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颜

作者:奏阳七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那些年我们吃过的瓜

      花神去到开元镜那里,施法启动开元镜,前尘往事纷纷浮现在脑海中,那时候的天华被众人奉为神尊六界之中皆有人供奉他,他一人在那孤寂冷清的华庆宫待了不知道多少年,知道有一天一个穿着粉色衣服的小姑娘误打误撞的进入了这座冷清的宫殿,她明媚的笑容让他见之不忘,后来他得知那是花族少神南薰,他便让人将她召入华庆宫贴身服侍他,他本以为自己只是喜欢她的笑,后来发现自己竟然爱上了她,他们一起斩妖除魔渐渐的暗生情愫,他娶了她为妻她成了神尊夫人,后来他的好友战神凌渊出了事,凌渊和蕴婵的爱情并没有他们这般顺利,他们的爱情是不被众神允许的,他们成了罪人,他很不高兴他也曾去父神面前说过此事可是父神告诉他,凌渊和蕴婵的爱情是错误的,姻缘书上没有他们的名字,他们的爱情是违背天理的,他很不甘心爱就是爱哪有对错之分,那一本破书哪里就能决定别人的爱情了,他帮着他们归隐了,可是他发现自己的法力开始渐渐消失,他好不容易找到办法稳固了,可是凌渊和蕴婵缺被发现了,他们被推上了诛神台接受审判,众神需要战神替他们打仗,于是他们便拿蕴婵开刀,他们要用天雷极刑将蕴婵打得魂飞魄散毕竟瑶池仙子和战神比起来孰轻孰重他们还是分得清的,可是凌渊却找到了他,他说他愿意用自己的命来换蕴婵的命,这样总不算是违背天理了,他原本是不答应的可是凌渊却拿命威胁他,他只能答应他将他和蕴婵做了交换,但还是偷偷的给他塞了能够保全他的法宝,可是他自己最终遭了反噬,父神也发现了他做的手脚他下了寒牢,这一次他是真的要离开南薰和兮颜他们了,他临走之前看了看南薰给她肚子里的孩子取了一个名字,他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回来,他只能和南薰决断他没有打一声招呼就走了,可是他的心好痛啊,他终于能够理解当年凌渊被逼和蕴婵分开时的痛了,他一人在那漆黑一片的地方不知道待了多少个日夜,所幸他终于回来了,他回到了南薰身边。
      花神看着这一切,她终于发下了心里的恨,心魔彻底消失了,她去到华庆殿一把抱住天华眼里的泪再也包不住了:“对不起,对不起这么多年来我留你一人在那漆黑的地方,我还恨了你那么久。”天华笑着将她的泪抹去:“你瞧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你老是说我老,你看我刚刚吃了驻颜丹如今又年轻了。”花神摇摇头:“我之前说的那些都是气话,你别往心里去。”而兮颜等人躲在暗处将这一切看在了眼里,几人回到平央宫,兮颜说道:“原来我娘这么温柔啊!”花诺感慨:“姐姐,你爹娘的故事好狗血啊!”尘央吃了一口瓜:“是有点,这要写成书凡间的那些少女们一定喜欢。”彼时几人肚子纷纷响起了咕噜咕噜的声音,花诺十分会看眼色,她第一时间冲进了厨房准备做饭。
      天华和南薰重归于好,而兮颜和尘央的婚事也被提上了日程,尘央打算为兮颜做一柄扇子,他寻了兮颜最喜欢的美玉和这世间最坚韧的纸,又寻了世上最好的画师用美玉黄金为颜料画了一副梨花图做扇面,他打算将此物送与兮颜,但是天族的灵气很重,那扇子日夜在天族吸收天地灵气渐渐的有了神识,在尘央接手的那一刻她彻底看清了这世间,那时候她觉得这男子真好看她便是自己的主人吗?她被尘央日日带在身边,可是只要兮颜一来他便会将那扇子藏起来,她很是不解后来听那些小仙娥说只有在遇到不喜欢的人时才会把自己喜欢的东西藏起来,她想尘央那么喜欢自己那那人一来他就把自己藏了起来他一定很不喜欢那人吧,只要尘央不喜欢的就都是坏人,于是她开始讨厌兮颜可是兮颜却常常来寻尘央,她觉得兮颜死皮赖脸的不知廉耻于是她努力修炼,就在她修炼成人形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都是一场笑话。
      这日兮颜生辰,六界有名的大人物皆来为她庆生,这一次尘央没有将那扇子精藏起来,他将扇子精放在了一个盒子里带到了兮颜面前,他笑着对兮颜说道:“兮颜,你瞧这是我特地为你做的扇子,你快打开来看看!”那一刻她彻底明白了原来自己不过是一个礼物,尘央之所以不让兮颜看见自己不过是为了给她一个惊喜罢了,兮颜笑着打开那盒子展开扇子看那扇中美景栩栩如生:“她笑着说道:“真好看谢谢你尘央。”尘央凑在她耳边低语:“那你什么时候嫁给我啊,嫁给我之后我每年为你做一把扇子。”少年笑得很灿烂,姑娘羞红了脸颊将扇子塞到他怀里低低说了一句:“不害臊!”尘央拉着她说道:“姑奶奶你好歹给她取个名字吧!”兮颜拿着扇子细细的看了看:“不如就叫微露吧! ”尘央直夸这名字好,就在这一刻微露再也忍不住了,她终于修成了人身,她吓得兮颜将她往地上扔,尘央立刻安慰兮颜并没有注意到微露的神情,微露站起来指着兮颜说道:“你,你不是喜欢我吗?你怎么可以抱着她!”这些日子尘央很爱护她,她觉得这就是那些仙娥口中的爱情,可是现如今看着他却抱着其她女人满脸心疼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时周围有神仙说道:“这扇子精福缘真好,竟然修成了人身。”又有神仙吐槽道:“就是没什么自知之明,这太子殿下都有兮颜少神这样的大美人做妻子了怎么可能喜欢她这个扇子精,说到底她不过是一个礼物罢了,如今承蒙少神赐名还敢大放厥词。”种种言语叫她再也待不下去她跑了,她不知道跑去了哪里,她在那里待了很久都没有人来寻她,直到面前出现了一个黑色的盒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