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5 章

      今夜,外面的月光格外的亮,犹如银霜,斜斜洒入山洞之中,石洞阴冷潮湿,映着月光,虽是黑夜,却有薄凉的光亮。

      头顶山洞中渗出的水珠滴下,落在我的鼻尖,我想起以前,同样是在这山洞里,我照顾谢玄青的时候,洞中总是用术法烘得干燥舒适,哪像现在……

      我看了看旁边的谢濯,他依然在调息,与这洞中石头一样冰冷僵硬。

      外面日夜已经轮转了七次,七天时间,我与谢濯待在这个洞里,不是在调息,就是在大眼瞪小眼。

      夏夏那边有没有发来消息我不知道,因为阴阳鱼已经被谢濯藏入了袖间。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焦虑。每过一天,谢濯的伤都会肉眼可见的变好一点。

      我一直知道,他是个狠人,虽然他现在还站不起来,但他站起来的时候,定是我死期来临的时候。

      我总是在思考,怎么把我的阴阳鱼拿回来,重新联系上夏夏,可每次不管谢濯是闭着眼还是睁着眼,只要我开始打他左手袖子的主意,他就能及时注意到我。

      但值得庆幸的是,我的功法已经恢复了个五六成,捆着我的绳子也在我日复一日的磨蹭下,断了一半,只待时机成熟……

      “沙”的一声,轻微的衣料与石壁摩擦的细响引起我的注意。

      我转头,盯住谢濯,打量他。

      在映着的薄凉月光石壁光芒下,我看见了谢濯稍显苍白的唇色,以及……他额头渗出的一点冷汗。

      嗯?

      他这……难道是在告诉我,机会……

      来了?

      就来了?

      是不是有点突然?

      我试探的起身,谢濯没有反应。

      我蹭着石壁,站了起来,谢濯依旧没有反应。

      但在我身体完全站直的时候,我忽然察觉到洞外似乎有些奇怪,似乎有一道气息从外面一闪而过,但当我飞快转过头,皱眉盯着洞外仔细看的时候,我又没有发现任何动静。

      今夜有点奇怪。

      但……

      我看了看谢濯,又看了看外面,最后还是一咬牙,挪了两步,靠近谢濯。

      而他,面对我的靠近,唯一的反应是呼吸更加急促,冷汗越流越多,面色愈发苍白……

      我看了一下他微微歇开的领口,里面似乎有黑色的邪祟之气在躁动,原来……是他身上那些邪祟留下的伤口,在撕扯他的身体……

      我曾被邪祟伤过,我知道这滋味有多难受,看见这样的谢濯,我有些迟疑。

      但当我目光落到他左手袖子上的时候,我立即又攥紧了我微微软下去的心尖尖!

      心软令人犹豫!犹豫就会败北!

      错过今日,说不定我就再无翻身机会了!他此前掐我脖子的时候,可是半点没有吝惜着力气的!

      我调动了自己对谢濯的愤怒,果断的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心中默念法诀,调动身体魂力,用力一挣,困在我身上的绳子……呃……没断。

      有点尴尬。

      老狐狸的绳子还挺结实……

      我左右看了一眼,找了个还算锐利的石头,把身后已经断了一半的绳子磨上去,我一边用法诀用力往两边绷着绳子,一边拼命的晃动身体,让绳子在石头上磨出难听“咯吱咯吱”的声音。

      双管齐下,我干的如火如荼,但凡谢濯像之前那样醒着,我都玩不了这么花。

      不过,这动静也却是有点大,我绳子还没磨开,那边的谢濯便颤动了两下睫羽,清醒过来。

      他缓缓抬起头,像一个发了高烧的凡人,眼眶微微泛红,嘴唇却白得吓人。

      他睁眼就看见我像个狗熊在树上蹭痒一样,姿势奇怪的在石壁上磨蹭,哪怕虚弱至此,他眼神中也透露出了几分冷漠的无语。

      他在用神情告诉我——我现在看起来不太聪明。

      但老天爷仿佛总是喜欢在我与谢濯之间,来回给我俩打脸,他这声叹息的风还没停,“啪”的一声,老秦绑了我七天七夜的绳子直接就断了!

      谢濯目光怔住。

      而双手解放的我,火速扒掉了我身上的绳子,狠狠丢在地上,我还踩了它一脚,大踏步就走到了谢濯身前。

      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我看你今天还能怎么拦我?”

      他没动,仿佛睁眼就已经是他最后的力气。

      那双深渊一样的眼睛映着洞中薄凉的月光,一直凝视着我。

      我直接抓起了他的左手,在他袖子里摸索一通,与那怎么也摸不着的盘古斧不一样,我很快就找到了阴阳鱼。

      但我现在很理智的知道,我不能率先联系夏夏,她那边的情况我不清楚,万一贸贸然的联系,让谢玄青察觉猫腻了怎么办。所以我只是将阴阳鱼先握在了掌心。

      我丢开谢濯无力的手,瞥了他一眼,然后告诉他:

      “我走了,我会躲起来,直到夏夏与谢玄青建立了血誓。”我站起身,看着洞穴前方,微微歪头,将阴阳鱼带在耳朵上,我一边带,一边说:

      “谢濯,我们就是相遇了,又和离了,和你之间,开心是真的,不爱了也是真的。”我带好了阴阳鱼,向洞外走去,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尽力显得平静又冷漠,“很多事就算是错的,你也不能抹去。学会接受,对你我都好。”

      我没有回头,没有看他。

      但在我迈出两步之后忽觉身后有一股微弱却不能忽视的拉力。

      我微微侧头,是我的衣摆被谢濯拽住了。

      我顺着他虚弱的手,看到了他的脸。

      除了初相遇,谢濯几乎没有在我面前有过如此虚弱的时刻。

      “外面……危险。”

      他如是说。

      我有些意外的怔住。

      我以为他拉住我是要垂死挣扎、鱼死网破,再不济也该是放句“你跑不掉”之类的狠话。结果没想到,此情此景,此时刻刻,他嘴里说的竟然还是……

      外面危险?

      若非这些日子,我为了活命切切实实的与他斗智斗勇过,我几乎都要以为,我们之间,没有和离,没有劈开时空,没有你死我活……

      我们仿佛还是维系着奇怪姻缘的夫妻,我的丈夫寡言、固执、不与我圆房,也从不说爱我,但他会时常提醒我笑一笑、地上凉、外面有危险。

      我沉默后,掰开了谢濯的手指头。

      “我会自己面对。”

      本来,谁也没有义务保护谁一辈子。何况仙人的一生,那么漫长,以后没有谢濯的日子,我还得靠自己过。

      我迈步离开,谢濯果然力竭,无法起身继续追我。

      我顺着山洞,走到洞口,洞口月光更加明亮,这一次谢濯造成的危机,我总算是侥幸度过……

      “哐”的一声,我一头撞在了一个透明的结界上。

      我一惊,立即探手去摸,结界在我手摸上去时,依旧没有形状,但却扎扎实实的将我挡在了里面,我一咬牙一发狠,集中术法往结界上一拍。

      更大的声响在洞中来回回响,片刻之后,消弭无形。

      结界纹丝不动,我自己退了三步。

      “结……结界?”我转头,看着山洞里面,已经在阴影里有些模糊的那个影子,不敢置信的问,“你还有力气做结界!?”

      那个影子转过了头,我看不清他的面容,但那双眼睛里的寒光,我却瞅得清清楚楚。

      一如饿狼,幽幽发光。

      他虚弱沙哑的声音也在洞中响起:“你会做结界,老秦也会做。”

      我恍悟:“老秦走的那天就做了结界!?”恍悟之后,我又勃然大怒,“那你们他妈绑我这么多天又是什么意思!?

      胳膊都勒肿了!

      洞中他的呼吸起伏了几个来回:“难题,不能一次让你看完。”

      是!早知道这里有结界,我就该多做一手准备了!

      这个谢濯!……

      我咬牙切齿:“你是真的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国庆继续快乐~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