情线,我随便写,你随便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