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1 章

      我火急火燎的跑到雪竹林的山洞那方。

      还没到,远远的便瞅见了站在山洞门口的谢玄青。

      他果然没走!

      他手里拿着那根雪竹做的笛子,他是回来拿笛子的……

      我说不上此时心里是什么感觉,也没时间去理清,只见谢玄青严肃着一张脸,御风便要往劫云的地方飞,我连忙大声喊住了他:“谢玄青!”

      谢玄青周身御风术散去,他转头看我,随即皱起了眉头。

      我气喘吁吁的跑过去,听他问我:“你怎么在这儿?”

      “我……”我在脑中想狡辩的借口,“我刚才虽然赶你走,但我……我还是……”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我愣住:“你问的是什么?”

      “那是你的劫云。”他指着天边已经开始下劫雷的云。

      我矢口否认:“不,那不是我的。”但当我否认完了,我就觉得谢玄青看我的眼神不太妙。我撑住场面,强行解释,“我现在就在这儿,那劫云怎么可能是我的。”

      都没听我说完,谢玄青周身御风术再起。

      我立即抬手将他的手腕一把拽住:“你等等!”

      他不等。

      他反手就把我的手扣住,拉着我要往空中飞去!

      我心头一慌,谢濯在那边,夏夏也在那边,谢玄青这拉着我过去,到时候别说什么喂血不喂血了,直接先死两个!

      那还玩什么!

      我当即一个运气,直接在脚上挂了个千斤坠的术,死死的将谢玄青拉住:“不能过去!”

      谢玄青不说话,却是铁了心的要走。

      他拉着我的手更用力,我脚下的千斤坠眼看着就要坠不住了,危机关头,我不管不顾直接开口喊道:“劫云那边的我不会有事的,有人过去帮忙了!我会渡过劫数的!”

      拉拽我的力量变轻,与此同时,我在面对谢玄青时,那一直沉甸甸的心绪也变轻了。

      我一声长叹,心想,事情都走到这个地步了,实在没必要瞒他了。

      我仰头望着谢玄青:“我实话告诉你吧,我不是现在的我,我是五百年后的伏九夏。我知道我的命运会变成什么样,你不用担心。”

      谢玄青脚底还有御风术在旋转,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听罢我这话之后,御风术这才算是彻底消失了,他站在地面上,与我沉默的对视着。

      我有些回避他的目光。

      “抱歉,之前一直想方设法折腾你的,是我。”

      “我早就知道了。”

      他的回答我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我呆呆的望着谢玄青,他神色间没有了方才的着急,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平静淡漠:“你身上有我的血,但我没有给过你。所以,我早就猜到,你不是现在的伏九夏了。”

      我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细细想来,我在这边第一次见到谢玄青的时候,他确实问过我一句“吃过什么了”,但那时候我并没将这句话放在心上。想来,他是在那时候就起疑,然后慢慢的知道了我和现在夏夏的不一样了。

      “先前,我并不知道你回来做什么,但今天在翠湖台,我知道了……”他垂下了眼眸,看起来有点落寞萧索,“你之前的奇怪胡闹……都是想逼我离开。”

      我嘴巴动了动,看着此时谢玄青的脸,我觉得我对不起他,但道歉的话又不知道该从什么角度切入。

      此时我忽然有些理解了,谢濯为什么说一句话憋那么半天。

      因为有时候,想说的话太多,反而会堵住喉咙。

      我没言语,他却自嘲了一句:“看来,我未来,对你很不好。”

      我捂住脸叹息了一句:“是的,我们成亲了,又和离了。”

      谢玄青沉默着,他没什么表情,但我却见着他眼瞳微微颤了一下。不像谢濯与我和离那天那么剧烈,却也真实的让我觉得,他其实有些感慨与悲伤。

      “抱歉啊。”我道,“虽然现在信誓旦旦的说喜欢你,要一直陪着你,但最后,还是没办法坚持到愉快的结局。”

      他闻言,轻轻闭上眼,眼睑遮住了他眸中情绪。

      “我为什么……对你不好?”

      “你什么事都瞒着我。”

      他沉默了,似乎想到了,这确实是他会做的事。

      我冷静平和的告诉谢玄青:“但这一次来,我也想明白了。你瞒我所有的事,最终的症结是在于你要瞒我你雪狼妖族的身份。你不想让我知道这个身份,所以一个隐瞒,要用无数的隐瞒去填补。

      那些没对谢濯说的话,我终于现在告诉了他:

      “我们才开始相遇的时候,无所谓的,因为我总会想,以后就知道了,以后就了解了。但成亲了,就不一样了,五百年时间,我还是对你一无所知。谢玄青,我已经耗尽了我所有的勇气了。”

      “所以……你回到这里,是为了改变过去,不再缔结这个血誓?”

      听闻此言,我不由无奈一笑:

      “谢玄青,你不知道你未来隐瞒我所有事隐瞒得有多好,来这边之前,我甚至都不知道你雪狼族的身份,更别提咱们之间的这个什么血誓了。我们和离是我提出来的,只是我单纯的认为日子过不下去了。”

      谢玄青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有些困惑。于是我好心的解答了。

      “来这里,是你自己要来的。”

      谢玄青微微怔愣。

      但他是个聪明的妖怪,不过片刻后,他就转头看向空中的劫云。

      我猜,他猜到了。

      我索性将事情和盘托出:“在那边帮另一个我渡劫的人,正是五百年后的你自己。”

      谢玄青望着劫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神情有些严肃了起来。

      “谢玄青,就算我们和离了,我也从来都没想过要抹去你我的过去。因为我相信,总有一天,这些事情我可以笑着与人聊起,我所经历的,不管好坏,皆令我更完整,但你可不一样了……”

      提及此事,思及过往,我话锋斗转。

      “你也不知道对我哪来那么大的深仇大恨,我们刚和离,那一万,你就盗我昆仑盘古斧,劈开时空,非得回到这五百年前,斩断你我姻缘,阻止你在今天……”我指了指天边的劫云,“喂我一口血。”

      谢玄青沉默的望着那黑云汇聚的中心。

      “甚至……”我想到这事,还觉得有点搞笑,“来这边之前,你还扬言要杀我……”

      谢玄青身形一顿,他猛地回头看向我。

      他神情严肃:“我说,我要杀你?”

      “对,你拿着盘古斧劈开时空,说你要回来弥补过错,还说等你回来,你就可以杀我了。”我笑他,“和个离而已,何至于喊打喊杀,未来的你,心态不好……”

      谢玄青脸色更严肃了:“我真的要杀你。”

      我蒙圈:“你说什么?”

      “我或许,是真的想杀你。”

      我呆住。

      我看看谢玄青,又看看那风暴的中心,又一脸茫然困惑不敢置信的回头来把他盯着:“你为什么想杀我?”

      “我不知道。”谢玄青说,“但借用盘古斧,劈开时空,回到过去,我如果这样做了,还这样说了。我或许,是真的想回来杀你。”

      他一脸正色,说出了震得我脑仁生疼的话:“我不会平白无故,说这种话。”

      谢玄青就是谢濯,他不一定完全懂谢濯,但他肯定比我更懂!

      我听他这么说,有点怕了。

      联系前后细细一想,谢濯似乎真的有点危险……

      但是!

      “为什么!?”我震惊后,心里是满满的疑惑,“为什么?谢濯为什么要杀我?他打算怎么杀我?”

      谢玄青显然是觉得没时间解释了,他一把抓了我的手,御风术再起,我这次再也不扒拉他了,赶紧收了脚下的千斤坠,恨不能再给他扇点风。

      劫云之中,雷电交错,紫蓝相交的雷电甚至能劈出猩红色的光,雷声在我们身边噼啪乱响。

      谢玄青一边拉着我顶着雷暴急速向前,一边和我解释:“契约血誓于我族而言,是一生不可更改之誓。”

      “所以你只有回到过去才能改变这件事,这我明白,但我不明白,谢濯为什么要杀我?”

      “在契约中,我的血脉之力会让我保护你,不允许我伤害你。”

      我愣了愣,这倒是我第一次听说。

      所以,谢濯是雪狼一族的身份对他的限制就是,他给我喂了血,我就成了他的伴侣,一生不能更改,并且他注定要保护我,这是写在他命中的命令。

      所以,谢濯一遍又一遍的和我说,他不会打我,这是真的。

      所以,这五百年成亲,我每次和谢濯打架,从来都是我单方面的打,他从不还手只闪躲,直到我打得没力气了才终于消停下来。到这边来后,谢濯气炸了也没弄疼过我,我流了血之后他也很快就能找到我所在的地方,过来帮我……

      这一切举动,都是因为他身体里的血脉之力在作祟。血誓让他不得不收敛自己,不得不保护于我。

      我以为我们在月老殿剪了红线就是和离,但对他来说,我们昆仑的红线根本没有任何实质性的约束力,真正束缚他的,是他的宿命。

      要彻底和离,必须回到过去,阻止喂血。

      他如果真的对我动了杀心,那也必须要阻止当年的他喂我血。

      这样,等回到五百年后,我身体里就没有了他的血。没了血就没有血誓,没有姻缘,没有束缚……

      他就可以杀我了。

      我脑中,切切实实的回忆起了我们来五百年前的那一天。

      那一天,昆仑山巅,狂风拉扯我与谢濯身上的衣袍和头发。我问他他到底要做什么。他冷漠的说:

      “我要去弥补我的过错。”

      他还说:“等我回来,我就可以杀你了。”

      你妈的,谢濯你原来不是在开玩笑,你是真的想搞死我!?

      我以为是和平和离,结果你要搞个情杀!?

      “你到底为什么要杀我!?”我愤怒又害怕,忍不住更提高了声音质问谢玄青。

      但谢玄青在沉默之后,只回答了我五个字:

      “我还不是他。”

      我默了。

      谢玄青确实还不是谢濯,他还没有与我成亲,我们没有一起生活五百年,他也没经历过和离,所以,很正常的,他不知道谢濯在这件事情上到底是怎么想的。

      一如我无法体会幼时的我摔一跤为什么会嚎得那么大声,幼时的我必定也无法理解现在的我摔一跤,为什么要尴尬的先看看周围有没有人看见……

      哪怕是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间,因为经历的不同,也无法感同身受自己当时的情绪。

      现在的他想救我,未来的他想杀我。

      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间里,对一件事竟拥有截然不同的态度,既相对,又统一。

      这个世界真是充满了令人无法理喻的矛盾……

      谢濯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或许只有此时此刻的谢濯本人,才能回答出来。  

      “必须让你喝到我的血。”谢玄青像立誓一样说着。

      我在心里权衡了一下。

      谢濯想不想杀我,其实我还不能确定,现在这只是一个可能性的问题。

      谢玄青可能猜错了,也可能猜对了。

      我如果按照我和谢濯的计划,阻止谢玄青给夏夏喂血,我得到的是——谢濯达成了自己的目的,他心满意足。

      而万一,只要有万分之一,谢濯是真的想杀我。那我帮他阻止了谢玄青,夏夏没喝到谢玄青的血,等我们回到五百年后,我们的血誓就消失了,我就等于是亲手把刀递到了谢濯的手里……

      我得到的,就是死路一条。

      这两相比较……

      我当然是选择保命啊!

      生死攸关!我管他谢濯能不能斩断我们过去的姻缘。

      我本来就是稀里糊涂被拖过来的,为了回去,我才给他忙里忙外的瞎折腾。我哪能为了他的诉求,搭上自己的一条卿卿性命?

      好在谢玄青看起来是靠谱的,他在我身边想解决办法:“我不能与他相见。你也不能见到现在的你,所以,必须把他诱出来。”

      梳理关系,权衡利弊之后,我也放下心头对所有情绪,理性的想了个法子:“你先将我放下去,不要太靠近劫云中间,不然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谢玄青依言将我放到了地上。

      此处离劫云中心噼里啪啦打雷的地方,也就是我的仙府,大约还有十里地的距离,不远也不近。

      我掏出匕首,直接对着自己的手掌划下去,但匕首刺破我手掌之前,就被谢玄青拉住了。

      果然,我身体里有他的血,保护我就是他下意识的事情。不管是哪个他。

      “你做什么?”他问我。

      我推开他的手:“这还不明白吗?利用你们雪狼一族的血脉之力啊!我受伤流血了,威胁他我要自尽,这还不能让谢濯赶紧滚出来。”

      谢玄青沉默。

      “你别管我,你先眼不见为净,赶紧去别的地方呆着,等谢濯出来了,我给你搞个大动静,你听到动静,就赶紧去劫云中心。”我用从未有过的严肃认真注视着谢玄青。

      “谢玄青,你一定要给另一个我,喂上血。”我像托孤一样嘱咐他,“我们的关系,不能就这么断了。”

      天上雷云翻滚作响,谢玄青看了我片刻,他不是个犹豫的人,随后便点了头。

      “好。”

      他许了我一诺,我知道,他一定会做到。

      我目送他身影消失在我能看到的最远处。我不再犹豫,一刀划下,手掌当即鲜血直流。

      不过片刻,我耳朵一热,耳坠泛光,脑海中闪出谢濯的声音:“你在做什么?”

      我将两只手都举起来,我一手拿着刀,一手流着血,我把匕首放到我的手腕上:“谢濯,滚出来。”

      谢濯没有说话,但下一刻,谢濯眼前的场景就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他那边,天空中是漆黑的劫云,地上是昏迷的夏夏,身侧是谢濯撑出来的结界,结界将天空中的劫雷一道一道,全部吸纳进去。

      “你想死吗?伏九夏?”

      谢濯低沉带怒气的声音,仿佛就在我的耳边。

      我心底又是一权衡,让“我”挨两道劫雷,我可能不会死。

      但谢濯真的帮我渡过了劫数,谢玄青没能将血喂进夏夏嘴里,我与谢濯身上的血誓消失……那等他出来,我或许就真的会死了。

      过去的我对不起了!

      为了活下去你还是挨雷劈吧!

      我的刀刺破手腕皮肤,我慢慢吐出两个命令的字:

      “出来。”

      谢濯何等人也,作假戏是骗不了他的,我当即右手一用力,眼看匕首手起刀落就要将手腕上的经脉划断,天空中一阵狂风大作,脑海中谢濯那边的场景陡然一转。

      我在我脑海中看到了我自己的模样——发丝乱舞,衣袂翩飞,鲜血与匕首在狂风与雷暴中,带着穷途末路的决绝。

      而谢濯或许也在他脑海中,看到了他中夺下我匕首的模样——盛怒、惊诧、不敢置信与咬牙切齿。

      我与他,可能从来没有在彼此的眼中那么清晰与重合。

      客观来说,他眼中的我,还挺好看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双节同庆,再忙也必须更一章!
    节日快乐(づ ̄3 ̄)づ╭?~
    ——————————
    因为有姑娘说之前的好像没看懂,于是我又梳理文字修改了一下,这次换了下表述,剧情还是没变的~希望能更易于阅读一点~
    就是不知道审核啥时候能出来了_(:з」∠)_希望快点,随缘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