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文女配每天都在努力生活

作者:两颗毒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翌日,卓元直睡到日上三竿才醒来。
      
      她迷迷糊糊的的翻了个身,感觉自己手上好像抓着什么东西,她试着扯了扯,却发现扯不动。
      
      卓元睁开眼,就看见负屃坐在她床头的凳子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昨夜的种种,一瞬间全涌入脑海。
      
      她记得她抱着负屃哭个不停,鼻涕眼泪糊了人家一身,他现在胸口还有淡淡的痕迹。
      
      也记得后来她傻乎乎的跟着她,就是不睡觉,卓元一向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此刻却也觉得脸颊发烫的厉害。
      
      她看上去很紧张,看了他一眼又垂下眼睑,不动声色的松开手指。
      
      房内安静的可怕,卓元都能听见负屃的呼吸声,偏这人还一动不动的盯着她。
      
      她嘴巴张开又闭上,好几次后小声开口:“你怎么在这?团团和圆圆呢?”
      
      负屃没应,只是看着她,脑海里浮现的却是她昨夜抱着自己,哭的肝肠寸断的样子。
      
      再三考虑之后,负屃还是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清风战神答应过要娶你?”
      
      她说七年,怎么他日日与她待在一起,都不知道这个七年。
      
      “啊?”卓元有一瞬间的怔愣,继而反应过来,他应该是误会了,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索性埋头不语。
      
      负屃却不打算放过她,他就不信了,人就在他眼皮子底下,他居然不知道。
      
      “你说清风战神不要你了?”
      
      他也不是非要知道的这么清楚,就是不能接受二人居然连他也能隐瞒过。
      
      卓元觉得跟他也解释不清,那是她在现代的一段谈了七年,最后却无疾而终的感情,与他实在是没什么好解释的。
      
      负屃持续的追问,让卓元心里难受的紧,她冷冷的回了声:“与你无关!”
      
      说完就起身出了房间,避开负屃。
      
      负屃并不气恼,只是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半晌后低低的笑出声。
      
      确实与他无关,是他多管闲事了,他不过是她的坐骑而已,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是了,何必去管别的。
      
      她爱嫁谁便嫁谁吧!
      
      这样想着,他便回了自己的房间,换了被卓元弄脏的衣裳,拿出一本书看着。只是今日不知为何,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没一会儿,门被敲响,卓元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负屃,你在干嘛?”
      
      声音听起来没有了方才的冷淡,反而带着点讨好的意味。
      
      负屃眉毛轻挑,起身打开了门,眼神困惑。
      
      卓元嘿嘿笑了两声,说刚才是我不对,但那是我的隐私,我不想说。
      
      她其实刚刚一出门就后悔了,毕竟是她不对在先,在负屃面前又哭又闹,人家问两句也很正常,她甩脸子确实过分了。
      
      “无碍。”
      
      负屃虽惊讶,但也接受了她的道歉,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正说着,半空中便飘过来一本书,卓元反应过来是除妖录,看了眼负屃便打开。
      
      原来是有地仙发现了那蜈蚣精的下落,天帝又下了旨意让她去善后。
      
      卓元收起除妖录,跃上刚刚已经化形的负屃背上,往除妖录上所说的地点飞去。
      
      这次的地方还是在一处山林里,只不过比之前的险峻了很多,入眼所见全是悬崖峭壁,孤峰兀立。
      
      较蜈蚣精上次出现的地方隔了很远,卓元暗道那神秘白影可真能跑,不过一日的功夫,扛着那么大只蜈蚣居然跑了这么远,佩服了。
      
      负屃在一处山巅将她放下,随即化为人形。
      
      那蜈蚣精到也没让卓元费功夫去找,几乎是一落地就看见了,就挂在山根处一棵参天大树上。
      
      卓元瞪大了双眼,喃喃道:“死了?”
      
      蜈蚣精巨大的身子此刻就挂在那树枝上,腰部在一处枝丫,两头耷拉着,随着山风一摆一荡。
      
      她还以为那白影将它救走,能让这蜈蚣精逃过一命,结果还不是刚出狼巢又入虎穴。
      
      “都死了还让我来做什么?欺负人白跑一趟。”卓元闷闷的抱怨着:“是嫌我太闲了吗?”
      
      负屃观察了一会蜈蚣精,有些担忧的道:“它应该是刚死不久,而且,是被吸尽修为而死。”
      
      “那可真是一报还一报呀。”
      
      卓元有点幸灾乐祸,这蜈蚣精靠吸食人类精元去修炼,最终自己也落得个被吸食的下场,简直就是自食其果。
      
      负屃咬了咬牙,无奈的道:“蜈蚣精修为不低,能将它的修为全部吸走,可见对方也不可小觑。”
      
      这才是他担心的地方,恐怕他们此刻已经暴露在敌人的视线中了。
      
      卓元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心中顿时产生了惧意,忙伸手扯了扯负屃的胳膊,声音微微颤抖:“那我们快回去吧。”
      
      负屃奇怪的看着她,忍不住出声提醒:“你是战神,有什么好怕的?”
      
      他一条龙都没怕呢。不过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也还是乖乖的打算变身,岂料他这话音刚落,就有一道空旷的男声从他们身后传来。
      
      “既然来了,又何必急着走呢!”
      
      随着声音传来的,还有巨大的杀意。卓元与负屃回头去看,就见一男子,身穿白衣,虽相貌堂堂,却面带狰狞,眼神更是狠厉如冰刀。
      
      “你是何人?”
      
      卓元直觉对方不如她前几次遇到的那些妖怪,饶是一向对除妖一事不甚在意的她,此刻也收起了玩闹心思,打起十二万分精神看着那人。
      
      那人勾了勾嘴角,缓缓说道:“是杀你的人。”
      
      卓元愣了愣,转头瞧向旁边的负屃,终是忍不住嘀咕道:“他说他要杀我?”
      
      负屃点点头。
      
      “这么狂妄的吗?”
      
      她好歹也是个战神,对方也太不尊重人了叭,她感觉有被冒犯道。
      
      负屃没说话,只是将她扯在了身后,卓元出声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你干嘛?”
      
      卓元声音带着丝丝笑意,她家坐骑,这是想要保护她吗?也太贴心了。
      
      她瞬间有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感觉,卓元走到他前面,面向他站着,笑意盈盈,“别怕,有姐姐在,不会让这些妖魔鬼怪伤到你的。”
      
      说完还伸手摸了摸负屃的脑袋,就像摸团团和圆圆那样。
      
      要是搁在以往,负屃肯定会躲开,并且会冷声说道:卓元战神请自重,但是这次,他却没动。
      
      一来是被自己意外的动作给惊到了,二来,她脸上的笑,以及语气里的宠溺,也让他整个人都僵在那,不知所措。
      
      卓元有点好笑,她家坐骑这还是第一次保护她,她其实心里是有点暖的。
      
      自从穿到这里,人生地不熟,剧情还跑偏,她虽知道自己身为战神,不会那么容易挂掉,可每次去除妖的时候,心里总还是会有点怕。
      
      夜深人静时,也会想自己在这里能活多久,能不能好好活着。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一个人,今日有人要保护她,即便那只是负屃一时起意,她也还是觉得很感动。
      
      对面白衣人有些不耐烦,眼瞧着面前这两人完全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他仅剩的耐心也消失殆尽。
      
      他双掌放在胸前,凝聚出一团黑色烟雾,朝着卓元掷了出去。
      
      那黑烟靠近卓元与负屃之时就被一道透明光罩挡住,继而慢慢消散。
      
      卓元冲着负屃笑了一下,用口型跟他说:“站到旁边看着。”
      
      看着你战神姐姐怎么打的对方屁滚尿流吧。
      
      她转身也不待那人反应,直接朝他挥去银鞭,鞭风狠辣,那人躲闪不及,腰上顿时出现一道血痕。
      
      卓元不免吃惊,笑道:“也不过如此吗,我当你有多厉害呢。”
      
      那人却是不慌不忙,瞬间一跃而起,双手在胸前继续结印,转眼间,他身后便出现了九只貔貅,颜色各异,却个个龇牙咧嘴,张牙舞爪,凶狠异常。
      
      卓元一愣,猛然想起了那日偷吃她宝石的白貔。
      
      若她猜的没错,面前这人,八成是那白貔所化。她本来还只是将他当做一普通妖怪,顶多就是觉得比其他的厉害了许多,如今想到就是这人偷她的宝石,不由得怒从心来,今日非打的他吐出宝石才罢。
      
      卓元沉了口气,飞升至半空,红衣飞舞,发丝清扬。
      
      负屃在下面抬头看着,只觉今日的战神,好像又回到了以前杀妖不眨眼的时候。现在这种情况,她确实不该嘻嘻哈哈,没个正形,可他心里却很复杂,不希望这段日子的卓元消失。
      
      卓元收起银鞭,口中默默念诀,身后密密麻麻的冰剑蓄势待发。
      
      卓元大喝一声:“去!”
      
      那些冰剑便齐齐朝着对面那人攻去,威势不可阻挡。
      
      那白貔又聚出团团黑烟,迎击卓元的万千剑雨。
      
      只听得“轰隆”一声,剑雨与黑烟在半空中碰撞以后,随即消散,但是余威还在。
      
      四周花草树木瞬间被这巨大的威力吞噬,整个山巅顿时变得光秃秃一片。
      
      “死白貔,吐出我的宝石来。”
      
      卓元双手不停的掐诀念咒,身后一条巨大的冰龙呼啸而起,又突然骤扑向那人,那人被逼的后退,白光闪过,只余一只巨大貔貅。
      
      卓元道:“果然是你这该死的白貔!”
      
      白貔口吐狂风,张着血盆大口就冲了过来,卓元刚想还击,却见一只绿爪子挥了过去,白貔身上几道血淋淋的口子立现,耳边是低沉暗哑的龙吟声。
      
      负屃突然想到那日白貔偷吃了她的宝石,她有多生气,如今遇到了,便助她一把。
      
      这一爪子打的始料未及,白貔瞬间跌倒在地,它又撑着四肢站起来,晃了晃被撞的脑袋,抬头低低的吼叫着。
      
      也就在此时,清风战神突然而至,白貔心知今日是自己大意了,一个卓元他尤打不过,如今再添上一位战神一条龙,此刻走才是上策。
      
      想到此处,白貔化作一股白烟,消失无影。
      
      卓元也没打算去追,反正那些宝石她也寻不回来了,方才也就是出出气而已。
      
      她看向清风战神,惊喜道:“师兄,你怎么来了?”
      
      清风看了眼白貔逃走的方向,轻笑着道:“我来是同你说一件事。”
      
      卓元:“什么事?”
      
      “三日后,天后寿诞,师妹务必准时参加!”
      
      咦,她终于有机会去游天宫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