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我没有善良到想去关心一个妖邪的情绪,我趁他沉默的这个间隙,挣脱他的控制,转身挥剑,直取他的颈项命门!

      但带着仙气的剑刃却犹如砍在了一个坚不可摧的石头上,“噹”的一声,反噬过来的力量直接将我的虎口震破,血液溅出,我手上的仙剑也被振飞。

      而下一瞬间,我的剑却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拉扯着,飘了回来,停在我面前,但……却是剑尖直指我的喉咙。

      剑柄缠绕着一股黑气,黑气的另一头,链接的是一个在黑暗中面目模糊的黑色剪影。

      我看不清他的脸,却能感觉到他那嗜血的双瞳。黑气在我周身如饥饿的毒蛇,想要将我扑食。

      渚莲的控制着我的剑,让剑尖在我咽喉处画画一样转圈,带着危险的瘙痒,让我不知他下一刻是要直接刺破我的喉咙,还是继续不痛不痒的让我思绪更乱:“你有他的血,却不知道我是谁?”

      血?

      是了,在回到这边来之后,谢濯提过一句,只要我飞升的时候,他不给我喂血,我们的姻缘就算斩断了。

      看来渚莲口中的这个他,除了谢濯,别无他选。

      但谢濯这些年给我的信息实在太少了!谢濯的血有什么特别,为什么特别,我有他的血又会怎样,这个渚莲和谢濯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知道此事!

      我简直对谢濯的世界一无所知!

      妈的谢濯!结假婚!

      我控制着情绪,看着渚莲,心知肚明,这不是一个我逞强就能打赢的妖怪,必须撤,但头顶的黑暗已经封死,这阵法已然将我完全拖入,要凭蛮力打破是不可能的……

      “咔”的一声破裂的脆响,外面的天光刺破黑暗。

      我仰头一看,电光火石之间,一记长剑从天而降,直接斩断挠着我脖子的剑尖!

      外界的光芒随着长剑的进入,刺退四周阴霾,我忽然觉得脚下一重,是阵法退去,我又重新踩回了昆仑的土地。

      变化来得太快,我一时没站稳,踉跄了两步,一只黑袍里修长的手稳稳的将我扶住。

      我抬头,不出意料的看见了谢濯的背影。

      这前一刻还在用石头威胁他交出盘古斧,后面就在危机关头被他救了,我心里说不出的有些不自在。

      倒是对面那个黑影渚莲,明明阵法被劈了一半,黑气只支撑得住他半个身体,让他随风飘舞,渐渐消散,但他看着还很是惬意:

      “谢濯,没想到,与我一战后,你今日还能来得这么快?”

      嗯?与他一战?

      难道,之前与谢玄青恶斗,让谢玄青重伤的人,就是这个渚莲?

      我打量着他,依刚才我在阵法中感到的气息,此人定不是个善茬,但他现在只靠一股黑气凝成人形,勉力支撑,想来,他应该也和谢玄青一样,身体受了重创。

      他到底是什么妖邪,为何要与谢濯为敌,又为什么……

      我摸了摸袖中藏着的谢玄青的项链。

      他在我拿到谢玄青项链之后就来找我麻烦了,他想夺这项链。

      而不管是谢濯还是谢玄青,都要守这项链。原来,这项链对谢濯而言,并不是思念回忆,还更有其他重要作用……

      这么重要的东西,为了斩断我们的姻缘,他都舍得拿出来做道具?

      这……

      这是有多后悔,当初与我成了亲?

      我这方思绪眨眼转过,身前的谢濯提着剑就向渚莲走去,但刚迈了一步,他又停下脚步来,回头看我。

      他沉稳平静一如往常的说了四个字:“站到我身……”最后一个“后”字没说出来,他目光落到了我的咽喉处,一顿。

      他脸色沉了下来,眼中阴郁,周身杀气渐渐升腾,我从没见过这样的谢濯,我有些怕……比起现在的谢濯,我更庆幸刚才面对的敌人是渚莲……

      我有些不明所以的抬手摸了摸脖子,刚才被剑尖挠过的脖子在触碰下有些轻微的灼痛感……

      我迷惑,谢濯这眼神难道是在看我的伤?就这么点?皮都没破的伤?

      “剑尖挠的……”我解释,刚要把手放下,谢濯终于又开口了:

      “手怎么了?”

      我又不明所以的低头看了一眼:“哦,被他把剑打飞的时候给震破了点……”

      我最后的“皮”字都没吐出来,对面的渚莲直接就炸了!

      是的,在谢濯一抬手,我一眨眼的瞬间,那个让我恐惧的黑影就他妈直接炸了……

      我捂住嘴,未免让自己不要显得太没见识,我选择不对谢濯的力量而惊呼。

      没事没事,这种程度西王母也能做到……

      我只有搬出我昆仑的主神才能找到一点平衡了……

      然而黑气炸是炸了,那地上的阵法尚且残余零星一点,黑红相见的气息里,飘出来了一阵渚莲的冷笑:“这么着紧的人,却没告诉她,你雪狼妖族的身份吗?”

      谢濯一挥衣袖,地上的阵法转眼化成齑粉,飘飘绕绕向天际消散而去,但渚莲的声音还是留在了昆仑微凉的空气之中……

      那么清晰的“雪狼妖族”四个字。

      我愣愣的看着谢濯的背影,有点不敢置信。

      我是昆仑的仙人,他们北海大荒外的事情我不清楚,但雪狼妖族我却是在传闻中听说过的。

      传闻说,他们是邪神的族裔,从来不言不语,他们遍天下捕食各种仙妖,抽取魂力,天下仙妖,无不畏惧于他们,但许多年前,有个雪狼妖疯了,他屠杀了全族的人,夺取了他们所有的魂力,他成了这世上唯一一个雪狼妖,他也成了这世上,最接近邪神本体的……存在。

      如果谢濯真的是雪狼妖,那难怪……他要瞒我五百年。

      但是……

      “你是吗?”我问他。

      我看着他,他站在昆仑终年不化的皑皑白雪中。那身影的孤寂,仿佛就即将羽化而去,但他到底还是回过头来,目光沉静的回望我。

      “我是。”

      他真的是最后的那只雪狼妖。

      我与他都在巍巍大山之间沉默。

      谢濯没有给我更多的解释,他转身向我,手指在我咽喉处轻轻抚了一下,一丝凉意划过,本就不大的皮外伤一下便没了。手上虎口的伤他也用术法一划而过,帮我止了血。

      我任由他动作,然后开口:“那我也不怕你。”

      谢濯身体微微一顿,抬头看我。

      我触到他的目光,一时间竟有些心疼起他来。

      谢濯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没数吗?说他冷漠我信,说他心狠我也信,但说他为了力量,屠杀整个族群的人,我是不信的,我和他生活了五百年,哪怕夫妻没好好做,但也是朝夕相处过的。

      我看着谢濯,嘴角动了动,那句“我不信传闻,只信你。”到了嘴边,却变成了一句调侃,“别误会,我的意思是,不管你是什么样,我该找你拿盘古斧那还得找你拿。我是不会怂你的。”

      此言一出,谢濯目光垂了下去。

      我也转开了目光,很多话,我甚至可以对谢玄青说,但我也不能对谢濯说了。

      我是亲手剪断姻缘的人,他是连那么重要的石头都可以拿出来做局毁姻缘的人。

      我们之间不是初相逢,不是见故人,我们是将别离。

      我们是做的一场告别的局,别说宽慰,就连所有的温柔,都要点到为止、进退有据……

      我抬头看向远方:“不用治了,我的伤都会自己好的……”我说着,努力压下心里这一星半点的愁绪,但我这一点情绪在看到远方那个由远及近往这边慢慢靠拢的另外一个黑色身影时,我的惆怅就瞬间消退了。

      谢濯正说着:“石头在你身上他还会来,给……”

      我反手就将毫无防备的谢濯从山头上推了下去。

      然后我立即对远方大喊:“谢玄青!你别过来!”这句话断在这儿太奇怪了,于是我又加了一句,“等我来找你!”

      说完,我迈步往谢玄青的地方走去,离开前,我扭过头,用气音对已经看不见身影的谢濯说了一句:“躲远点!”

      可见,在危机关头,别说谢濯是唯一的雪狼妖了,就算他是天王老子本子,我也是真的不怕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要去理理细纲了,我太难了,每章都卡_(:з」∠)_果然我已经成了没有大纲就难受的难受本受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