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知道我要帮他后,谢濯没再自己飞走。但他也不帮我,连扶一下都不愿意,任由我撑着酸软的身体,踉踉跄跄的跟在他身后。

      我俩一路沉默的走到了昆仑之巅下面的雪竹林。

      哪怕他不回头,我也从他身上的气息感受到了……他正摆着个臭脸。

      我盯着他的后脑勺,思索了一路,感到十分的不解。

      我刚刚说错什么话了?

      那姻缘不是他说要断的吗,怎么我说了帮他,他倒还像来了点脾气一样。

      “你在气什么?”都是曾经老夫老妻过的人了,我想不通就不惯着他,张口就问,

      “你拿了盘古斧,搞出这么大动静,这五百年后的昆仑不知道都乱成什么样了,但你说你要断了姻缘再回去,好好好……那就断,我好心帮你解决这个事,我算是对你仁至义尽了吧,你还不高兴……”

      他走着,我说着,就如同我们过去无数次老夫老妻的日常,一个叨叨不停一个安静如鸡,但今天谢濯忽然就停住了脚步。

      我一头撞在他后背上。

      我抬头看他,他还没回头。

      他今天面对我的叨叨,似乎不太愿意做一只安静的鸡。

      我后退了两步,保持相对安全的距离。思及他高出我太多的实力,我看到他这沉郁的背影,还是有点怕的。  

      我硬着头皮坚持着把刚才的话补完:“……谁愿意帮我做这事,我都能偷着乐……”

      他侧过头来,眼神带着一股杀气,在看向我的瞬间,气势震荡开来,令四周雪竹林一颤,雪竹坚韧,没有断,但覆在雪竹之上的皑皑白雪却窸窸窣窣的落了下来。

      他怎么这么大的气……

      我与他对视片刻,又退了两步:“我说得不对?”

      他还是没说话。

      我习惯了他的沉默,开始猜测他沉默的意思:“还是……你是觉得这事儿就得你自己来?不想让我插手?”猜到此处,我回味过来了,“哦,你就是觉得那姻缘线是我剪断的,你心里不平衡呗,行吧行吧,说实话,在我这里,你爱怎么都行,我没有想和你抢,我对你也没什么要求,我就希望你搞快一点。盘古斧……”

      早点还回去……

      我话还没说完,谢濯忽然两步迈上前来,他动作过于凶猛,以至于他在我面前抬手的时候,我一时以为他是要动手打我!

      我根本躲不开他的动作,只见他过于修长的手指停在我的脸颊边,我想,以他能握住盘古斧劈开时空的力量来说,他是可以轻易的捏碎我头骨的……

      而就在我猝不及防间,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捏住了我的脸颊。

      就是那种……用弯曲的食指和大拇指,捏着我脸颊上的肉的那种……捏脸颊……

      我沉默的看着他。

      他回以我阴狠又充满杀气的目光。

      但……这位前夫,你认真的吗……

      我以为你要捏碎我头盖骨,你却用捏脸蛋肉这种招数来羞辱我?

      他捏了我半天,甚至都没捏红我的脸颊,但他的神情,分明是动了杀心的神情。

      我有点犹豫了,我觉得我之前的判断可能不对,谢濯他……

      可能真的疯了!!

      要不然怎会自相矛盾到这种地步!?

      不过细细一想,这五百年间,谢濯他确实没有对我动过手,甚至连我偶尔几次忍无可忍与他动手时,他从来都是躲着我的招数走。以至于我到现在……都摸不清他是什么妖怪,也不知道他也会有那么这么厉害的时候……

      “伏九夏。”他唤我,还是连名带姓,一字一句的,“这姻缘,对你来说,如此轻贱?”

      我一愣。

      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谢濯他……

      他原来是在伤心吗?

      因为我毫不犹豫的对他说,我可以帮他断掉我们过去的缘分,显得没有丝毫珍惜在意,所以他感到了……伤心?

      “但是……”我任由他捏着我的脸颊,用相对平静的语气回答他,“我们之前不是已经和离过了吗?”

      我和他打架……好,是我追着他打但并没打着他这件事发生后。

      我当即就对他提出了和离,我还带着他一起去找了西王母。因为西王母是昆仑的至尊神,当年是她同意我与谢濯在昆仑成亲,所以按照昆仑的规矩,也要西王母点头了我才能与他和离。

      我现在都还记得那日在大殿上,我和谢濯以及众仙都在,西王母听着不周山又被打偏三分的禀告时,揉着蹦跳的青筋问谢濯:“你怎么想?”

      谢濯看了西王母一眼,又转头看我。

      我那时还在气头上,不愿意搭理他,一揣手,一扭头,眼神也懒得给他。

      半晌后只听谢濯说了一个字:“好。”

      殿上一片哗然。

      谢濯这个妖怪,惜字如金,在外人面前,要么是“嗯。”要么是“不”,要么是“好”。这些字解决了他与大部分人的沟通,外人很难从他嘴里听到别的什么词来。以至于在昆仑生活了这么多年,很多仙人都还以为谢濯是个哑巴。

      也就对着我,他能多说几句,但也都是什么“这不行,那不好,不能做,别出去”这些命令式的否定短句……

      要说他说话最多的,可能也就是和我和离的这一天了……

      那时在殿上,有仙人惊讶于谢濯说话了,而更多的还是惊讶于我俩和离了。

      我和谢濯,开始的时候是冒着天下之大不韪在一起的。

      那时候,昆仑从没有哪个仙人会与妖怪成亲。所有人都在反对我,但我和谢濯还是坚定的牵了手,许是因为我们过于坚定而让很多仙人开始反思自己,慢慢的,有了不少支持我和谢濯的仙人。

      后来不久,西王母就为我们开了特例。

      从此,昆仑的仙人便能随自己的意愿,自由嫁娶,无论对方是何方仙妖精怪,只要昆仑诸仙的另一半愿意融入昆仑,与诸仙为善,皆可入我昆仑。

      在很多小姑娘的眼睛里,我和谢濯常常被她们形容成是“这他妈是什么神仙爱情!”的爱情。

      而现在,这他妈的神仙爱情,破他妈的碎了。

      因为我当他妈的个上仙,真不他妈的想忍受这完全被掌控的生活了。

      也是从谢濯大殿应“好”的那天开始,我与谢濯就开始准备和离的事,一步一步,按照昆仑的规矩,按部就班的来。这前前后后小半个月的时间里,谢濯对和离这件事都没有提出任何异议。

      和离的这天,还是谢濯主动来蒙蒙府上,叫我去月老殿前相思树下和离的。

      我一直以为,谢濯对和离这件事,哪怕觉得突然,哪怕觉得不满,他也该过渡好了。

      怎的在剪掉姻缘绳的这天晚上,他突然就想不开了呢。

      什么动盘古斧,劈时空,回来逆天改命……这一件件的,做得让人叹为观止。

      我叹息:“我们的姻缘,我从没觉得轻贱。谢濯。”我认真的盯着他的眼睛,“我当初,是真的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他眼中的杀气渐渐消散,也放下了捏住我脸颊的手。

      我继续说着:“只是走到现在,好聚好散,是我能求到的最好的善果。”我把心里话告诉谢濯,“所以你想把我们的姻缘从源头上截断,如果这是你的真心实愿,我当然愿意帮你。因为哪怕到现在,谢濯,我也不恨你的。”

      他刚缓和下来的神情,忽然变得有些冷漠缥缈了起来。

      他沉默半晌后,回了我三个字:

      “可我恨。”

      “……”我默了,有点慌,“你也不至于恨我吧……你要说什么不喜欢可以,无法忍受我什么小毛病我也理解,但这些生活琐事,能谈得上恨吗?”

      我心里嘀咕,偷偷吃辣偷偷喝酒竟然让他无法忍受到这种地步吗?

      那这样我俩更该早点分开啊!这万一他哪天也受不了了,真的在我睡觉的时候捏碎我的头盖骨我该怎么办?

      “我这五百年里,到底做了什么能让你恨我?”

      我忍住慌乱问他。

      谢濯却没再回答我,他一挥手,袖间风刃如刀,一阵霹雳啪的声音之后,四周的雪竹被斩断了不少,他一拂衣袖,断掉的雪竹在长风的包裹下,在空中转了两圈,不过片刻,一座雪竹搭建的小屋就在这竹林间建好。

      谢濯不再看我,他转身向竹林小屋走去:“你若要帮我,那便来。”

      他留下这句话,黑袍身影在走向小屋的时候,旁边的碎竹跟着他的脚步在小屋周围搭建起了一个围栏小院,小院竹门在他走进去后敞开着,“吱呀吱呀”的摇晃声,让那院门像一张怪物的嘴。

      配着谢濯刚才的那句话,让我感觉,走进他的这个竹林小屋,就仿佛走进了他的什么圈套里面。

      但……

      为了盘古斧,为了五百年后的昆仑!

      我心一横,来就来!

      谢濯你再恨我,你之前不依旧还救了我吗!你连打都没打过我,你还舍得真玩折我这条命?

      能保住命我还怕你什么?

      干就完了。

      我迈步,直接踏入了谢濯在这五百年前,昆仑之巅下,最人迹罕至的雪竹林里搭建的小屋中。

      我希望在未来的几天里,我和谢濯配合着,成功的毁掉我们当初,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放手的……

      姻缘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