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万人迷文中的高岭之花

作者:摘星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八章

      气氛冷到极致,一瞬间心魔境中被冰雪覆盖,似乎是只要一说话,便有利刃抵喉。
      叫人骨髓生寒。
      
      苏风焱指尖微微颤了颤,抬眸笑道:“剑尊自然敢杀我。”
      他身上青衣红了一片,疼的面色煞白。
      却还是道:“可惜,如今是在镜像之中。”
      
      这是在苏风焱营造的心魔中,他方才猝不及防一剑,便已破坏了镜像,此刻心魔轰然崩塌,那人转瞬便面容破碎了起来。
      
      苏风焱青衣染血,面容含笑,望向他似是在印证。
      
      宁霁并不意外。
      他本就没打算一次杀了苏风焱。
      
      苏风焱在原著中被称作鬼医,一身本事不知道从何处而来,神鬼莫测。
      不只是是医毒之术精通,旁门左道的傀儡替身之法亦是不少。
      
      书中有几次必死之境,众人都以为他死了,但最后那人却都能安然无恙的再次出现。
      确实是有好本事。
      
      宁霁知晓他的意思,但此时杀不了,不代表不能让他更难受些。
      
      他眸光轻抬。
      就在镜像破碎,苏风焱吐了口血时,忽然紧抿了唇。
      
      苏风焱正待退出,瞬间身上的剑伤却在电光火石间爆开。
      从经脉开始,一寸一寸的割裂出血。
      
      他表情僵住,诧异的睁大了眼睛。
      
      宁霁擦拭着剑,将那带血的帕子扔在地上。
      回眸看向他:“这身肮脏皮肉,不要也罢。”
      
      镜像轰然破碎。
      
      苏风焱喘息了声,被剑气淹没。
      
      从心口伤处往外蔓延,只是瞬间的事情,经脉便寸寸断开,血流如注。
      
      苏风焱瞳孔微缩。
      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捏碎了手中血珠。
      
      他心中微顿。
      退出之前,回头看了眼。
      却只看到了一抹白色。
      
      “宁霁”
      
      这个名字宛如折断的利剑狠狠插入他心脏中。
      在疼到癫狂之时,苏风焱转身慢慢垂下眸。
      
      若是有人在,便会看到他此刻眼中血丝遍布,已是红色。
      
      宁霁。
      很好,很好。
      下一次交锋,他们再见。
      
      血衣看不清颜色,眼前一阵模糊,苏风焱竟然笑了起来。
      
      宁霁不知道那头神经病的想法,在收了手回到房间之后微微皱了皱眉。
      心魔镜像破碎的一瞬间,他低咳了声,原本苍白的唇上沾了些殷红。
      
      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压制住喉间血腥。
      
      外面光亮透过窗柩照到身上,衬的那人神色淡漠,愈发孤冷。
      
      宁霁闭目调息了会儿。
      待到身上不适被压下之后,才睁开了眼。
      
      与苏风焱交手一夜,心魔一瞬,便是一日。
      外面天色早已经大亮。
      被光照到身上,宁霁皱了皱眉,竟还有些不适应。
      
      那光影照进房间里来,闪动在窗前的桃花上,一下子吸引了人目光。
      
      昨夜的时候他没有注意。
      宁霁这才发现,原来房中竟又多了一束桃花。
      
      不用想都知道是谁送上来的。
      
      他皱了皱眉。
      这几日一直忙碌,倒是忘了这件事。
      目光在上面停留了一瞬,便移了开来,转眸站起身来。
      
      解剑峰上连绵阴雨,今日却是难得的好天气。
      
      天气大晴,便是连院中一瞬间也光亮了许多。
      他低咳了声,披上了件长袍,便走了出去。
      
      因为心魔单独成一界隔绝了外面,昨晚的事情,孔翎修为被压制完全没有察觉。
      不过即便是如此,他昨夜也一晚上没睡。
      
      孔翎是想一出来一出的性子。
      
      之前还在气宁霁将他当个玩意儿。
      转瞬又在翻来覆去都在想宁霁长什么样子。
      想的他眼底青黑了一片,原本艳丽的面容都有些黯然失色。
      
      他一晚上没睡,看着宁霁那边房间里也有动静。
      本来都已经放弃了,却又鬼使神差的停了下来。
      
      等等,这么早,他应当是刚睡醒吧?
      
      睡觉这人总不会戴面具了吧?
      他悄悄探出灵识来。
      
      然而出乎孔翎意料的是。
      ——宁霁不只是戴着面具,还包裹的严严实实。
      
      探出灵识后莫名觉得有些不对,孔翎这才想起了这人好像沐浴也戴着面具的事。
      他:……
      所以,现在收回灵识还来得及吗?
      
      被灵识刺探的感觉并不明显。
      但宁霁一向警惕,更何况经历了昨夜的事情,那道微弱的灵识此时只是轻轻在他面上拂了拂,宁霁就察觉了。
      
      抬起头来,便一眼看见了树上的蛋。
      
      那日被他怀疑有问题,让童子放在树上的仙鹤蛋安安静静的呆在那儿。
      探出一半的灵识却显出了几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
      
      宁霁不由皱了皱眉。
      
      孔翎正想要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却忽然周围一冷,再次睁眼,便到了那人手中。
      
      叫人诧异的是,许多天没有被宁霁碰过。
      孔翎一瞬间竟然没有一丝不自在,反倒觉得像是回到了熟悉的地方。
      
      这个想法忽然冒出来。
      孔翎刚眉头舒展。
      在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之后,立马觉得自己真是一夜没睡都出幻觉了。
      他睁大眼睛回过神来。
      
      宁霁瞥了这蛋一眼,抿唇问:“刚才是你试探我?”
      
      孔翎闭嘴不说话。
      想要蒙混过关。
      然而,下一刻,那人指尖便冷了下来。
      “别装死。”
      
      “我虽不知你是什么东西伪装成仙鹤。但你已生了灵智,若是真像普通的蛋一半无知无识的话,我不介意让你永远这样。”
      
      他话中淡淡。
      一下子便让孔翎想到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那人也是这样警告了他一句之后,就将他扔下了山。
      
      已经经历过一次,他毫不怀疑宁霁的话。
      犹豫了一下之后,只好憋屈的悄悄用灵识点了点头。
      
      这仙鹤蛋没有一丝威胁力,弱的惊人。
      即便是宁霁暂时也没有将他与那只孔雀王联系在一起。
      
      见他如此之后,不由皱了皱眉。
      
      孔翎这些日子受了冷待之后,不得不学会了些察言观色。
      但他这样不满意的样子,心中咯噔了一下,又想到了别的办法。
      
      孔翎:……
      他在妖界一手只天,何时这样过。
      但在与宁霁冰冷目光对上之后,犹豫了一下,还是悄悄讨好的蹭了蹭他掌心。
      
      罢了,忍辱负重便忍辱负重吧。
      
      他迟早是要还回来的。
      总比现在当场拆穿,打的神魂破散的好。
      
      这样一安慰自己,孔翎心中终于好受了些。
      
      宁霁面上冷淡,猝不及防之下,被这蛋拱住手。
      非但没有觉得如何,反倒是表情古怪。
      
      有些微妙的……嫌弃。
      
      楚尽霄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
      
      师尊手中抱着一枚蛋。
      那蛋浑身散发着柔光,在师尊掌心滚来滚去。
      但是师尊唇线却紧绷了些,显然并不喜欢。
      
      不知为何,楚尽霄莫名觉得,师尊或许下一刻就会将这蛋扔掉。
      
      果然,紧接着他就听见师尊冷声道:“再动杀了你。”
      孔翎安静了下来。
      
      那蛋被呵令禁止,一片茫然,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楚尽霄心中松了些。
      他本就不喜有灵识的东西离师尊太近,此刻看了一眼,见那蛋没得逞,便收回了目光。
      
      孔翎讨好了一半隐约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一抬起头来,便看见自己心心念念的心上人就站在面前。
      目光在他身上扫了眼便收了回去。
      
      刚当着心上人的面讨好情敌的孔翎:……!!!
      等等,他刚才做了什么?!
      
      好在见有人来,宁霁没有再理会他。
      只低咳了声抬起头来,看向那人:
      “你怎么过来了?”
      
      楚尽霄收回目光后,恭敬道:“尽霄今日练剑,觉得一处不妥,所以特来找师尊相询。”
      
      宁霁平日里即使再不喜见外人,但是在练剑一事上,却从未马虎过,对楚尽霄的教导也从未懈怠
      听见他剑术上有问题。
      他抿了抿唇,伸出手来:“拿来吧。”
      
      楚尽霄的剑道师承他,但是所练剑法却并不是。
      宁霁知道他另有机缘,也从不多问,只是时不时帮他引正而已。
      
      宁霁一身白衣站在桃花树下,许是喉间微痒,垂眸轻咳了声。
      被风吹过时,白袍轻散,桃花落在了眼睫上。
      
      楚尽霄刚要拿出剑帖来,一抬头,目光却微微怔了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16 16:07:34~2020-09-17 16:13: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玄辰君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雨小渝 10瓶;晋江,你野浪得很 5瓶;45625983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