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小姐只想摆地摊

作者:匪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袖桃准备往屋里走,古川一个箭步拦住了她去路。

      袖桃挑了挑眼皮:“干嘛?闪开!”

      小姑娘生气起来说不出的娇憨可爱,粉面红唇,宛若腊月红梅将将盛开。

      古川环胸,怀中抱着剑,存心要逗她,嬉皮笑脸道:“偏不让,就不让,叫声古川哥哥,这便闪开。”

      下一秒,只听少年发出杀猪叫:“嗷!”

      原是袖桃正蹦起来,两只脚毫不客气跺在古川脚背上,看着古川嗷嗷叫,袖桃一溜烟窜过,小跑到门边时冲他吐了个鬼脸。

      余光瞥见附隐和子言挑着担子自东边深深浅浅的回来了,两人摇摇摆摆,像极了赶集的大爷。

      那头两名少年正埋头看路,方抬头就瞧见江煦之,于是二人步子紧赶慢赶,担子随动作晃悠,还没来得及卸下担子,听见古川开口。

      “主子不说过让你们务必保护好郁姑娘,你俩这是从哪来?”

      子言先将东西放在地上,然后规规矩矩回道:“这是郁姑娘要的东西,早间我们二人去城郊外取去了。”

      古川噢了一声,没多想,转身冲着袖桃指了指,眼神故作一副恫吓的意思,脚背还隐隐泛疼,这若是胖些的,只怕不要多久脚背就得肿的老高。

      袖桃哪里理他,抬起拳头假意要还击回去,两人你来我往,倒好似打情骂俏。

      袖桃心下却想,这子言和附隐怎喊世子主子?莫不是,其实他俩是世子爷派来保护姑娘的?

      江煦之立在铺子前方,整个人被裹在一身冬衣中,更显清俊纤瘦,白色的毛翎衬得男子清俊出尘,随随用发带束起的发丝,被风吹起。

      男人眉眼若孤山,眉心微蹙时,看起来难免气势上带着拒人千里的清冷,他手拢在袖子中,动了动指端,微微皱眉,张口便问袖桃:“你家姑娘时常这么晚不回来?”

      袖桃收回对着古川耀武扬威的手,心下哀嚎道:“哪有时常,好巧不巧,这次才第一次便被您给逮到。”

      嘴上却恭恭敬敬道:“也就今天,实是无路之举,姑娘说答应了七皇子的事不能耽搁,需得有些钱招到绣娘才好。”

      “她身无分文?”江煦之略略诧异,眉心拧的更紧了。

      他哪里会真信郁清梨没从郁氏那边拿钱,毕竟郁氏也舍不得叫她吃苦。

      “夫人给过姑娘,姑娘不肯接,毕竟好不容易离了靖国公府,再用夫人的钱,难免恐会遭人口舌,说中饱私囊,世子爷您是个战场上快意恩仇的将领,哪里能知道这深墙内院里的耳食之言。”

      袖桃如何听不出江煦之的话外之意,别说江煦之,若不是她在场亲眼看着郁清梨用了将近一下午的时间劝服郁氏想要给她钱的念头,袖桃也不信。

      毕竟三夫人心疼自家姑娘那是出了名,如若也不会宁愿跟大房闹的不愉快,也要把郁清梨放在自己身边。

      江煦之品啜着袖桃说话时的神态,眼眸深不见底,老僧入定般,静默片刻。

      他并未从袖桃脸上寻到半分撒谎的样子。

      心下想起郁清梨上次同宁奕交谈时被他听到的话,她说她介意。

      加之古川说的那些话,一时之间,难免想的更多,许是因为上次说冬衣的事同他较上劲儿了。

      原以为郁清梨离了国公府也好,小姑娘心性,时间久了再碰上个好的少年郎,便就忘了。

      可没成想,现如今倒是到了这般执迷不悟的境地。

      那愧疚反倒又腾腾升起,自觉他将郁清梨给逼走。

      不过郁清梨就算现下强撑,又能装多久?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郁清梨终归还是郁清梨。

      半晌,自鼻尖唇齿间溢出一声叹息,自随寒风消散。

      “你家姑娘是去什么地方?”男人的声音很低,拢在寒风中,感觉从很远的地方传入耳中。

      他想毕竟是从江家出来,若真是有个三长两短这缘由追根寻底还要推到他身上。

      袖桃回:“过河去春沿街了,天香阁的铺子在那边,姑娘说要看完天香阁铺子,约摸一会儿就能回来。”

      江煦之嗯了一声,心内却隐隐不安,不知为何,今日眼皮子跳的厉害。

      忽然冷着脸道了句:“我去春沿街一趟。”

      旋即转身朝着那头的小石桥走去,步子渐渐加快袍角追随男人的步子涌动。

      古川正环胸倚着墙,没回过神,等到瞧见自家主子已经抬脚走远才晃悠悠指着袖桃道:“偷懒的小胖桃。”

      也连忙随着江煦之的步子追了去。

      附隐和子言二人相视一眼,看着走远的两人犯了难,这………要不要跟上?瞧着主子面色不好看啊。

      想了片刻,不管了。

      于是两人抬起步子也要追上去。

      子言那边走了几步,又折了回来,一手一个箩筐,吃力的放上了台阶对着摸不着头脑的袖桃叮嘱道:“袖桃姑娘还吃些力,将东西搬进去,我们随世子去看看。”

      袖桃看着地上沉重的担子,没反应过来。

      又不能骂江煦之,只能心内痛骂古川,但是心里却担心郁清梨。

      瞧着呼啦啦的四个人转眼消失在市桥上,转身跑下石阶也想撵上去,没跨出两步,步子又生生在原地停住,回首看了眼门,一跺脚,又跑回去了。

      可别回头小姐回来找不着人。

      又寻思,当不会有什么事。

      *

      此时,郁清梨的手里全是血,一根银色的珠钗正紧紧的被她攥着,掐进掌心里。

      怒目圆瞪,脸上带着寻常姑娘少有的凶狠与坚定,像弓起脊背,竖起毛,随时准备扑上去的猫。

      那胖男人捂着脸颊,不断哀嚎,宽厚的手掌把脸上肉挤的变形。

      另两名男子哪里想到郁清梨袖中会藏了簪子,见血后一时慌了神,纷纷聚上去看胖男人伤势如何。

      待胖男人冷静下来后,发出一声怒吼,宛若失智,面目狰狞的冲郁清梨道:“贱人,老子今天就要弄死你!你一个娘们跟我装。”

      旋即不管不顾就朝郁清梨扑了过去,两人重重砸进墙壁,郁清梨腹背首创,头被撞的眩晕。

      她如翁中鳖,旁的感觉没有,也不害怕,只觉得脑中昏沉,手中的簪子那胖子死死掰扯着,咬着牙根不肯松开。

      掌心被胖男人掰的发白,她恶狠狠啐道:“你今日若是敢对我做什么,明日国公府也不会放过你!”

      “国公府!今日就是镇远大将军他爹来,我也要办了你!”酒壮怂人胆,许是被郁清梨激怒了,男人理智全消,大放厥词。

      郁清梨一时间呼吸困难,脖颈被掐的喘不上气,面色涨红,任由她扑腾,整个人像被钉子嵌进了某个框子里,无法动弹。

      她睁着眼睛,看着肥头大耳的男人靠的越来越近,呼吸声越来越重,心如死灰,无力的松开了掌心,银色的簪子砸进灰尘里,珠子四下散落。

      *

      “嘭!”

      一阵巨大的闷响砸地。

      郁清梨只觉脖颈一松,整个人瞬间往下落去,意外跌进了一个软绵绵却没有半点暖意的怀抱中。

      她涨红着脸,喘着粗气大口呼吸,睁开眼睛对上的是江煦之那双漆黑透亮的桃花眸子。

      “啊!”耳边是胖子痛苦的尖叫,只听“噗呲”一声,利刃凿穿了胖男人的掌中,穿进他掌心的是一把袖刀,带出软肉。

      顺着叫声看去,郁清梨大骇,脑中一片空白,猛打一个激灵,钻进了江煦之的怀中。

      那场面,堪比电影中有人手指被截断的场景,太恐怖。

      江煦之面色微微僵了僵,想要退开些,郁清梨却将整个脑袋如鹌鹑般,埋进了他的胸口。

      江煦之:“... ...”

      “你们真是好大的狗胆,谁都敢动?!”古川此时一改平日笑意盈盈的模样,那眯起的眼睛带着锋利的憎恶。

      “天子脚下也由得你们放肆?”子言在瘦猴的膝盖窝上狠狠给了一脚,将他踹倒在地后,硬靴的靴尖不断往里怼,瘦猴疼的嗷嗷叫,涕泗横流,大声求饶。

      那边附隐同古川比起来不遑多让,直接将男人打翻在地,脚踩着男人胸口,却见男人面色痛苦,胳膊已经无力的耷拉着,看起来是断了。

      江煦之感受到郁清梨在怀中微微颤抖,他犹豫着拍上了郁清梨后背,另一只手冲那边三个未免太张狂的人挥了挥。

      古川瞧见郁清梨那模样,对着江煦之点了点头,便将地上的人一把拽起,怒喝着带起朝反向走去了。

      一路上,鬼哭狼嚎,直至消失不见。

      “好了,人都走了。”江煦之这才松开手,神色略不自然的推了推郁清梨,冷声道。

      郁清梨微微偏头,露出一只眼睛自江煦之怀中探出,确信人都走了,这才退出他的怀抱,背过身子,抬手故作随意的一擦面,瓮声瓮气道:“他们若是再准备有其他动作,我也是要还手的,现下不过是让一让他们,探个深浅。”

      江煦之看着背对着他的粉衣少女,纤瘦的身形,才那么一点点的个子,一时间倒觉得有些好笑,不过就是被欺负了,却非要装的自己在欺负别人的架势,谁教她的?

      “你若是想哭便哭吧。”

      破天荒的,郁清梨觉得今天的江煦之头一回说了人话。

      她倒也不是因为别的哭,就是方才那掐的,委实使劲,还疼,难得有了点委屈,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时兴了回穿书,还弄的这么惨。

      她深深吸了吸鼻子,缓缓转过身去。

      江煦之想起方才的凶险,张嘴想要训斥她两句,在看到郁清梨眼圈通红时,到底咬牙忍了下去。

      *

      “听说你要去天香阁?”

      看着郁清梨拿着袖子擦干净了眼泪,江煦之略微嫌弃的挪开了眼,一说话,难免语气不好,稍显冰冷。

      郁清梨看了一眼江煦之,犹犹豫豫的嗯了声:“不去了,回吧。”

      江煦之虽然语气不好,但今天到底是他救下了她,若子言他们再迟些,郁清梨真不知会是什么下场。

      说话时也就没想着同他顶嘴,就饶过他一回。

      哪知却听江煦之道:“走吧,我陪你去。”

      郁清梨缓缓睁大了眼睛,这是那个高冷的世子爷该说的话?不是,这人设ooc了啊。

      可她哪里知道,江煦之愿意陪她是有别的原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希望今晚下一场雨,那样才好眠。
    也希望你们,夜夜好眠。
    感谢在2020-08-18 23:51:56~2020-08-19 18:00: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木头、上官废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上官废儿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