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3 章

      在那女狐妖错愕的惊呼中,夏夏运足力量,直接一脚踹在粉色结界上,气势堪比捉奸在床,径直将那粉色结界踏得稀碎,变成了漫天粉末,稀稀拉拉随风散走。

      女狐妖面露惊诧,后退一步,靠着石壁,不敢说话。

      夏夏踏入冰窟:“给我滚!”夏夏迈到谢玄青身前,她背对谢玄青,面对已经怕得有点瑟瑟发抖的狐妖,冷眉冷眼的威胁,“再让我在这儿看见你,我把你天灵盖都打飞。”

      女狐妖到底是翠湖台的女狐妖,有胆子偷袭夏夏,却没胆子与平日里巡查的军士正面硬刚。

      她迫于夏夏的气势,又贴着石壁,往外退了好几步,冰窟不大,便是这几步让女狐妖已经走到了冰窟边缘,她的下面便是常年奔腾冲刷的冰河。

      女狐妖有些害怕的往身后看了一眼,她瞅了瞅下方的冰河,又为难的看了眼夏夏背后的谢玄青。

      我透过夏夏的眼睛,看见了女狐妖这个眼神,我读懂了,她,这个女狐妖……

      她在担忧谢玄青。

      “你别……”女狐妖颤巍巍的对夏夏开口,“你别踩到他,他伤很重的……”

      闻言,夏夏没有反应,我却拳心一紧:

      “把她天灵盖打飞吧。”我脱口而出。

      夏夏几乎下意识的就应了我的话:“好。”她说完之后,又顿了顿,侧头小声问我,“真打飞啊?”

      我心中有股莫名难言的滋味,我在猜想,当年我与谢玄青相遇,可是有道银光从身后袭来,谢玄青为了救我,可是抱住了我的。

      这个女狐妖呢?

      她救谢玄青的时候,银光也出现了吗?谢玄青也……抱了她吗?她此刻对谢玄青的担忧,难道……也是因为那个拥抱,而动了恻隐之心吗?

      一念及此,我看着夏夏眼中的那个女狐妖,心中滋味更加难言了起来。

      我闭了闭眼,定了定神,心中默念,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我告诉自己,眼前的这些都是空幻的,都是过去了,我和谢玄青注定成一对怨偶了,我们的相遇不重要。

      不重要。

      不重要……

      我深吸一口气,睁开眼,但几乎就在这一瞬,我身体全然不受控制的,用尽力气的,用两只脚夹了一块地上的一块石头,直接冲对面坐着的谢濯甩去。

      谢濯微微一偏头,丝毫没有多余的动作,精准的避开了我甩过去的石头。

      他皱眉,看向我:“做什么?”

      他难能可贵的向我口述了他的困惑。

      我瞪着他,咬牙切齿,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第一次,这还是第一次,我难以将心中的愤怒,对他启齿。

      毕竟……

      我怎么能承认,时至今日,我对我们的相逢,仍旧怀揣美好的怀念。

      我将那段心动的时间,珍于心间幽隙,藏与脑海深处,而他……

      这个狗东西!

      竟然找了另一个女妖,来打破这份美好!

      他妈的!

      虽然女妖不是他找的,但他也是罪魁祸首,退一万步,就算按照他的计划,真是秦舒颜自己来的……那这件“患难相逢”的话本初遇就更他妈不对味了!

      “夏夏,赶走她。”我没有搭理谢濯,直接回避了他的问题,吩咐夏夏,“然后自己做个结界,谢玄青随时会醒,别让任何人打扰你们。”

      夏夏点头:“好!”

      “铮”的一声,夏夏直接把腰间的大刀抽了出来,昆仑军士配的刀,寒光凛冽,渗人得紧。

      “转过去,自己跳。”夏夏对女狐妖说。

      女狐妖又一脸无辜加哀愁的看了看夏夏,又看了看谢玄青,最后目光落在夏夏的刀上:“我……”她鼓足勇气,“小将军,奴家方才是不该推你,但奴家是怕你把他带走了,此人伤得极重,你让奴家先给他看看伤吧……”

      夏夏闻言目光往谢玄青身上瞥了一眼。

      我随着夏夏的目光看到了谢玄青,此时的他,一如我记忆中一样,他靠坐在冰窟石壁上,无力的耷拉着脑袋,双眼紧闭,瘦削的脸上,苍白、病弱,却有种异样的脆弱美感。

      “看什么看?”我不满的开口。

      夏夏也在此时异口同声的说道:“不需要。”

      “没错。”我肯定夏夏,“让她别废话赶紧滚,谢玄青就你能治。就像我当年那样。”

      我说完这话,倏觉对面的谢濯瞥了我一眼。

      我又有些不满的瞪了谢濯一眼:“你又看什么看?”

      谢濯与那边的谢玄青同样都是那么面色苍白要死不活的模样,他唇角一抿,没有说话。

      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心道我与他真是孽缘!

      当初,我救活要死不活的他,多折腾,事到如今,五百年后的他回到这个时空,还是要死不活的坐在这儿,换了个方式折腾五百年后的我……

      我对谢濯不满,一如那边夏夏对面前的女狐妖越发不耐烦。

      “再不走,我不客气了。”夏夏的大刀又往前逼了一寸。

      女狐妖似乎被吓到了,瞪圆眼倒吸一口冷气,后退一脚踩在了外面裸露的石头上,石头一松,她身体也跟着往下一斜,眼瞅着要掉入下面冰河了。

      此时,又是一双手,撑住了女狐妖的后背。

      老狐狸的脸笑眯眯的从女狐妖背后出现。老秦从冰窟下方御风而来,悠悠闲闲的飘在冰窟外面,给女狐妖撑住了腰。

      女狐妖霎时如找到了主心骨一样:“秦管事。”她声音变得比方才还要娇柔,“我帮不了他了。”

      “九夏将军。”老秦笑得人畜无害,“你何以如此对我翠湖台的姑娘?这脸,都吓白了。”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夏夏直接将刀一横,不负我所望的沉着脸说道:“今日我在此,谁也别想从我这里抢男人。”

      不愧是我,利害关系摸得门儿清。

      “秦舒颜,带走她。”我对面的谢濯也开始发号施令了。

      我当即眉眼一沉:“夏夏,这狐狸不好对付,运气丹田,跟我说的做。”

      我话音一落,那边的老秦直接对夏夏动手。

      夏夏立马横刀接招,两人当即形成对峙之势。

      我怒骂谢濯:“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么忠心相助的朋友呢!他还真听你话啊!”

      谢濯没有搭理我,只吩咐老秦:“别恋战,带她走。回去之后,立即囚禁在你翠湖台密室。”

      他们翠湖台还有密室?

      我都不知道的事情谢濯知道!?

      我没时间感慨,眼瞅着老秦要动真格,我立即告诉夏夏:“推开他,立结界。”

      夏夏就是我,她或许反应没那么快,但一点就透,她当即随着我的意思,汇聚了全身力气,一击推开老秦,“哐”的竖了一道透明结界,挡在了她与老秦之间。

      结界把夏夏和谢玄青划在了一头,老秦与女狐妖被隔在另一头。

      “你们这样打斗,会对他伤不好的!”女狐妖在老秦背后担忧开口。

      我听到这话,身侧拳心捏得更紧:“关她屁事!”我骂了一句,心头还是不解气,看了眼脚边还有石头,我又泄愤的往谢濯那边踢了一块。

      谢濯偏头躲开,这次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不解的看向我,似乎不明白我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上,用这点不痛不痒的手段来找他麻烦。但他没有在意这些细节,只看了我一眼后,立即吩咐老秦。

      “她用的是昆仑守将之术,五行为土,以木系术法,破她结界。”

      狗东西!

      我暗骂一句,立刻交代夏夏:“用心脉之血链接结界!”

      心脉之血,链接结界,老秦再敢破阵,夏夏非死即伤。

      谢濯闻言,黑眸猛地一沉,双眼一眯,状似恼怒的瞪向了我:“伏九夏!”

      我梗着脖子:“你打我呀!”

      谢濯咬牙,被我气得深吸了一口气,才稳住了心绪。

      而另一边,夏夏虽然听了我的话立即将心脉之血抹到了结界上,但她还是在结界光芒大作之时,有些后怕的问我:“心脉之血是不是玩太大了?有些草率了!”

      我听着夏夏的话,目光却盯着面前的谢濯,我有些高傲的扬起了下巴。

      “不草率。”我回答夏夏,也说给谢濯听,“只有这样,他才不敢动你。”

      谢濯也盯着我,脸色是更阴郁的黑。

      但,果不其然,如我所料,在老秦要再次对夏夏结界出手之时,谢濯开了口——

      “住手。”

      老秦的手堪堪在夏夏的结界前停住。老秦神态还是悠闲的,他轻描淡写的说着:“这结界哪怕加上了她心脉之血,我也能破。”

      谢濯回答:“我说,住手。”

      老秦一挑眉梢,收回了手。

      我就知道,我还有谢濯的血誓在身,只要伤及夏夏性命的事,这狗东西,还是不会干的。

      “夏夏。”我唤她,“让结界向前。把他们赶出冰窟。”

      “好!”夏夏立即行动,结界光芒往冰窟前方推进。

      老秦和女狐妖还站在原地,半点没有走的意思。但他们不走,有人让他们走。

      “退。”谢濯开口了。

      老秦带着女狐妖退了一步。

      “继续。”我挑衅的看着谢濯,吩咐夏夏,“进。”

      谢濯双目依旧擒着我,他没说任何废话,只继续命令:“退。”

      一进一退,直到夏夏的结界完全覆盖了洞口,将老秦与那女狐妖都赶到了冰窟外面,冰河上方,自己御风飘着。

      我透过夏夏的眼睛,看到了结界外的两人,稍稍松了口气,这一次的危机,算是短暂的解除了:“夏夏,守住结界,直到谢玄青醒来。”

      夏夏点头答应,她退回了冰窟里。

      我眨巴了一下眼睛,望着谢濯:“你费尽心思阻止他们相遇,却不曾想,这就是一场命中注定。谢濯,他们,或说我们,躲不过这场孽缘的,你别折腾了。”

      谢濯沉默了许久,在我以为他不会回答时,他开口说:“他还没醒呢。”

      言下之意,胜负未定。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