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镜子里的“我”呆滞的看了谢濯很久,然后一瞪眼,一瘪嘴,脸颊的肉气得直接嘟气,“我”跳起来就戳了谢濯的眼睛一下。

      谢濯不知道在想什么,整个人也是有些呆滞的,在这样毫无章法的攻击下,竟然也没有躲避,直接被“我”戳到了眼睛。疼痛让他捂住了眼睛低下头。

      “我”对着谢濯就是一阵喷:“谁丑了!谁丑了?谁教你这么跟姑娘说话的?”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跳起来抡着拳头对谢濯一顿锤,这心担忧的提了起来,一直不停的默念着,别打了别打了,他超凶,功法比你强千万倍,再打你会死的,你死了我也死了,都没了……

      “我”锤了几拳,骂骂咧咧的住了手:“谢玄青,你伤好了怎么说这么讨厌的话?你是腿上的伤坏到脑子里了吗?”说罢,“我”便探手去摸谢濯的脑门,“让我给你看看,你的腿我给你照顾好了,这脑子我也得给你修补修补……”

      镜子里,当年的我那手就这样捧住了谢濯的脸,作势便要去贴谢濯的脑门。

      我看着“我”的动作,愣住。

      在我的记忆里,除了和谢濯“打架”我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和谢濯有这样的肢体接触了。

      最初的爱在五百年的琐碎当中被磨得黯然无光,我再难有去拥抱谢濯的心思。

      谢濯也明显愣了神。

      他任由自己的脸颊被“我”捧住,在短暂的停顿之后,猛地往后一退。

      他站直了身体,带着疏离。

      而“我”一脸不解的看着他,终于有了点认真的表情了:“谢玄青你这是怎么?刚才都好好的,你在作什么妖呢?惊喜不是你这样给的。”

      谢濯沉默的盯着“我”,随即又微微侧过头来。

      我在镜子里看见,谢濯转过头来的方向,竟然看向了我这边!

      未免被当年的自己发现,我立即撤下了举起来的镜子。将镜子抱在怀里时,我听到了谢濯低沉的嗓音,平静的诉说着一句话:

      “我不喜欢你。”

      按照我刚才教的那些,他是该说这句了。

      但当这句话出口的时候,我心中又泛起了别样意味。

      谢濯这句话,不是对我说的,似乎又是对我说的。但从某种角度来说,他这句话,又一定是对我说的。

      我在听到这句话时的情绪,与谢濯这句话说出来的背景一样复杂。

      外面的“我”没有声音了。

      隔了半天,她才说:“我……我也不喜欢你!你今天太讨厌了,不想和你说话,我走了。”

      外面传来我离开的脚步,脚步渐行渐远,连我也以为“我”就这样离开了。我正准备从窗户边站起身来,但又听见“啪嗒啪嗒”的脚步声急匆匆的跑了回来。

      我再次在窗边蹲下,过去好奇的过,冒险将把镜子又探了出去。

      镜子里照出外面的。

      “我”的身影由远及近,气喘吁吁的跑回来,站到谢濯面前。

      谢濯沉默的看着“我”

      “我”快速的对谢濯说着:“我刚说的不是真的,我已经喜欢上你了。你要是不喜欢我,你也不用刻意说出来,因为……我会难过。”

      谢濯眸光微动。

      “我”拉住谢濯的手,将手里的竹篓子放到谢濯手里:“我觉得你今天肯定是有点心情不好才会这么聊天,我把这刚挖出来的笋全送你吧,拌辣椒很好吃,跟我之前给你吃的那些有点老的竹子不太一样,希望你吃完了这个能心情好点!”

      “我”一股脑的说着:“你现在身体好了,也有小屋子了,你就自己做着吃,不是我不帮你,是我实在有点被你刚才说的话伤到了,我要回去调整一下。希望等明天我来看你的时候,你能不要再问我算什么东西,也会说我不丑,最好还能说句喜欢我。”说完,“我”利落的挥了挥手,“走了。”

      谢濯愣住,我也愣住。

      但我比谢濯更快的反应过来。

      我抄起手里的铜镜,对着“我”离开的方向就扔了出去。

      铜镜直接砸在当年的“我”的头上。谢濯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我连忙躲在屋里高声道:“快把我抬出去。摆个造型,让我以为我刚做了场梦。要不然今天这出事,明天没法交代了。”

      谢濯在外面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我听到了一阵风声。

      当我身体慢慢感觉到轻松的时候,我知道,谢濯已经将当年的我送出了院子去了。

      我从窗户里探起头来,看到清净的小院,以及谢濯在小院外新布的一层结界,我松了口气,开始指责谢濯:“太不小心了,之前怎么没设结界呢?万一当年的我直勾勾的冲咱们这屋走来,直接与我来个面对面,那我岂不是凉了。”

      我嘀嘀咕咕说了半天,却见谢濯手里还拿着方才“我”留下的雪笋。

      他半晌没说话,只看着那一篓子笋,似乎在沉思着什么。终于,他抬头看我了:“你以前很爱吃这个。”

      “是啊。”

      “后来为什么不吃了。”

      “雪笋不放辣,吃个寂寞吗?”

      谢濯又半天不说话,似乎是想到了我们和离的直接原因。

      我从窗户翻出去,看了看谢濯手里的雪笋,里面全是笋芽尖尖,多年未尝美味的我,想到那个鲜辣脆爽的口感,已经有点流口水了。我咽了咽唾沫,又转头去看谢濯将“我”送走的方向。

      我相信,以当年的我的脾性,醒来之后,只要在雪竹林里再找不到这个小院,“我”就一定会当刚才那一切是个梦。搞不好还会骂骂咧咧的去找这个时空的谢玄青,大大诉苦一通,扼腕自己丢了一篓子上好的笋。

      “我也失策了,没想到当年那么一个小姑娘的我,被你说了这么过分的话,还不死心,竟然还能给你这么好的笋。”我呢喃,“看来,我当年是真的真的真的很喜欢你啊。”

      “后来,为什么不喜欢了?”谢濯转头看我。

      我一默,大脑在瞬间的短暂空白后,迅速闪过了无数这五百年间的画面,有小小的失望,有大大的绝望,有各种生活的琐碎,也有我不愿再回忆的瞬间。而这些瞬间,都无法汇成言语说出。

      从最初的深爱,走到现在的不爱,就是这些瞬间铺成了一条桥,让我从左边,走到了右边。

      没有一段关系的结束,会是突如其来。

      总有太多无法与外人道的细节,在命运与岁月的安排下,穿插进了关系的缝隙,最后导致这根线,彻底崩裂。

      我停顿了半晌,然后望了一眼天,淡淡的说一句:“因为我更爱吃辣。”

      除了这个理由以外,此时此刻,我再说不出其他的理由。

      “这步没成,来商量下下步怎么走。”我唤谢濯,“早点斩了姻缘,咱们好早点回去呀。”

      我故作潇洒的转身回屋,不去看谢濯微微垂下的眼眸和微妙沉默的情绪。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