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3 章

      昆仑的冬月是冰天雪地的寒冷,没在这里看到谢濯,我猜想,他比我先从时空中出来,或许与我落到不同的时间点上了。

      当务之急,我还是得搞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时间。

      我和谢濯的相遇是在冬日的二月十二,谢濯这次回来……如果我没想错,他应该是打算直接阻止过去的我和他相遇的,毕竟……

      上一次他说他要杀我,我没放在心上。果不其然我差点就把自己玩上绝路。这一次我还不得长个教训?

      这次他来之前说,如果没有遇见过我就好了,所以,他一定是来阻止我们相遇的。

      他要从源头上,斩断我们的联系。

      只是我很奇怪,为什么先前那一次谢濯不直接让时间回到这里,他都起了杀我的心了,却难道还想保存我们相遇的记忆吗?

      这记忆对他来说,很重要吗?

      我搞不懂他,我也不想搞懂他了。

      我只想赶紧解决了谢濯搞出来的这一趴烂摊子,妥妥的保住自己的性命,然后回到五百年后,过我逍遥自在的上仙生活。

      我迈步,想去找个在这时节昆仑还有人活动的地方,我要先问问时间,只要我回来的时间是在二月十二之前,我就还有机会阻止谢濯接下来的动作。

      我从半个小腿深的雪地里起御风术飞起来,刚准备走,可一个从雪地里被御风术带出来的一个黑色的小物件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将它捡起来一打量,这不正是本该戴在谢濯耳朵上的那个阴阳鱼吗!

      谢濯果然是比我先到这里了!

      为了甩掉我,他把联系的工具都扔了!

      他是铁了心要和我对着干啊!

      我气得也摸上了耳朵,想将这个别人不稀罕的东西也拆了扔掉,但是……

      当我摸到我耳朵的一瞬间,我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先前那一次回到五百年前,夏夏一开始偶然闯入了谢濯的雪竹院,我用镜子的反光看到了夏夏。后来很多次,我撞见了夏夏,而夏夏还没看见我,我俩在“王不见王”的规则里都没出事。

      可见,只要我俩没有在现实里对上眼,我们就都是安全的。

      那么,如果借助谢濯改动过的这个东西……我是不是能直接和夏夏取得联系!?

      想干就干。

      我当即握着阴阳鱼,脚下掐了个御风诀,往我自己的仙府飞去。

      第二次从劈开的时间里面走出来,我已经不像上次那样不适应。又一次熟门熟路摸进自己的仙府,我在门口瞅了到了现在的时日--

      二月十一。

      我与谢濯的相遇就在明天。

      我不知道谢濯要做些什么,我只能在今天做好自己的完全准备,确保明天夏夏一定要去和谢玄青相遇。

      去救他,去保护他,去治疗他!

      只有这样建立基础,之后的谢玄青才会给夏夏喂上那口血。

      走到我自己的院子外,我的心已经开始扑通扑通的狂跳了。

      看来,目前为止,经过时光穿梭的我,还是比五百年前的我弱上了那么一点。

      我趴在墙头,往里面看了一眼,窗户前,人影晃动,正是我自己在里面走动。

      我将自己的衣服撕下来,将黑阴阳鱼放进去,然后在上面用术法写了六个字“不要戴上耳朵”。

      以我对我自己的了解,不带我是狗。

      我运气,直接将包裹着阴阳鱼的破衣服从窗户里扔了进去。

      然后我就跑了,我怕夏夏好奇追出来。

      直到一路跑到雪竹林里,我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下,静待耳朵那边传来的动静。

      没过多久,风声一动,我的脑海里忽然出现了一个画面。

      画面中,“我”正坐在梳妆台前,铜镜里,清晰的映着夏夏略带好奇的脸。她脑袋转来转头去的打量自己耳朵上的小黑鱼。

      “这是什么啊?谁送的?搞得这么神秘。”

      我一笑。

      我这么了解自己,不愧是我。

      我抬手,敲了敲耳朵。

      雪竹林的风吹动我的头发,我眼前的场景是静谧的竹海与白雪。

      “是我。”

      夏夏猛地倒抽一口冷气,从梳妆桌前弹起来。

      她看着铜镜,但目光也渐渐变得有些悠远。我知道,她脑海里看见了我这边的竹林。

      我也同样在脑海中看着曾经的自己。

      仿佛是我与我自己,相遇在了一个奇妙的时间之海里。

      我告诉她:“我是五百年后的伏九夏。”

      然后我脑中画面一黑。

      是夏夏将她那边的联系关掉了。但因为我没关,所以她脑海中应该还能看见我面前的画面。

      我想了半天,为了让她相信我,我就地刨了个坑,将里面的雪融成了水,然后我探头到水面上,让清澈的雪水映出我的面容。

      “我真的是你,你看。”

      脑中黑了一阵,画面又出现了,夏夏还坐在梳妆桌前。

      我脑海中是镜里的她,她脑海中是水中的我。

      镜花水月般的魔幻。

      只是她的神情有些沉默。

      “夏夏。”我叫她,“为了区分你我,我只有这么称呼你了。”我严肃的告诉她,“你的时间不多了……”

      “你等等。”她打断我,“你不是五百年后的我吗?什么叫我的时间不多了?我这不是至少还有五百年?”

      “你别打断,听我说。”

      “……行趴。“

      我沉着脸,一脸严肃的盘着腿,在雪竹林里,用手指头给她在雪地里连比划带写的,终于给她讲清楚了我与谢濯之前穿越时空来断姻缘的这些事。

      然后我告诉她:“所以,明天,你必须去救那个谢玄青,不管刮风下雨,谁家出多大的事,就算是西王母来拦你,你也得给我出门,来雪竹林,救人。”

      夏夏在那边捏着下巴沉思了很久:“我有个问题。”她举手了,她说,

      “你,也就是我,我和明天要遇见的那个妖怪,我们成亲了五百年,我们竟然,就只拉了拉小手,亲了亲嘴巴?然后……没了?”

      “嗯。”

      “我怎么忍得了的啊!?不是,你怎么忍得了的啊?你知不知道,外面精怪传说,凡间有的地方两年不同居都算事实和离了!你五百年,够离个二百五十次了。你忍到现在?”

      我沉默。

      “你的生活出了什么变故。”她问我,“你告诉我,让我有个准备。这次我绝对不踏上同一条不归路。”

      我又沉默了很久,然后颓然叹气:“你生活出现的唯一变故,就是喜欢上了一个妖怪。”

      我当初对谢濯的喜欢,是没有遇见谢濯的自己看不懂的。

      我的喜欢说不出为什么,但却说得出很多细枝末节。

      我喜欢谢濯给我承诺就一定兑现承诺的模样,他说了做竹笛,就一定给我做。我喜欢练兵累坏回家时,谢濯递上的那杯水。我喜欢冬日落雪的小院里,谢濯笨拙又认真的堆的小雪人,雪人是我和牵着我的他。

      还有许多莫名其妙的小细节……

      像有危险时,他总能及时握住我掌心的手,还有他听我说话时,只停在我脸上目光。还有我偶而捕捉到的,他在看我笑时,嘴角情不自禁上扬的弧度。

      我喜欢的是那个谢玄青,沉静、温柔又充满力量。

      可这些细节,终究磨灭在了五百年的隐瞒和不解里。

      直到现在,我疲惫得已经对他的事,再无探究的欲望。

      说与不说,瞒与不瞒,都没区别了。

      “我还有个问题。”夏夏尽职尽责的打断我飘远的思绪,“你喜欢的这个妖怪,隐瞒所有的事情,只是因为他说话会痛?”

      我沉默。

      夏夏继续问:“他不会识字吗?他写不了吗?手也痛?东市卖艺的河豚精,都学会拿自己的肚皮撞一副画出来了,手残,脚也可以写,身残,志不能不坚。”

      我忍不住骂我自己了:

      “夏夏,动动脑子,我刚哪个字跟你说,他隐瞒我那么多事情,只是因为他说话嘴巴痛?他能给我念书念到我睡着,他要真想给我解释一件事,我怕是堵住耳朵,他也有办法撬开说给我听。他瞒我的事,任何事,只是因为他不想告诉我而已。”

      “那他为什么不告诉你?”

      “我要是知道我能走到今天这步!”

      夏夏想了想,觉得也对。

      但她还有问题:“那个谢濯说,他见你剪红线的时候,他感觉比说话痛一万倍,所以他想杀你?”

      “嗯,他说他痛,所以他认为杀了我,他或许就不痛了。”

      夏夏骂人了:“他是不是有病。”

      “你还没听明白吗!他就是有病。”

      “他有病你为什么还要我与他重蹈覆辙?”夏夏有理有据的推理,“你看,我和谢玄青还没有相遇,谢濯要阻止,那就让他阻止就好啦,我和谢玄青不遇见,就不会成亲,就不会变成怨偶,就不会和离,他就不会杀你。等你回到五百年后,你跟谢濯说不定就是完全不相识的两个陌生人,他哪还会记得杀你这件事。”

      “你说得对,但也有另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

      “可能他阻止了你们相遇,喂血,成亲,但我和他回到五百年后,他依旧记得我曾经剪过他红线这件事。唯一改变的,只有我,也就是你,这具身体里,没有他的血誓了。”

      夏夏似乎被这个可能性吓到了:“不会吧,他阻止了喂血,我的身体里都没了血誓,他的身体里还能有过去的记忆?”

      “谁知道呢。”我撇嘴,“毕竟两次回到过去,我都还清晰的记得之前都经历过什么。若是穿梭时空,不会损坏记忆,只会改变身体状态,那伏九夏,你、我就彻底,没奔头了。”

      夏夏咽了口唾沫:“这个可能性大吗?”

      我反问:“你敢赌吗?”

      她沉默了。

      我下了论断:“所以,让谢玄青给你喂血,才是保住你我性命的唯一办法。”

      夏夏思索了一会儿,随即坚定的摇头:“要保住你我性命,这并不是唯一的办法。”

      我挑眉,看着五百年前的我自己。

      我不信,我多吃了五百年的饭,她还能比我聪明。

      她开口了:“杀了谢濯,一劳永逸。”

      是的,谢濯不能杀我,但没说我不能杀他呀。

      夏夏或许没有我聪明,可在针对谢濯这件事情上,她是真的比我狠得下手。

      但我也不得不提醒她一句:

      “你是不是忘了,故事的开始,是以一个雪狼妖,挡住所有昆仑仙人,只身抢夺盘古斧,开辟时空讲起的。”我问夏夏,“你飞升的劫数都没渡过,你拿什么杀他?”

      夏夏想了想:“来,聊聊明天我遇见谢玄青要做什么?”

      感情的事,我与以前的我聊不明白,但在保命这件事情上,我们还是很容易达成一致的。

      夏夏同时也和我强调:“这一次,我只保证达成结果,绝对不会让自己动心的。九夏。”她如此称呼我,“我不会踏上和你一样的路。”

      我祝福她:

      “但愿如此。”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了一个细节,如下~
      “你还没听明白吗!他就是有病。”
      “他有病你为什么还要我与他重蹈覆辙?”夏夏有理有据的推理,“你看,我和谢玄青还没有相遇,谢濯要阻止,那就让他阻止就好啦,我和谢玄青不遇见,就不会成亲,就不会变成怨偶,就不会和离,他就不会杀你。等你回到五百年后,你跟谢濯说不定就是完全不相识的两个陌生人,他哪还会记得杀你这件事。”
      “你说得对,但也有另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
      “可能他阻止了你们相遇,喂血,成亲,但我和他回到五百年后,他依旧记得我曾经剪过他红线这件事。唯一改变的,只有我,也就是你,这具身体里,没有他的血誓了。”
      夏夏似乎被这个可能性吓到了:“不会吧,他阻止了喂血,我的身体里都没了血誓,他的身体里还能有过去的记忆?”
      “谁知道呢。”我撇嘴,“毕竟两次回到过去,我都还清晰的记得之前都经历过什么。若是穿梭时空,不会损坏记忆,只会改变身体状态,那伏九夏,你、我就彻底,没奔头了。”
      夏夏咽了口唾沫:“这个可能性大吗?”
      我反问:“你敢赌吗?”
      她沉默了。
      我下了论断:“所以,让谢玄青给你喂血,才是保住你我性命的唯一办法。”
    ————————————
    最近有在重新筹划更新了,但因为断的有点久,在重新找感觉,不定更新时间,大家最好还是等等追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