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我觉得老秦这个毛遂自荐得很有意思,于是用三个灵石预订了他两个时辰的时间。

      但当我要离开的时候老秦才告诉我:“您要走呀,时间已经开始计算了哦。您得抓紧时间回来哦。”

      “你这还要计时?”

      “我们是付费服务,你付费了,服务自然就开始了。”

      “那你把钱先退我,待会儿我来了再付费。”

      “我们特殊服务,概不退款哦。”

      我指着老秦,“你是个奸商吧?”

      老秦一甩手里的折扇,挡住半张脸,只有那狐媚眼睛笑眯眯的看着我:“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妈的……

      我骂骂咧咧的从翠湖台出来,但还是不忘对老秦叮嘱,让他务必给我准备好四个绝色狐女。

      我心想,她们最好是能一举迷倒谢玄青,实在迷不倒了,再让她们带着谢玄青来看看我“放浪形骸”的模样……

      左右我还是个守备军的将领,我还是想要脸的,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出绝招。

      安排好了这些事,我终于来到了雪竹林的山洞前。

      在走进去之前,我把谢濯讨人厌的嘴脸在我脑海里翻滚了一百遍,直到我确定,我已经对这张脸感到极度厌烦的时候,我迈步踏入了山洞之中。

      山洞里哪怕是白天也还是有点阴暗的,带着抹不去的潮气,山洞里隐隐传来了一些奇怪的声音,“嘎吱嘎吱”的,令人耳朵有些难受。

      “谢玄青?”我唤他的名字,终于走到了他身前。

      光影昏暗,谢玄青靠着石壁坐着,他正放在怀里的,是一根做了一大半的雪竹笛子,他还在给笛子打孔……

      我都完全忘了这茬了……他怎么还……

      “九夏,你先等等,马上就做好了。”

      我看着他这认真的模样,心头刚要软,我另一个名为理智的东西便狠狠揪住我的心尖。

      不!硬起来!你不想软!

      钱都花了!算着时间呢!赶紧带他去!

      我一抿唇,从他手里夺过雪竹笛子,然后放到他身侧的地上,在谢玄青微带错愕的神情中,我一把拉住他的手,将他拽起来。

      “等不及了,我带你去玩好玩的!”

      我不由分说的将他从阴暗的山洞里面拖了出去。

      谢玄青倒是没有反抗,一路蒙圈的被我拉到了东市。

      然而到了人员混杂的东市,谢玄青的状态显然一变,他不再任由我拉着他瞎走,而是站到了我身边,亦步亦趋的跟着,神色间带着戒备与冷漠,不停的打量与我们擦肩而过的仙妖们。

      他这个状态……

      忽然有点谢濯化了。

      我不明所以,但迫于时间压力,我也没有多问他,直接将他带到了翠湖台大门前的廊桥外。

      廊桥上已经三三两两的斜倚着一些狐妖了,有男有女,每个狐妖都衣衫半褪,香肩外露,松散扎着的头发,让这光天化日也显得有些旖旎暧昧。

      我和谢玄青站在廊桥前,我打量了一眼谢玄青的脸。

      他脸色宛如他的名字,黑成一片。

      我没有解释,迈步往里走,谢玄青终于拉住了我,手指拽在我手腕上,我都感受到了胀痛的压力。

      “你来这里做什么?”

      “带你玩”这三个字在我嘴边一转,我又吞了下去。我保证,我现在敢说出这几个字,我那七块灵石一定打水漂!没得商量的那种。

      我心下一转:“来办事啊。”

      谢玄青皱眉,转头看我。

      我张口就来:“我不是昆仑的守备军吗,我们日常要到这里来巡查的,今天我是微服私访,假装玩乐,打入内部,看看他们里面有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仙妖精怪在做什么乱七八糟的生意。”

      谢玄青眼睛都没转一下:“站在外面就能看。”他冷漠的说着,“他们一定有。”

      这时候他身上那股谢濯的味道又出来了。

      我清咳一声,继续瞎编:“乱七八糟的生意肯定是有的,昆仑理论上也是特许狐妖做这门生意的,但我今天主要是来看看他们里面有没有藏匿妖邪伥鬼。”我不打算给他继续思考的时间,反向拉了他的手就往里面拖,“走吧走吧,你陪我看看。”

      谢玄青皱着眉,冷着脸被我拖上了廊桥。

      许是他这身气势太过吓人,那些站在廊桥上唠嗑的狐妖们见他和我来了,都不由自主的拉了拉衣裳,摆出了点正襟危坐的姿态。

      直到老秦出来相迎,千年的狐狸,丝毫不惧谢玄青的冷脸。他笑着迎上来:“来啦?”老秦手里拿了把折扇,微微摇着,吹着他披散的发丝,更显那一张脸妩媚至极,“九夏,这就是你的贵客?”

      我转头看谢濯,和老秦的如沐春风相比,他简直是昆仑的巍巍雪山,一张脸又沉又冷,压得人喘不过气。

      我打定主意视若无睹。

      “是。”我点头,“去里面吧。”

      老秦笑眯眯的在前面引路,我和谢玄青跟在他身后。

      我现在是不敢碰谢玄青了,怕他冷得扎手……

      好在谢玄青没有扭头离开,他沉默的跟在我身后,转角时,我还能看见他在往远处眺看,不知他在戒备些什么……就像很多时候的谢濯一样……

      老秦将我们带入一个房间,一拉开木制的滑门,说实话我是愣住了的。

      四只绝色女狐已经美美的待在屋内,美不足以让人惊艳,但美的各有特色却让人很是惊艳!

      我们一进去,她们都带着暖暖的笑意迎上来,一个圆脸的狐女尤其可爱,肉嘟嘟的脸颊让人想捏,她见我看她,她便笑嘻嘻的走到我身边:“仙长别站着,快坐下吧。”

      她身上的香味像水果,香香甜甜,她软软的手轻柔的握住了我的手腕,头发拂过我的手背……

      啊……跟云一样……

      “姐妹们方才帮你们调好了仙果玉饮,要尝尝吗?”她给我奉上一杯粉粉的玉饮。

      啊,花钱真快乐!

      我美滋滋的接过,正要喝,旁边横来一只手,挡在我的嘴巴前。

      我转头一看,谢玄青冷着脸将我面前的杯子拿了过去,他也不喝,只“笃”的一声把杯子放在了桌上。

      屋内纷纷的气息瞬间被他这冷硬的一声打破。

      他看了我一眼,那神色间的情绪真是说不出的怪异……有点不悦,有点懊恼,还莫名其妙的有点委屈。

      我不知道他在委屈个什么,我不就跟狐女捏了捏手吗……

      谢玄青看向狐女时,情绪一收,金刀大马的坐下,来了一句:“都坐好。”

      四个又萌又软又漂亮的狐女面面相觑,然后千娇百媚的坐了下去。

      房间里全然没有愉快的氛围。一如我们平时带兵来检查一样,一个二个抿着唇,睁着大眼睛,无助又可怜。

      谢玄青又扫了她们一眼,强调:“坐好。”

      狐女们愣了愣,有的收起了自己翘起来的腿,有的拉了拉自己的裙子,有的正了正自己的衣服领子,像学生在夫子学堂上课一样,都坐直了身体。

      我想了想我的四块灵石,有些看不下去了。

      我凑到谢玄青耳边:“这有点不合适吧?”

      谢玄青转头看我,神色更比刚才复杂,他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这里不是好地方。”

      “我知道。”我大脑飞速转着,“你帮我个忙,看看这几个狐女他们身上有没有邪气。听说她们是这里最好看的四个狐女,搞不好有所伪装呢。你帮我好好看看。”

      谢玄青闻言,目光果然重新落到了几个狐女身上。

      狐女们巴巴的看看我又看看谢玄青,最后求救一样看向老秦。

      老秦面不改色的微笑着:“仙长与你们开玩笑呢。别怕。”安抚完了,老秦看向我,“九夏,你随我去三楼吧。”

      我应了一声,刚想随便扯个什么理由离开谢玄青,却觉手腕一紧,谢玄青不由分说的拉着我往他旁边一坐,替我开口了:“她哪里都不去。”

      这一派强硬作风,恍然间让我以为这谢玄青瞬间变成了五百年后的谢濯。

      老秦见状也是眉梢微挑,他笑眯眯的看了谢玄青半天:“哎呀,这可怎么是好,我楼上的酒宴可都为九夏准备好了。”

      谢玄青眉头一皱,眉眼如刀,扫向老秦。

      老秦不动声色。

      我连忙安抚谢玄青:“微服私讯,暗中调查!公事公事!”

      我将他手一捋,握着他的手腕,将他的手放到了桌上,给他手里塞了一个杯子。

      我拍拍老秦,让他赶紧出门,然后回头对谢玄青交代:“我一会儿就回来了,真的,你先帮我忙,弄完我们赶紧走。”我向谢玄青比划了一下娇滴滴的四个狐女。

      谢玄青却只紧紧握住手里的杯子,目光死死盯着我,直到我将木门拉上,与老秦走了出去。

      到我们关门的那一刻,房间里的狐女与谢玄青都如死一般安静。

      我揉着眉心和老秦上楼,心想那四颗灵石可能是白花了,这谢玄青怎么是这种妖怪呢?

      心如玄铁啊!

      老秦在旁边用扇子掩着唇,轻声笑我:“九夏,你是真的想将人赶走吗?”

      “不然呢?”

      “那你还哄他作甚?”

      “我哪有哄他?”

      “这不是哄着他来,又哄着他叫他别生气,现在与我走了,还战战兢兢宛如做错了事。”老秦笑我,“要我说,你这与其叫布局赶人走,不如叫布局试试他的真心。”

      我一愣,停下爬楼梯的脚步,看向老秦。

      老秦一双狐狸眼睛魅惑诱人,却又似看清世间所有人情那般清亮透彻。

      “你还是喜欢他吧?”

      我闭着嘴,不说话。

      我当然喜欢他,不管是当年还是现在,我都喜欢谢玄青喜欢得不得了了,不然我和他结个哪门子婚。

      “我必须赶他走。”

      老秦笑我:“换做我,下定决心要赶人走了,才不费这些口舌。”

      老秦靠近我,忽然伸手抓住我的手腕,在我愣住的瞬间,他抬手就将我的手摁在了身后的墙壁上,错乱间,我的大拇指隐约碰了一下我的耳朵,他没给我任何反应的时间,那嘴唇就凑到了我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我只要叫人看到这一幕便妥了。”

      狐狸魅惑的语言带着暖风吹动我的耳朵,当即将我脸闹得一片通红,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老秦忽然松开我,他一侧身,避开了一记斩在楼梯上的杀招。

      妖气化作锋利的刀刃在楼梯上轰隆砸过,将楼梯划出了一道深坑。

      我呆呆的看着面前的老秦,而老秦则转头看向楼梯下方的谢玄青。

      谢玄青目光阴鸷,一言不发。

      他像一匹被激怒的狼,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猎物,只待下一刻出手,就要取人性命。

      我贴着楼梯,僵硬的站着,在这接二连三的冲击中还有些没缓过神来。

      我看了看谢玄青,脑中第一个闪过的念头是,他生气了,我回到五百年前想做的事终于做到了。

      随后我又转动眼珠看了看面前的深坑,又想,完了,他的气好像生的比我想象中大,我以前是可以不怕,但我现在能不怕吗?他可是能劈开时空的男人,我和老秦他能劈不开?

      最后我看向了老秦。也得亏这是千年的狐狸了,这时候就他能笑得出来!?

      他不仅笑了,他将我的手拉着,跨过楼梯上的坑,站到我的身后,贴着我的耳朵说:

      “你想让他滚,现在说就可以了。”

      他是贴着我耳朵说的,但他声音并不小,谢玄青他只要不是个聋子他都能听得见。

      于是我的目光兜兜转转一圈,终于又回到谢玄青的脸上。

      谢玄青这次也看向了我。

      在破损的楼梯上,我们四目相对,他的眼神从冷怒,到领悟,在受伤的情绪上停留了一瞬之后,很快,所有的情绪都在他身上湮灭。

      他平静的看着我。

      “你想让我走,昨天直说就行。”

      他以为,我是昨天知道他身份后,今天故意布局逼他走的……

      我张了张嘴,百口莫辩。

      我是一直在逼他走,但我没想到,我会在这个最不好的时机里达成目的,但……想来也对,我和谢濯的目的,本来也是要在最刺痛人的时候,才能达成的。

      这个时机分明是最好的时机。

      谢玄青这样被我刺伤之后,一定会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吧,从此以后,夏夏和谢玄青也不会再有任何故事了。

      于是我忍住心头所有情绪,闭上眼,想了一万遍谢濯昨天晚上和我吵架的画面,最后我睁眼,盯着谢玄青,开口:

      “你走吧。我害怕你。”

      他像被一把利刃穿透了。

      他望着楼梯上的我,他明明一步也没退,但我却觉得他眼中的神识变远了一些。

      他垂下眼眸,只最后开口说了一句话:“你不用这么不爱惜自己。”

      他转身离开了。

      我看着他离开的地方久久没有回神。

      直到身后的老秦放开我。他微笑:“你看,我没叫你的灵石白花不是。”

      我看着老秦,一时间不知道该夸他还是该骂他……

      半天后我才说了一句话:“那几个狐女的伺候我还能享受不?”

      老秦依旧笑眯眯的:“时间还没到呢,仙长当然自便。不过我的孩子们,可是卖艺不卖身哦。”他走下楼梯,转过身来,抬手要扶我,我现在神魂皆乱,没想什么,直接把手放到了他的掌心。

      老秦捏了捏:“这一次我没想到的事,九夏将军的身体,抱起来却如此柔软……”

      “你……”

      我话刚开了口,忽然面前一阵风横扫而过,老秦像一道残影一样,直接从我眼前掠过,然后“咚”的一声撞在墙上。

      他撞击在墙上的气都让楼梯上的残破木头翻飞而起。

      黑衣谢濯掐着他的脖子,将他怼在墙上。

      老秦一张绝色的脸被掐得乌青。

      我倒吸一口冷气,终于反应过来,我几步迈下楼梯拉住谢濯的手:“你做什么!”我凶他。

      他眉眼带着杀气,同样恶狠狠的瞪向我:“你在做什么?”

      老秦一张脸憋得乌紫乌紫的,但他还在煎熬中说了一句:“这……是……做什么……”

      他可能万万没想到,刚落寞离开的人,怎么换了一身衣服回来就忽然将他摁在墙上打……

      我没时间搭理老秦,只拼命拉着谢濯的手:“你先放开他!”

      谢濯没说话了,他目光阴鸷的盯着我,仿佛想将我也摁在墙上一起打。

      但他说他不会打我,他现在也果然没有动手打我。

      我看老秦一副快被掐死了的脸,这好歹是给我办事的人,卸磨杀驴也不是这么杀的吧!我心头生气,掌中蓄力,动了功法去拉谢濯的手。

      “叫你放开!”我一声怒喝,拼尽全力去拉他的手。

      我的功法是敌不过谢濯的,如果他此时就是要与我赌气硬碰硬,那我肯定完蛋了,弄不好就是个内伤。

      索性他没有。

      他松手了。

      我拽着他的手,气喘吁吁。

      老秦靠着墙滑坐在地,他捂着自己的脖子,连咳嗽都几乎无力。

      四周屋子里的狐女与客人们都将脑袋探了出来,在缝隙里悄悄看着热闹。这里面有不少认识我的人。如果回头我和谢濯在翠湖台的事情闹大了,搞不好还能传到夏夏的耳朵里,那到时候又要怎么去解释。

      我拉着谢濯的手:“先走。”趁看热闹的人还没那么多,到以后来个死不认账也不是不行……

      谢濯没动,他目光扫过四周,很明显他知道了这是什么地方。

      他不走,我一咬牙,动用功法,冲破翠湖台的窗户,直接带着谢濯御风而去。

      一路奔回雪竹林,落到院子里,我指着谢濯就开始骂:

      “你今天闹这出是干什么呀!我让你今天看着夏夏不让她出门!你来我这儿做什么?我昨天就跟你说了,你的事你做好,我的事我……”

      谢濯一把拉过我,将我推在院子里雪竹搭的墙壁上,唇齿间一凉,我感觉到……

      他吻了我……

      是他难以言喻的愤怒,无法启齿的焦躁,还有……控制不住的在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