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8 章

      说完这四百年前的一段往事,我沉默的坐在雪竹林的山洞外,吹着昆仑二月的寒风,耳朵那边,夏夏也是一阵沉默。隔了好久,她才叹了一口气:

      “我想问问你,被以前保护着你的人喊打喊杀,是个什么感觉?”

      好问题。

      我品味了一下,一时竟还觉得有点扎心。

      不过我很快就平静了下来,然后告诉过去的自己:“还行,等你过了五百年婚姻生活,就会发现,亲密关系里无论发生什么,都是可以接受的。习惯了。”

      因着没有了要办的事,夏夏也不着急了,她似乎也找了个路边坐着,像闲聊一样说着:“可是……任谁来想都想不到,在刚刚那个故事里,拿命救你的人,有朝一日会来杀你吧?”

      我下意识的觉得夏夏说得对,但转而一想:“可能再过五百年这样的婚姻生活,我也会想杀他的……”

      夏夏有些无语:“怎么……你们成了婚的仙,连人都不做了,是吗?”

      我撇了下嘴,默认了一段不好的姻缘,会把仙变得不像仙,人变得不像人这件事。

      夏夏似乎想起了之前,我告诉她的谢濯要杀我的原因,所以她又问我:“他身上那么多的伤,他都不喊痛,你剪红线的时候,他得有多痛,才能忽然疯成这样。”

      我又往山洞里面看了一眼:“他再痛,也不能杀我。”

      “可是,他真的会杀你吗?”

      我眉毛一挑:“那……咱们试试?”

      “倒也不必……”夏夏秒怂,“我也不是这个意思……”

      我深呼吸一口气,将心里百味杂陈的情绪都按耐下,我站起身来,回头望着洞口。

      我说:“他身上的伤虽然可怕,但现在不是对他动恻隐之心的时候,你还没喝过谢玄青的血,我不能被他带回五百年后。若是真的如我上次推断的那样,我与他回到过去,只改变了我们的体质,却没有消掉我们记忆,那……只要回去,我就完了。我不能去赌他的良心。”

      夏夏重重的“嗯”了一声,生死攸关的时候,我都是小心的。

      “那现在怎么办?”夏夏问,“我和谢玄青的相遇已经被耽误了,从事实来说,这个过去,已经被改变了。”

      “得掰回来。”我摸着下巴思索,“谢玄青一定是在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的,只是被谢濯藏了起来,虽然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他一定不是自己做的,一定还有帮凶……”

      我脑中不停的在搜索谢濯在昆仑认识的人,但最后发现,我对我这个枕边人果然是一无所知!

      毫无头绪!

      在我记忆里,除了我,谢濯在昆仑跟谁都没好脸色,谁还能帮他?

      想不到,我只能告诉夏夏:“谢玄青是必须找回来的,明天,你来这个山洞,看着谢濯,他要是醒了,你就逼问他谢玄青的下落,但他多半是会装死不回答你。没关系,别生气,你只要看着他,别让他来找我就行了。”

      “为什么要我来?”

      “我在他身上没搜到盘古斧。”

      我一点,夏夏瞬间就与我心意相通了:“明白了,在我和谢玄青缔结血誓之前,你不能见他,万一他抓了你直接劈开时空把你带回去了,那这场拉锯战,你就是真的输了。”

      “嗯,所以,从明天开始,你盯着他,而我会顶了你的身份,去查谢玄青的下落。这段时间,你尽量不要出现在昆仑别的地方,以免引起他人怀疑。”

      夏夏干脆利落的点头:“没问题。只是……你打算怎么找谢玄青?”

      我梳理着线索,“谢濯这次回来的比我早,他藏了谢玄青,还安排了吴澄来打晕你,可谓是机关算尽,但他依旧受了这么重的伤……”

      我脑中出现了那个叫做渚莲的人的脸。

      我不确定这次谢濯的受伤和以前谢玄青的伤是不是都与那人有关系,但可以推断的是,以谢濯和谢玄青这样的本事,他们能被伤成这样……

      “他一定遇到了强敌,有一场大战!”

      我没有说出口的话被另一个我说了出来,她直接推断,“必定有个大动静!哪怕不在昆仑,在昆仑外也一定有人知道!”

      “对。”我点头,“从明天开始,我会动用你身边能动用的所有关系,从昆仑守备军到翠湖台的老秦,我都去问一遍。哪怕找不到谢玄青,也能找到他们在哪里出的事……”

      夏夏接话:“然后就能顺藤摸瓜,找到头绪!”

      不愧是我,思路一模一样!跟自己办事,这省去了多少沟通成本!欣慰!

      “好!就这么定了!”夏夏站起了身,“明日辰时,我来接你的岗,盯着谢濯。”

      夏夏关掉了我与她的通讯。

      今天忙活一通,到现在我也有些累了,我知道,我此刻应该离开这个山洞,像上一次的谢濯一样,在雪竹林里找个地方住下,但是我却半天没有迈动脚步。

      隔了很久。

      “再去看看吧。”我自言自语,“万一能摸到盘古斧呢。”

      我再次走进了山洞里。

      山洞光线比外面幽暗许多。谢濯重伤在身,依旧还在沉睡。我刚给他留下的守护心脉的术法还在散发光芒。

      只是这光芒让他身体上的伤显得更加狰狞,我看了一会儿,冷笑一声。

      “我算是知道,你为什么不在我面前脱衣服了。”

      一脱衣服,这么多伤,怎么解释?

      谢濯一旦选择了隐瞒一件事,那势必件件事都得瞒。不能说不可说的太多,当然只有沉默。

      我伸手,再次从他还有衣服遮挡的地方开始摸。

      胳膊、腰腹再到腿上……

      盘古斧没摸到,却摸了一手湿哒哒的血。

      没搜完身,我就在他身边停下来,看着他身上的旧伤,我问他:“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目光移到他脸上。他面色惨白,虽然昏迷着,却也一直皱着眉抿着唇,满是防备与不安。

      “你过的是什么日子?”

      “你都干了些什么?”

      “为什么……”我看着我手上的血,“你能沉默多年,一如一日?”

      我的问题,他没有回答,或许不管他清醒与否,他都不会回答。

      我看着苍白的谢濯,忽然想起来,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过这样的他了。哪怕是四百年前,他被蜘蛛妖捅穿了心口,他也没在我面前露出如此模样。

      只有我们初遇之时……

      初遇之时……

      我瞥了眼四周,一时心头感慨翻涌,现在,可不就是我们的初遇之时吗……

      一样的地方,一样的场景,我却完全换了心境。

      “谢濯。”我站起身,手中术法光芒注入他心脉,令他心脉上光华更甚。

      “别死了,我等你起来,斗完这姻缘路上,最后一场。”

      第二天,辰时。

      我和夏夏换了岗,我住进了五百年前我自己的仙府,夏夏去了山洞。

      在我熟门熟路找到自己藏钱的地方,拿了钱要去找人办事时,夏夏打开了她的阴阳鱼。

      我眼前,出现了夏夏那边的画面。画面,是山洞的石壁。

      “嗯?怎么了?”我问夏夏。

      下一瞬,夏夏一转眼,目光便落在了面前那人身上——谢濯。

      谢濯醒了,他正盯着夏夏的眼睛,他神色淡漠,眼中暗藏寒光,仿佛一眼就透过夏夏的眼睛,看到了这边的我。

      我身形一僵,随后面色一沉,定了心神,我问夏夏:“他干什么?”

      夏夏默了一瞬,然后乖乖回答:“我刚来,他就醒了,然后看到我耳朵上的阴阳鱼的小点了……”

      我明白了,定是谢濯给夏夏施压,让她跟我通话的。

      “伏九夏。”

      谢濯唤了一声,夏夏的视线猛地高了一截,仿佛是被谢濯的这一声唤,唤得挺直了背脊。

      “过来。”

      他这个“过来”,总不能是叫在他面前的夏夏过去,他自然是听到了夏夏跟我说话,在叫的我过去。

      那我能过去吗?我当然不去啊!我又不傻!

      “告诉他,做梦。我很快就能找到谢玄青,然后把一切都扳回正轨。”

      说完,我还不忘给夏夏打气,“你别怕他,就跟他大声说话,他跟我还有血誓呢,他身体里的血誓知道,他打了你就是打了我,他不会打你,放心大胆的骂他!”

      夏夏也很争气,听到我的话,视线又高了一截,仿佛提了口气一样,她说:

      “她是五百年后的我,她能傻吗?她当然不会过来!她说她已经开始找谢玄青了,等她找到了,我就去和谢玄青相遇,再次缔结血誓,一定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

      是!就该这么怼他!夏夏!解气!

      哪想谢濯一声冷笑,满是嘲讽。

      “晚了。”他说,“谢玄青,有别人去救了。”

      我愣住,夏夏也愣住。

      “问他什么意思!”

      夏夏几乎与我异口同声:“你什么意思?”

      “患难相救,换个人,一样救。”

      谢濯沉稳平静又冷漠的注视着夏夏的眼睛,仿佛也注视着我,“让另外的人,做同样的事情,不难。”

      我当即倒抽一口冷气。

      昆仑二月的空气尤其的冷,直接刺得我肺疼。

      “你……你是说……你……你已经安排了一个别的女仙,去救谢玄青!?”

      夏夏不敢置信。

      我也不敢置信。

      我盯着夏夏眼中的谢濯,恨得那叫一个咬牙切齿。

      他妈的!谢濯!釜底抽薪!

      我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还有这招!他是怎么做到的!?

      “别挣扎了,伏九夏,你我姻缘……”他顿了顿,“断了。”

      “没他妈断!”

      夏夏听了我的话,立即对谢濯复述:“没他妈断!”

      谢濯眸光微微一动。

      “只要没有回到五百年后,这姻缘就还有救。”我气得咬着大拇指的指甲,一边开始火速转动脑子,一边安排夏夏,“抢,横刀夺爱的抢!夏夏,你今天别盯着他了,去雪竹林找人,虽然不知道他是不是把相遇的地点还安排在雪竹林,但也是个方向。我们不能耽误时间了,多拖一天对我们来说都是致命的!”

      “好!”夏夏立即站起了身。

      “等等!”我又吩咐夏夏,“把我昨天给他下的护住心脉的术法抽了!”我骂骂咧咧,“他妈的卑鄙小人,不能让他好起来!”

      “好!”

      夏夏狠得下心,直接反手就把我下给谢濯的术法撤掉了。

      霎时,谢濯本恢复了点血色的面容变得更加苍白起来。

      他咳嗽两声,方才听闻“没他妈断”时那稍缓的表情,又沉凝下来,换了一副冷嘲热讽的面孔,看着夏夏。

      “没有你的术法,我也能恢复。”

      我告诉夏夏:“他这伤要站起来,少说十来天,我们还有时间,夏夏,赶紧走。我这边也要抓紧。”

      夏夏没有耽误,立即转身离开。

      “雪竹林那么大,我怎么找?”

      “只能用笨办法了,一点点找,我先去找吴澄和老秦探查消息,两头行动。”

      关掉和夏夏的联系,我率先奔赴翠湖台而去。

      我心里又是着急又是恨,想到昨天的自己,竟然面对谢濯的伤有点心疼的时候,我真的想掐死自己。

      什么斗完这姻缘路上的最后一场,斗个鬼!谢濯这个狗东西配吗!我干脆听了夏夏的建议,心一狠刀一落,杀了他一了百了了吧!

      那些斩杀邪祟受的伤,我就当没看到好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之前23章有修改更新,追更的宝贝们可以倒回去看一看~
    不过说来……这么久没更新,大家可以重头再看一遍了!四舍五入等于新入坑呢!
    现在手里的事情虽然还没完,但暂时没有追得那么紧了,我可以见缝插针的开始写小说更新,但再找回状态需要时间,这段时间更新时间也是不会很稳定的,还是推荐大家等完结再看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