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文女配每天都在努力生活

作者:两颗毒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她当真在妓院?”流波山的主屋内,清风战神蓦地睁开眼,一向平静的眸子此刻也染了几分不敢置信。
      
      清风战神对于自己师妹近日的异常很是担心,他便用仙法变出了一只小信鸽,让它暗地里跟着卓元,将她每日做了些什么事,又见了什么人都告诉他。
      
      小信鸽刚刚扑棱着翅膀飞进了屋,落到他跟前,说了今日在永安城的所见所闻。
      
      方乐公主追鸨精,卓元战神出手相助,这都很正常。
      
      只是,卓元说自己缺个师兄嫂,清风战神很是不解,她不是一向都很喜欢自己吗?
      
      小信鸽最后说卓元战神与方乐公主一同进了人间的妓院,因着方乐公主一进去便在醉红楼设了结界,除了凡人便进不得,小信鸽觉得事态不妙,这才赶紧来流波山禀报。
      
      “简直是胡闹!”清风战神突然出声,吓得小信鸽一个激灵。
      
      小信鸽仔细观察着清风战神的神色,见他眉头紧皱,似是气恼的很。
      
      他依旧盘腿坐着,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扣着桌沿。
      
      半晌后,他起身,化作一股青烟消失。
      
      再说永安城,卓元与方乐进去醉红楼的时候正是晌午,此刻天色已黑,负屃在永安城的一处茶楼里坐到现在,却还是没等到卓元来找他。
      
      茶楼一楼有人说书,他听听书,喝喝茶,倒也过的惬意,不经意抬头,才发现万家灯火亮起。
      
      负屃给自己施了隐身术,轻松破解方乐在醉红楼布的结界,很快就找到卓元。
      
      他推门而入,却怎么也没想到会看到这样一幕。
      
      房内有四个年轻的男子,此刻已经醉的不醒人事,只有卓元和方乐还勉强清醒着。
      
      卓元的姿势很是奇怪,她双手直直的向前伸着,整个人摇摇晃晃,一边下蹲一边说:“红萝卜蹲红萝卜蹲,红萝卜蹲完绿萝卜蹲。”
      
      她说完就腿脚不稳的坐到地上,眼睛也闭上。一旁趴在地上的方乐公主又挣扎着爬了起来,闭着眼睛道:“绿萝卜蹲绿萝卜蹲,绿萝卜蹲完梅萝卜蹲。”
      
      她说完,卓元便大吼一声。
      
      “哈哈,方乐你输了。”
      
      吼完她又指着桌上的酒壶,口齿不清的说道:“梅萝卜已经被淘汰了,喝酒喝酒!”
      
      方乐公主却完全没了反应,一头栽倒在地上,睡得不醒人事。
      
      卓元等了半天没人喝,慢慢睁开双眼,却见门口立着一道人影。
      
      负屃见她目光飘了过来,刚想说卓元战神,我们该回去了。
      
      却又见她微微垂目,伸出双手揉了揉眼睛,再看向他时,那双眼里就沾了些水雾。
      
      卓元摇摇欲坠的站了起来,摇晃着走到自己跟前,双手紧紧的抓着他胸前的衣裳。
      
      负屃低头眉头蹙起,伸手想拿开她的手,就听见她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
      
      “你为什么不要我了?”
      
      负屃的动作生生的止住了,右手却还轻轻的覆在她抓着自己衣裳的手上。
      
      他神色僵了僵,抬头看着她的眼睛,试探的叫道:“卓元战神?”
      
      卓元嘴角轻轻抽动了几下,泪珠子淌了一脸。
      
      “你说过要娶我的,我爱了你七年,你为什么要娶别人?”
      
      她双手抓的越来越用力,负屃的上半身都朝她倾斜了过去,他怔怔的看着她,一时间无措。
      
      负屃从未见过她流泪,以前哪怕是被清风战神冷落了,她也顶多是脸色冷上几天,然后便再一次凑到清风战神跟前。
      
      她将脸埋进负屃胸口,声音闷闷的:“你为什么不爱我了?为什么?”
      
      房间门还开着,醉红楼内的嬉笑声传了进来,负屃回了神,他犹豫了半晌,最后还是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膀,轻轻的拍着。
      
      她伸手环着负屃的脖子,抬起头来,满脸泪痕的看着他,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她鼻头通红,眼睛也湿漉漉的,负屃被自己心里生出的莫名心疼吓了一跳。他清了清嗓子,正色道:“卓元战神,我们该回去了。”
      
      他这话刚一说完,卓元便瘪了瘪嘴,彻底的哭出声来。
      
      “你不要我了,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不要我了?”
      
      “是你说的要娶我,也是你主动来找我的......”
      
      “本来我已经放下你了,你又为什么要跑来招惹我?”
      
      “为什么给了我希望,又让我失望。”
      
      “......”
      
      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说了很多,负屃只是静静的听着,时不时的拍拍她的背,替她顺顺气。
      
      许久后,负屃听不见她的声音,低头看去,见她一双眼亮晶晶,怔怔的看着他。
      
      负屃喉咙滚动了下,终是出声:“怎么了?”
      
      卓元却是嘴角微扬,声音柔柔的,“你真好看!”
      
      负屃一愣,也知她眼中,看到的并非是自己。见她总算是止了哭声,他才耐心的哄着:“天色已晚,我们回去吧?”
      
      卓元乖乖的点了点头,又紧紧的抱着他,道:“你抱我!”
      
      负屃叹口气,虽无奈,却也拿醉酒的卓元没有丝毫办法。
      
      方乐公主的手下这会儿也已经在门外侯着,负屃只好打横抱起卓元,施了隐身术,跃入一望无际的夜色之中。
      
      那醉红楼的酒,后劲儿属实大的很,这是负屃带卓元回到槐江山后得到的结论。
      
      他将她放在她房间门口,只为她会自己进去,就转身走了。
      
      走了两步,听见身后有脚步声,回头才见她紧紧的跟了上来。
      
      “卓元战神?”
      
      卓元轻轻的嗯了一声。负屃又道:“你的房间在哪,卓元战神不如回去休息?”
      
      “好!”说是这么说,但负屃一走,她又亦步亦趋的跟了上来。
      
      如此几次之后,负屃彻底放弃,只得带着她回了她的房间。
      
      她倒是很听话,乖乖的按照负屃的指示褪了鞋袜外衣,又躺在床上,盖好被子,负屃舒了口气,起身离开。
      
      只是,他的衣角却被扯住。
      
      卓元一脸傻兮兮的看着他,见他看过来,便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
      
      负屃伸手按了按额头,头疼的问道:“卓元战神,你知道我是谁吗?”
      
      卓元不答,只是咧着嘴角,嘿嘿的笑着。
      
      于是负屃知道,卓元战神此刻,怕是跟个三岁小孩没区别,他没想到,她酒量这么差,区区凡间的酒就能让她醉成这般模样。
      
      他打算将自己的外衣脱掉,让她抓着,只是他一往外走,卓元就掀开被子下床,再次跟上。
      
      最后,负屃在她床边坐了整整一夜!却不知,清风也在她门外,站了一夜,直到天色微亮,他才离去。
      
      他昨日匆匆赶去了浮黎元始天尊那,再次向他师父说起了卓元的事。
      
      “师父,师妹近日行事实在是异常,徒儿心里很是担心。”
      
      浮黎元始天尊闲来无事,正对着一盘棋发着呆,闻言有些讶异,“往日你师妹日日缠着你,你不是一直都希望她离你远些吗,怎么如今她如你所愿了,你反而对她上了心?”
      
      清风战神也说不上为何,只道:“她毕竟是我师妹,徒儿看着她长大,又怎能真的不闻不问。”
      
      浮黎元始天尊落了一个黑子,却见这盘棋非但没解,反而更显死态。
      
      他叹了口气,沉声道:“你师妹,终归还是你师妹,只是,她的命数却生了为师也看不懂的变化。”
      
      “师父的意思是,师妹不会再误入歧途,身死魂散了?”清风战神微喜,不由得提高了声音。
      
      “是啊,只是......”
      
      浮黎元始天尊说了两句又停下,陷入了沉思。
      
      他还记得二十万年前,他唯一的徒儿捡回了一个小婴孩,他见小婴孩根骨奇佳,天赋异禀,便破例将她收为第二个徒儿,只是随着她的修为越来越高,他再去勘她的命数,却发现他这徒儿以后会误入歧途,坠入魔道,落得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这事只有浮黎元始天尊只告诉了他的徒儿清风,清风与他一样,很是忧心,几番逆天改命,结果还是一样。
      
      最后没办法了,他只好亲自出面,请求天帝将卓元封为战神,希望她能斩妖除魔,多多行善,好避免日后的悲惨下场。
      
      只是,几万年过去了,她的命数丝毫没有变化。
      
      几日前,她跑来说要放下清风,并且重新改名,浮黎元始天尊在她走后推演了一遍,惊讶的发现她的命数居然变了。
      
      不再是堕入魔道的死劫了。
      
      只是,这几日,他又推演了一遍,所得结果,让浮黎元始天尊更加烦恼。
      
      虽不会再误入歧途,坠入魔道,但他却完全看不到她以后会走向何处,只觉卓元未来的命数,更加扑朔迷离。
      
      “只是什么?”清风战神见他师父不再开口,又追问道。
      
      浮黎元始天尊不理清风战神,只是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天命如此吧!”
      
      顿了顿,他又嘱咐清风战神:“往后,你须得多加留意她身边的人,为师总觉得她的命数变化,当是她身边的人引起的!”
      
      清风战神点了点头,恭敬的作了一揖,便直接去往槐江山。
      
      他刚到,便看到负屃抱着卓元回来,自然也看到了二人在房内的情况,一时心里五味杂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