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小姐只想摆地摊

作者:匪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花开花落,云卷云舒,老夫人的寿辰转眼便至。

      天方透出鱼肚白,靖国公府内已从初冬的混沌中醒来,府中下人井然有序的忙活着,一众丫头从院外鱼贯而入,身着绛紫色新袍,手中拖着镶边玉盘,面上喜气洋洋。

      “挂高点,不行,再高点,哎~这就对了... ...”

      老夫人身边的温嬷嬷正吆喝着小厮挂灯笼,红澄澄的灯笼给凛冬染上些许暖意。

      “三夫人?”温嬷嬷嘴角笑意还未收,眼尖着瞧见郁氏带着郁清梨入了园子,忙上前招呼。

      郁氏微微点了点头,笑道:“来给母亲送贺礼,烦请温嬷嬷通报一声。”

      温嬷嬷笑着接过袖桃手上捧着的托盘,上面盖着红布,贴着个金灿灿的寿字,道:“哪用通报?老夫人早上醒的早,这会儿大夫人,二夫人都在屋内,咱们快进去吧,外头冷。”

      郁氏转身看了看郁清梨,伸手牵过她的手,置在掌心中,微微按了按,示意她别紧张。

      郁清梨倒是丝毫不紧张,这种给老人贺寿的场面,她没参加过十回也有八回,届时只管用好听的哄的老夫人开心便是。

      今日她来可是带着目的来的,为了能脱离苦海,一定要好好准备,万不能出了岔子。

      郁清梨挺直腰身,闲庭信的步随着郁氏进了屋。

      *

      这头听到门外的声音,屋内的人停了谈笑,而是齐刷刷看向进了屋的人。

      荆氏一眼看到的就是郁清梨,她一怔,没料想到郁清梨会来,凤眸微敛,上下扫视了一番,旋即装作若无其事,继续同二房郭氏谈天论地,也没动身子。

      只是侍奉在荆氏身边的苏嬷嬷却低低哧了声,语气中带着说不出的鄙夷,翻了翻眼白睨了一眼。

      郁清梨悉数尽览眼底,扬唇笑了笑,恭恭敬敬的朝着众人行了礼。

      她今日穿着素雅,着一身水蓝色的襦裙,裙裾处绣着大片蝴蝶兰,蓝紫色的绣线摆在水蓝色的裙边,远远看去,仿佛裙面上开出大株花朵,整个人瞧上去,有些说不出的精致灵气,粉妆淡抹,杏眼樱唇,俏皮可爱。

      同以往大红大绿,滑稽可笑尤为不同。

      老夫人一见郁氏进了屋,笑盈盈的冲郁氏招手,示意她走过去。

      郁氏回身拿过嬷嬷手上的贺礼,娉婷袅娜的走向老夫人,这边转身对着郁清梨看了一眼,郁清梨不慌不忙的跟上。

      老夫人嘴角笑意微微收了收,心里多少还是记着些郁清梨一年前逼走江煦之那事,倒也没太过明显。

      荆氏面色如常,自顾自同二房说话,装模作样夸到:“我瞧着你这心经抄的是工整好看的,到底用了不少心思。”

      二房郭氏掩唇浅笑,也不折了荆氏面子,对她的用意却是心里门儿清。
      虽说老夫人偏袒郁氏,可是郁氏没有一儿半女的,这靖国公府以后要仰仗江煦之的日子多了去。

      眼下江煦之日头正盛,于是接话道:“那自然比不过嫂嫂的,嫂嫂那颗吞海珠真是叫我大开眼界。”

      这马屁拍的恰好合适,郁清梨充耳不闻,任由那边两人唱双簧。

      老夫人笑:“你们两个啊,夸来夸去,要我说,都好,心意到了,便好。”

      大房扬唇一笑,将怀中暖炉抱紧,站起身子走到郁氏身边,姿态倨傲看了眼郁氏手上盖着红布的托盘,故意道:“要我说,只怕三弟妹的礼物要更好些才是,母亲快些瞧瞧罢,儿媳好奇的打紧。”

      这般催促,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她要看着郁氏丢人现眼。

      郁氏轻笑:“我这边的贺礼自然比不过二位嫂嫂的用心程度,只望母亲不要嫌弃才好。”

      于是得了应允,一旁立着的丫头走上前,将托盘端去,放在小桌上,缓缓掀开了红布。

      这一掀开,两份匣子叠挪着。

      “怎么还有两份?”荆氏一愣,开口问道。

      老夫人也好奇的看向郁氏。

      郁氏将郁清梨牵上前,冲老夫人道:“阿梨说在靖国公府住了这么久,承蒙母亲照拂,于是瞒着我也准备了寿礼,聊表心意,还望母亲不要嫌弃才是。”

      老夫人倒是没想到这茬,别说老夫人,在场所有人,谁都没想到。

      毕竟郁清梨什么样,谁都门儿清,只要在府里别惹是生非就已经千恩万谢,这回郁氏说郁清梨也准备了贺礼。

      众人心里只觉好笑,并不当真,她能准备出什么样的东西?只怕别是惊吓才好。

      老夫人到底是一家之主,没表现的太明显,只是从她面上明显看出略微诧异,于是愣了小会儿,而后慈祥的道:“心意到就好,心意到就好。”

      打开了最上面的丝绒匣子,红色绒布中安安静静躺着一株上品人参,再一拉开旁边伸出的红色绒布,只见人参凹进去,从两侧缓缓滑出六颗棕褐色的药丸。

      这匣子设计倒是精巧,老夫人眼前一亮,遂问道:“这人参两旁的药丸是?”

      郁氏答:“心里一直惦念母亲腿脚不好,每逢阴雨天气如蚁噬,这是儿媳月前从一名医那头寻得的药方,那大夫说,母亲这腿吃了这药虽不能根治,却也不会再如以往一样疼痛难捱。”

      老夫人连连点头,心里涌上说不出的暖意,她吃穿用度皆是不缺,在这深宅大院中,如郁氏一般贴心体己的,却不多。

      旁人只知道送她新鲜的,稀奇的,世间罕见的,却没人想过她真正缺的。

      连着心情好了许些,又看着下面雕花木匣,语气柔和道:“那清梨准备的是什么?”

      “阿梨,你来为老夫人打开。”

      “是。”

      郁氏有心提点郁清梨,将她推至老夫人面前。

      大房心里恹恹,心想着,不过就是几颗药丸,她的珠子能买千颗万颗,心内憋着股气。

      不过想到郁清梨送的礼,又强打起了精神,甭管郁氏送的多么贴心,郁清梨的礼只怕是要丢尽她郁氏的脸,到时候看老夫人还会不会对她心有隔阂。

      想了想,眼角眉梢都是藏不住得喜色与得意,只等着郁清梨出丑,连累郁氏。

      众人也皆是看好戏的模样,她郁清梨现如今竟是已经自不量力到这种地步了么?还想高攀老夫人?

      *

      只见郁清梨缓缓打开了盒盖,赫然入目的一件折叠整齐的坎肩,金色丝线暗纹若隐若现。

      荆氏和郭氏二人相视一眼,皆掩唇轻笑,那边的丫鬟嬷嬷们却没忍住,笑出了声,纵是他们月例没有多少的下人,都知道跌份,更莫说郁氏。

      荆氏心里存着讽刺的心思,却仍装模作样的维护郁清梨,开口便斥道:“成什么体统?表小姐虽说送的不是什么名贵物件,却也是也是一番好意,由得你们下人在这里讥讽?”

      心内却说不出的得意,郁氏,你不是能装么?装体贴心孝,可是你侄女是个傻的啊。

      郁氏心下好笑,看着荆氏眉飞色舞的训斥下人,懒得理会。

      这边郁清梨伸手将坎肩从匣子内取出,而后托送到老夫人面前,恭敬道:“老夫人,这件坎肩虽说看起来普普通通,但是就像您说的,胜在心意,清梨的心意都藏在衣服里。”

      老夫人不像荆氏,喜行不表于色,便反问道:“有何说头?”

      郁清梨将衣服抖开,然后面向老夫人,月牙眼一弯,狡黠一笑:“老夫人不若先试一试,清梨再同您解释?”

      老夫人顿了顿,犹豫了一会,而后点头:“那便试一试。”

      郁清梨小心的替老夫人穿上坎肩,又蹲下身子为她理了理袍角,倒是真有对待自己祖母的模样,老夫人低头看着郁清梨替她理裙角时心里微微动了动。

      这时,门边忽然传来通报:“老夫人,七皇子来了。”

      荆氏原等着看好戏,一听此言,喜上眉梢:“七皇子竟然来了么?煦之呢,可有作伴?”

      老夫人看着荆氏火急火燎的模样,无奈的摇摇头,嗓音带笑:“你们各房夫人先去庭院,客人也该来了。”

      荆氏自然巴望着前去,郭氏心里也打着算盘,便一同告退。

      郁氏看了眼郁清梨,对老夫人行了礼道:“想来客人也都来了,那儿媳便去前厅准备着,阿梨,你随老夫人一道过去,不用着急。”

      郁清梨点头应下。

      老夫人这边穿着身上的坎肩,对着郁清梨托着的铜镜照了照,确实好看,也正合适,一时间倒也觉得郁清梨顺眼了。

      伸手打算脱下时,忽觉得前胸后背有说不出的暖意,原先从未觉得身上暖和过,今破天荒觉得暖洋洋的,低头摸了摸坎肩,只觉得稀奇,一时倒有些竟然舍不得脱下来。

      *

      等到郁清梨掺着老夫人到了前厅时,客人都已经入了席,正三三两两在聊着天。

      荆氏一见老夫人,当即从一众女眷中抽身出来,迎了上去,结果发现老夫人竟然还穿着那身坎肩,忽然怔住了。

      老夫人本就出身贵门,对衣服极为讲究,但凡新裁的成衣,必要过水一次方才愿意穿上,可今日不仅未过水,更是在宴会上就这么明晃晃的穿出来了,莫不是忘脱了?

      再一看,老夫人正同郁清梨聊的畅快,她心里忽然有些不是滋味。

      攥紧了裙角,半晌松开,干笑走上前挽住老夫人胳膊,不动声色挤开郁清梨,有意无意道:“母亲同清梨说什么笑的这么开心?”

      说话间,江煦之也随着七皇子和一众人走了过来。

      江煦之今日穿着打扮倒是随和,一身玉色的袍子,袍边绣着水蓝色攒丝海水江崖纹,青色束袖扣在手腕处,脚蹬藏色小朝靴,头带束发玉带,腰间系着宫绦。

      那清朗俊逸模样,看不出半点战场上的杀气,仿佛就是寻常打马而过的风流贵公子。

      面若桃花,眼角眉梢皆是风情,挺鼻薄唇,自成一股骄矜贵气。

      转眼便众人已走到老夫人面前,在看到郁清梨时,先是一愣,而后默不作声偏过头,喉结微微耸动,声音低沉悦耳,对着老夫人恭敬道:“祖母安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