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文女配每天都在努力生活

作者:两颗毒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3 章

      一人一龙慢腾腾的飞回到槐江山时,团团和圆圆老远就迎了过来,围在他们身边,甜甜的叫着哥哥姐姐。
      
      一声一声的姐姐,卓元很受用,眉眼不自觉的弯起,感觉一整天的糟心事都可以忘记了,有这么无敌可爱的小萌物,那些都不算事。
      
      小团团一向机灵,没过多久就眼尖的发现战神姐姐好像与早上走的时候有些不同,她睁着圆圆的小眼睛观察了半天,小肥手指着卓元头顶,惊喜的叫道:“战神姐姐,你头上这个钗钗好好看哪,绿绿的,跟负屃哥哥的颜色一模一样呢!”
      
      得,糟心事还是没能成功忘掉!哎!
      
      “姐姐,这支好好看的钗钗是哪里来的?”
      
      卓元瞥了眼旁边一回来就捧着书看的男人,“这件事,得从一只绿油油的大虫子说起......”
      
      负屃:“......”
      
      小仙童还小,卓元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的胡乱说了一通,唬得两个小人儿一愣一愣的,圆圆的嘴巴微微张着,还有丝丝银线垂下。
      
      卓元被逗得笑出了声,伸手揉了揉两个小仙童头上的揪揪,两手一摊,将头顶绿钗的来历来个个大总结:“总之这钗是你们负屃哥哥送给我赔罪的,姐姐我不忍心看着你们负屃哥哥失望,就戴上了!”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看着负屃眼里的星光在她说不戴之后就那么黯淡了下去。
      
      “我戴,我戴!”然后她就将那绿油油随意插在了髻上,就这么顶了一路。
      
      负屃眼中又染上了笑意。
      
      哎,养个坐骑真是劳心又劳力。
      
      卓元从山泉里看着自己的样子,头上那抹绿,很是显眼啊。
      
      撇了撇嘴,算了,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就得带点绿,希望她的生活能一直顺遂下去吧。
      
      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卓元漫不经心的问道:“你跟那乌竹仙子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她瞧着乌竹仙子的反应,实在不像只是单纯的因为负屃本体非人。
      
      当时听到“畜生”二字,她自己先被气昏了头,没怎么注意,然而现在细细回想起来,乌竹仙子就像是积怨已深,故意找茬。
      
      不然,她下手就坐着嫦娥仙子与后羿,那只小玉兔就那么大咧咧的趴在嫦娥那张桌上,乌竹仙子应该更容易看到那只小玉兔才对,何以单单就揪了负屃说事?
      
      小玉兔那可就是畜生本畜,她家负屃好歹当时还是条披着人皮的龙呢!
      
      “你是不是得罪过人家?否则她怎么对你那么大的敌意?”
      
      卓元离开山泉,不想再看头上那抹绿油油,眼不见心不烦。
      
      回头就发现负屃站在那,一瞬不瞬的看着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脸颊,又折回山泉瞅了瞅,嗯,衣服没乱,妆容完整,那他瞧个什么劲?
      
      再转回去,发现负屃目光已经移开,低着头若有所思。
      
      “怎么了?还真得罪人家了!”
      
      卓元又回到那片松软的草地坐下,伸手摸了一圈,啊,草味真香,好想吃。
      
      卓元有个小怪癖,源于小时候跟着亲戚家的小孩子放羊,她看到山羊吃青草吃的津津有味,好像是什么美味珍馐。
      
      她那时候不懂事,看山羊吃的香,自己也忍不住像羊一样趴在地上,咬了草来吃,最后吃的满嘴都是绿。
      
      咦?怎么又是绿?
      
      总之自打那以后,她看到青草就食欲大开,后来长大了知道不能吃,但也不妨碍她在心里想。
      
      她索性躺了下去,将自己完全置身在这片草地之中,美美的将青草香味闻个够。
      
      负屃觉得她鼻尖嗅来嗅去的样子甚是可爱,抿着嘴无声的笑着。
      
      又想到她的问题,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只是隔得时间太久,有些地方,他都记得不是很清了。
      
      约摸是一千年前,他喜欢在无聊时寻一片寂静山林,独自看书。
      
      有一日,他无意中在山间瞧见一猛虎,猛虎口中衔了一少女。少女楚楚可怜,昏迷不醒,负屃不忍这花一样的姑娘就这么命丧虎口,就出手将少女救了下来。
      
      姑娘在他怀里醒过来,他才知道她不是凡间少女,身份更是尊贵无比。
      
      那姑娘便是东华大帝君的女儿,乌竹仙子。
      
      几乎和所有英雄救美的桥段一样,美人醒后便爱上了英雄。
      
      醒来的乌竹仙子对他心生感激,暗生情愫,时常去东海寻他。
      
      他的父王兄弟们也喜闻乐见,他父王天天想着抱龙孙,就算是只母虾也乐得替他娶回来,更何况如今对他有意的还是尊贵的仙女,没过多久就商议着要向东华大帝君提亲。
      
      那日,乌竹仙子在龙宫听了这消息,一张脸都羞红了,小小声的说着“我愿意”,负屃当时说:“好,那你等我!”
      
      第二日,他们一大家子倾巢出动,准备去提亲,刚出了东海海面,就看到立在海边的乌竹仙子,老龙王笑得眼睛都弯了,悄悄附在他耳边说:“乌竹仙子果然对你情根深种,等不及了!”
      
      负屃白了老龙王一眼,暗道他这父王可真没有一点四海之主的样子。
      
      抬步走到她面前,“乌竹,怎的在这待着?”
      
      乌竹没有像往常那样看到他就眉眼带笑,唇角弯弯。
      
      此刻的乌竹脸色冷冽,看着他的眼神再没有往日的娇羞,只有......后悔,以及浓浓的恨意!
      
      “乌竹,你怎......”
      
      “啪!”
      
      他想问她怎么了,话还没问出来,她就狠狠甩了他一巴掌!
      
      “咦,那不是很疼?”卓元听故事听到这,忍不住发表疑问。
      
      负屃凉凉的看了她一眼,卓元尴尬的笑笑,“你继续说,她甩了你一巴掌,然后呢?”
      
      负屃又陷入了回忆,“然后也没什么,乌竹仙子怒骂出声,说原来都是我做的,说我怎么如此卑鄙无耻,道貌岸然......”
      
      “大抵就是如此吧!”
      
      负屃说到这,就将整个故事说完了,然卓元依旧一脸懵逼,听得云里雾里。
      
      “你对她做了什么?”
      
      负屃淡淡道:“我什么也没做。”
      
      “那她说你卑鄙无耻,道貌岸然?”
      
      “我也不知!”负屃叹了口气,“总之,自那以后,她回回见了我便是怒骂不止,冷嘲热讽,我也就尽量不出现在她眼前了!”
      
      或许他今日就不应该一时脑热去天宫。
      
      不,幸好他去了,否则还不知道卓元愿意为了他出头。
      
      卓元:“你就没去找她问个清楚明白?”
      
      “没有,我兄弟们说,也许是乌竹仙子突然意识到你配不上她,才寻了个理由把我打发了,我父王也说让我离她远些,免得徒惹不快!”
      
      卓元只觉得自己的下巴都要被惊掉了,嘴巴也无意识的张开。
      
      这东海龙族一家子,都是傻憨憨啊,也难怪老龙王都这么大岁数了,也就只有大龙子娶了媳妇。
      
      “你就不难过?不心疼?”
      
      到手的媳妇跑了,说好的亲事黄了,他怎么好像在说别人的事一样!
      
      负屃道:“我只是很疑惑,她为什么会那样骂我。”
      
      “我看你根本就不喜欢乌竹仙子,完全是赶鸭子上架一样。”卓元盖棺定论,这人,害,真是没主见。
      
      负屃眼神微闪,声音含笑,“确实,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不是我当初那样的!”
      
      他当初,完全是被他家人推着往前走的。
      
      回槐江山的路上,卓元始终对乌竹的话念念不忘,卑鄙无耻,道貌岸然?负屃到底干了什么事?
      
      莫不是,他年幼无知的时候,不小心将小小的乌竹仙子给打哭了,乌竹仙子记旧仇?
      
      “不是,那日山间,我两是第一次见面!”
      
      哦~那会不会是,负屃曾经与那乌竹仙子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后来,不小心失忆了,对乌竹仙子始乱终弃?
      
      负屃的声音稍显急切,“不可能,都说了那日是我们第一次见。”
      
      那还有一种可能,他曾经一不小心中了□□,不小心将那乌竹仙子给强了,乌竹仙子一朝有孕,含泪生下一对双胞胎,好不容易养大,却发现渣爹就是自己喜欢的龙王八子负屃?
      
      负屃满腔震惊加愤怒无以言表,她这个脑袋瓜一天天的到底都在想些什么?脑回路怎地如此清奇?
      
      他咬着牙根,恨恨的道:“卓元战神,你莫不是话本子看多了?我说了我救她那次是第一次见她,没有始乱终弃,也没有你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发生。”
      
      卓元挑挑眉:“.........”她还真的是话本子看多了。
      
      等了一会儿,卓元又一本正经的问道:“难道你不想知道她为什么对你有如此大的成见?”
      
      “不想。”负屃摇摇龙首,一字一句的道:“那不重要,已经过去了。”
      
      卓元双手各揪着他两片凸起的龙鳞,手指无意识的摩挲着。
      
      她好奇的很那,这世上从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负屃定然是做了什么,才会惹得乌竹仙子这般记恨。
      
      正想着,负屃的身子突然摇晃了下,卓元一个激灵,下意识的抓紧龙鳞,颤声道:“你干嘛?还没扭够?”
      
      负屃方才觉得他的两片龙鳞被她轻轻抚摸着,又酥又麻,不自在的动了下身子,这下她又使了狠劲抓着,负屃忍不住发出“嘶”的一声。
      
      “你轻些,我疼!”
      
      卓元:“!!!”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王妃要退婚》已开,文案如下
    主虐男,追妻火葬场!
    “林姑娘,本王有喜欢的人,娶你实非我所愿。本王会会给你应得的一切,只有爱,本王给不了。”
    这是林尚兮嫁于肃王那晚,洞房中肃王亲口所说。
    嫁给心爱之人的喜悦顷刻间消失殆尽。
    他有商有量的与她说,她只能笑着应好。
    林尚兮得到了属于肃王妃的一切,除了肃王的爱。
    那是她努力了十年也没有得到的东西!
    重来一次,赐婚圣旨到府上时,林尚兮毅然决然的进宫求见圣上,言辞恳切道:“皇上,臣女不喜肃王殿下,请皇上收回成命!”
    大殿上寂静无声,她抬起头才发现皇上身边还立着几道人影,一身玄衣的肃王正定定的看着她。
    当日深夜,肃王陈怀瑾久跪帝王寝殿外,所求只不过是让皇上勿要收回成命。
    林尚兮一直以为当年救她并送她玉佩的人是陈怀瑾,直到有一日,她房中大火,灰烬中只余下那枚玉佩。
    陈怀瑾拾起了玉佩,林尚兮绷紧了心神,却听到他说:“这枚玉佩,好像是本王一个朋友的。”
    林尚兮:“?!”
    所以,她一直都爱错了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