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万人迷文中的高岭之花

作者:摘星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

      宁霁刚应了下去,不过几日,这次的九州大比是解剑峰上那位带队的消息迅速便传遍了玉清宗。
      各峰的弟子原本还在犹疑观望,此刻听见带队长老的名字之后心都落了下来,立马就准备跑去勤务堂报名。
      生怕晚一步,名额就被占了。
      
      几个勤务堂的弟子走在路上,边说边感慨着这次运气好。
      “虽说上一次还是尊上带队,但是他如今已经很多年不出山了,我原本以为这次要换别人了呢。”
      
      “是啊是啊。”
      “这次都没想到尊上会继续带,可真是意外之喜。”
      几人议论纷纷,都对这次的事情惊讶无比。
      
      “剑尊可是当今剑道第一人,虽说一直身在玉清宗,但是解剑峰上规矩森严,之前竟从未接触过,也不知这次有没有机会得剑尊指点一二。”
      周阳开口道。
      不过他说着说着,却不由说到了解剑峰上的那位楚师兄身上。
      “说起指点,玉清宗内得尊上指点最多的应当是楚师兄吧。”
      
      “哎,你们说,这次尊上带队,楚师兄会不会去啊?”
      说话的是抱琴峰的一位弟子。
      他本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话音落下,却见周围静了下来。
      
      一抬头,刚才话题中的人竟然就在面前。
      
      “楚师兄。”
      他咳嗽了声,有些议论人被当面捉住的尴尬。
      
      楚尽霄眉梢顿了顿。
      前段时间身体好了之后,他已经搬出了鹤雪院好几日。这几日一直在自己院中,倒是没听说师尊的事情。
      今日刚好准备去勤务堂办事,这才听见了他们的话。
      
      几人停下来行礼。
      “楚师兄好。”
      
      因为之前曾一起上过课,见久了楚尽霄的样貌,他们对于楚师兄便比之前那些新弟子好了许多。
      只将他当成普通人来。
      见遇见,便只好行礼。
      
      楚尽霄皱了皱眉:“你们刚才在说什么?”
      
      周阳见他真不知道,不由也有些诧异,忍不住开口:“九州大比啊。”
      “按照往常惯例来说,近些日子也该开始了。”
      
      这个楚尽霄自然知道。
      不过他在意的是方才听见师尊的名字。
      
      “你们方才说剑尊又是怎么回事?”
      
      因为之前才替师尊疏导火毒的缘故,没有人比楚尽霄更明白师尊身体状况。因此他完全没有想到师尊会带队。
      只是听见几人提到师尊名讳有些好奇而已。
      
      谁知道周阳却睁大眼睛,一脸怀疑他是不是被人掉包了:“楚师兄,你在说什么?”
      “这次大比的带队人是宁霁剑尊啊。”
      “你不是应该比我们先知道吗?”
      
      他一脸见鬼的样子。
      楚尽霄也皱起了眉。
      
      “楚师兄,到底怎么了?”
      周围人见他皱眉,小心翼翼问。
      
      不过很快,楚尽霄便回过神来。
      他微微顿了顿,抬眸道:“没事,我只是随口一问而已。”
      
      “你们去忙吧。”
      
      他没有多加解释。
      几人虽然奇怪,但也只好按捺下好奇,转身离开。
      
      一直到人走后,楚尽霄才收敛下表情。
      师尊带队了这次大比?
      他皱了皱眉,正想到了他的身体,却又因那日宁霁的话止住脚步。
      
      师尊让他不必插手,确实是……他的能力不够。
      若是他的修为能够提上去,再努力一些,或许师尊便无法推开呢?
      
      这个想法原本只是突然冒出,此刻不知为何却像是生了根一样。
      扎在楚尽霄心底。
      
      他眸光微闪,犹豫了会儿后抬起头来。原本只是准备去勤务堂拿东西,此刻脚步顿了顿,却又去了另一边。
      
      因为楚尽霄不在,鹤雪院这几日又恢复了清冷。
      
      童子晚上替尊上温着酒,等尊上练完剑回来。
      
      他支着手摇着扇子,一边望着门外。
      “你说这几日怎么一直是阴雨天啊?”
      童子叹了口气。
      
      孔翎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刚想说他怎么知道。
      就听童子又道:“尊上身体不好,这种阴天最难受了。”
      
      因为这句话,孔翎嘴上一卡,心底刚准备吐槽的话不由微微顿了顿。
      
      两人刚说着,宁霁就回来了。
      他今日换了一身白色的狐裘,在这种湿冷春日倒是暖和些。
      
      远远的那人撑着伞回来。
      孔翎犹豫了一下,听见脚步声后放出灵识回头去看,瞳孔却微微一缩。
      
      宁霁很少全身是白。
      往常总是用黑色鹤氅压着,叫人望着一副肃杀孤冷模样,不敢直视。
      此刻他一身雪衣狐裘,素伞微雨下,竟是多了几分隔于云端的缥缈。
      
      童子见他回来连忙迎上前去。
      孔翎目光却不自觉望向他面容。
      
      在看到宁霁依旧是戴着那副鬼面面具的时候有些失望。
      
      不过就在他刚准备收回目光时,却微微一怔。
      原来是宁霁发间散落了一点桃花。
      
      这时候正是桃花谢去的时候,满园子都是山树轻粉。
      童子今日用扫帚扫去了不少。
      孔翎也只将它当做寻常俗物,却没想到……这俗物落在发间还怪好看的。
      
      宁霁鸦羽青丝未曾竖冠,只随意用白色发带挽住。
      那一片桃花瓣掉落的时候,便是顺着那抹鸦色滑落。
      
      苍白,鸦羽,与桃花。
      
      一瞬间叫天生爱慕好颜色的孔雀心中怔了怔。
      不过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这一幕只有他看见。
      
      宁霁与童子说完话,不再理会他,转身便入了室内。
      
      院中不知何时只剩了他一颗蛋。
      孔翎脑海中回想着那一幕,微微皱了皱眉。
      忽然有些好奇宁霁的样貌来。
      
      这人气质如此,到底长什么样?
      
      这好奇心一出来便一发不可收拾。
      孔翎心中顿了顿,一方面觉得自己怎么能对情敌好奇,一方面又觉得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他只是多了解情敌一下,想要知晓阿楚喜欢什么样的样貌而已。
      
      不过,他自己虽然这样想着,但在宁霁让人将他放在树上之后,却始终没有再理会过他。
      
      宁霁刚回到院中,便看见桌上多了一张字帖。
      
      童子将温好的酒端过来道:“尊上,这是傍晚的时候,勤务堂那边送过来的。”
      “说是让您过目。”
      
      他也是今日才知道尊上会带队。
      
      在于师兄过来送帖子的时候还吓了一跳,以为是弄错了。
      
      不过……
      
      烛火下童子目光犹犹豫豫。
      宁霁抬眸看了他一眼:“你有话说?”
      
      “尊上,您为何?”
      他想要问尊上分明身受重伤,却要还要出去?
      
      宁霁解下狐裘,低咳一声,过了许久抿唇道:“九州大比,孤月楼的楼主也会去。”
      
      孤月楼楼主?
      
      童子有些疑惑,不明白尊上忽然提到他做什么。
      
      宁霁皱了皱眉,说到这儿便不说了。
      他唇色在月色下愈发苍白。
      
      童子看尊上翻开了帖子,便识趣的噤声了。
      过了会儿见尊上有动笔的打算,又去多点了支明烛,在一旁研墨。
      
      院中静静的,窗户开着,只能听见落雨的声音。
      宁霁抵了抵身上寒衣,垂眸蘸了些墨。
      将那些名字一一阅去。
      
      参加大比的人数有限,于何只是统计,最终还得宁霁来看。
      
      他在将抱琴峰几位看过之后,又瞧了犀药峰名下的。
      多少各留了些。
      
      翻到最后一页时,宁霁目光微微顿了顿。
      他看到了楚尽霄的名字,微微有些诧异。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在他的印象中,楚尽霄这一次是没有参加大比的。
      
      九州大比要求结丹以下,事实上为拔头筹,去的都是些筑基后期圆满,差一步结丹的修士。
      筑基后期以下的弟子几乎没有。
      楚尽霄是筑基中期,如果宁霁记忆未曾出错,那么他应当是在下一次的大比中的。
      
      他笔尖顿了顿。
      童子也看见了:
      “尊上,楚师兄现在修为上不占优势啊。”
      
      童子即使再不懂,也知道前面那些师兄都是差一步结丹的。
      连本宗的尚且都如此,更何况其他宗门呢,他有些诧异。
      只觉得这些日子尊上与楚师兄怎么一个个的都做些出人意料的事情。
      
      以楚师兄的资质与勤奋,若是等到筑基后期的时候参加下次大比,一定可以拔得头筹的。
      何必这次修为不够的时候参加?
      
      他望向尊上。
      便见尊上看着那个名字,沉思了许久。
      
      宁霁在看到楚尽霄名字的时候,一瞬间就想到他应当是将他那日的话听进去了。
      他指尖微微顿了顿。
      脑海中闪过那个单薄少年倔强的面容。
      
      目光轻垂。
      
      第一次对楚尽霄有些刮目相看。
      
      若是他,他也会如此。
      楚尽霄这次参加大比的举动,倒是合了他心意。
      
      宁霁眉梢轻展,似是笑了下。
      
      修真本就是逆天而为,无论输赢都不能退却。
      剑道,更是如此。
      
      他指尖顿了顿,在童子的目光中将楚尽霄的名字添了进去。
      随后又看了眼帖子,才慢慢合上名册。
      
      “尊上,这么晚了,休息吧。”
      童子见他收笔,这才低声道。
      
      外面雨寒风厉,吹的烛火晃动了两下。
      房内有一瞬间的黑暗,闪电照亮梨木,很久又亮了起来。
      宁霁手扶唇边低咳了声,点了点头,将名帖交给童子。
      “明日一早拿去勤务堂。”
      
      童子双手接过,应了声。
      见外面风雨大作,雨势有变大的趋势,便上前一步,关上了窗户。
      
      “罢了,你也早些去休息吧。”
      见他还要忙碌,宁霁低声道。
      
      “是,尊上。”童子虽担心尊上熬夜,但看了他一眼,却也只好退下。
      
      ……
      夜已深了。
      解剑峰上除了风雨之声再无其他。
      
      待到童子脚步声离开之后,宁霁才站起身来回到室内。
      
      也许是身体愈发差了。
      不知为何,他近几日总是感到有些疲惫。甚至这种疲倦感,比之前伤势更严重时,还要厉害一些。
      
      等到人走之后,身上的困倦感袭来。
      宁霁回到静室本是想闭目打坐,不知怎的竟无法集中精神,额角忽然隐隐有些刺痛。
      
      他皱了皱眉,睁开眼来。没有注意到在他睁眼之后,一缕黑气,忽然自指尖消失。
      那缕黑气与之前在山上遇见的那只山雀自爆后一模一样。
      
      不远处犀药峰中。
      苏风焱看到自己放在药台上的石雀动了起来,便知宁霁已经中招了。
      
      那黑气与他身上如出一辙。
      都是鬼域中引人化鬼的死气,只沾上一点,便有生命之危。
      
      他知道自己想要接近宁霁不可能,便让山雀飞进解剑峰上。
      在与宁霁接触后,悄无声息的自爆。
      
      他便是再小心,也会沾上鬼气。
      
      而那人果然也如他所料一般。
      苏风焱清隽面容柔和了些,在烛火下温柔的看着石雀。
      
      鬼气可引发心魔。
      
      不知曾经身为剑尊的宁霁能否能渡过这一关呢?
      
      苏风焱见过许多人。
      无垢者染尘,纯白者堕落。
      
      至高者跌入泥低。
      那些正人君子,道骨仙风的仙人们大多都丑态百出。
      便是连蛆虫都不如。
      那么,宁霁呢?
      
      他心情愉悦,指尖轻抚着山雀。
      闭目以鬼气与石雀共通,想要看看这美妙的一幕。
      
      ——他想要宁霁死。
      
      苏风焱眉梢微皱。
      从石雀死气中看到了眼前的场景。
      
      他在试探前猜测过很多,宁霁的心魔是什么?
      从最高处跌落云端,他的心魔一定充满着恨意与黑暗。
      
      但谁知当苏风焱通过鬼气去看时,却是一片虚无。
      
      空荡荡的天地与解剑峰上什么都没有。
      只有寒风溯溯,与一块道石。
      
      他微微皱了皱眉,顺着道石看过去,便看到了一个剑字。
      他目光疑惑,心中一瞬间忽然涌上一丝危机。
      下一刻,便见那“剑”字动了。
      
      来不及后退,那道石上忽然迸发出一道剑气。
      
      心魔中天地变化,风云骤变。
      电光火石间,在他尚未反应过来时,一道寒光直直刺向他眉心。
      
      苏风焱当机立断,侧身避开寒光。
      可那剑却宛如生了双目,剑气破云,让他避无可避。
      
      只是一个交手间,苏风焱就被刺中了心侧。
      
      深深的一道伤口乍现在胸前。
      再晚一瞬,他便要正中心脏。
      
      大片血迹染红青衣。
      苏风焱指尖一僵,抬眼便看到那白衣鬼面的剑尊正持剑指着他。
      
      早在察觉到身体不对劲时宁霁就警惕了起来。
      在闭眼被拉入心魔境中时,他电光火石间想到了那日山上总让他觉得古怪的山雀。
      
      书中一个名字忽然浮现在眼前——“鬼雀”。
      那是能诱发心魔,吸食人精血为而亡的鬼蜮之物。
      
      原著中曾经出现过一两次。
      都是苏风焱在害人时所用。
      
      宁霁瞬间明白是谁要对自己下手,眉头狠狠皱了起来。
      
      他沉默了许久,那人恐怕以为,他是不会杀人的吧?
      
      既是如此,那他便顺了他的意。
      在他进入心魔境之中后,才慢慢睁开了眼。
      
      鬼雀营造的心魔一点一点虚无,苏风焱捂着伤口,抬起头来刚准备说话。
      却看清了宁霁的眼神。
      
      那人淡淡的看着他,里面不是杀意。
      而是漠然。
      
      ——一种将他宛如当做路边肮脏.蛆.虫,看一眼都多余的漠然。
      
      苏风焱后退了一步,眼神暗了下来。
      他身受重伤,清癯面容苍白虚弱,酥麻刺痛之下,心中却陡然烧起了一把火。
      吐了口血后,笑了起来。
      
      宁霁看一眼苏风焱都觉得恶心,此时只皱眉冷声道:
      “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15 15:52:57~2020-09-16 16:07: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玄辰君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雨小渝 15瓶;五行缺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