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7 章

      我此后数百年对昆仑外的世界充满戒备,大抵就是因为在第一次出去的时候,完全没有获得好印象的缘故。

      我被邪祟带去了他的老巢——这是我们让探子出去却一直未曾找到的地方,一个离昆仑二百里地外的小山谷里。

      那山谷之中寸草不生,因为盘踞在此的邪祟过多,以至于空气几乎污浊得令我窒息。

      当我头晕眼花的被绑着丢到地上,我正想着我那昆仑将令能不能把我的位置传回昆仑。一只坚硬的爪子便抵上了我的下巴。

      我一抬头,面前的人脸上八只眼睛配一张竖着长的嘴,獠牙呲出,泛着寒光,光这长相就看得我倒吸一口冷气。

      不是没见过长得奇怪的,只是没见过长得这么奇怪的……

      他看来是蜘蛛妖成的邪祟。他嘴上的獠牙一直在“咔吱咔吱”的互相磨蹭,发出令我耳朵极度难受的声音。从竖着的嘴角里流出的液体滴落在地上,形成蛛丝一般的丝线。

      他八只眼睛不停的转,每一只都盯着我的脸。

      “谢濯娶的便是你?”

      他嘴里发出嘶哑的声音,语调奇怪,好似并不像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一样。

      “费我这么大的功夫,可算将你带出来见了见。”

      我心里奇怪,直接问他:“你是谁?与谢濯有何渊源?为何要抓我?”我问他,“你们在昆仑外,图谋什么?”

      蜘蛛妖并不回答我,却一阵怪笑,转而扭过头,看向四周:“都来看看,这就是谢濯的妻……”蜘蛛妖喉咙里发出命令一般的声音,“记住她。”

      邪祟诡异的气息在我身边涌动,我转头看向四周,黑暗里,闪烁着无数腥红的眼睛,他们都盯着我,带着嗜血的光。

      我那时对我夫君谢濯的了解实在少得可怜,实在不知道他上哪儿去招惹的这么一堆邪祟,看起来一副对他血海深仇的模样。他都入我昆仑一百年了,还有这么多邪祟来找他寻仇。

      虽然,如今我也依旧不知道他与邪祟到底有什么渊源……

      “主人,他来了。”

      大殿入口,传来一声低沉的禀报。

      我不知道是谁来了,但下一刻蜘蛛妖便抬起手,粘稠的丝沾上了我的肩膀,随即蛛丝膨胀,转眼便将我浑身包裹起来。

      蛛丝糊住了我的眼睛与耳朵,将我像蝉一样包裹起来,我犹如坠入了海中,眼睛是糊住的,耳朵里一片嗡鸣,隔绝了蜘蛛妖那獠牙疯狂乱磨的动静,也隔绝了一切声音。

      我被倒掉起来,挂在大殿顶上。

      我这才模模糊糊的看见,这是一个不小的石头大殿,入口处一扇石门半开,漏出了一点缝隙。

      所有邪祟的注意力都盯着那个缝隙,他们仿佛在戒备,又在害怕,殿中气息翻滚涌动。

      没人注意我了,我开始动脑子要从这蛛丝里面逃出去。

      我被绑在身后的双手交握,刚想调动内息挣脱束缚,不曾想那最开始黏在我肩膀上的蛛丝却像针一样,扎进我的皮肤里。

      我只觉一股寒凉的气息注入我的身体,我整个人一阵激灵,顿时起了一背的冷汗,心跳倏尔加快,我一张嘴,一口黑血便从我口中涌出。

      那时我想到了,毒蜘蛛捕食的时候,是将猎物注入毒素,裹进蛛丝,等毒液将猎物五脏六腑全部融化,它再吸取汁液的……

      我,似乎成了蜘蛛妖的猎物……

      我头脑发懵,调动内息抵御毒素。

      而在此时,下方大殿里,石门被一股大力震飞,力量震动包裹我的蛛丝,让我身体跟着一起震颤。

      一人踏进门来,我双眼模糊,看不清他的容貌,下方喧闹在我耳边也是一片寂静,甚至连时间的流逝在我脑中变得不确定起来。

      我只觉我一眨眼,下面所有的邪祟便没了动静,我一睁眼,闯入的那人便捏住了那蜘蛛妖的脑袋。

      那可怕的八只眼的脑袋在他手里,像没用力一样,连着头盖骨都直接给捏炸了。

      在蜘蛛妖失去脑袋的那一瞬间,捆缚住我的蛛丝瞬间松落,我从蛛丝里慢慢滑落,我终于看清了外面那人的面容……

      除了谢濯,还能是谁。

      只是他脸上带着的森冷杀意,是我从未见过的,他宛如地狱修罗,一身杀气充斥整个大殿,脚下,全是鲜血。

      细数下来,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谢玄青开杀戒。

      手段残忍,利落,毫不犹豫,已然经历过千锤百炼。

      我张了张嘴,想要喊他的名字,他却似与我心有灵犀一般,仰头看向了我。

      而也是在这一瞬间,那一身杀气都没了,残忍也没了,利落也没了,却换了惊惧与忧怖。

      拉扯着我的最后一点蛛丝断裂,我从大殿顶上坠落,谢濯接住了我,却也发现我的不对劲,我嘴里还在涌出黑血。

      “九夏。”他唤我的名字,甚至有点无措。

      “毒……”

      我说了一个字,他立马便明白过来,很快就在我肩头找到了那被扎过的伤口。

      他抬手摁在我的伤口上:“你忍忍。”

      谢濯的气息顺着那道伤转入我的身体,与方才中毒时的凉意不同,他的气息一过,我感觉麻痹的四肢都慢慢开始回转。他一点一点的帮我驱除身体里的毒,我没有觉得有多痛,但见他打量我的神情,那是眉头也皱着,嘴唇也抿着,仿佛心痛得难以忍受了一般。

      我想宽慰他,而便在此时,谢濯背后那没有脑袋的蜘蛛妖倏尔站了起来。

      我惊惧的瞪大双眼。

      “谢濯!”

      他丝毫没动,任由那蜘蛛妖的利刃从他身后穿入他的胸膛,直至从胸前穿出。

      利刃停在我眼前,带着鲜血。

      而我身体里驱除毒素的气息却并没有停下,直至将最后一点毒素逼出我的身体。

      蜘蛛妖那么大的动作他怎么会察觉不到,他只是没有管他。

      谢濯这才松了一口气,面色苍白的呛咳一声。

      蜘蛛妖将利刃从谢濯身体之中抽出。

      “谢濯,你真有趣。”蜘蛛妖没有要脑袋,却从胸膛里发出了这声调侃,“给自己找了个弱点。”

      我看着谢濯的血滴落,心尖收紧,又痛又怒,我转头看向蜘蛛精,抬起手来,忍着身体里还残留的疼痛,吟诵法咒。

      只听长天之上,轰隆雷响,顺我手指之向,霹雳而下。

      那蜘蛛妖尸首承接雷刑,顿时灰飞烟灭,但飞灰之下,却还有他的声音宛如幽灵一般在飘荡。

      “这只是个开始。”

      我挥手击散飞灰,抱住谢濯。

      他面色苍白,却不露痛色。

      我知晓蜘蛛妖这一击定然带着邪祟之力,这力量会钻入他的内息之中,此后数日皆会不断撕裂他的内息,多少仙与妖都是在被邪祟所伤后,受不了内息撕裂之苦转而自尽而亡的。

      “回去。”谢濯说,“这里,对你不好。”

      又是对我不好。

      我那时和谢濯成亲已经有一百年了,这话也听过很多次了。我开始习惯将他的话抛诸脑后,但这一次我没有。

      我将他扛了起来:“我们一起回去。我带你去回昆仑治伤。”

      “别担心我,九夏。”

      我侧头看他,他却也正看着我,温和的说着:“没危险了,笑一笑吧。”

      我当然笑不出来:“等你伤好了,我天天对你笑。”

      他点头:“好。”

      后来,我当然食言了,我并没有天天对他笑。我们的婚姻还有四百年,那四百年里,别说天天笑了,我是对着他吼过,骂过,还动手过,到最后,甚至连不周山都打偏了几分……

      这期间,当然是为了反抗他对我诸多不合理的要求。

      但之所以我们之间还有这四百年,是因为,谢濯虽然欺我,瞒我……可他也曾拿命来救我。

      但到底,生死相交,抵不过时光琐碎的消磨。日复一日,足以耗尽所有激情。

      我在山洞外,通过阴阳鱼,对夏夏讲完这段她还没有经历的“过去”之后,夏夏那边愣了许久,然后开口问我。

      “所以,谢濯那时候就强得一塌糊涂的灭了整个山谷的邪祟,你竟然没意识到他的强大,此后几百年,还经常和他动手?”她直言不讳,“我是不是想死?”

      我撇了撇嘴:“当时离开那石头大殿的时候,西王母也来了。”

      那日我带着谢濯往殿外走去,破碎的石门外,日光铺洒,但映照在我眼前的,却是一片石山血海……

      所有山谷里面的邪祟,都变成了地上的血水,黏黏糊糊,淌了一地。

      我一脚踏出去,都能溅起水花来。

      我也短暂的震撼于谢濯的力量,但却在两三步后,我看见空中落下一个微微散发光芒的身影。正是我昆仑主神西王母。

      我立即扛着谢濯向她而去。

      而后西王母带着我们回了昆仑,治好了谢濯的伤,也许了我小半年的假期,倒不是因为我受伤,而是因为……困扰昆仑的邪祟之乱,已经没了。

      “我那时就理所当然的认为,灭山谷邪祟之事,是谢濯和西王母联手做的。有西王母在,弄出这些动静,也很正常。”

      夏夏琢磨了片刻:“这样说来,谢濯心口上的伤是那次蜘蛛妖为了救你而受的。从背后捅到胸膛前,劲儿不小啊。但我见他身上还有比这可怕的旧伤,那些伤,说什么也得将养几个月才能好吧,你与他朝夕相处,真的就什么都不知道?”

      我在回忆里思索了片刻,随后长长叹了一口气。

      “你怎么知道我们是朝夕相处呢?”

      “你们不是成亲……”夏夏顿了顿,“罢了,五百年,睡都没睡过,还有什么想不通。”

      我被噎住。

      谢濯在我们的婚姻里消失,在我这儿几乎变成家常便饭了,一去几个月,小半年,也不是没有的。

      那时我烦他,但现在我见过他身上的伤,大概也知道他干什么去了……

      现在想想,甚至还有更多证据佐证。比如在那次蜘蛛妖事件之后,谢濯躺了三个月,那三个月里,算是我们婚姻生活中感情最好的三个月吧。

      他在我的照顾下好了起来,然后立马就消失了。

      隔了小半年,他才回来,我一腔柔情早就变成了一腔怒火。

      我大发脾气,这感情正好的时候说走就走,谁受得了?

      而他照例没有告诉我他的去向。

      再然后……

      再然后我们的感情就急转直下下下下下了……

      但也是从那次起,昆仑之外,再也没有了邪祟侵扰,从后四百年,昆仑犹如修仙界的世外桃园,甚至开放了东市,让小妖怪与各种仙人们进入营生。

      “那……”夏夏问我,“是谢濯解决了昆仑之外的所有邪祟吗?”

      “我不知道。”我直言,“他什么都不告诉我。”

      “但若是做驱除邪祟的事,为什么不告诉你?这不是好事吗?”

      我转头往山洞里面看了一眼,谢濯还在里面沉睡,我护住了他的心脉,他应该不会有大碍。

      我垂下眼眸。

      “若是有话直说,我和他还能走到这步田地吗?”

      毕竟,对于谢濯,我是真的爱过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话不多说先跪为敬。
    答应了大家在二月份更新,真的就在二月底这一天更新了……
    一章……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审核出来,但我是在二月的时候发的!!
    □□住最后的骄傲!
    另外,之前微博里通报了一下自己的情况,这边也在文下给大家汇报一声~
    因为我从去年十月份开始接了个工作,所以一直处于非常繁忙(脱发)的状态,这个状态或许会持续到今年五月份。
    在这期间,每天也是有无数的东西要写,非常占用脑子,所以只好暂时停下了手里的更新。
    我本来天真的以为二月份开始事情就会向好发展,结果我想多了……TUT
    不管怎么说,开坑填的慢是我的锅。
    在这里求一个催更不骂orz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