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1 章

      我被老秦的绳子绑着,动不了,而我对面的谢濯,他被浑身的伤束缚着,也动不了。

      我想,大概只有这样的状况,我才能和谢濯在一个空间里,心平气和的相处。

      谢濯闭着眼睛养神,他头靠在石壁上,哪怕伤重,他也让自己显得并不疲弱,不像我……直接软成一滩肉泥,恨不能嵌在石壁里休息。

      我歪着脑袋,打量谢濯,对于他,我又有了许多疑问,一些是关于荆南首的,一些是关于老秦的,我在琢磨,到底要不要自讨没趣,开口问一个并不会回答我问题的人。

      而就在此时……

      “是谁伤的你?”

      山洞里,忽然蹦出了这一句人话。

      我几乎下意识的就挺直背脊,左右看了一眼,以为是鬼在说话,但当然不是鬼,是面前的谢濯,对我主动提问了。

      夭寿了,稀奇了,今天的太阳怕不是从东南西北边,一边冒出来了一个来了?谢哑巴会主动问问题了?

      我惊奇的盯着他。

      谢濯久久没听到回答,终于睁开了眼睛,看向我。

      我与他对视着。

      山洞里一片沉默之后,他目光又再次落在了我的手上。

      老秦的妖力绳索绑得好,避过了我手上所有的伤口,我的皮肉就这么裸露着,让谢濯一览无余。

      我别的没说,先讥讽了他一句:“北荒海外的雪狼妖还会有算不到的事情呢?”

      他瞥了我一眼。

      我则灵机一动:“你要我回答你,可以,咱们交换,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回答你一个问题,谁也别藏着掖着。”

      我话音还没落,谢濯抬手就碰了一下耳朵,对着空气说:“谁伤的她?”

      我僵在当场。

      我知道,他这是在问老秦呢。

      那边应该很快给了他回答,谢濯眸色薄凉,只说了三个字:“盯住他。”

      言罢,他又碰了碰耳朵,估计是结束了对话,他转过眼,看向我。

      “你如果不想死在这边,接下来,就待在我身边,别乱跑。”

      我眉梢一挑,觉得他这话很有意思,我道:

      “且不说等我身体恢复,我是不是真的打不过荆南首,便说你这句话,我不想死在这边,然后呢,跟你待在一起,等你伤好,带我回到五百年后,再……死?”

      谢濯盯着我:“人固有一死。”

      我笑出声来了,继续讥讽他:“和个离,还给你离出讲笑话的本事了。而且,光是我待在这里有什么用,我被盯上了,就是夏夏被盯上了,我在这里……”

      我说这话,本来是想嘲讽谢濯的。

      但说到一半,我愣住了。

      是的,我在这里,夏夏还在外面,我还在让她帮我找谢玄青呢,回头她别谢玄青没找到,遇上了要吃她的荆南首那可怎么办!?我是上仙,夏夏可不是,我恢复恢复说不定能和荆南首打个平手,夏夏可不行啊!

      我怎么能用这件事嘲讽谢濯呢!

      这可是我的命啊!

      我在笑什么?

      我反应过来后,连忙挣了挣身上的绳索,想要用手指碰到自己的耳朵,去联系夏夏,赶紧告诉她戒备荆南首这个人。

      但我现在手脚被绑着,不管我怎么蹭,我的耳朵都碰不到我的手指。手指碰不到,我就用膝盖去顶我的耳朵,这个倒是碰到了,但完全没用。

      “谢濯,快,给我松绑,得赶紧通知夏夏,别回头荆南首找上了她,她还毫无防备。”

      谢濯思索了片刻。

      “人命关天!”我催促他。

      “你过来。”

      他思索出结果了,一双眼睛在光芒微暗的山洞里盯着我,“我帮你。”

      我心道谢濯在这种事情上还算有点良心,于是我蹭着石壁站了起来,双脚用力,蹦到了谢濯身边。

      “坐下。”

      “不用,这绳子就一条,你随便找个地方弄断就行了。”

      “坐下。”

      他很坚持。

      我觉得这个人真是麻烦又难伺候,但我还是在他身边坐下了。

      但我没想到,谢濯竟然没有帮我解身上的束缚!他抬起了手,撂过我耳边的发丝,用指尖轻轻触碰了我的耳朵。

      他指尖微凉,像春日的水滴,滴落在我耳垂上。

      我愣神,望着谢濯,没动弹。

      摸耳朵的动作,说补上浓烈,谈不上亲昵,但就是暧昧得有点撩人心弦。

      “你做什么?”我问他。

      “你的阴阳鱼是我做的,我帮你碰,一样能联系她。”

      我反应了一会儿,然后问他:“绑我这绳子呢?”

      “我不会帮你解的。”他答得倒是干脆,“别打歪主意,伏九夏。”

      啧……

      狗濯倒是真不好骗。

      “你碰了吗?”我不满的问谢濯,“为什么没反应?”

      谢濯眉头微微一皱:“没反应?”

      他这样,我一下就紧张起来了。

      “夏夏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我回忆,“上次她被人打晕了,好似也是这样,我这边什么都看不见。”

      谢濯面色微微沉凝。

      我慌了:“难道是荆南首?他动作这么快……”

      “不会。”他打断我的猜想,“我让秦舒颜盯着他,没那么快。她或许遇到别的事了。”

      “她能遇到什么事?我之前就让她在雪竹林里面找谢玄青,她难道是找到谢玄青了?被谢玄青打晕了?你是把谢玄青藏在雪竹林里了,是吗?”

      谢濯眉眼一抬,一双没有感情的眼睛盯着我:“别打歪主意,伏九夏。”

      “啧……”

      这样都套不到话!这狗濯!真是防我如防川!

      “你还活着,她就出不了大事。”谢濯平静的说着。

      “你这说的是人话?”我瞪他,“等她出事,就来不及了!”

      谢濯一声冷笑:“这么着急,你且自己去寻她吧。”

      我被他一句话噎住,我和他都心知肚明,哪怕现在没有绳子绑着我,我也没办法自己去找夏夏。

      “你耳朵上的阴阳鱼,我没关。”谢濯声色冷淡,继续说着,“奉劝你,等她联系你了,让她尽早住去翠湖台,寻求秦舒颜的保护。昆仑守备军,护不住她。”

      我听着谢濯的话,觉得十分奇怪:“你这话里话外,似乎是在说,老秦的那个翠湖台,比昆仑守备军,更厉害?”

      好了,说到这个,谢濯又恢复了令人熟悉的沉默。

      “而且,秦舒颜,秦舒颜……”我眯着眼睛打量谢濯,“老秦的真名,在昆仑,似乎并不应该被很多人知道吧?”

      秦舒颜便是老秦,在昆仑,经商的妖通常是不会告诉别人他们的真名的,他们只会在进入昆仑的时候,登记时,方会写下自己的名字。

      老秦名为秦舒颜,这是我在成为上仙之后,统管昆仑守备军时,才知道的事情。一般时候,老秦,秦管事,便足够称呼他了。

      这个谢濯怎么叫老秦的名字叫的这么顺口?

      而且,听他话里的意思,他似乎对翠湖台和老秦,十分的信任,都愿意让夏夏去投奔老秦,而不是待在守备军营地里面。

      “你和老秦,似乎,并不陌生啊。”我眯着眼,打量谢濯,“这都回到五百年前,你会联系他来帮你,应该是对他的品性很是清楚信任吧。我与你成亲五百年,怎么都不知道这件事?”

      我越说,越觉得不对劲,谢濯和老秦的关系,越来越可疑!

      “上一次,我带着谢玄青去见老秦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谢玄青对老秦可是充满了戒备。谢濯……”我问他,“你是在与我成亲的时候,与老秦熟络起来的,可对?”

      我这话一出,谢濯还没有反应,我自己先倒抽一口凉气。

      我懂了!我透了!我参悟了呀!

      老秦啊!

      老秦是做什么生意的!

      一个谢濯这个男妖,婚后!瞒着发妻!跟一个风月场所的管事很熟!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什么!?

      我望着谢濯,不敢置信的摇着头。

      “你是这样的谢濯。”

      谢濯眉头皱在一起:“你在想什么?”

      我“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蹦着离开了谢濯身边,我靠着另一边石壁,看着谢濯。

      “你这些年,瞒了我这么多事,是个人都该憋出病了,想来,也对,翠湖台的姑娘,不用瞒的。这不仅话是能说的,衣裳也能脱的,说不定我想知道你的事情,拿着灵石去问翠湖台的姑娘会更快一些,哦,也不一定,说不准是公子知道更得多呢。”

      我越说,神情越是讥讽,谢濯表情则越来越黑。

      “伏九夏,你脑子是怎么长的?”他问我。

      我冷笑:“我也好奇我怎么长的,偏偏能遇上你。五百年,五百年……终究是错付了!”

      谢濯听着我的话,仿佛被什么哽住了喉咙一样,他微微张开嘴,深吸一口气,压抑着情绪:“你……”

      没等谢濯再多说一个字,我脑中忽然闯进一个混乱的画面。

      只见河水翻腾,几乎淹没视线,夏夏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咕咕咕……”翻涌的河水灌入夏夏的嘴巴里,将她带入水底。

      我大惊,夏夏溺水了!?

      “夏夏!”我没心情再管谢濯,转头朝向一边,焦急询问夏夏,“你怎么样?你别慌!稳住,先上岸!”

      听我言语,谢濯也微微皱了眉头,他关注的看着我,而我此时哪还有心思搭理他。

      我定神注意脑中的画面。却见夏夏似乎屏住了呼吸,她在水下一跃,视线终于从水中跃了上来,当即用术法给自己升了一团火起来。

      我通过她的视线观察到了周遭环境,她不知是在哪条冰河边,河中水流湍急,还有冰块被冲刷向前,岸边皆是嶙峋怪石,看起来毫无人烟。

      “你在哪儿?怎么会掉入冰河里?”

      夏夏用火将身体烤干,这才在一旁岸边坐下,她忍着痛,摸了摸自己的膝盖,我这才看见,她膝盖上应该是被河里的冰块划伤了,还在流着血。

      “说来话长。你等等……”夏夏回答我,先撕了自己一块衣服,手法熟练的将自己的伤口包扎起来。

      “让她去找翠湖台。”谢濯在一旁,神色沉吟的开口,“别在外面瞎晃,她不可能找到谢玄青的。”

      我瞪了谢濯一眼,还没骂他……

      “我找到谢玄青了。”

      听到夏夏这句话,我直接一个愣住。对于谢濯的愤恨还没来得及收敛,夏夏带给我的惊喜就已经浮上嘴角。

      我挑衅的看着谢濯,又问了夏夏一遍:“你找到谢玄青了?”

      “我找到了。”

      谢濯脸色一沉。

      “你在哪儿找到的?”

      “我本来听你的话,在雪竹林找人,正找着,我掉进了一个地缝里,顺着地缝,落到了一处冰石嶙峋的怪洞之中,然后就找到谢玄青了。”

      我听着都觉得不可思议,我挑起了眉毛。

      “就这?”

      “对,就这。”

      我看着谢濯,嘴角的笑意藏都藏不住:

      “你说说你说说,走着走着,都能掉进一条地缝里,这能遇见谢玄青,这要找谁说理去。有的人哪,机关算尽,算不过命中注定的天意。”

      我看着谢濯越来越黑的脸,简直觉得神清气爽极了。

      “那你现在为什么会在冰河里,还受了伤?”

      听我问到这个问题,夏夏很愤怒的拍了一下旁边的石头:“我被暗算了!”

      我大惊,盯着谢濯:“谁暗算你?”

      谢濯还有后手?

      谢濯看着我,也露出不解和意外的神色。

      夏夏那边也能通过我的眼睛,看到我这边的画面,她看到了我眼前的谢濯,声音大有点暴跳如雷的意思。

      “就是你面前这个妖怪!他找了个翠湖台的女狐妖!我刚找到谢玄青!还没等我去把谢玄青叫醒呢!那个狐妖就把我推下了冰河!”

      我震惊了。

      翠湖台的女狐妖!

      这可不跟我刚才的猜想直接对上了吗!

      难怪呢!之前谢濯说什么,找了另一个人去救谢玄青,谁救不是救,敢情这人选,他在与我成亲的五百年里,都挑好了!

      “谢濯你这个狗东西!果然!过去五百年里,你都在翠湖台里鬼混!到底是哪个女狐妖绿了我!回到这五百年前了,你都还念念不忘呢!”

      “什么女狐妖?”

      谢濯眉头皱得极紧,看着比我还不明白状况的样子。

      “他还装!”夏夏在我耳边痛骂谢濯,“他自己说找了另一个人去救谢玄青!现在在谢玄青身边的这个狐妖,定是他找的!他找了个好心狠手辣的狐妖啊!直接把我推河里!”

      我气得心口疼。

      杀我是一回事,绿我是另外一回事!士可杀不可辱!

      我现在要是能伸出手来,我能直接把他头打下来!

      我瞪着谢濯,眼里要烧出火来。

      “那女狐妖是谁!说!”

      谢濯被我一吼,头微微往后仰了一下,似乎被吓到了一瞬。

      就在我的怒视的目光里,他沉默了片刻,随即抬起了手,飞快的敲了一下自己耳朵上的方块,沉着脸和声音,开口就问:

      “女狐妖,是谁?”他一脸铁青,一副比我还气的模样,“我让你去,你找了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濯:好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