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小姐只想摆地摊

作者:匪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袖桃在屋内急的四下踱步。

      世子他们都去这么久了,小姐也不见回来,到底是遇到还是没遇到,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啊。

      一时又埋怨自己不该丢下姑娘。

      原先也不觉得会有事,只是江煦之同古川一行走时面色凝重,叫她难免想的多。

      “咚咚咚——”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袖桃被吓得心惊,愣怔了半天才扑去门边火急火燎拉开门栓。

      一开门,门边赫然立着郁清梨,怀抱一堆东西,正弯着月牙眼看她。

      突的,袖桃只觉鼻酸,好似受了天大委屈,原先心里想的乱七八糟,现郁清梨安然无恙站在面前,一时间又惊又喜。

      “姑娘,你怎得,怎得这么晚才回来,世子爷和子言他们去找您了。”袖桃说的哭哭啼啼,眼泪仿若断了线的珠子,小姑娘遇了事只会哭,自己吓自己以后更是要哭。

      郁清梨没想将方才遇到的事告诉袖桃,免得她害怕,于是故作轻松道:“走到半路上遇见了,这才耽误了些时候,你瞧,我买了许多新鲜玩意儿,快看。”

      袖桃吸着鼻子,抹了把眼泪,待郁清梨进了屋,伸手要去关门时不经意的往屋外看了一眼。

      四下空空的街道上,一抹欣长的背影被月色拉的老长,白袍沾上月光清冷的尘,那画面颇有些寂寥,很快的,白袍便隐没入了黑夜中,直至不见。

      袖桃没多想,顺手关上了门,嘴里嘟囔:“这么晚还有人行夜路。”

      转头才发现郁清梨身披着一件藏色皮裘,皱眉觉得在哪里见过,蹙眉沉思了一会儿恍然大悟,那刚才的白色身影该不是?

      却见郁清梨快速放下怀中东西,直接裹紧皮裘上了楼,小半会儿功夫,换了身白色的襦裙款款自梯间下来。

      袖桃扭身看到,也没在意,心思全被桌上的宝贝吸引了去。

      她拿起桌上的化妆品瞧了瞧,只见盒子小巧精致,每一个上面都雕刻着“天香阁”三个大字,有着精美绝伦的纹样。

      扭头不解的冲郁清梨道:“姑娘为何买天香阁的东西?您若是想看看样式,买那原先最便宜的铺子便是?”

      郁清梨刮了下她的鼻尖道:“总不至于在这些地方省钱,要说起来,天香阁不愧是天香阁。”

      饶是从现代穿进了大昭,郁清梨也觉得天香阁同现代美妆店装设比起来不遑多让。

      一间又一间的华堂侈屋,摆的玲琅满目,货品齐全,皆为上品,怨不清在春沿街开设美妆铺子,那么大的铺面若在长陵街开起来,每月的租赁费用都要花上不少。

      店内摆满精致小物,雕刻精致秀丽,什么调露,香膏,描眉笔,画眉石,应有尽有。

      店内分门别类,自外引入的便专供在舶来品的专柜里,上品也单单放好,就冲这齐全度,谁不愿意去?

      且不说这个,就那画眉的石黛都分许多类,青雀头黛、螺子黛铜黛,应有尽有。

      *

      随后连着几日郁清梨再未出门,一直缩在自己的店内,鼓捣着附隐和子言带回来的蜜蜡,香料等东西,她同袖桃说这叫美妆研发。

      袖桃只觉得这名字新奇。

      附隐和子言回来后,郁清梨曾问过那三人如何处置,两人皆是马虎眼应付过去,不交实底。

      郁清梨想着,也好,省得到时候再祸害旁的姑娘,一看那几人便知是惯犯,借酒装疯,说出的话粗鄙不堪。

      待早饭吃完,郁清梨不知从哪儿掏出了厚厚的一摞纸,她将纸交到附隐手中,又从身后的抽屉里取出一张画着兔子图案的图纸交到子言手中。

      附隐和子言不解其意,巴巴的瞧着郁清梨,只见郁清梨道:“这是你们今天上午的任务,子言你心细些,你负责刻章,依着我给你的图纸模样,将这个图纸上的纹样拓到木板上。”

      子言接下木板后,看了看图纸,还行,只是这人为何要长兔耳?他哪里知道这是拟人画法。

      郁清梨又冲附隐道:“你替我在纸上工整的写下广告语,就写‘你的美丽,从阿梨铺子开始’”

      附隐:... ...

      他没忍住打了个寒战,好酸的话。

      *

      郁清梨这边就在自己店的十字路口处支起了摊子,离铺面左右不超过十米的距离,袖桃兴奋不已。

      路口处的人流量最多。

      原本要去西街的,看到郁清梨的摊子新奇,没忍住便停下了步子驻足,这一停,郁清梨那七寸不烂之舌就将人招呼了去。

      要去东边的,也好奇的围了过来,片刻功夫,摊子前已围满了人,一时间,吵吵闹闹,热闹至极。

      “这是什么?”

      有人看到了竹筒里的一堆陶瓷镂花细筒发问,好奇的伸手摸了摸一个管状物,摸上手时冰冰凉凉,质地莹润,仿佛摸到了一片湖水,在里面来回拨/弄,水自指缝中游走的感觉。

      郁清梨笑着将口红从竹制笔筒中取出,抬手拧出红艳艳的膏体,然后举起来,冲对面目瞪口呆的人解释:“这是口脂,你若是想用,就只需自左往右拧,唇脂便会从里面出来,用完了,再自由往左转回去,最是方便。”

      随后便旁若无人的拧出了一点唇脂,慢条斯理的在唇面上点匀了,朱唇微启。

      原先稍显惨淡的唇面瞬间红若冬梅,衬得皮肤白细柔嫩,一笑,白牙更是晃人眼。

      众人顿觉新奇。

      有人想要买一支,郁清梨刚打算替她选支合适的颜色时,忽听头顶一声讥讽。

      *

      “怎么?三夫人养不起你,要你这么个表小姐出来抛头露面摆摊么?”

      这声音不用抬头就知道是谁,尖细刻薄,带着溢出鼻尖的讥讽。

      郁清梨低头在竹筒中取出一支雕着翠鸟的细筒,置若罔闻一般,抬头笑着对对面妇人道:“夫人您的皮肤白净,我瞧着用不上这种太红的颜色,这支裸色秋冬使用最好,气质上同您绝配,既不张扬也不会叫您看起来没有气色。”

      “我跟你说话呢!郁清梨!”

      赵锦媛气冲冲的走过来,一把夺走郁清梨手里的口红。

      郁清梨微微蹙了蹙眉,然后笑着看了她一眼:“我当谁在啼吠,倒是没听清县主同我说话。”

      赵锦媛的面色一暗,啪的将东西拍在桌上,郁清梨竟然敢骂她是狗?

      顾采薇步子往前挪了挪,她的贴身丫鬟嫌弃的推开前面看热闹的人,很快顾采薇也进了人群中,开始充当老好人,道貌岸然道,“郁姑娘,抛头露面总归是不好的,言辞间更是需慎重,阿媛是有不对,但是说来说去都是为你好啊。”

      郁清梨一见顾采薇那白莲样就觉得烦,她睨了顾采薇一眼,开口道:“是不是为我好,恐怕郡主您比我更清楚吧?”

      “哼,我不过是想问问你怎得沦落到如此处境,若是缺金少银到我也能救济救济你不是?”赵锦媛冷嘲热讽道,借着顾采薇更是大放厥词:“结果没想到,国公府的表小姐也不过就是这种德行。”

      周围的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原来这就是那声名远扬的郁清梨,一时间,眼神闪烁。

      *

      “小姐,您看,前面那个是不是——永乐郡主?”

      江息溪正在温吞吞的走着,被身边丫头一指点,仔细瞧了瞧被围在中间的人,只看到袖桃露了个头,正满脸通红的瞪视对面。

      她忙迈开步子,加快步伐朝人群走去。

      走到人群外,踮起脚一看,可不就是郁清梨,她坐在人群中央,笑意盈盈的看着赵锦媛,只是那笑,看起来叫江息溪起了层鸡皮疙瘩,还是那张脸,怎么气势上那么凌厉,就像江煦之冲她笑时的感觉。

      人虽在笑,你却只觉得冷,连着周遭的气压都憋的人喘不过气。

      这边顾采薇还在言笑晏晏的同郁清梨说话,那姿态,看上去娇柔不造作:“郁姑娘,到底你寄住在国公府,一言一行应当克己,现如今这样,难免影响了国公府的名声,到时候旁人提起来,还要说三夫人的不是。”

      江息溪环胸,松松散散的站着,嘴角冷冷哧了一声,仗着宁王,还真把自己当真郡主了。

      就算郁清梨同她比,至少郁清梨也是货真价实的表小姐,她顾采薇算个屁,还在这边好为人师的模样教导起了别人来,没有宁王,谁知道她是谁?

      狐假虎威。

      心里这么想着,本打算上前替郁清梨解围,又一想到郁清梨前些日子出得风头,心里就不是滋味儿,顿时别扭了起来。

      但说来说去郁清梨也算是和她同一阵营的。

      她虽看不上郁清梨,但更讨厌顾采薇。

      江息溪还在犹豫要不要上去解围时,随即便听郁清梨也学着顾采薇的模样笑盈盈的回道:“敢问郡主,清梨哪里逾矩或不合情理叫国公府蒙羞?总不能郡主将自己的意愿强加于清梨身上吧,我现下不过是摆个摊,也叫郡主觉得丢人现眼?”

      说话时仍和风细雨,宛若朋友间闲谈,也不见她生气。

      顾采薇笑意僵住。

      赵锦媛见状便护道:“你如今在这街市上,就这么摆起了摊铺,知道的以为你是想历练,不知道的还以为国公府养不起你,要靠你出来摆摊卖货了呢!再说,摊子上卖的这些东西,都是些什么东西?这买回去能用,奇形怪状,一看便觉得是破烂货。”

      果不其然,有人开始退缩,原先伸手的女子也悄悄放下了东西,干笑着退了回去,眼神闪烁。

      郁清梨觉得好笑,赵锦媛真是极蠢,关键时候非要出来当顾采薇的枪,强出头。

      然后顾采薇又销声在人群中,做出一副好心当做驴肝肺的姿态,惹的旁人只觉得她心地善良,稳重大气。

      不过现下顾采薇不同她撕破脸,郁清梨也懒得撕破她的假面,她且由着她装模作样去。

      顺着赵锦媛的话头,郁清梨不想同她扯皮,寻思正好借机展示自己的产品,这送上门的活广告,不好好借势用一番岂不是可惜?

      抬头打算抓一个路人给化个妆,忽然看到了人群外的正面容愁闷的江息溪,她似乎在沉思些什么,灵机一动。

      站起来挤出人群就走到了江息溪的面前,“清河县主怕我这东西不好用,不如这样,二小姐替我来做个保障,您总不至于再说些什么了吧?若是没问题,到时候... ...”

      郁清梨顿了顿,眼神冷冷的看向赵锦媛,慢条斯理道:“下回再绕到我铺子这边时,需得绕路走。”

      “你!”赵锦媛当即要怒,顾采薇却笑笑,拍了拍赵锦媛的肩膀,大度道:“想来郁姑娘也心知我们是为了她好。”

      赵锦媛不痛快的忍下那口气。

      江息溪本不打算帮郁清梨,看到她们这般装模作样,故作高姿态,一时气不过道:“需要你们旁门外姓来管我们江家的事吗?再说,就算管也轮不到你,我三婶还在江家呢,你算什么?你们若是不想买东西,只管走便是,说什么废话。”

      如此一激,赵锦媛咬着牙根应下,面上仍端的沉心静气,江息溪乐开花,心想,只怕她心里都鼓起血沫了。

      赵锦媛这边受了气,那顾采薇倒是全然没被影响的模样,只见她捋了捋衣角,又端正的站在不远处,嘴角挂着温柔笑意。

      江息溪轻蔑的扫了一眼,心想,装,继续装。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郁清梨:江煦之,我给你说一个很好笑的段子。
    江煦之:段子?
    郁清梨:就是很搞笑的笑话,你别哔哔,听我说。
    郁清梨:鱼和蚌同时考了一百分,老师问鱼你抄的谁的?鱼说:我抄蚌的。老师:你棒什么棒!
    鱼(哭哭啼啼):为什么说我... ...感谢在2020-08-19 18:00:02~2020-08-20 17:13: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无糖百事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