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小姐只想摆地摊

作者:匪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老夫人眼睛眯成一条线,笑的合不拢嘴,伸手摸了摸江煦之的胳膊,轻轻拍了拍,这才满意道:“这一年,倒是健壮了不少,想来同七皇子得了不少历练。”

      七皇子宁弈笑着打趣:“老夫人说笑,是煦之自己有本事,哪里轮的到我。”

      一众人哈哈大笑。

      宁弈却在看到老夫人身上穿着的坎肩时微微一愣,而后夸到:“老夫人身上这件棉绒坎肩真是精致,不过我还是头一回见到棉绒坎肩上这么多封口,这是何缘由?”

      他指的是坎肩上一条条用来阻止鹅绒四处跑的压线,这种坎肩在都城内从未见过。

      此时周围已经围了不少的宾客,原本众人只是想过来打声招呼,顺便同宁弈客套,打个照面。

      因着宁弈这么一问,皆是一愣,也都好奇的看了过来,是啊,什么时候出了这种花样的坎肩。

      那边郁氏正和几位夫人客套,看着这边郁清梨和老夫人在人群中间,怕郁清梨惹祸,随随同旁人说了几句就匆匆朝这边赶来。

      老夫人得意一笑,低下头又摸了摸身上的坎肩,语气微微带着得意:“清梨正同我说着呢,说是什么鹅绒坎肩?京城独一件,暖和的很。”

      “哦?鹅绒?这是什么?莫不是... ...鹅身上的绒毛不成?”七皇子不太敢肯定。

      郁氏挤进人群中,见人群一片和睦,心下安定几分,也就在一旁静静作陪。

      老夫人一笑,看向郁清梨,眼中满是赞许:“这就得清梨为七皇子解释解释了,老身实在是记不得清梨说的那些学问话,不过,这坎肩是真真暖和舒适,别看薄薄一层,能衬好几件冬装。”

      “这么稀奇么?”

      老夫人平日里的讲究出了名,眼下她都说暖和,那自然做不得假,一时间,又有许些宾客凑来要看看热闹,看个新鲜。

      宁弈一怔,不可置信的看了眼郁清梨,又转身看了看江煦之。

      只见江煦之面无表情,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郁清梨,纤长的睫毛微敛,眼神中有说不出的不悦,剑眉微皱,抿唇不语。

      那锐利的目光却好似一把尖锐的匕首,要穿透郁清梨,宁奕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尖。

      问都问了,多问些也无妨。

      于是只能忍着江煦之冷若寒冰的目光看向郁清梨,干笑着问道:“可这鹅绒,要如何做衣?总不能拿来就塞入内胆吧。”

      他此时仍是将信将疑,鹅绒做填充,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但是瞧着老夫人是没有半点不适,心下又有些迷惑。

      那头江煦之一声不吭,只是环胸冷眼看着少女。

      郁清梨早就注意到江煦之那寒冰般的目光,故意视而不见,偏头看向宁奕,眉眼弯成一轮月牙,唇角带笑,露出浅浅梨涡。

      纵使那目光如芒刺又如何?她不看那便就看不到。

      江煦之心头没来由生出一股邪气,邪气自下窜上心头,眼神寒凉如冰。

      郁清梨清了清嗓子,朗声道:“鹅绒从外面收来自然不能当即就做衣物,需要做处理,而后再杀菌。”

      宁奕蹙眉想了一下,没弄明白,又追问道:“可清理干净了,你再晒,不是又成团了?再说,这么个冬天,出不出太阳全凭老天爷心情,若是不出太阳,你这个可不就要霉了?”

      荆氏站在人群外,看着郁清梨在人群中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炫耀那件坎肩,只觉得气血翻涌,不过就是一件粗制滥造的坎肩,也配?

      心里虽不服气,可奈何众人就是围在郁清梨那边,就连身边此时的几位同她交好的夫人也站起身子要去一看究竟。

      一时之间,荆氏更是看郁清梨不痛快。

      *

      郁清梨自然不知荆氏的眼睛如毒蛇信子一般缠着她,说话时照旧不慌不忙,气势沉稳冷静,丝毫没有半分小门小户家出来的瑟缩气劲。

      她并不打算兜底,只想着随随说几句应付七皇子就算了,毕竟她还想要靠这个存个小金库,未以后单飞做打算。

      她目视宁奕,客气回道:“正如七皇子所说,等鹅绒干了可不就成团?但是别忘了,鹅绒有回弹性,你看农户家里的鸡鸭鹅,哪回儿淋湿了不能再松展开来,这就是鹅绒自己的特性,我们只需等干了后用双手将它们拍松就又恢复原样。”

      “这鹅绒服不仅好洗,还保暖。”

      宁奕听懂了,却还是心有疑惑,仍趁胜追击的问道:“可这鹅绒为何暖和?我想不明白。”

      郁清梨忽然觉得面前的七皇子,有点脑子不聪明。

      那书中描述的陈府极深,阴郁暴躁的七皇子,真是面前这个好问宝宝?

      宁奕身后的江煦之脸已经成黑炭了,这厮还在她这好奇起来了,不过七皇子发问,她又不能不答。

      她偷偷扫了一眼江煦之,心里乐开花,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江煦之黑脸,她第一次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江煦之注意到郁清梨看他,冷哼一声,偏头故意不去看郁清梨。

      平日里喜欢表现也就罢了,今日祖母寿辰竟然是舞到前厅来了。

      为了能得他青睐,煞费苦心,之前同情她倒是想多了,看来郁清梨还没打消那些念头,如若不然,方才挑衅般的笑是何意?一时之间,越发厌恶郁清梨。

      郁清梨缓缓开口解释:“鹅绒暖和没有什么稀罕的原因,无非是它绒朵大,蓬松性好,且回弹性优异,保暖性强。”

      七皇子噢了一声,这回倒是发自内心的感叹了一句:“没想到郁姑娘倒是耳聪心慧,您是如何能想到用鹅绒的?”

      郁清梨:“... ....”

      还能怎么想到?她总不能说在21世纪羽绒服遍地都是吧?

      只能嘴角抽了抽道:“全是姑母教导,清梨先前为老夫人准备寿礼时并未想到这些,是姑母提及,这才想着用鹅绒一试。”

      郁氏无奈的摇摇头,宠溺的笑了笑,并未戳破郁清梨的小谎,看向老夫人谦虚道:“这还得归功母亲,若不是母亲照拂,阿梨这孩子贪玩,三天两头的新鲜想法,寻常人哪儿能受得了。” 

      这般你推我往的客套话,郁氏直接将所有功劳推给老夫人,老夫人得了众人艳羡,心下舒畅不已,红光满面。

      “是啊,老夫人心胸这般宽广,才能造就郁姑娘这机敏的想法,要我说,靖国公府,真是藏龙卧虎,人才辈出,自然少不了当家主母教授。”

      “是啊是啊,要我说,是清梨姑娘有才气,老夫人有善心。”有人应和道,眼神却时刻不离开老夫人身上的坎肩,忍不住心下想着,自己也要做出一件才好,只是这郁清梨又不肯全数交出法子,也不知能不能托郁清梨做一件。

      老夫人被众人如此一奉承,心情更是好,连声笑道:“各位谬赞了,哪里是老身的功劳,要我说,还是清梨自己肯上进,又好学。”

      *
      江息溪正同几位官家小姐从后花园出来,这头看着人群将郁清梨围成一团,自己母亲正在人群外,没弄清楚怎么回事,走过去一问,弄清前因后果后。

      江息溪先是冷哼一声,而后一翻眼白,嘴上鄙夷:“不过是件坎肩,有什么稀奇,左右也是没袖子的,难不成还能放两条腿不成。”

      再说了,往日这郁清梨就是她的狗腿子,能有多大的本事,无非就是小打小闹,恰好瞎猫撞上死耗子罢了。

      荆氏收回目光,转身看向身边的江息溪,登时觉得气不打一处来:“郁清梨都知道给你祖母准备贺礼,你就只知道玩,聪明劲一点也没放在正事上!你看郁氏回头不得得意死!”

      江息溪一时间也不好说话,生怕说什么冲撞了荆氏,只是跺脚暗恼:“给祖母缝制了件坎肩而已,顶多就出个这么大的风头罢了,难不成还能叫他们郁氏光耀门楣?”

      这话一出,随即只听见那头宁奕道:“既然鹅绒如此保暖,煦之,你说若是边防的将士能穿上鹅绒的御寒衣物,会不会冬日里就不那么容易生冻疮了?”

      郁清梨倒是没想到宁奕会突生此言,给边防十万将士做羽绒服,大可不必,那得剃秃多少鹅?

      不过,原只想借老夫人将鹅绒坎肩推出去,没成想,广告商自己送上门,要为她来打广告,这天家人的广告一打,她还缺推广出去的机会?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