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7 章

      谢玄青这话我没法接,我下巴都被吓得一时没有力气阖上。

      “你……为什么?”我问出了个是人都会问的问题,但当我看见谢玄青垂下的眼眸,眸中忽然黯淡的颜色,我忽然又觉得,我问了一个不值一提的问题。

      并不是轻贱那些逝去的性命,也不是觉得谢玄青可怜了,杀人这事就变得无所谓,而是因为……如果当年的谢濯会那样做,那肯定就有非那么做的理由不可。

      我和他生活了五百年,我不了解他的全部,但我相信他,真的相信他。我知道,他并不是一个嗜血残忍的妖怪。此时此刻,我也知道,除了雪狼妖这个身份谢濯一定还有其他更多匪夷所思的事情,都在瞒着我。

      想到此处,我有些难受。

      “你等等……”我松开了拽着他手腕的手,先捂住脸稳了稳情绪,“你先当我没问。”

      我在反思我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整整五百年!我竟然对谢濯一无所知到这种地步!

      难道我是个傻的吗!?

      自打和离后,来到这边,我一直在思考这件事,我首先不知道他力量这么强大,其次不知道他是个什么妖怪,现在我发现,我还不知道他身上背负着这么厚重的血腥过往。

      我知道什么?

      我就知道他的名字、长相和性格!?

      我……

      我到底是凭什么活着?人家活着成亲过日子,而我成亲过了个家家……

      我捂着脸,忍不住的长长叹息。

      谢玄青本来就安静,现在更是安静得仿佛不存在。

      直到我终于定下心神,再次抬头看他,打算跟他谈谈心,但没想到谢玄青现在正一手扶着墙,一手撑着腿,一副要站起来的模样。

      我愣住:“你做什么?”我问他。

      谢玄青转头看我,而此时,在他眼中,是一片冰封般的沉寂。

      他没有透露丝毫情绪,只一如往常的冷着嗓音对我说:“昆仑很好,这些天,多谢你……”

      “等等等等……”我下意识的就抬手拉住了他,“我没有要赶你走的意思。你先坐……”

      谢玄青愣住,然后顺着我手上的力道坐了下来。

      我看着他坐下,又反应过来……

      我的目的不就该是让他走吗!我拉他坐下干什么?我就该表现出恐惧害怕的模样,然后让他离开昆仑啊!这不顺势而就的事情吗?

      我在干什么!?

      我呆呆的看着同样呆滞的谢玄青。

      然而,在对视当中,谢玄青的神情慢慢有了些变化,我看见他冰封的眼瞳里,渐渐流露出了不解与不安:“我会安静的离开。”他说,“没人会知道我来过昆仑。”

      我又完了。

      我又动了恻隐之心了。

      “我……”我不知道说什么,憋了半天,短短的叹了一声气,有些无奈的看向他,“谢玄青,你都经历过什么啊?”

      他愣愣的看着我,有点迷茫与忐忑,他像个无措的孩子,望着我,等着我给他宣判。

      我不忍看他眼中神色,于是垂头,瞧着他那双修长却过分苍白的手,我忍不住轻轻抚摸了两下,他的手背凉凉的,我停下手捂住他的手背,希望能让他温暖一点,我情不自禁的开口:

      “谢玄青,你过去一定很难熬吧。”

      谢玄青的手微微颤了一下。

      “真希望以后……”说了这几个字,我就顿住,然后清醒过来。

      谢玄青的以后就是谢濯。

      想到这事,我心绪一时间极度复杂。因为我还回忆起来,这句话在我久远到模糊的记忆里,我也是曾对谢濯说过的,或者说……就是现在的这个谢玄青,曾在我们成亲的那一天听夏夏亲口说过:“谢玄青,希望以后你不要那么孤独了!”

      我还说过:“咱们以后一直在一起。我陪你说话,逗你笑,我会一直、一直、一直都像现在一样喜欢你。”

      那时候的谢濯,眼中仿佛被点了根蜡烛,慢慢亮了起来。

      谢濯很少笑,但那天我看见他笑了,微微勾动了唇角,温柔了目光,他回应我说:“好。”

      言犹在耳,五百年的时光如白马过隙,转眼即逝,不知为何,我猛地回忆起了我们和离当天,当我剪断红线的那一瞬,谢濯略显苍白的脸与那一刹空洞的目光……

      那根在他眼中燃烧的蜡烛,仿佛在那瞬间,灭掉了。

      我忽然回味过来,原来那是一个那么令人难受的时刻。

      那是许许多多誓言的破碎,也是对过往美好的全盘否认。

      谢濯他,当时就感受到了难过吗……

      手被人一捏。

      这力道让我回过神,我有些怔愣的抬头,望向面前的谢玄青。

      他回握住我的手:“我……是雪狼妖族,我也如传闻所说,灭全族,杀至亲……”他微微抿了一下唇,说这些话,让他煎熬又挣扎,“我的过去有许多不堪。但……如果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

      他如此说,而我此时此刻却一个问题都问不出来。

      我认为,这些事,我不应该从谢玄青这里知道,我应该从谢濯那里知道。

      从那个与我成了五百年的亲,产生了故事与误会,最后又和了离的人口中知道。

      因为现在的谢玄青告诉我的,只是他的过去,而谢濯才能告诉我,在我们的过去里,他瞒了我什么,藏了我什么,我们又是为什么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

      我或许,不应该被谢濯带着节奏,一直按照他想要的结果走下去,我应该自己去发现我们之间的问题,然后找到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源——谢濯为什么一定要毁掉我们的姻缘?

      我应该搞清楚这件事后,再来考虑要不要帮他,怎么帮他。

      我一开始就把事情搞偏了!

      把路走窄了呀!

      我猛地站起了身。

      谢玄青愣愣的看着我。

      我道:“我忽然有点急事要离开一下。”

      “嗯?”

      “我不是为了躲你,呃,我……我今天出门的时候好像还炼了丹,我现在忽然想起来了,我怕炉子炸了,得赶紧回去看看,明天我再来找你!”我转身就跑,因为害怕他起身追来,我又转头嘱咐了一句:“你好好休息啊!别送了!早点睡!”

      我疾步跑了出去,一出山洞,我直接御风起,在雪竹林间飞过,我敲了一下耳朵:“谢濯!”我喘着气喊他,“你在哪儿!?”

      我话音刚落,忽然看见前面的雪竹林间站着一个黑衣黑袍的人影,不是谢濯又是谁?

      我连忙落了地,两三步迈到他面前。

      谢濯看了我一眼,又扫了眼我身后:“有人追你?”

      “没有。”

      “急什么?”

      “我想见你!”

      谢濯一愣。

      我平复了一下呼吸,抬头看他,“刚才谢玄青和我承认了,他是雪狼妖族,也承认了传说中的那些灭全族,杀至亲的事情……”

      谢濯瞳孔微微一缩,周围雪竹林的竹叶被昆仑山间凉风吹得簌簌作响。

      “我要说的重点不是这个,我想说的是,他还告诉我,如果我想知道他过去的事情,他都可以告诉我。说实话,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婚姻出问题,一大半都出在你什么都不告诉我这件事情上。我认为,我们之间,一直都缺少一次坦诚相待。”

      谢濯眉梢微微一挑:“所以?”

      “所以,你愿意把过去的事情,都摆出来,讲明白,和我聊聊清楚吗?”

      谢濯面对我的话,是熟悉的沉默。

      我没有放弃,继续道:“我其实可以从谢玄青的口中问到一些我想知道的事情,但我觉得,你过去的事情,不应该由过去的你来告诉我,而应该由现在的你来说。因为,曾与我成亲的人……”

      “呵……”

      一声冷笑,将我口中还没说完的“是你”二字怼了回去。

      我从山洞里出来后的一腔激情被当头浇了盆冷水,灭了三分。

      我仰头看谢濯。

      今夜月色被黑云掩盖,所以他一双眼瞳中,没有透露丝毫光彩,晦暗犹如深渊:“伏九夏。”他声音凉凉的,“晚了。”

      他这个反应,也不是很出乎意料。

      毕竟当年我们成亲的事是我提的,和离的事也是我提的,是我先说喜欢他,又是我先说不喜欢他,所以在感情的事情上,不管怎么说,我对他或多或少都有些心带亏欠。

      和离这件事,谢濯的怨气一直比我大,我也是理解的。

      我按捺住情绪,想想我对当年的他的感情,心平气和的再次开口:

      “我知道,我们和离了,红线也剪了,但我们为什么在这儿?我们为什么要回到五百年前搞出这么一摊子麻烦事?”

      “因为做错了事,就要改。”谢濯难得积极地回答我的问题。

      但他的回答和我想要的回答简直南辕北辙……

      于是我否定了他的回答:“不!不是的!是因为我们还心不甘气不平!”

      谢濯又冷笑了。

      我没理他,我继续说:“改变过去不是解决这些情绪的唯一办法!谢濯,我们根本不需要回到五百年前,我们不需要斩断过去的姻缘,我们要做的是要和彼此还有内心的自己和解!”我真诚的看着他,“谢濯,我们开诚布公的聊一次,聊清楚,让我们更明白彼此到底在想什么,让我们少一些……”

      我“怨怼”这两个字又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谢濯再次打断我:

      “伏九夏,剪了红线的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

      我愣住了,愣了很久,我道:“红线是我剪的,但我们的姻缘无法延续,本质是我们两个人的问题……”

      “本质是你剪了红线。”

      我一咬牙,嘴一抽,闭着眼,忍住情绪:“剪红线只是个动作。本质是我们过不下去了。”

      “是你过不下去了。”

      “我是过不下去了!”我心态有点崩了,“这日子你过得下去吗!”

      “过得下去。”

      “你今天非得跟我抬这杠是吧!”

      “我没有抬杠,伏九夏。”他盯着我,与我较真的强调,“是你做错事了。”

      你妈的……

      “你这是怪我咯?全都怪我咯?”

      谢濯在挑动我情绪这项技能上,他他妈的!真的是满分!

      我全然没了在山洞时,与谢玄青相处的那种平静、心疼、怜惜的感觉,我整个情绪直接炸掉了。

      “我做错什么了?我当年喜欢你是错吗?和你成亲是错吗?这是情不自禁是自然而然这算什么错!如果这美好不算错,那美好的破碎又算什么错!?”

      谢濯抿着唇,绷着情绪,他和我一样都在生气,但他和我不一样,他向来话少,在这个时候,也少。

      我继续骂他:“好,我退一百步,就算我错,那你就没错?这些年你但凡信任我一点,话多说一点,不要那么闷一点,我们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样!”

      谢濯气得转身就走。

      我冲上前拦住他:“你又来!你每次都这样!什么都不说!这五百年从头到尾你瞒了我多少事?正常人谁受得了!你说话会疼是吗!?”

      “是!”

      谢濯终于大声的说出了这个字。

      这次,在竹林的凉风里,是我沉默了。

      我看着谢濯,像在看一个傻子。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他盯着我的眼睛,说得很认真:“我说话,会疼。”

      我气得拳头都捏起来了:“你……你很好,为了逃避,你都还会说这种话了。”我点头,“行,可以,不聊了,就这样。明天该干啥干啥。”

      我看了谢濯一眼,扭头离开,心想,我爱的,可能始终是当年的那个少年,不是现在这个相看两相怨的谢濯。

      他说我和离是错,剪红线是错,但吵完这一架后,我打从心眼里觉得。

      这婚他妈就!该!离!

      老子没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都不说写了几个小时了_(:з」∠)_,我写了两天_(:з」∠)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