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9 章

      我就这样以一条狗的身份,在雪狼族留了下来。
      谢濯又开始出门了,只是每天出门他都是为了给我找水与食物。
      我会尽量拖延他在帐篷外的时间,让他在外面多玩一会儿,再多玩一会儿,雪狼族没有人陪他,那便由我来陪他,虽然我身带残缺,只有三条腿,但这并不影响我行动。
      时间久了,却让谢濯产生了一个误会,他以为,是我喜欢在外面玩,于是,他每天在给我喂我的时候,也会有意无意的延长在外面的时间,但他会尽量带我离开族人们聚集的地方。
      我以为我在让他开心,他或许以为他在迁就着我。
      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看见过去的快乐的神情真的越来越多的出现在了谢濯脸上。
      他好像,重拾了对未来的期待。
      甚至,因为神智的打开,他也开始在谋划一些未来了……

      谢濯开始在每天供奉魂力的仪式结束之后,会偷偷的匀给我一点点魂力,让我一直精神满满。
      因为这一点魂力,我不仅不会饿了,身体里也开始有魂力在蓄积了。
      我甚至觉得,时日长了,我说不定能直接变成一只土狗妖!这样就可以长长久久的陪着谢濯了!

      他做这个举动的时候,没有任何解释说明,我也问不出来,所以不知他是有意蓄谋,真的想让我变狗妖,还是单纯的不想让我饿着。
      但不管他目的如何,我每天还是会装饿,然后带他出门遛遛……也可能是他认为的遛遛我。

      给魂力是一方面,他还有一些和之前不一样的举动。
      他在带我出去的时候,偶尔会经过族人居住的地方,有的雪狼族族人会在自己的帐篷前教孩子,有的教孩子识字,有的教他们做一些日常需要的东西,有的教他们修炼——毕竟,别的雪狼族小孩没有谁会给他们供奉魂力。

      谢濯以前是尽量不打扰这些人的,这些人也不会搭理他。
      但现在,谢濯会停下脚步,在他们身后驻足。
      今天在这家看了识字,明天在那家看了射箭。
      对于这样的谢濯,雪狼族的大人们反应各不相同,有的族人看见他了,只当没见着,继续教孩子,而有的族人则会带着自己的孩子换个地方继续教。
      而谢濯面对这些人,反应也十分的不一样。
      有的人不避讳他,他反而不看,有的人避讳,他反而会悄悄跟上去,再多看几眼。
      时间久了,我也发现,他会跟过去的那些人,是教的好的。有的任由他看,他也不看的人,是教的差的。
      我惊奇的认识到,谢濯小小年纪,却也是有自己很狗的点的!
      于此同时我也认识到,这是一个多么聪明的孩子,与此同时,又十分的可惜,如果他有父母愿意好好教他……

      我又心疼他了。

      于是,我开始……做贼了。
      我晚上偷偷跑去了一个族人的帐篷里面,找到了今天白日里,谢濯很想看,但却被这家主人阖上拿走的一本书。
      然后,我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书叼走了。
      我,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偷书狗!

      我从帐篷出来,飞快的跑回谢濯帐篷,然后跳上谢濯的被窝,开始扒拉他:
      “谢濯,你有魂力,你少睡会儿,起来看书识字了,我可以教你!”
      “嗷……”我怕叫醒别人,只用嘴巴发出了气音。
      “小狼,睡觉了……”
      谢濯睡的迷迷糊糊,不愿意起,我不能大声叫,又怕老是扒拉他把他弄不舒服了,于是就走到他脸颊边一顿舔,终于把他舔醒了过来。
      我不由分说,直接把书刨到他脸上。
      谢濯眨巴着眼,迷茫的看着我。
      看我干什么?
      看书啊!
      “嗷!”
      我把书叼起来,怼到他怀里。
      谢濯终于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书本,这一看,他脸上一愣,便又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来。
      “你从哪里偷的?”
      读书人的事情怎么算的上偷呢?窃书贼能算贼?
      我用鼻子怼了怼书本,让他好好看。
      谢濯看着书本,他很想翻开,但还是忍住了:
      “要还回去。”他说,“之前路过一个帐篷的时候,看见木木娘在打木木,说不让他不经别人允许,就拿东西。小狼,这不可以。”
      “嗷……”天亮前就还回去,你先看。
      谢濯掀开了被子要下床,作势要往外面走。
      “嗷!”我叫大声了些,心里想着:你都被这么对待了,你还顾这些!
      我替谢濯委屈,便拦在了他身前。
      谢濯脚步顿住,他与我对视片刻,窗外的月光透过门帘的缝隙洒在地上,谢濯沉默安静的看着我,然后他蹲下了身体,他没哭没笑,面上似无神色,但他却摸了摸我的头,掌心温热,一如他的内心。
      “我会有自己的办法学到这些。”

      他把书还了回去,没有惊动任何人。
      他身体里的魂力让他已经比好多雪狼族的成人都要厉害,而他现在,还是刚进入他的成长期而已。
      他回来了,轻轻抱着我,继续睡觉,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我看着谢濯的睡颜,心里却想到了一句俗话,原来说三岁看小,七岁看老,这话竟有些道理。
      谢濯原来从小就是这样一个人了,沉默,隐忍,把温柔与坚韧,藏在了灵魂深处。

      后来,我便再不做狗贼了。

      我尊重谢濯想要生活的方式,他可以晚上去偷,但他没有,他在白天,在他人或是默许,或是厌烦的白眼里,学会了自己成长所需要的所有知识。
      他识字了,会自己在地上练字。
      他学会一些招式了,会自己在无人的地方练习。
      他还给我做了一条“假腿”,用自己打的匕首,削好了木头,配好了榫卯,穿上了棉线皮革,给我套在了我本残缺的腿上。
      在时间的流逝里,他学会了很多很多东西。也慢慢成长成了真正的少年郎,外形模样,几乎与我记忆中的人,别无两样了。

      而我,也早已从一条小奶狗变成了……
      一条大狗。

      是,谢濯虽然每天都给我一点点魂力,但耐不住这是条天生残缺的小狗,身体实在虚弱。
      或许它的寿数本就该在被母狗抛弃的那一刻结束,我和谢濯以修仙之道,给这小狗强行续命,及至今日,还让它这身体健健康康的,已经算是逆天改命之举了。
      变成一条寿数绵长的狗妖可能是没什么希望了。我只想着怎么在两三年后,这条狗彻底消亡之时,我又要用什么样的模样再来见谢濯,又或者,我要怎么安慰他失去小狗时的难过……

      在我开始担忧于未来时,雪狼族里面也渐渐开始发生变化了。
      谢濯的成长期已经维持了七年,随着他的成长,邪神命令族人给他供奉越来越多的魂力,许多人甚至因为自身的魂力匮乏而出现了疾病。
      整个雪狼族对谢濯和邪神的不满越来越多,但依旧没有人胆敢第一个站出来挑战邪神的权威。
      雪狼族的情况对于谢灵来说,更是雪上加霜,她不得不离开雪狼族,去更远的地方寻找魂力,有时候,甚至一两天也回不来。
      因此,渚莲必须学会照顾自己。
      渚莲开始时不时的离开帐篷,谢灵在的时候会在帐篷外教渚莲射箭,让他自己可以去冰雪森林外捕猎一些小动物。
      谢灵不在的时候,渚莲便会在帐篷外,给自己熬煮食物,他没什么魂力,必须每天摄取食物。

      这么多年里,整个雪狼族间,谢濯唯一没学的,就是谢灵的箭。
      他不是没遇见,他是刻意回避了,包括偶尔在林间遇到渚莲,他都刻意回避了。
      在外人看来,谢濯好像对这对母子并无念想。
      而只有我知道,他其实,还是很想靠近谢灵,还是很羡慕渚莲。
      因为……我看见他偶尔会在很远的地方驻足,目光就定在谢灵的帐篷那边。
      有时候他能看见谢灵,有时候看不见,只有渚莲在那儿。
      比起谢濯,渚莲要显得又矮又瘦,面色苍白,若说是兄弟,他到更像是一个常年被欺负的弟弟。

      雪狼族人在谢灵不在的时候,也会去关心渚莲,或赠予食物,或言语关怀。
      那也是谢濯从来没有得到过的东西。
      每当这时候,我便能从谢濯的眼睛里,看到失落。

      以前我还会插科打诨,打断谢濯,到后来,我更加尊重他情绪低落的时刻。
      我知道,这些事情,就是避无可避的。如果之后小狗的肉身消失,我有一段时间找不到另外的身体,谢濯总要自己面对这些。
      他要会处理自己的情绪。
      显然,他处理得很好。
      他会羡慕,会失落,但很快又会转过头去,向他自己该走的路走去,或者俯身,下来摸摸我的头。
      我不能保证我一定能安慰到他,但我能保证,当他把目光转过来的时候,我永远都看着他,永远都在注视他。
      我眼里一直都有他。
      然后我就会看见谢濯黑曜石一样的眼睛里,神色会从迷茫变得柔和。
      “小狼。”谢濯摸我的头。
      我的尾巴在身后本能的甩动。
      “我们去冰湖走走吧。”他说。
      “汪。”我平静的回应。
      就这样,不用更多的语言,仿佛他的心绪,便得以平和。
      我们走在冰湖上,谢濯得情绪已经很是平静了。

      我在他身边看着他,时常会想,如果我是谢濯,我会变成什么模样呢?
      我大概……会恨透了这个世界吧。
      但好神奇,谢濯却走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他得到的关注太少了,所以,哪怕只有我给他的那么一点点,哪怕只是来自于一条狗,他也就满足了。就这么把温暖放在了心底,炼出了坚韧又柔软的内心。
      而我以前,却差点把这颗心毁掉了……

      “小狼。”谢濯唤我。
      我仰头看他,他方才似乎调息了一番,掌心已经凝聚了一点魂力。
      每天都是如此,他会自己凝聚魂力,给我送来。
      我仰头,准备静静的接受。
      而便在此时,远处忽闻箭羽破空而来之声,我转头一看,羽箭直接冲我而来,谢濯一手在给我送魂力,一手直接凭空握住羽箭箭身。
      箭头已经碰到了我的狗鼻子,我吓的大气没喘一口。
      今天差点就离开这个身体……
      还未等我想完,紧接着又是一支箭破空而来,箭势之快,更比前面那只杀气浓重,电光火石间,谢濯用手中那只箭的尾巴拨了一下飞来的箭,箭尖歪了去!却依旧有“笃”的一声箭尖插入什么东西的声音。
      我转头一看,羽箭带着谢濯给我做的假腿,已经在冰湖上滑行了一段距离了。
      刚才这箭要是穿在我身上,现在飞出去在地上滑的可能已经是我的狗身体了吧……
      我愣愣的看向箭矢的方向。
      谢濯也收了掌中魂力,神色冷漠的看了过去。
      他的神情,仿佛让我看到了不死城里的那个谢濯……

      远处,箭射来的方向传来渚莲的声音,带着浓厚怨毒:“整个雪狼族,都将魂力供奉给你,多少人因此变得虚弱,而你,却将魂力给一条狗!?”
      “我给的是自己的魂力。”
      渚莲却不听,手中箭矢再出,谢濯手中羽箭反手一打,那飞来的弓箭直接被打飞拍到了一旁,插在了冰树之上。
      渚莲身侧无箭,却依旧抬起手来,以他身体里的魂力为箭,直接凝出一道光芒冲我射来。
      我和谢濯都没料到这样的渚莲竟然还能用魂力凝成箭羽!?
      谢濯反手将魂力凝成的箭羽击散,但有一缕魂力却在被击散之后,直接从地上跳起来。
      我没反应过来,直至光芒穿过我本残缺的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睡觉之前写完已经很晚了,总觉得有哪里不对,然后就锁定了今天起来改了一下~
    辛苦大家等待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