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小姐只想摆地摊

作者:匪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郁清梨这些时日没干别的,原主的记忆倒是先理了个七七八八。

      这道声音一响起,源自于内心深处的厌恶就升了上来。

      “清河县主。”郁清梨眯了眯眼睛,转过身去,就见到了三五个妙龄少女站在后面,看她的眼神各异。

      郁清梨的目光却落在了清河县主的身侧。

      就如原主是恶毒女配的小跟班一样,清河县主就是女主的知心好友,两个人素来形影不离。

      她既然穿过来,当然不会再想着同女主做对。

      “永乐郡主也在。”郁清梨将手中的碧玉珠串挂了回去,冲着站在中间那个穿着水绿裙衫的少女微微点了下头。

      女主顾采薇,如果郁清梨没穿书,那肯定要赞一声传奇人物,可自己穿书了,虽然不想得罪她,却也提不起什么好感。

      顾采薇的母亲是怀着她嫁入宁王府的,宁王非但不介意,甚至爱屋及乌,对顾采薇爱若珍宝,早早就为其请封郡主,还同意顾采薇随母性,不入皇家玉牒。

      在大昭皇室里,可以说是极为特殊的一个存在了。

      而顾采薇嫁给七皇子后,七皇子同宁王联手,七皇子继位第一件事册顾采薇为后,第二件事奉宁王摄政皇叔。

      顾采薇立刻就成了大昭最尊贵的女人。

      看起来,好命到值得所有人羡慕。

      如果她没有带头批判郁清梨的话。

      郁清梨不会忘记,在后文里,正是因为对方先起了一个头,所有恶意都铺天盖地朝江越和郁氏而去,江越因此被罢官,而郁氏……

      郁清梨闭了闭眼睛。

      再睁眼,果然就看到顾采薇仔细打量自己后面上毫不掩饰的赞许。

      “郁姑娘寄人篱下,穿衣打扮自是要以朴素大方为要,更不适宜妆容首饰太过花哨。”而后便对清河县主笑道,“郁小姐能摆正自己的位置,我等应当鼓励才是,阿媛下次切莫如此了。”

      对郁清梨居高临下颇为指点,对清河县主却带着宠溺。

      只一句话,就让郁清梨胸口憋了一口气。

      “我今日这般打扮只是因为我高兴。”郁清梨不想让自己憋着,直接点了点头上的发簪,“是锦绣金簪,还是荆钗粗布,只和我的心情和银子有关系,和我位置没关系。”

      考虑到对方有女主效应,郁清梨又补充一句:“永乐郡主肯为我教育清河县主,不胜感激,可把自己的观念强加给别人,那就不必了。”

      如今顾采薇的观点才只是初露苗头。

      等到宁王和七皇子逐渐握有实权,她更加被追捧的时候才是可怕。

      她把衣着打扮分了三六九等,尤其针对女子。奴籍卑贱,不能穿新衣;平民劳作,不应穿丝绸、锦缎;富商小官家眷应得体大方,不得着贵重衣饰,不得颜色鲜艳。

      只有皇亲国戚,世家贵族,吃穿用度才不受限制,因为是最顶层的人,理应享受最好的。

      郁清梨早逝的父亲正是属于小官,而郁清梨最喜打扮,向来不将顾采薇的论调当回事。

      随着顾采薇手中的权利越来越大,江越在朝中的处境就愈发艰难,只因教‘女’无方,而郁氏背的罪名更大,蓄意教唆郁清梨违背‘礼法’。

      礼法?郁清梨心中嗤笑。

      她用澄澈的目光将顾采薇仔细看了又看,真是那两位封建统治者手中的一把好刀啊。

      她的理论是森严的阶级制度的起点,更压抑了民风开化。

      如果不是小说完结的早,估计三从四德等更加限制女性自由的理论都能被整出来。

      “郁姑娘。”顾采薇颇为不赞同的皱起眉头,“既然身在京城,总应当入乡随俗,倘若你真是靖国公府三房的嫡小姐,我也不便说些什么,可你既然已经引起非议,就……”

      是了,在顾采薇眼里,除了阶级,还有嫡庶之别。

      “顾姑娘所言极是。”郁清梨打断了对方,着重了姓氏,“顾姑娘进退有度,想必宁王殿下与王妃十分欣慰。”

      语毕,直接扯了袖桃径自离开。

      她自来不是个好气性的人,倘若因为女主光环就把自己憋坏,那倒还不如直接当街撞死,看看还能不能穿回去。

      “这郁清梨,越来越不识抬举!”清河县主恨恨道,“采薇你也不要在意,养女怎么了,养女也比她高贵一百倍!”

      顾采薇看着郁清梨离开的背影,微微抿了下唇:“算了,各人有各人的造化,我不强迫谁。”

      “采薇你就是好脾气,要是让舅舅知道,肯定会扒了她一层皮!”清河县主口中的舅舅就是宁王,她的母亲与宁王是亲兄妹,所以和顾采薇从小亲厚。

      “不必告诉父王。”顾采薇理了理鬓边的发丝,又挂起了温柔的笑意,“走吧,你不是还要去看天锦阁最新款的衣裳。”

      两人和她们的小跟班又朝着另一个方向去了。

      郁清梨则是换了一条街,街边的小玩意儿更是让人眼花缭乱。

      “姑娘,您究竟在看些什么。”袖桃终于忍不住道。

      她家姑娘看得东西一个比一个廉价,要么是络子,要么是手帕,甚至连一些石头刻的物件都没放过,却一个都没买。

      郁清梨把手中的扇面看了又看,扭头笑道:“既是老夫人的寿礼,那得拿出十足的诚意。若我所猜不错,大伯母家底殷实,必是备的极其稀罕的物件,二伯母一手好字,会亲自抄写经卷。”

      袖桃怔了怔,夫人让她打探过,确实如此。

      “三房财力比不上大房,抄经虽然能体现诚心,但也不能拾二房的牙慧,所以只能从贴心的方面琢磨。”郁清梨点了点太阳穴,“放心,我已经有些数了。”

      口中说着有数,人却朝着一处肉食店走去。

      “姑娘,快晌午了。”袖桃跟着郁清梨转了半天,已经有些走不动了。

      “再陪我办最后一件事,等下请你吃饭。”郁清梨盘算了下她能支配的银子,掰着手指算了算要采购的东西,痛快道。

      而此时,一条突如其来的消息,让靖国公府瞬间忙碌了起来。

      江煦之竟先行回京,此时已经到了京郊,约莫再过半个时辰就能回到靖国公府。虽然靖国公夫人一直命人洒扫院落,但要为儿子接风洗尘,还是不免要更仔细一些。

      “你去三房走一趟,通知下三夫人。”荆氏站在空了一年的院子里,想到儿子离家的缘由,又忍不住咬了牙。

      为了不让儿子刚进家门就添堵,她得提醒着点,今儿就别让郁清梨出来乱晃了。

      贴身丫鬟浅夏当即应声而去。

      谁知,不过片刻,浅夏就又回来了:“夫人,奴婢方才想起,一个时辰前郁姑娘就从奴婢这里领了对牌,上街去了。”

      “好端端的,她出去晃什么?”荆氏不由皱紧眉头,“你怎的没通禀一声。”

      “说是要为老夫人准备寿礼。”浅夏怕荆氏责怪,连忙补充道,“三夫人的大丫鬟银朱也跟着的,三夫人确实将这件事交给了郁姑娘。”

      荆氏的眸色立刻沉了些:“郁清梨浑身上下都写满了小家子气,那种小门小户养出的寒酸怎么都去不掉,如何能备好寿礼?三弟妹真是愈发不知轻重了。”

      “兴许是看世子爷要回来了,给她找点事情做。”浅夏自然是与荆氏同仇敌忾的,“想来三夫人也知道,郁清梨再缠上世子爷,必然要被轰出去了。”

      “恐怕郁清梨没那么容易消停。”荆氏道。

      荆家是勋贵世家,自小她就被各式各样的人巴结讨好,如郁清梨这般眼高手低又痴心妄想的人,她见的多了,运气好的,能沾上些世家大族的边边角角,运气不好的,干脆就如同蝼蚁一般被碾压。

      有她在,郁清梨再如何使手段,也绝不要想爬上江煦之的床。

      郁清梨刚同肉食店掌柜交代了需要收的东西,连着打了几个喷嚏,不由揉了揉鼻子。

      “指不定是哪个又骂我了。”她付了定金,对袖桃笑笑。

      袖桃却有些忧虑:“姑娘你要那些有什么用,不但味道冲,还沾着脏污。”

      “你就等着瞧好吧。”郁清梨抬脚出了铺子,“走,我带你……”

      话还未说完,四周骤然响起了惊呼声。

      郁清梨抬头,立刻僵住了步子。

      无他,一匹高头大马正直冲着她的方向而来,眼看已不足五米。

      “快闪开!”御马之人的喝声一字不落传进她耳朵里。

      她也知道该躲,可危险就在眼前,心慌意乱,腿都是软的,脑子更成了一锅粥,最后干脆闭上眼睛,寻思着自己大概要成为穿越时间最短的炮灰。

      “吁——”

      一股风混着热气喷在郁清梨的脸上,却没有想象中的撞击,郁清梨悄悄睁开了一条眼缝。

      枣红色的骏马已经停住,只是焦躁不安地原地踏步。

      “郁清梨。”马上的青年翻身下来,动作利索漂亮,可语气就不是那么和善了,“你这样有意思吗?”

      郁清梨瞬间被问懵。

      “我也不想……”她顿了顿,再看面前的俊秀青年,觉得有些眼熟,想了又想,终于从记忆里扒拉出一个人,“好巧啊,世子。”

      “巧?”江煦之的语调无奈,也带着十足的不耐。

      郁清梨真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无所不用其极,刚知道自己马上要进京,就眼巴巴到路上来等着,要不是他动作够快,刚刚那番景象便是不丧命也得落个重伤。

      疯了不成?

      江煦之揉了揉眉心。

      “郁清梨,就算你死在我马下,也只会落个被嘲笑的下场,何必?”

      一年前,郁清梨痴缠他最紧的时候,边疆战事告急,圣上当即点了他出征。

      后来他才知道,京城里关于他是被郁清梨气走的传闻甚嚣尘上,本来他是有些愧疚的,毕竟这事与她无关。可边疆实在繁忙,再加上他想让郁清梨知难而退,便没有过多解释。

      他以为,时隔一年,对方怎么也该消停了。

      如今一看,未必。

      江煦之只轻轻一撇,便注意到这姑娘身形消瘦了不少,可见这一年的确过得不太好。甚至可能更加偏执了,毕竟,为了让他铭记,她竟然往马上撞。

      “世子。”见到江煦之,郁清梨的内心不说没起一点波澜,是假的。

      毕竟这男人长得好看,而这个长得好看的男人是原主下场凄惨的源头,祸水,也不过如此了。

      但,现在这个祸水,竟然说她是故意撞上去的。

      郁清梨深吸一口气:“世子此话怎讲,我又不知道你要当街纵马。”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