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一大早,我和谢濯走出了雪竹小院。

      我照着上次见过的自己的模样,变换出了五百年前我的穿着和打扮,谢濯也做了相应的改变。但他这五百年变化实在太小,还是一成不变的黑衣裳,几乎没什么要改的。

      “你记得啊,今天我行动的地方就在那小破山洞里面了,我保证不让谢玄青乱走。你呢,就带着夏夏,随便去哪里,就是不能来山洞,不然咱们就直接被这世界的铁则一锅端了……”

      我叮嘱着谢濯,但他盯着我手里的东西,目不转睛,我怕他没记在心里,还拿手肘拐了他一下:“你听进去了吗?”

      他牛头不对马嘴的指着我手里的东西,问我:“一坛酒,一坛辣子?”

      “对啊。”我颇为得意的晃了晃手里的两个坛子,“我连夜出去找的。”

      谢濯的目光在我手中的坛子和我脸上来回瞥了两眼,他抿着唇,难得一见的,不是在正儿八经的沉默,而是在隐忍自己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

      他在憋。

      他憋了半晌。到底是憋住了所有的言语,一转身一扭头,一言不发的走了。

      看着谢濯这“敢怒不敢言”的隐忍状,我心里真是痛快得很,大有一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舒畅感。

      五百年!五百年了啊!终于有一天,我可以正大光明的拿着这两样东西,挺直背板的站在谢濯面前,还不用听他逼逼赖赖!

      爽!

      最重要的是,还能看到他把这些废话通通给老子憋回去的模样!

      真他妈的爽!!

      和离造福仙生!

      我喜气洋洋的冲着谢濯的背影喊:“晚上把夏夏送回去后,记得早点回来!”

      谢濯背影决绝的离开,头也没回。

      我心情正好,不与他计较。提溜着两个坛子,蹦蹦跳跳的就往山洞去了。

      我不知道谢濯打算对夏夏做什么,我知道我要做什么就可以了——

      只要是谢濯烦的事,我今天通通给他安排一遍!

      我循着记忆,找到了山洞,临到门口了,我还有点近乡情怯。做了好一会儿心理准备,抓了抓头发造型,然后走了进去。

      山洞漆黑,一时间我没有找到目标人物。

      “谢玄青?”我唤了一声,漆黑的山洞里,一双灰色的眼瞳睁开,在暗处反光,宛如一只野兽。

      我的眼睛终于适应了黑暗,同时也看见了他。

      五百年前的谢濯,果不其然的穿着一身黑袍,靠着山洞石壁,屈膝坐在角落。

      只是他的表情……

      我与他四目相接,莫名感到一股森森的杀气,但我……

      我这不是才刚来吗?我应该没露什么破绽吧?难不成是我这一坛酒一坛辣椒的,一来就给他整得出离愤怒了?他内心如此讨厌这两样东西?

      我站在他一丈开外,被他神情吓得有点不敢动。

      这样的谢玄青,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因为在我的记忆里,谢濯他几乎从没对我露出过这样的神情。

      他戒备得像一把冰冷又锋利的剑……似乎在等待机会,一举刺入我的心脏,杀掉我……

      “你……你不舒服吗?”我斗胆开口。

      听到我的声音,谢玄青眉眼一动,他皱起了眉,但还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我。

      “九夏?”

      我不敢不应:“嗯?”

      他声音是熟悉又陌生的低沉,“过来。”

      我忍住心里的害怕,一咬牙,鼓足勇气走向他,然后在他面前蹲下,放下两个坛子:“怎么了?”

      谢玄青靠在石壁上的身体忽然坐起,霎时间,我与他相对疏远安全的距离被打破,他的鼻尖几乎快碰到我的颈边,那呼吸的温度,吹在了我的皮肤上。

      我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但未免让自己显得有点小题大做的奇怪,我忍住了,我没动。

      我听到他嗅了两下。他在我身侧停顿了一段时间,直到我再次开口提醒他:“谢玄青?”

      他像被点了一下,又慢慢的靠了回去。目光再次看向我,没了杀气,少了戒备,但又多了几分困惑和不解:“你……吃过什么?”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

      或者说自打我走进山洞开始,谢玄青就有点打乱我的计划。

      但现在,我看他的模样,感觉熟悉的谢濯又回来了。我稳住心态,重振旗鼓,管理着自己的表情,露出与他一样困惑和不解的模样,反问:“什么吃过什么?我就吃了一些寻常的餐食呀,你怎么这么问?”

      谢玄青微微歪着头,打量了我片刻,又沉默下来。

      他五百年前就是个不爱说话的性子。

      我开始找回自己的节奏。我先把一坛酒提起来,放到谢玄青面前:“你看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了!我琢磨着你伤快好了,咱们可以提前庆祝一下,来畅快喝一顿吧!”

      一大早,伤没好,强迫灌酒,处处都是谢濯讨厌的点。

      我忽然觉得,我累积了五百年,就是为了在今时今日,此时此刻,做一个长在谢濯雷点上的女人。

      “来!”我直接把酒怼到谢玄青面前,“干!”

      谢玄青似乎有点反应不过来。他眨了两下眼睛,看着面前的酒坛,因为我怼得太用力,所以酒坛里面的酒已经洒在了他胸口上,他一言难尽的沉默片刻,又眨了眨眼睛,看向我:“九夏。”他开了口。

      我心头一阵期待,看不惯了吧,心里不痛快了吧,来吧,骂我吧。

      我微笑着,听他说。

      “就一坛,我喝了,你怎么办?”

      我:“……”

      这是还怪我准备少了?

      我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回答。

      “我……”我几乎下意识的就答出来了,“我还配喝酒?”

      谢玄青一本正经的看着我:“为何不配?”

      我怔愣、迷茫又不解的看着谢玄青,看了半天,我直接把酒坛子放下,又拿起了那一坛子辣子:“辣椒呢?我也能吃?”

      他看着满满的一坛辣椒,默了一瞬:“辛辣祛湿,但不能当饭吃。”

      我震惊了。

      我放下辣椒坛子直接用鸭子步磨蹭在地上退了三步,我像看鬼一样看着谢玄青。

      奇了怪了,天是要塌了还是地是要陷了?长着这张脸这张嘴的男人竟然说出这种话来了!?

      “你不讨厌喝酒?也不讨厌吃辣?”

      谢玄青奇怪的看着我,但还是点头回应我。

      我震惊的继续问:“我还能当着你的面喝酒?吃辣?”

      他又点头。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

      夭寿了,我醒悟了。

      我说我当年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妖怪,爱得莫名其妙,掏心掏肺,稀里糊涂就向他求亲,痛痛快快的把自己给嫁了,原来这五百年前,没成亲时,这小子是这么诓我的吗?

      这他妈是一个感情骗子啊!

      谢玄青见我坐在地上,终于一皱眉,终于对我说出了一句我熟悉的话:“地上凉。”

      听到这三个字,我才觉得我见到的谢玄青和我记忆里的谢濯是同一个人。

      是这个味儿了。

      我再次提醒自己稳住情绪。

      我蹲了起来,看看谢玄青,又看看他面前的两个坛子。

      一个吃辣又喝酒的谢玄青,完全打乱了我的计划。但任凭谢玄青如何装,他不吃辣喝酒是我这五百年认识到的铁律。他现在为了骗到我的身子,让我跟他成亲,肯定是要装一装的。但这身体定还是厌恶这两样东西的,所以,他说是说……

      我捏着下巴想了一会儿,然后眼疾手快的抓了一根辣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扎到谢玄青的嘴巴里面去。

      “你尝尝,这好吃。”

      我说着,直接把辣椒给他囫囵塞进嘴里。

      谢玄青被噎到。

      但在我的手离开后,他还是细嚼慢咽的将嘴里的辣椒吞了进,他摇头:“不能单独吃。”

      我提了酒坛子,捏住他的下巴,不由分说的给他哐哐灌了一口酒:“配酒好吃。”

      谢玄青又被酒呛到。

      辣椒加酒,想想也不好受。

      他捂着嘴咳嗽,仿佛为了不想让我觉得难堪,还故意压抑着咳嗽一样。

      等他自己缓和了胸腔喉咙的刺痛,他抬眼,有些无奈的看着我:“你不要这么吃。”

      不怪我,不骂我,只是关心我不要这么吃,怕我……像他一样难受……

      我呆呆的看着这样的谢玄青,忽然心口一动,随后,我明白了为什么当年的自己,那么的喜欢他。

      如果不是他现在太会演,那一定就是他成亲后,改变得太多。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