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我和谢濯在不周山上干了一架,打得那山又歪了三分后,西王母终于同意我与他和离了。

      “我他妈实在受!不!了!了!”

      当好友蒙蒙问我,我为什么和谢濯闹得这么难堪时,我终于忍无可忍,脱口而出:

      “那盘菜我他妈就是一定要放辣!”

      蒙蒙懵圈的看着我,紧锁眉头微张唇齿,状似痴呆,仿佛听傻了。

      “啊?”她半天憋出两个字,“就这?”

      “就这!?”我出离的愤怒着,“什么叫就这!?这五百年,只要在他谢濯的眼皮子底下,他不吃辣,我有吃过一口辣?他不喝酒,我能喝过一口酒?这一天天的,府里的东西淡得不如去吃屎!五百年!我忍了五百年了!我就是想当着他的面吃口辣,这很过分吗!?”

      蒙蒙一言难尽的看着我:“都成仙的人了,口腹之欲怎么还这么重……再有了,你要实在馋,你悄悄吃不就完了吗……”

      我淡淡瞥了蒙蒙一眼:“他谢濯谢玄青是什么人你忘了?”

      蒙蒙沉默了。

      准确的说,这个叫姓谢名濯字玄青的男子,他不是人,他也不是仙,他是个妖。

      传说中北荒海外的大妖。

      他的原形,即便是成亲五百年后,我也没有摸清楚,但我清楚的是,当年我要与他成亲时,昆仑墟上的诸位仙家都是肉眼可见的不同意。

      人人见我都会问上一句——“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我不知道,这昆仑墟上,也没有任何人知道,但大家都知道他很危险,他的妖力与神秘让西王母也有些忌惮。

      但我现在知道了!

      “他是个狱卒!是个梦魇!是个傀儡大师!”

      “而我就是他的囚徒!他的傀儡!”我一肚子的愤怒与抱怨:“这些年,我哪怕趁他不在,悄悄喝了一口酒,隔了三五日等他回来,他从门外一过就能闻到!那鼻子比哮天都灵!每次被他抓到,都少不了一通教训和数落。我也是堂堂一个上仙,我不要面子的吗?”

      蒙蒙不敢吭声,巴巴的望着我。

      “这光是吃的也就罢了,只要他在府里的日子,我寻常穿什么,去哪里,与谁见面,通通都要经过他的同意,成亲一、二百年我也都忍了,五百年了!还这样!这未来成千上万年的日子,我难道都要这么过吗!?”

      蒙蒙应和:“那这确实不行……”

      “最过分的是我去营中巡视时,他隔三差五的便来探班查岗,就上个月,我在营中练兵,就和那新兵过了几招,就几招!被他看到了,结果那新兵的牙差点没被他打掉,还什么美其名曰帮我练兵……搞得我在营中,被老将嘲被新兵躲的,我这怎么工作?”

      我越想越气不打一处来:“他就是个控制狂!我必须得跟他和离!一定要离!”

      我话音刚落,正吃着果子的蒙蒙忽然看着我身后,半张着嘴巴,任由手里的李子掉到了地上。

      我顺着她的目光往身后一看。

      谢濯,我话题的主人公正站在我的身后,还是穿着他一成不变的一身黑衣,用那双凌冽又慑人的冷漠目光,刀一样扎向我。

      “伏九夏。”他叫我,连名带姓的。

      我撑住气场,回敬他以排山倒海的冷漠。

      “嗯?”

      “去月老殿。”他很慢的说着这两个字,“和离。”

      求之不得!

      我和他一路走到月老殿,谁也没多说一个字,月老躲得不见踪影,只派了个被吓得跟鹌鹑一样的小童子出来。

      童子举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了一把绿色的剪刀。

      “这……这绿剪断姻缘,断了,就再也接不上了,二位上仙……要不要……再想想?”

      我迈步到童子面前,抬手便拿起了绿色的剪刀。

      我拿起剪刀的这一瞬间,系于我俩手腕上的红色姻缘线慢慢显露。

      我回头看向谢濯,他也正望着我,漆黑的眼瞳平静无波,但又好似比平日里更暗了几分,在那眼瞳深处映着的我的影子似乎在微微颤动。

      参天的相思树被风一吹,沙沙作响,我与他腕间的红线随风摇曳。

      五百年前,也是在这儿,我和他刺破了自己的掌心,令十指相扣,掌心相对,血脉相融,成姻缘之线,绕于彼此腕间,以示从此往生,长相厮守,再不分离……

      而如今……

      我仰头看着谢濯,嘴唇动了动,到底是吐出了一句话来:

      “那盘菜,我就是要放辣。”

      “放辣便不许吃。”他给的回应也很快。

      我一抿嘴角,忍住这熟门熟路窜出来的心头火。

      “你管不着我了。”

      “咔嚓”一声,我用绿色的剪刀,不费吹灰之力,剪断了我们腕间的红线。

      风一吹,绕在腕间五百年的红线,消散无形。

      谢濯终于垂下眼眸,看向我的手腕。

      他一张脸生得冷峻,唯独那眼上的睫毛,如羽如扇,此时被阳光一照,在他眼下投出一片三角形的阴影,竟趁得他脸色有些苍白,也烘得他的情绪有些许孤独与苍凉。

      他当然该有点不开心。

      成了亲五百年,我见得最多的便是他冷冷的对我说这不许那不行,他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充满了控制欲,他对自己设计的规矩与条例总是无比在意。我如此干脆的剪了姻缘线,想来又是打破了他不少规划,惹了他不悦。

      不过,一如我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他管不着我了,我也管不着他了。

      从此以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他的情绪与我无关,我更不用再受他的鸟气了。

      我把绿剪刀放回童子的托盘,一拂衣摆,转身离开,不再看谢濯一眼。

      我俩的府邸自会有人去收拾,谢濯离不离开昆仑与我无关,而我是打定主意了一定要搬离我俩以前住的地方。在新家安置妥当之前,我寄宿在了蒙蒙的仙府上。

      夜里我想跟蒙蒙一起睡,蒙蒙还有些怕:“不不不,你忘了,以前咱们一起出去玩,你跟我睡一个帐篷,被谢濯知道后,他好好说了我一通的,让我给你单独备个帐篷……我怕……”

      看看!这谢濯!都给我的朋友们留下了什么阴影!一个女孩子!何至于!

      “我都与他和离了,你怕什么?”我挺直腰杆,“睡!就一起睡!”

      “哦……”她挠挠头,“忘了。”蒙蒙撑着头在我身边躺下,她好奇问我,“九夏,你和离了会不会不习惯啊?”

      我撇嘴:“自在得不习惯?”

      蒙蒙打了个哈欠:“五百年前,全昆仑的仙人都反对你们,你要死要活要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和他在一起……我还以为,这一定就是别人说的命中注定了,没想到……这世间的姻缘,竟然是会变的……”

      蒙蒙说完就睡着了。

      我睁着眼,躺在床上,脑袋放着空,脑袋里全是她最后一句话,在盘旋。

      这世间的姻缘,是会变的。

      没有大是大非,没有血海深仇,只是因为一个在相遇时,彼此都没有看得见的小毛病,被时间发酵后,膨胀成一个无法忽略的巨大矛盾。

      时光杀我,杀他,也杀这世间的一切。

      区区姻缘又为何能幸免?

      这一夜我用了不少时间才睡着,我不想去追究原因,但我没睡多久,很快又被一阵天摇地动晃醒了过来。

      有妖气,很不妙。

      我惊醒了。

      旁边的蒙蒙也揉了揉眼睛:“怎么了?”

      蒙蒙是个养花种草的小仙,当然不能让她出去。我安慰她:“你睡,我去看看。”

      话一出口我方觉有些熟悉,细细一回味,原来是以前谢濯经常对我说的话。

      没时间多想什么,我推门出去,高耸入云的昆仑之巅上,出现了一个黑色的窟窿,明月星辰似乎都被那窟窿撕扯着,仿佛要将整个天空吞噬。

      那是个什么玩意儿?我正惊骇,头顶上,仙人御风而过,耳畔传来不知从哪儿飘来的惊惶呼喊:

      “谢玄青动了盘古斧!快去阻止他!”

      我当即一个惊呆。

      盘古斧蕴含开天辟地之力,镇在昆仑之巅,令天下妖邪勿进,千万年来都守护着昆仑安宁。

      谢濯他疯了吗?他一个妖怪动盘古斧作甚!?他不怕被盘古斧的力量震得七窍流血而亡吗?

      我心头大急,挥袖御风,急速超越空中的仙人们,飞向昆仑巅。

      离山巅还有数十里,我便远远看见了被一道屏障阻拦在外的一众仙人。

      大家各种仙家法器祭出,术法打在屏障上,却都如打进了棉花里,通通都被吸收了。

      这是谢濯的结界,以前我见过,他人越攻结界越强。

      “别打了!”我喝止众人,他们转头看见我,一愣之后,劈头盖脸的责骂质问便都冲我扑了来。

      什么谢玄青是不是疯了!什么谁让你与他和离?什么早知道当初就不该让你们成亲,等等等等……

      吵吵嚷嚷闹成一片,吼得我脑仁嗡嗡作响。

      我来不及和众仙多解释,细细回忆过去,到底是将破解的办法想起来了几分。

      我尝试着用谢濯教过我的方法去解,但我的手掌刚碰到结界,那结界便自动打开了一个口子。

      我一愣,谢濯……这是让我进去?

      旁边有仙家心急,想要钻进去,可他刚探了个腰进去,那结界便立即阖上,将他直接卡在了里面,进不得出不去。

      我又碰了碰旁边的结界,旁边果不其然又打开一个口子。

      我没再犹豫,一头扎了进去。我刚踏进来,结界便立即在我身后阖上。

      我抬眼望去,昆仑之巅一片乌漆嘛黑。

      “谢濯!”我唤他的名字,黑暗中有个光点一闪而过,我立即寻迹而去,穿过一片黑雾,正是慌乱无序之际,忽然间我撞到了一堵无形的墙。

      墙上清风一过,谢濯黑衣黑袍坐在墙后地上,他手里像拿玩具一样拿着的,正是我昆仑至宝……盘古斧。

      在我昆仑墟上,我所知道的,唯一能拿起盘古斧的仙,只有西王母……

      我当即冷汗就下来了。

      谢濯力量强大,但我没想到他能强到这个地步……

      我不由想到这些年间,我几次忍无可忍之下与他动手的场景……我以为是互殴,没想到……

      是我僭越、唐突、得罪了……

      我此时后知后觉,原来,我曾在死亡边缘那么自由的来回试探,反复横跳。

      “你要干什么?”我忍住后怕的情绪,呵斥他,“你快放下盘古斧,你我之间的事,我们自己解决,犯不着动它。”

      这玩意儿轻轻一挥,可是能将昆仑墟劈成两半的!

      “伏九夏。”他把玩着盘古斧,“你管不着我了。”他说着这话,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中,一如空中黑洞般,是吞噬一切的寂静。

      他挥手一劈。

      我一声惊呼。只见夜空之中宛如天门洞开,将昆仑之巅的石头纷纷吸食进去。

      我与谢濯身上的衣袍头发,在风中散乱狂舞。

      “谢濯!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要去弥补我的过错。”他冷漠的说着,从地上站起身来,“等我回来,我就可以杀你了。”

      我震惊!听听他说的这是什么话!

      我忽然觉得这五百年,我怕不是成了个假婚!这个谢濯你谁!我好像并不认识你啊!

      空中的裂缝吞噬一切的力量越来越大,谢濯的身体向空中黑色窟窿飘去,他手中还握着盘古斧。盘古斧事关昆仑安危,我心想,无论如何,不能因为我和谢濯的恩怨而累昆仑丢失盘古斧。

      我心一狠,一咬牙,直冲空中而去。

      谢濯看着我,眼睛微微一眯,他一抬手,勾勾手指头,一阵强烈的风冲我袭来,裹挟这无数石块。我能感觉到,他不想杀我,他只是想拦住我。但我……

      “杀不杀的以后再说,你现在先把盘古斧留下!”我压着一股怒气冒着无数乱石直冲他而去。

      谢濯眉头一皱,似乎没想到我竟这般豁得出去。

      待他再要抬手时,我已经扑到他的身前,探手去抢那盘古斧。

      正在此时,我忽觉后背一凉。天上黑色窟窿里仿佛飘出了黑气将我缠住。

      谢濯眉头紧皱:“放手。”

      “盘古斧放回去!”

      谢濯一声低喝,“放开!”他话音未落,我只觉眼前一黑,似乎是那黑气裹住了我的脑袋,狂风骤然从我耳边消失,我陷入一片死一般的漆黑寂静当中。

      谢濯不见了,昆仑之巅也不见了。

      “谢……”我刚开口,紧接着,一股剧烈的疼痛从身体内部侵袭而来,我仿佛被无数只手撕扯着,拉拽着,带着我向着黑暗的深渊不停下坠。

      仿佛是要将我从这昆仑巅,带入十八层地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仙侠新坑~
    这篇更新不会很稳定,但会尽量更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