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万人迷文中的高岭之花

作者:摘星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他与师尊说了什么?”
      等到人走了之后,楚尽霄才开口问。
      
      宁霁握着手中的蛋,淡淡收回目光:“无事,回去吧。”
      
      ……
      
      孔翎稀里糊涂的继续装着蛋,只好又再次憋屈的被带回了解剑峰。
      
      到了夜里的时候,楚尽霄终于离开了。
      
      鹤雪院里终于剩了宁霁一人。
      
      他将白日里仙鹤给的蛋随意放在桌上,先去沐浴了一番。
      
      整个解剑峰上因为他上次擅闯的原因,被下了专门针对妖的禁制。
      他本就是修为倒退的半身,此次妖气在这里压制的竟然几乎用不了。
      原以为等到阿楚离开之后,他变成人形就能趁机逃跑了,孔翎也没想到自己会被禁制困住。
      
      他憋着脸僵在桌上。
      过了一会儿之后,又听见了里面的流水声。
      
      宁霁有出行必沐浴的习惯。
      今日在山下呆了许久,他早已经有些不适。
      回到峰上任由童子烧了水之后,便解衣躺进了浴桶中。
      
      梨花木的桌子和屏风只隔了不远的距离。
      
      即使是有东西遮挡,但里面的流水声却也一直传入耳中。
      
      孔翎脸色一黑。
      这杂碎怎么还要洗澡?
      而且还洗了这么长时间!
      他滚着蛋,转个身想要将那声音挡住,但是却哪儿有这么容易。
      
      热气熏的整间房子暖暖的。
      水雾顺着屏风滴下,就连今天早上新折的桃花枝头上也沾了些水珠。
      
      孔翎就在花瓶旁边。
      那水滴淋的他一个激灵,终于忍不住分出一缕灵识来。
      
      罢了,我就看看他到底什么时候洗完!
      
      孔翎这样安慰着自己。
      任由蛋上覆盖了缕神识,悄悄探出去。
      
      宁霁闭目躺在浴桶中。
      额上汗珠微微滴下,他看着似是睡着了一般。实则是在想白日里苏风焱的话。
      “真君若是药不够的话尽管来找风焱拿,风焱……随时恭候。”
      
      苏风焱在试探他。
      
      宁霁心中冷然。
      看样子必须得加快找到根治火.毒.的办法。
      
      他不喜欢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尤其是在早已知晓先机之下,自然不会再去上鬼医的当。
      
      这样想着时,他长睫微微颤了颤。
      
      热气熏上,让他发丝湿漉漉的贴在苍白的肌肤上,昏黄烛火下,玄铁森寒。分明是高不可攀,却又无端多了几分……迤逦。
      
      艹!
      孔翎望过去后,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
      
      薄薄的屏风好似遮挡不住什么。
      那人闭目躺着,一只手搭在浴桶旁边。
      
      修长清瘦的身形隐隐绰绰,就像幅画似的。
      
      孔翎心头一时想不出别的。
      望着望着,鼻子微微有些热。
      
      听见里面还有动静,他连忙扭过头去,不敢再看。
      
      热气蒸腾,再泡下去对宁霁并没有好处。
      他抿了抿唇,将剧情暂时回想了一遍后,还是先站起身来。
      
      眼见着人就要走出来,孔翎又连忙滚回了原来的位置。
      
      宁霁披了件白衣,只是头发依旧湿着,不一会儿慢慢自室内走了出来。
      
      孔翎刚要收回灵识,就隐隐嗅到了一股香气。
      
      那香气很淡很淡,与阿楚身上催人缭绕的温香不同,宁霁身上有股冰雪一样寒冽的气息。
      在靠近时,就叫人脑海一凛。
      
      孔翎僵住蛋身。
      便见那人径直去了另一边,并未理会他。
      
      那孤零零的蛋一个人躺在桌子上,孔翎也不知该是提起气,还是松口气。
      
      ……
      
      仙鹤蛋早上被窗外雨水打的脏兮兮的,还是童子第二日早上才发觉的。
      
      白色的蛋身上沾了泥土,还有几片烂了的桃花瓣粘在上面。
      
      童子惊讶的看了眼。
      “尊上,这蛋?”
      
      他出声,宁霁这才记起昨日自己拿回来了一个蛋来。
      
      他皱了皱眉,看着脏兮兮的蛋可疑的沉默了会儿,还是解释了句:“这是阿鹤的孩子。”
      他顿了顿又道:
      “我没有养蛋的经历,在山上放几天之后,又还回去吧。”
      
      仙尊声音淡淡。
      童子这才明白为何感觉这蛋上有仙鹤的气息。
      
      阿鹤往常一直爱给仙尊送东西。
      一有个什么好东西,就立马给仙尊叼来。
      之前送过鱼和果子之类的,没想到这次直接连自己孩子都给送来了。
      
      不过说起来阿鹤什么时候下了蛋他居然都不知道?
      这个念头只一闪而逝,童子就忘到了一边。
      
      孔翎在里面听着两人对话,脸色一黑。
      但是这时候想要反驳自己不是那只蠢鹤下的蛋又不行。
      
      只得忍气吞声,想着等过几天宁霁发现自己不会养蛋,再将他送回去。
      
      童子拿了块干净的白布擦了擦蛋身,昨日那白蛋这才现出光泽来。
      
      因为是阿鹤的蛋,他倒是郑重了些。
      擦干净之后突发奇想:“尊上,我们要不要给这个蛋先搭个窝?”
      
      搭窝?
      宁霁怔了下。
      
      蛋离了父母要怎么生活,这个他倒是真没想过。
      不过既然要搭窝,想来也是一个办法。
      
      鹤雪院窗前的古树上,正好有空处。
      他看了眼便是默许。
      
      童子于是高兴的找了些稻草来。
      想要在中午之前搭出一个窝来。
      
      宁霁见他对这蛋十分上心,便也将此事交给了他。
      
      就这样,孔翎在解剑峰上的位置由桌子变成了树上一个窝。
      之前还在屋内,现在直接去了屋外。
      孔翎:……
      
      不过因为经历昨夜宁霁沐浴的事情,所以他倒也忍了。
      
      树上就树上吧。
      至少看不见那么多。
      
      他屏住呼吸任由童子将他放在了树上,抓紧时间冲破着禁制。
      
      ……
      
      另一边。
      苏风焱将袖中的蛇放进蛊池中。
      
      看着犀药峰峰主药牧真君激动的拿着册子记录着池中变化,不由有些无趣。
      
      “风焱,你这蛊可真是闻所未闻。”
      中年道人目露赞叹,回过头来道。
      他虽年长面前这人许多,但医.毒.方面的造诣,却依旧比不过他。
      
      药牧道人对苏风焱是真心推崇。
      
      “说起来我之前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药牧曾经多次邀请过苏风焱拜入玉清宗。
      以苏风焱的修为能力,若是能来玉清宗,便又是他犀药峰的一大助力。
      
      但可惜他现今自立于落日崖,不问世俗,这一点倒是和解剑峰那位有些像。
      
      他这样想着又叹了口气,想着苏风焱若是能出山……
      
      苏风焱自是看到了他的可惜,但却微微摇了摇头。
      他低咳了声,倒了杯茶笑道:“你知道的,我不喜欢这些门派俗事。”
      
      他自己是医修,但面色却总有些苍白。
      看起来病恹恹的。
      据说是先天娘胎里带出来的,治不好。
      
      药牧道君早被拒绝过,也不奇怪。
      不过却看了他一眼,看出他今日心情好似很好。
      奇怪:“你今日怎么了?”
      “好像从童子接你时便一直心情不错,这可不像你。”
      
      他语气诧异。
      
      苏风焱轻抿了口热茶。
      在药牧道君看过来时,眸光微微顿了顿:“无事,只是之前上山的时候遇见了宁霁仙尊。”
      
      “他好似在捡云台那边等人。”
      
      听到宁霁的名字。
      药牧也不大惊小怪:“哦,你说他啊,这几日新弟子入峰,他估计是去挑人的吧。”
      
      “你看我这儿也不来了些新童子吗?”
      
      苏风焱往旁边看了眼,果然见道庐上多了几个新弟子的命牌。
      收回目光来,忽然问:
      “你可知宁霁仙尊这些日子身子如何了?”
      
      宁霁中火.毒.已久。
      之前在找他前,便曾在犀药峰看过,但最终却无功而返。
      
      后来苏风焱才替他诊治。
      
      苏风焱像是随口一问一般。
      他在药牧道君面前虽性子古怪了些,但也一直都是好人形象。
      再说能力出众的医修又有哪个是不古怪的,像苏风焱这种天纵奇才就更应如此。
      
      他以为他只是奇怪宁霁的火.毒.。
      想了想,便也如实说了:“之前找我看过一次,不过后来倒没有。”
      
      这与苏风焱所知道的差不多。
      宁霁这些日子只在他这儿看过病。他眸光微微闪了闪,心中定了下来。
      
      不过……
      想起昨日的场景来。
      昨日,宁霁好似对他有些防备?
      
      那鬼面剑尊本是纵容着仙鹤,甚至任由那鹤蹭到了他身上,松下了眉。
      但是在他来了之后,宁霁却又收回了神色。
      
      他就像是……打破了那幅画一样。
      苏风焱慢慢掩下心思。
      
      想到那人眸光如霜看过来。
      像是剑气划过碎冰,扼住人喉咙。
      
      分明是淡漠漫不经心,却冷的惊人。
      
      叫他第一次竟有些好奇……那鬼面之下的样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03 15:25:15~2020-09-04 15:35: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听听、祁欢、细雨惊眠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素铃 176瓶;三千 38瓶;*明诺清—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