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昆仑的高山外,夕阳渐沉,余晖拉扯着我和谢濯的影子,重叠在了一起。

      我握着谢玄青的项链,放在他面前,等着他拿,也等着他回答我的问题。

      但他默了半晌,眼中初始的震惊慢慢隐了下去,阴郁却开始堆积。那过长的睫毛,在夕阳余晖下的阴影几乎挡住了他的眼眸。

      然后……我又在谢玄青他身上感受到了那骇人的杀气。

      他一言不发的撑着身体站了起来。

      他这反应又跟我想的有点不一样了,这通常情况下,按照昆仑集市里卖的那些话本的描写,此时此刻,不应该是他剖析内心,诉说曾经苦难的大好时刻吗!他怎么……

      怎么还整出点杀气了!?

      我不由后退一步:“你做什么?”

      他微微吸了一口气,想来是在调理身体的气息。他嗓音压低,形容沉郁的开了口:“这是……渚莲告诉你的?”

      他一身气息太骇人,让我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来,他问的是雪狼妖族的这个身份,是不是渚莲告诉我的……

      我点了头,虽然中间隐藏了点波折……这是渚莲告诉我的,但我相信这个事,是在谢濯跟我确认完毕之后。

      谢玄青抬眼看我,这位:“他还说了什么?”

      “他还没来得及……”

      谢玄青站直了身体,他拿过了我手里的项链,我等他将项链握在手中时才反应过来:“你还没……”回答我呢。

      我话没说完,谢玄青却夺走了话题的主动权:“回雪竹林等我。”他说着,握紧手里的项链,项链发出月光一般美妙的蓝光,他的脚下倏尔起了一个法阵,然后眨眼间就消失了人影。

      我眨巴着眼,看着空荡荡的山路,什么情况?这就找人去了?

      他这刚能走,拖着一个残破的身躯追了我大半天后,又一副赶着去干架的模样……不嫌累吗?

      那个渚莲就给我透了句他的原形,瞧给他整出了多大气性……

      不过我顺着他的态度,也忍不住开始琢磨,看来这个雪狼妖族的身份,他是不到万不得已,真的不想告诉我。

      我这五百年宛如结了个假婚,一方面是我自己没太研究,另一方面是谢濯实在藏得紧实。

      他与我“打架”的时候只守不攻,全然不露功法修为,生活上,本就话少,偶尔一句也是在告诫我这不行那不行,与我聊天的次数那更是少之又少,更别谈与我闲聊他的什么过去了。

      要真论交流,还真是我与他初遇时和和离后的现在,算是说了最多的话。

      他在与我成亲的日子里,似乎想将自己与过去彻底割裂,也很细心的没有让我知道任何信息,或者可以说……

      如果我知道了一点,搞不好就可以顺腾摸瓜发现一连串的,我前夫的秘密……

      这个想法一冒头,我立即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我在想什么,我膨胀了,都和离了,我还想着去了解他做什么……

      五百年了!

      还学不乖吗?

      我原地反思了一下自己今天的行为,我不是该为了回到五百年后而行动吗?抢项链也好,拿项链威胁谢濯也好,都是以回去为目的,但怎么走到半道偏了呢?这还想着那筹码去换谢玄青的秘密了?

      不应该不应该。

      是我太飘了还是谢玄青操作太骚了?我竟然开始找回“曾经的感觉”了?

      这很不妙啊!

      我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从婚姻这个泥潭当中挣脱出来,我不能因为时空偏差了一下,就动摇了。

      回去还是得回去,谢濯不管瞒了什么,那都是他的事了,我和他已经结束,不该再去探究。

      我定住心神,捋清自己的终极目的,码了下现在的情况,然后敲了敲自己的耳朵,我问阴阳鱼那边的谢濯:“在哪儿?有事聊。”

      那边没有回应,没有一会儿,那边传来了谢濯的声音,但却像是隔得很远似的,带着沙哑与隐忍。

      “渚莲,没有下次。”

      我反应了一会儿,终于反应过来,这个声音并不是谢濯的声音,而是刚刚离开我这边的谢玄青的声音!

      “什么情况?”我震惊,连忙问那边的谢濯,“你和谢玄青在同一个地方吗?你们没有撞见吧?你们都没事吧?”我心急,“你快打开画面让我看看!”

      那边沉默着。

      我以为谢濯又要瞒我,不打算给我看,正要再叨叨两句的时候,我脑海中的画面打开了。

      我看见了谢濯眼睛看着的画面,那是一片熔岩地狱般的地方,四周皆是炽热的红色,脚底宛如有岩浆在冒泡,谢濯看着前方的石壁,石壁上流淌着鲜红的熔岩,仿佛大地的血液被挤压了出来。

      但谢濯的视线里面没有谢玄青,想来他是找了个角落躲避了起来。

      果不其然,我听到了渚莲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

      “很紧张?”渚莲在笑,“我被你封印在这个鬼地方,我能对她做什么?”

      谢玄青没有说话,但我听到了渚莲压抑着痛苦的几声闷哼,但很快他又笑了起来,只是声音比刚才更虚弱了一些:“你加强封印,身体也吃不消吧?不如一劳永逸,杀了我,更痛快。”

      “我不会杀你。”

      “好啊,那你可就得小心了,谢濯,你记住……”渚莲的声音,宛如一条蛇,通过阴阳鱼传到我脑海里的时候,就已经让我浑身战栗,他像说一句诅咒一样说着,“只要有机会,我一定会用最残忍的手法,把这个昆仑的小仙子,撕碎给你看……”

      我打了个寒颤。

      我怎么了?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一脸蒙圈。

      谢濯你这不动手杀他?要不要我帮你?

      我忽然收到生命威胁,一时有点慌张,但想到我这不安安稳稳活了五百年吗?想来这个渚莲也没掀起什么大风波。

      我稳住心态,继续专心听他们那边的声音。

      但我却没有听到渚莲再多说一个字了,他的声音在一阵咳嗽中渐渐消失,仿佛陷入了沉睡。

      在安静的空间里,我又听到了谢玄青咳嗽的声音。

      与渚莲不一样,他连咳嗽都在隐忍,只一声,他就忍住。

      谢玄青话少,但在这时,他却说了:“你得逞不了。”

      我心口一动,听他说着:

      “我会护住她。”

      刚才动了的心口位置莫名一暖,宛如被什么东西烫了一下,暖暖的,麻麻的,一股形容不上来的感受。是我多年也未曾体会到的一种情绪。

      原来……在我不知道的时候,谢濯是这么说话的。

      但这个谢濯……几乎不这样对我说。

      接下来,那边安静了很久。久到我以为谢濯已经切断了与我的联系,他忽然开口,吓了我一跳:“他回去了。有话快说。”

      “哦……”我还沉浸在刚才的情绪中,有点懵,一开口,一串问题就出去了:

      “你怎么也在那儿?那是封印那个渚莲的地方?你脖子上的项链原来是通向封印的钥匙啊,你是什么时候去的?刚我推你下山后你就去那儿了?你去做什么?谢玄青又去做什么?加固封印?哦,对了,这个渚莲是个什么人啊?邪门得很,他怎么还要杀我了?你为什么又不杀他?……”

      我没问完,谢濯说了三个字:

      “你有事?”

      他一个问题都没回答,但这冰冷的三个字却点醒了我。

      我怎么又犯毛病了,我好奇他的事情做什么,这都是过去式了,谢玄青再好也只是好在五百年前。

      当年的谢玄青,经过五百年的时光,最终也会变成谢濯。

      从白月光变成饭粒子,从红玫瑰变成蚊子血。

      我想,我在他眼中也该当如此。

      我清了清嗓子:“我是想说,项链还回去了。”

      “我知道了。”

      “你该庆幸,我也威胁不了你了,咱们继续咱们的任务吧。”我看着远方沉下去的夕阳说着,“谢玄青这次没能生气,项链下次估计也没那么好拿了,他现在可以活动了,我们不能再用之前的方法,这么简单的去刺激他。”

      “嗯。”

      “我叫你本来是想找你商量一下的,但我刚才有了一个新思路,我明天自己去实践。你今天彻底把夏夏得罪了,做得很好。但明天我要带着谢玄青去昆仑集市,你去仙府,把夏夏盯住了,可千万别让她出门。”

      谢濯沉默许久,半天憋了一句话:“你想做什么?”

      “你做好你的事,我会做好我的事。”

      结束了与谢濯的通讯,太阳已经彻底沉下,夜幕降临,我披着星辰与月回到雪竹林的山洞里。

      谢玄青已经在山洞等我了。

      我路上随手扯了几根雪竹笋来打掩护:“我刚去拔了些笋,玄青你今晚将就着吃点,明天我带你去昆仑集市玩去,你现在能活动了,我带你去逛八条街!你要是走不动,我给你买个椅子,推你。”

      我故作轻松,但谢玄青看着我却一直没说话。

      “嗯?”我看着谢玄青,“你一直看着我做什么?”

      他挪开了目光。

      “我以为你不回来了。”

      我一愣,山洞中升起的篝火跳跃在他脸上,将他脸上的阴影不停拉扯。

      他黄昏的时候跟我说让我在山洞里等他,但我却比他晚来,所以在这段时间里……

      他以为,我走了……

      他拖着这残破的身子去找了渚莲,去加固封印,去警告坏人,说坏人的阴谋不会得逞,因为他会保护我。但当他回来的时候,我却不在,他以为我走了,他刚才肯定……很难过。

      我看他垂着眼眸,我心口的那个感觉便又起来了。

      和那时听到他会护住我的暖暖感受不一样,这一次是带着点咸咸的味道,就像是被割破皮的伤口上,被人撒上了盐。

      我知道,这个感受叫做心疼。

      这是我当年,最常对谢濯产生的感觉。

      我心疼他的隐忍与孤独。

      “我没有的。”我撒谎骗他,“我去寻笋了。我没有要走……”

      说完这话,我就有些愧疚,因为我就是为了“走”现在才会在这里骗他。

      他和渚莲说他会护住我,但他可能没想到,我现在并不需要他护,我反而是来毁掉这出姻缘的……

      我之前一直认为谢玄青就是谢濯,我骗起他来毫无负担,但今天我的良心有点痛了。

      我说话的心虚或许被谢玄青感受到了,他沉默的盯着我:“我不会伤害你。”

      他以为我是害怕他雪狼妖族的身份……

      “我瞒着你,是因为我不想你……害怕我。”

      完了。

      我更心疼了。

      “我不怕你,真的!”为了展现我的真诚,我握住他的手,“关于雪狼妖族的传说我听过,无非是最后一个雪狼妖吞噬了全族的魂力这样的浑话,你不是那么嗜血残暴的妖邪,我相信你。”

      谢玄青看着我,他眸光沉静,唇角微抿。

      在这慢慢变得诡异的沉默中,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如果……”他问我,“传闻都是真的呢?”

      我傻了。

      当场傻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