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小姐只想摆地摊

作者:匪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5 章


      江煦之在行毕乡饮酒礼后,就一手握着缰绳,翻身上了马。

      白铃满意的勾起唇角,随后也翻身上了马,二人并成一列,绝代风华之景。

      江息溪转头去找郁清梨,发现郁清梨还在她身后那笑眯眯的发着传单,一时间不知道哪来的气性,连忙招呼郁清梨过去:“郁清梨,你在做什么!我哥都快开始了,你不来看看?!”

      郁清梨还在发,听到江息溪喊她,转过头,用口型问着:“什么?”

      江息溪气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心里想着,你的意中人都□□,你还在管你那破生意,若是输了,到时候败给那女子多丢人?

      郁清梨见江息溪不说话,走了过去,然后问:“什么?”

      江息溪斜了她一眼,沉声道:“我哥都要开始了,你怎么还不来看着?!”

      这话问的莫名奇妙,郁清梨不解其意,讷讷回道:“我本来也不是为了来观礼的,再说,表兄射他的,我发的我的,这有什么不好吗?”

      江息溪:“,,, ,,,”

      她张嘴半天都无从反驳,这郁清梨,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未免也太薄情寡义了吧?

      江煦之和白铃一人收到了三支箭。

      江煦之对她伸手,示意她先来,众人皆在屏气凝神,全神贯注的注视着这场比赛,若是江煦之也输了,只怕大昭要被后世耻笑,被别国轻蔑,何以正威严。

      白铃手足安固,不让丝弦乱晃,而后上节平起,次节压中指,右大指勾弦易正,在次节处,待到满弓之际,精神已竭,手足已虚,旋即发矢。

      “啊~”众人心头捏了把汗,似乎那飞出去的不是箭支,而是他们的心,心高高悬起,久久不得宁静。

      “九环!”只听判官一声高喝,这一次,白铃倒是射偏了,但是九环,换作常人不一定追的上。

      众人心里皆是捏了把汗,宁奕蹙眉,替江煦之担心:“九环,若是煦之在九环之外,恐追不起,嘶——这小娘看着细皮嫩肉,箭术怎如此精巧?”

      宁奕倒也不是不信江煦之的能力,只是这女子,太厉害,叫他不敢轻易下定论。

      却见江煦之不慌不忙的摆正身姿,马似乎不安分,开始来回踱步,江煦之的上半身却始终稳如泰山,立定不动。

      他微微眯眼,直臂抬起,马一纵身跃时便搭箭当弦,左手抬起如鸟展双翼,弓拽圆至靶子与马相对时,眸子里的寒光毕现,多了些肃穆与威严,旋即,望靶根射,左手落于左膝之上,箭离弓弦,如一道雷电。

      “啪!”一声落下,稳稳扎于箭靶上,众人惊呼,判官也是愣了许久才靠近,以半眯眼计量两人间的差距,旋即又磕磕巴巴道:“九,九环。”

      令人诧异的不是两人各自九环,而是江煦之的中靶位置和白铃的如出一辙,不偏不倚!

      他似乎是故意的。

      众人不解其意,白铃却略微闪过一抹讶异的神色,旋即恢复过来,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江煦之,冲他微微的勾起了唇角,那笑中带着试探,妩媚妖冶。

      江煦之却不理会,只是冷冷收回视线,眼光定在粉衣少女的身上,粉衣少女虽已经坐回原处,却同身边人交头接耳,江煦之面色暗了暗,略微有些气赧的模样,郁清梨仍在掩唇浅笑,她身前的男子又从袖中掏出什么,惹的郁清梨笑意更深。

      江煦之咬着牙,自鼻腔溢出一丝冷哼,眸子里寒光毕现。

      第二箭。

      搭弓拉弦,一气呵成,那箭裹着凌厉的风,射向箭靶,箭尾晃了晃。

      场上有人高呼,正是白铃带来的一众随从。

      宁奕面色青紫,宁王自始至终一言不发,死死盯着江煦之后背,第一箭尚未有什么迹象,这第二箭,他就不信那伤口不会裂开出血,只要出了血,陛下便会生疑,到时,只需他略微提点,天子还能不生疑窦?

      “十环!白铃公主领先一箭!”

      众人皆是鼓掌,这一箭看的他们热血沸腾。

      江息溪急的抓耳挠腮,见郁清梨还在同身边人说笑,一把将她拽了过去,不忘瞪了瞪那个搭话的男子,恶狠狠道:“那么多姑娘你不招惹,偏生招惹我嫂子做什么?你还想来个奸夫□□的名头不成?!”

      江息溪素来骄纵,这会儿心下有气,说话更是张狂无度,此话一出,叫那年轻的公子哥儿吓了一跳,忙文邹邹道:“江姑娘这话可不好胡乱冤枉人,我只是同郁姑娘说几句话,怎得就插上了这腌臜名声?且不说坏了我,坏了郁姑娘便是最坏,一来素无耳闻听闻镇远大将军有娶妻一事,再者,就算是婚娶娘子,也不得同人说话了么?”

      江息溪不理会他,直接将郁清梨一把掰正,冷着脸道:“看我哥哥射箭,话有什么好说的?”

      她心里有气,明明年前哭着闹着要嫁给自己兄长的是她,现下不闻不问的竟也是她,这心变得未免太快了些。

      郁清梨哦了一声,这才将视线转向江煦之,却偶然瞧见,江煦之的目光正定在她身上,只见江煦之一愣,旋即冷冷偏回头,看到了箭上。

      一箭离弦。

      整个场内沸腾起来:“十环!”

      掌声响彻观德场,宁奕拍手叫好:“稳住!”

      这一次,那箭仍是同白铃一分无二的位置。

      白铃微微蹙了蹙眉,笑意全无,只是狐疑的看向江煦之的靶子,似乎不信,第一次说是巧合也就罢了,第二次... ...

      她默不作声,缓缓搭上第三根箭,却在将要开弓之时又笑着收回了弓:“这次不若这样吧,我们换个射法,一决高下,如何?”

      场内一片哗然,这只剩一箭,射出便射出,怎得又要换花样?倒不说别的,只是看的人揪心,若是输了,那便丢人,若是平局,那也是丢人,说出去,大昭还没有个能射箭的人了。

      江煦之瞥了一眼白铃,缓缓道:“随意。”

      旋即白铃拍了拍掌心,一行人从坐着的位置站起,正是小宛国的随行军士。

      只见他们从桌案上各自取了枚青果,有女子紧握小拳那么大,六人各分两排,三人并站,而后立到箭靶前方,只是面上却微微变色,似乎略带惶恐。

      众人不解其意,宁奕蹙眉:“这是什么意思?莫不是一根箭射中三人手中青果,还要正中箭靶不成?”

      郁清梨也懵了,江煦之方才那两箭就已经绷紧气力,现下这么一折腾,莫说伤口裂开,恐怕又要拽出新的裂口,只怕这伤,一时半会都不得愈合。

      突的觉得那女子疯了。

      古川现下只想冲到场上替了江煦之,真是疯了,疯了。

      早知现下这样,方才就应该不顾一切的拦下江煦之,明明中途应该离席,也不知自家主子怎么就鬼使神差的留下了。

      江息溪啐了一口道:“妖女!这不射也罢,这不是为难人么?”

      话虽这么说,心内却是极不服气。

      宁王坐直身子,头微微前倾,嘴角讥笑。

      众人只等一声放箭。

      江煦之和白铃同时搭弓上箭,马在□□焦躁不安的踱步,似乎也受到了气氛的影响,江煦之仍旧稳如泰山,白铃上半身微微晃着,面上仍不显山水,而后二人缓缓开弓,眯起了眼睛。

      “嘭!”箭尾连续打圈晃。

      在场众人,全体站起身子,惊呼声溢于言表,都中了?!这竟然中了?!

      立着的六个人有人全身哆嗦,嘴角发白。

      判官急忙跑过去看箭,旋即冲这边观礼席喊道:“中了!中了!”

      场内哗然,竟然是平局?

      “等等...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阿梨和世子爷,再过几天,终于又要迎来一波新的进展,我要流泪了,老母亲操碎了心。
    放个预告,世子爷好心讨好,还被阿梨嫌弃
    (?°????????ω°????????`)眼泪不争气的从嘴角流了下来(不是~)
    感谢在2020-09-01 22:14:46~2020-09-03 20:33: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晓崽很忙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晓崽很忙 24瓶;吱一声、浩浩荡荡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