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0 章

      谢濯竟然……吻了我?

      我呆愣当场,他离我太近,我的眼睛已经无法将他看清,我只觉在一片模糊的视线里,唇齿之间,呼吸内外,全是他的气息。

      他头发的拂动,他指尖的压力,他衣袂的柔软触感,一切都带着凉意,却又莫名炙热。

      然而,在短暂的错愕和怔愣之后,我的手动了。

      我反手就是一耳光,直接将谢濯的头打得偏向一边。手收回来,我双手推在他胸膛上,用力将他怼开,丝毫没有吝惜着力气。

      他退了两步,没有去触碰被我扇红的脸颊,他转头,看向我时,目光晦暗一片,仿佛还在酝酿一场暴风雨。

      而我回报他以同样六亲不认的眼神。

      “离都离了,你整这出是要做什么?”

      “你离了,我没有。”

      “你在说什么废话?”

      “你饮过我的血,只要契约没解除,你就永远是我的仙侣。”

      他这话信息量有些大,我闭上了即将张开,想要喷他的嘴巴,我将思路捋了捋。

      上次我知道了谢濯是雪狼一族,上上次我知道了五百年前,我飞升渡劫时,谢濯给我饮过他的血,现在我知道了,我饮过他的血,就是他的妻。

      通过以上三个消息,我可以推断得出,雪狼一族给人喝了他们的血,那人就会成为他们的伴侣。

      有此可推断出,我们缔结姻缘,不是在月老殿前的相思树下,而是在我飞升后,他给我喂血之际。

      还可得出,我剪了红线,是我剪断了姻缘,而他的姻缘还跟我连着。

      难怪谢濯之前说,斩断姻缘的成功标志就是不让谢玄青给夏夏喂血。

      当我终于将这些信息联系起来,我那闭上的嘴又被胸口喷涌的情绪撑开了:“就这么点破事儿你瞒我这么久!”喷完第一个层次,我第二个层次马上续上,“别说我已经把红线剪了,就算我还是你的妻,我他妈逛个翠湖台又怎么了?”

      谢濯眸光阴鸷,我给自己续了一波气焰,压着他继续骂:

      “咱俩结婚五百年,一次都没睡过,我离了半个婚,出来亲亲别人脸蛋怎么了?我这还是被人亲的!三年大旱,君王都是要祭祀求雨的,五百年了!天王老子也拦不住我……”

      “伏九夏!”

      他眼里面的暴风雨都被气得蒸发了,他瞪着我,一把抓住我的手,眼眶泛着怒红,指尖也在颤抖,但他却还是没有抓疼我。

      我又不疼,他又不放,他就这么盯着我,仿佛想拿我的爪子将我的嘴堵上。

      我笃定他是真的不会打我,于是更加有恃无恐:

      “别那么大声的叫我名字!我还没聋!五百年里正大光明的你不亲亲抱抱,非得等现在了我爱跟人家亲亲抱抱了,你在这儿要找补回去?晚了!”

      “再有了,我今天是去逼谢玄青离开的,我为什么非得逼谢玄青离开,你心里没点数吗?我们为什么回到五百年前搞这一趴破事,你也没数吗?我不就是为了帮你斩你那一半的姻缘吗!现在眼看着事情成了一半了,你跟我在这儿闹这出!?”

      我吼完他,喘了两口气,平静了些。

      谢濯被我吼了一通,也平静了些。

      他还握着我的手腕,只是唇角紧抿,脸色铁青。

      我看着他,没那么愤怒了,倒起了点冷笑嘲讽的心思:“怎么?谢濯,你别告诉我,一路走到现在,你又醒悟过来,你是爱我的?”

      我盯着他的眼睛,不放过他神情里面的丝毫变化。

      这个问题,从我们成亲之前,到我们没有完成的洞房花烛,到五百年后的今天,我都在不同的时间节点,不同的情景情绪下问过他。

      谢濯,你喜不喜欢我?

      有满怀期待的时刻,有悲伤乞求的时刻,还有歇斯底里的时刻。

      但从前谢濯的回答都是一句平静的“不知道”。

      今天……

      谢濯放开了我的手腕。

      我垂下眼眸,懒得再去打量谢濯的神情,心里已经平静如一潭死水,我转动了一下腕关节:“该高兴了谢濯。”我说,“谢玄青已经走了,待过了夏夏历劫当日,谢玄青没有出现,我们就可以回去了。值得庆祝吧,咱们这亲终于要和离完了。”

      终于……不用再折腾了。

      转身,准备回屋,我不想去追究谢濯今天的失控到底是为了什么,反正日子已经过成了这样,再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但我没想到,当我一只脚即将迈进大门的时候,空中一道似曾相识的惊雷骤然响起。

      我错愕回头,只见昆仑上空,劫云密布,那乌央乌央的阵势,不是飞升上仙的劫云,还能是什么!?

      而据我了解,现在这个时间的昆仑,除了我,伏九夏,现在的夏夏,并没有那个仙人修到了该历劫的时候。

      “今天什么日子了?”看着这有点熟悉的劫云,我紧张得忘了方才还在跟谢濯吵架,直接问出了口。

      谢濯也将方才的情绪全部收起,他皱眉看着天上的劫云,呢喃着回答:“五月二十四。”

      “劫数提前了?”我蒙圈的看着谢濯,然后陡然反应过来,“难怪我今天去偷钱的时候身体都不痛了!”

      飞升上仙,劫数之所以难渡,是因为这劫云会在历劫者最弱的那天到来。

      我还以为是我适应了,原来是夏夏已经到了最弱的时候,我去府里的时候,她比我弱,所以感受到那些疼痛的就是她!

      “不好不好不好。”我慌如热锅蚂蚁,来回踱步,口中念念有词:

      “五百年前我历劫难是因为我将时间都花在了照顾你身上,荒废了修行,昆仑集会我表白于你,被你含糊不清的回答刺激得伤心过度,所以扛不住劫雷,虽然之后稀里糊涂的过了,但应该是你喂了我血的缘故,这一次……

      “这一次,夏夏好像被伤得更深,身体更弱,她铁定是渡不了劫了,你又不去给她喂血,她大概要完,她完了我就完了,但我亲自去帮忙又是雪上加霜,得想个办法得想个办法……”

      我这边急得要挠墙,谢濯那边脚下已经御风而起。

      他飘在空中留下一句:“我去帮你。你去找到谢玄青。”

      “我找谢玄青做什么?”

      “拦住他。”

      “他今天都被我气死了,一定不会去帮夏夏的。”

      谢濯很笃定:“生死攸关,他会去。”

      我沉默片刻,一咬牙:“那我上哪儿去找谢玄青?你给我指个方向,猜猜你那时候到底会去哪儿?”

      “我不是那时候的我了。”

      谢濯直接御风而走,我看着谢濯的背影气得想问候他全族,但想想他亲手将他全族灭掉的事……

      我抓了抓脑袋,还是一闭眼闷头就往山洞那方扎去。

      我之前在翠湖台,前脚将谢玄青气走,后脚谢濯就跟来了,他离开的时间不长,但按他的功法,如果铁了心要走,此时应该已经离昆仑几万里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直觉却告诉我,他一定没走。

      他伤了心,或许还是会回到那个,我救他的的地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几天开始无敌的繁忙起来,国庆节估计也消停不了
    催更的大家辛苦了TUT但我的爪子和脑子实在有点忙不过来
    因为过于愧疚,所以都不敢发微博告诉大家更新了……
    建议大家可以屯文看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