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我对谢玄青的恻隐之心彻底被谢濯毁掉了。

      一想到有朝一日那个少年会变成与我吵架的这个眼前人,我恨不得以石灰水洗眼三百遍,干脆弄瞎我这双狗眼了事。

      我晚上怀着愤恨将明天要干的事琢磨了一遍,然后第二天就起了个大早,我没有跟谢濯打招呼直接出了门。

      我也没有去找谢玄青,而是回了这五百年前的,我自己的仙府。

      现在夏夏被谢濯伤透了心,正是伤心得闭门不出的时候,我冒大风险来这儿,只因为我今天要对谢玄青做的事情,别的不需要,但灵石可是要花不少的。

      本着偷自己不算偷的理念,我熟门熟路的摸到自己仙府里藏钱的地方。

      西王母在昆仑一直倡导自然节俭的修行之道,不管是小仙还是大仙,贫穷还是富有,大家仙府里都极力精简侍从人员,像蒙蒙府里就一个仙侍也没有。而我当年贪嘴,仙府中就养了一个做厨子的小猪妖,除此之外再无他人。后来谢濯进府之后,不喜外人,便将小猪妖也遣散了。

      我一路摸进来,顺利得不寻常,甚至连靠近夏夏后,那身体的疼痛也没怎么出现。

      我没琢磨太多,在自己的小金库里将灵石全拿了。

      不是我对自己狠,而是因为我知道我很快就要飞升上仙了。等晋升了仙位,昆仑可有一堆人要给我送礼物呢。

      穷个三五天的,也死不了人。

      揣着一兜的灵石,我也没急着去找谢玄青,而是直奔昆仑东市,找到了一个不正经的营业地点——翠湖台。

      我很熟悉的一个地方。

      昆仑是仙家之地,主神西王母,下分二十四上仙之位,到如今,昆仑立山八千年,算上我,二十四上仙共有十九位,还有五席空缺,二十四上仙分管昆仑不同职务,尚空缺的席位交由其他上仙轮流管辖。

      我在飞升前,是昆仑守备军的将领之一,飞升后,昆仑守备的职责便由各上仙轮值,变成了由我统一管理。

      看似是个要职,其实却是个闲差。

      毕竟……

      都是修了仙的人,除了我和谢濯这样的另类,一般情况下,大多数仙人都是非常心平气和的。投枪盗窃是几乎没有的,打架斗殴偶尔有几起,但人家也能点到为止不至于闹出人命。

      防御外界的妖邪入侵有盘古斧的结界,我们只需要每日巡逻守卫好结界就可以了,而这个工作,昆仑的守备军已经干了几千年,早就有了自己成熟的运转体系,轮不到我来改变和提意见。

      所以,在我上任之后,我来的最多的,就是昆仑内部的这个东市。

      昆仑东市是整个昆仑里最鱼龙混杂的地方。

      相比于都是常驻在昆仑内的人开的西市,东市里,不仅有外面来的仙人,还有外面来的妖怪与各种奇人异士。

      昆仑从来不禁止外面的仙妖人怪进入交易,但未免妖邪伥鬼等身带邪气者混入,每个月守备军都会着人来东市例行检查。

      我还没飞升的时候是要亲自巡查的,而当我当了守备军主将之后,这些事自然就交给了下层的将领们。

      当年,我们来这里查的最严的一个地方,就是翠湖台,因为这里是一个……美其名曰客栈的地方。

      里面全是貌美的狐妖们在营业,男的女的不男不女的全部都有,他们的口号是包君满意。因为里面的营业者太过敬业,以至于他们的名声都传到昆仑外面去了,不少外面的仙妖精怪奇人异士慕名而来。

      但也正因为是这样的地方,所以人们的杂念丛生,最易让妖邪伥鬼藏匿其中。所以我们守备军每次来查,都要让他们歇业一整天,探个彻底,这一来二去,倒是还与里面管事的掌柜熟悉了起来……

      我一走到门口,便有迎宾的男狐妖看见了我,他打扮风流,胸膛半敞,一声“仙长”还没喊出口,看见我的脸,他愣了愣,不自觉的站直了歪靠在栏杆上的身体,将自己的衣服整了整。

      “伏将军。”他笑得有点僵硬,“今天是抽查吗?”

      是的,我之前来这儿从来都是做检查的,但今天……

      我绷着脸,撑住场子,拍了拍腰间鼓鼓的灵石

      男狐妖又愣了愣,然后面露难色,想来是害怕来伺候我。

      我也不为难他,开口问:“老秦呢?”

      老秦是他们大管家,管钱也管人,每次来检查,都是老秦陪着我们。

      男狐妖弱弱应了声:“秦管家也在接客呢。”

      瞧瞧,多敬业。管事的还亲自上的呢!难怪名扬天下。

      “让他来见我。”

      我为了检查实在来过太多次,以至于回到这五百年前,脑中的路都还记得清楚,我轻车熟路的找到老秦的房间,自己坐下来倒了杯茶,等他来。

      在喝茶的这片刻时间里,我忽然觉得这感觉陌生又熟悉。

      五百年前我常常与军士们饮酒切磋,偶尔相约友人去昆仑高山上赏雪煮茶,还有例行公事检查完了之后也会与这些老板伙计们闲聊八卦……

      在和谢濯成亲……或者说不是成亲,而是在认识之后,我这样独来独往的时间一下就少了很多。

      一开始遇见谢濯后,是我爱缠着他,没时间搭理其他的事情,后来则是成亲了,他爱跟着我。

      在别人眼里,我们出双入对,如胶似漆,但我却失去了很多独处的时间。

      但这也本是成亲前该做好的心理准备,夫妻之间哪还能跟自己一个人时那样。我拿出了我的时间,谢濯也拿出了他的时间,我们成亲了,过得就不再是一个人的生活,而是两个人的日子。

      我虽然与谢濯成亲成得突然,但我心里却想的很清楚的,所以在婚后我并没有什么落差,很快就适应了两个人在一起的感觉。

      谢濯在我们的婚姻当中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所以我想尽可能的让他融入我的生活。

      我也曾带着他与朋友们一起玩。

      但他一张冷脸,不喜欢说话,每次出去,朋友们总觉得看着他就莫名的压力,唯独迟钝的蒙蒙还顶得住,其他友人却渐渐与我疏远了。

      这随着时间推移,慢慢的,我就成了一个成了亲的昆仑上仙,守备军的主将,离这些繁琐又真实的生活也越来越远……

      “叩叩”两声,一只白皙得有些离谱的修长手指在我面前的桌上敲了敲。

      我抬眼,看见了面容过于姣好的狐妖老秦。

      他披着头发,一双狐狸般妩媚的眼睛似笑非笑,像含着春水一样,笑看我:“九夏将军,今日单枪匹马赴我翠湖台,是打算怎么个检查法啊?”

      狐妖,媚得有些过分了,哪怕他是个男的。

      除了与军营将领切磋之外,我已经太久没有离谢濯以外的男子如此近了。

      我眨巴着眼看了看他半敞的胸膛,那形状近乎完美的锁骨上,垂着几缕头发,飘飘摇摇的,让人想帮他撩一撩。

      我清咳一声,找回理智,喝了口茶,压了压惊,然后后退了一点,做了一番心理准备,才抬眼看他。

      “今日,我是客。”

      老秦挑眉。随后在我旁边缓缓坐下,用手撑着下巴,凑近我的脸打量我。

      我忍不住又后退了一点。

      老秦笑我:“九夏仙长,你这般生涩害羞,哪像是来做客的?”

      我定了定神,心里想着,这是一只比我还要老八百岁的老狐狸,不能被他的美色乱了心。

      “我确实不是你要招待的客。”我掏出身上的袋子,从里面拿了七块上好的灵石出来。

      老秦眉毛又挑了挑,他是只爱财的老狐狸,此时看着我,他脸上的笑更真诚妩媚了:“这灵石好啊,九夏仙长要我帮忙招待什么贵客。”

      “一个不爱说话的妖怪。”我将灵石一个一个推到他面前,“把你们这儿最漂亮的七个女子都找来。”

      老秦漂亮的手指便一颗一颗的从桌上拉过这些灵石:“是什么妖怪,值得九夏仙长如此大费周章的招待,真让小妖我有些羡慕了。”

      “一个我喜欢的妖怪。”我说着。

      老秦手一顿,抬眼看我。

      我摆出严肃的表情,希望老秦重视我的诉求:“我今天,要把他从我身边逼走。”

      我心想,我现在贸然的跟谢玄青说我不喜欢他,让他离我远点,他肯定不相信,说不定还以为我有什么难言之隐,既然如此,我干脆将我对他的感情,误导为兄弟情,我带着我兄弟逛窑子,给他点漂亮的姑娘,这还不能说明我不喜欢他?

      谢玄青领悟到了这层意思,之后也定不会想与我成亲了。

      但情场老手老秦看了我一会儿,却捂着嘴笑了:“九夏,你要逼走一个人,这钱可花反了呀。”

      我一愣,听他指点我:

      “你不如,给自己找几个人来玩玩,让他误以为你风流轻薄,这才能将人逼走不是?”

      我琢磨了一会儿,深觉有理啊!

      于是我将那七个灵石从中拨了三个出去,我指着左边的四个说:“给他找四个。”然后我又指着右边的三个说,“给我来三个。”

      老秦一把就将右边的三个灵石握在手里:“巧了。”他说,

      “我正巧值三个。”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伏九夏你要出事了_(:з」∠)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