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今天,又是没能回去的一天。

      我懒懒的抬了抬眼皮:“我去找谢玄青了。”我对着同样死气沉沉的坐在对面的谢濯说,“他讲不来故事,后来我递了本书给他,让他照着念……”

      谢濯也懒眉懒眼面无表情的瞥了我一眼。

      我告诉他结局:“他把我念睡着了。”

      他闭上眼,终于叹了声气。

      “要不算了吧。”在再而衰三而竭之后,我终于敲响了退堂鼓,“看来你我当年的姻缘坚不可摧,是命运的杰作,我们就不要和老天爷对着干了吧。”

      谢濯听闻此言,闭上的眼睛倏尔睁开,他垂下的头微微抬起,漆黑的眼瞳映入了跳跃的火光。

      他盯着我,让我不知为何,有些退缩。

      我身体向后,靠在椅背上,躲避了谢濯的目光,继续道:

      “这……我当年确实是挺喜欢你的,你现在也对我下不了什么黑手,所以你这边这条线,难搞。我呢,打又打不过当年的你,这边当年的你对我也还不错……”我摸了摸鼻子,有些含糊的说着,

      “再这么下去,我对‘你’会越来越不忍心的,今日在那鱼眼睛画面中,我看你对当年的我也有点……”我叹气,“咱们成亲这事左右发生过了,和离是不算善果,但也算是个好聚好散,这姻缘……”

      没等我说完,谢濯忽然站了起来。

      我被吓了一跳,呆呆的望着他。

      只见谢濯面色阴沉,仿佛被我刚才的话刺激到了一样。

      “我会做我该做的。”他声色低沉,仿佛回到了我们来这边前的那个晚上,他拿着盘古斧,冷冰冰的对我说,他会杀我。

      “我……”

      我想问,我哪句话说错了,怎么忽然惹得他发了脾气。他是不想承认他对当年的我有“不忍心”吗?

      还是……

      他并没觉得我们这个和离,叫好聚好散?

      “明天。”他打断我,一副根本不想听我说话的模样,“你去把他项链夺走。”

      “项链?”

      我看了眼谢濯的脖子。

      谢濯的脖子上有一根黑色的绳子,我知道,在这个绳子的下方,挂着一块泛着蓝光的白色石头,只是他平时都喜欢把这石头贴身带着,所以我现在只能看见他露在衣襟外的一点点绳头。

      这块石头项链从我们认识开始,他就一直带在他身上,我曾经问过他那项链是什么,谢濯只说那是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东西,是他的过去和背负。

      谢濯从不提他的过去,以至于我他是什么妖怪我都搞不清楚,他也就在这个石头上透露过那么一点意思,让我知道他的过去并不很美好。

      他这个妖怪,从来没什么爱好,不贪财好色,不好吃懒做,甚至在和我“吵架”的时候,都基本不带生气的,唯有这个石头项链,他从来不离身。

      如此珍视的东西……

      谢濯竟然让我明天去谢玄青身上夺走!?

      这是下血本啊!

      我摇头:“不去。”

      谢濯皱眉,眼神更冷了。

      我还是倔强的拒绝,“你那么重要的东西,我给你抢了,你不得杀我?命要紧。我不去。”

      “我不会杀你。”

      “你现在不杀我,不代表过去的你不杀我。”

      “他也不会杀你。”

      我还是摇头,将这几天的认知脱口而出:“你不了解你自己。”

      谢濯深吸一口气:“我笃定。”他说,“现在,不管是哪个我,都不会伤害你。无论哪个。”

      我看着谢濯,愣住了神。

      他这话说得过于笃定,以至于让我片刻间,心头血又是一阵温热……

      我连忙转开目光,忍住心口情绪的波动。

      直到我确定我不会流露出任何异样,我才重新把目光转到他脸上,开口:“你要是万分确定……”我咬牙应下来,“那就最后赌一次。”

      听到这个回答后,谢濯没什么表情,只淡漠的点了点头,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我看着他紧闭起来的房门,有点不解,好好的谈着事情,这个人,怎么说闹脾气就闹起了脾气……

      就这么……不待见我提一句和离吗……

      第二天一大早,我打着哈欠出门,迎面撞上了也开门出来的谢濯。

      他也不跟我打招呼,一言不发的倒了杯水,自己喝掉,然后转身就出门了。

      “哎?你就去找夏夏啦?”我对着他的背影喊,“你记得先给我看看战况……”

      我话都没说完,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雪竹林小院外。

      我撇嘴,罢了,左右是和离了的人了,此一役后,不管这“斩姻缘”成与不成,我和他都是要分道扬镳的。

      我给自己顺了顺气,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想着自己今天要去干个危险的活,于是决定筹谋一下再前去。

      我这方坐下后不久,还拿着笔在绞尽脑汁的思索计策,脑海中忽然就蹿出了谢濯那边的画面。

      谢濯看见的环境让我感觉很熟悉,是五百年前,我独自居住时的仙府。

      他竟然直接去府上找了夏夏?这是有多么的迫不及待?

      谢濯熟门熟路的找到“我”的内寝,夏夏正在屋里的餐桌边,她手里正端了一碗粥在研究,看见谢濯走进来,夏夏有点愣神:“咦,你怎么来了?”

      谢濯没答话。

      我想着他今日出门时那张冷脸,不自觉的撅了嘴。

      臭脾气。

      夏夏也发现了谢濯的不对劲,但她没问,她一笑,打破尴尬,将手里的粥捧起来,“正好正好,昨天鲶鱼精赔了我好大一朵昆仑灵芝,我拿来熬粥了,今天也正想带过去给你喝……”

      夏夏话没说完,这边手里捧到谢濯面前的粥被谢濯挥手打翻。

      我通过谢濯的视角,清晰的看见他碰都没碰到夏夏的手,只是打在了碗沿上。但这本是奉来给他喝的粥,怎么会拿的有多稳。

      只听“啪嚓”一声,碗扣在地上,碎了。粥也脏兮兮的铺了一地。

      夏夏猝不及防,看着地上的粥全然愣住了。

      好半天,她终于转头,看向谢濯。

      “谢玄青!”我从谢濯的目光里,看到夏夏的脸从怔愕到不解,最后变成了莫名其妙的愤怒,“你干什么?”

      谢濯没有第一时间回答。

      夏夏神色越来越愤怒。

      然后他开口了。

      “味道……恶……心。”

      四个字,字音分明,意味清晰。

      夏夏却问:“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难能可贵的,谢濯有问有答:“知道。”

      夏夏声调开始变了,愤怒的腔调破了音,变得委屈,却还强撑着面子,不肯示弱:“这是我特意给你做的!”

      “我不需要。”

      “谢玄青!”

      夏夏盯着谢濯。

      我们这段时间拼命作死着想在夏夏身上看到的情绪,终于看到了。

      其实也没有那么难。

      哪有什么思路清奇、心大如海、无法伤害的人心,只不过是因为持刀诛心者,留有余地罢了……

      而现在……持刀者,动了真格。

      谢濯说:“粥和你,我都不要。”

      这句话仿佛击中了夏夏,她怔怔的看着他,嘴唇颤抖,眼眶泛红,她的身体让她下意识的开始深呼吸。

      她很难过,她在拼命的控制情绪,她不想在该愤怒的时候没出息的哭出来,但她快忍不住了,她觉得太委屈了,委屈得像被人一拳打在胃上,痛得整个人都要蜷缩起来。

      我能预测她的情绪,也能掐到了她掉眼泪的时间点,我太了解她了,甚至开始感同身受。

      因为……

      她就是我。

      这滋味,这情形,在这五百年的婚姻生活当中,我也不是没经历过……

      果不其然的,下一刻,她就哭了。

      眼泪一颗一颗顺着脸颊往下掉,可她还紧抿着唇,倔强的盯着谢濯。

      那眼神,每一秒都在质问他——你为什么要伤害我?

      谢濯挪开了目光。

      他躲避了,然后转身离开。

      在谢濯关掉与我的通讯之前,我没有听到夏夏叫他一声名字。

      我知道“我”在想什么,喜欢是喜欢的,可心里的骄傲和尊严,也是要的。

      我闭上眼,缓了缓,待情绪稍稍平静后,我睁开眼,看向外面的雪竹林。脑中的思路是来这边之后,从来没有过的清晰。

      好,谢濯,打打闹闹结束了,是你先动真格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想存稿的……
    但算了!忍不住!写好就发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