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万人迷文中的高岭之花

作者:摘星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

      在山雀话音落下之后,苏风焱脸色刹时一变。
      周围天色阴沉,他宽袍立在雨中撑伞,手指上的冷意让呆板的山雀也打了个寒颤。
      
      “轰隆”一声雷鸣之后,苏风焱嗤笑一声回过神来。
      山脚院外还在下雨,倒显得他有些多余。
      
      因为上次在捡云台见面时楚尽霄的态度,苏风焱本想在他回来之后用上一次苦肉计。
      打消他的戒心,所以才在雨天来这儿。
      
      没想到,阿楚却在宁霁……榻上。
      
      榻上么。
      
      他念着山雀的话。
      语气深深,听不出情绪来。
      
      山雀在他面前一动也不敢动。
      生怕这神经病犯病。
      在说完之后便尽量缩着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苏风焱瞥了他一眼。
      虽阴沉着脸,但在指尖点过之后,那山雀上的黑气便没了。
      
      它身上呆板消失,不知怎的。
      在呆愣之后,好似又变成了一只真正的鸟儿。
      
      “去吧。”
      苏风焱低声道。
      “继续帮我看着那边。”
      
      他眼眸深沉。
      山雀恢复自由之后,扇了扇翅膀,一刻也不敢留,转身就像来时一样没入了丛林中。
      
      山脚外又恢复了寂静。
      苏风焱收紧了手,罕见的动了些杀意。
      
      他本想着宁霁命不久矣,那些药石吃下去都是无用,便让他再多活些日子。
      可惜……似乎天不遂人愿。
      
      苏风焱不喜欢自己看中的猎物被人觊觎。
      楚尽霄是他早就看中的,能留在他身边永远陪伴他的蛊人。
      
      这世上再没有比楚尽霄更合适的人了。
      
      苏风焱慢慢垂下眸,任由雨珠落在伞上,雨打伞骨噼里啪啦的作响,满山寂静,他抬头看了山顶上一眼,过了会儿后才转身离开。
      
      ……
      
      楚尽霄这几日一直在鹤雪院中养伤。
      宁霁之前从未曾将人留宿过,早起后每每看到堂前有人,还总有些不自在。
      
      “师尊。”
      看到宁霁,楚尽霄抬起头来。
      
      宁霁看出他在看书。
      
      他灵气亏损,这几日不能练剑,但又觉得懈怠不好,便在早起之后,让童子找了几本书过来。
      那书目上《八荒经》三个字映入眼帘。
      
      这是一本本草医经。
      楚尽霄之前从不看医理,这倒是奇怪。
      
      “你看的……?”
      他微微皱了皱眉。
      
      楚尽霄看到师尊目光停留在他手上,微微抿了抿唇。
      “看师尊书架上有这个,便让童子帮我拿了。”
      
      他顿了下,又有些不好意思:
      “师尊要是介意的话我放回去。”
      
      “不必。”
      宁霁摇了摇头:
      “《八荒经》很好。”
      “你如今筑基期修为,少不得后面要出去历练,多看些见多识广也是好事。”
      
      宁霁说的认真。
      目光望向那俊美风秀的少年。
      
      在楚尽霄还来不及笑的时候,忽然又顿了顿又道:“你可以为自己看,但不可为他人看。”
      
      他一语戳中了楚尽霄的心思。
      楚尽霄面上喜悦淡去了些,垂眸抓紧了书册。
      “师尊。”
      
      他抬起头来。
      
      见宁霁目光平静,心中有些失落,但还是解释:“师尊的火毒一直不好,我想多看些医理,以后也好帮师尊。”
      
      想到师尊一向严厉,他又道:“师尊放心,我不会影响修炼的。”
      
      他说出这句话时,目光再次紧紧盯着宁霁,不愿退开。
      
      这是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宁霁自然也看到了。
      他眼眸微微顿了顿。
      
      房间内的气氛寂静了下来。
      
      楚尽霄眼神倔强,宁霁鬼面下的目光却平静。
      两人无形之中僵持在了一起。
      
      过了会儿,想到原著中主角受对自己的爱慕,还有那夜他毫不犹豫替自己疏导的事情。
      宁霁皱了皱眉,在与楚尽霄对视了很久之后,面上寒冰散去,声音到底是带了些温度。
      “麒麟火毒不是你能够插手的。”
      
      “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
      
      楚尽霄收紧手:“我想帮师尊。”
      
      宁霁终于看向他:
      “不知是否因上次火毒之事让你误会。你上次帮我疏导,我记在心底。”
      “但是楚尽霄,你现在应当思考的是,如何提升修为。”
      
      “我在你这般大的时候,从来不会想这些。”
      他很少说这么多的话,说完之后低咳了声。
      
      楚尽霄听见的最后一句话是:“人只有先想自己,才能想别人。”
      那人的语调低沉,宛如鹤羽拂雪。
      在说完之后,被风一吹便散了。
      
      先想自己再想别人。
      
      可是师尊却从未想过自己。
      
      楚尽霄声音顿了顿,没有说出来,只是在那人离开后,暗自将医理藏了起来。
      
      被童子抱到里面喂食灵液的孔翎也听到了这段话。
      
      经过昨晚一夜在树上风吹雨淋,孔翎现在已经老实多了。
      他刚开始骂了宁霁几句杂碎,又想到那人冷漠的将他当个玩意儿的话,心中堵的发慌。
      一整晚时间,竟都没想楚尽霄几次。
      
      反倒是他的身影总是浮现在脑海里。
      
      孔翎出身高贵,还从未曾有被人当做玩意儿的经历。
      导致他今早见了宁霁的时候,真是一眼就只看到了他。
      旁人都被他当做了空气。
      
      童子抱着他注入灵液。
      孔翎灵识却死死的盯着宁霁。
      
      然后……就听见了上面这段话。
      
      心中又不舒服了。
      
      对自己徒弟这么好,所以说这人果真是将他当做玩意儿?
      
      他这样一想,更气的是又想到,不说阿楚了,就连童子的待遇都比他好。
      
      孔翎:……!
      
      见仙鹤蛋冒着黑气不吃,童子有些诧异。
      不过也以为他吃饱了,就收了灵液,将蛋又放在了树上去,边放还边叮嘱。
      “你要听话一些。”
      “毕竟看起来你并不怎么讨仙尊喜欢呢。”
      “像你这样的若是听话才能留在山上。”
      
      孔翎:……
      
      还不待他生气,童子又道:“唉,以前阿鹤来山上时,尊上可是很温柔的。”
      他用你这个小可怜真是不讨喜的目光看着蛋,将他又放回了树上。
      
      直到人都走了,孔翎才意识到,他这句话的意思是他连个仙鹤都不如。
      
      孔翎:……!!!
      想到山下那只蠢仙鹤。
      孔翎收回灵识,憋屈着脸,更加愤怒的一头将自己埋进了草堆里。
      
      宁霁晨起出去练剑。
      他近来不能轻易服药,但短时间练剑却还可以。
      
      解剑峰上又下起了小雨。
      他抿了抿唇,在身上散热,面上微红之后,才慢慢收了剑。
      不过,就在他正准备收剑的时候,目光却转到了树梢上。
      
      那清晨雨后的树梢上停留着一只山雀,此刻正安安静静的看着他。
      那山雀与其他鸟雀不同。
      
      在察觉到生人目光之后,惊悸之下,便扑棱着翅膀越上了更高的枝头。
      宁霁皱了皱眉,不知为何刚才忽然察觉到一股窥探的视线。
      他指尖顿了顿,在山雀离开之后,目光往树丛里扫视一眼。
      灵气悄无声息的覆盖山林。
      
      小雨淅淅沥沥落下,在没有查探到什么后,他收回了目光。
      
      也许是多心了?
      他这样想着。
      因为没有查探出什么,只得暂时放下。
      
      山林中清晨还有些冷。
      在山上呆了会儿后,宁霁扶起鹤氅,低咳了声,在雨停之后准备离开。
      
      他收回目光后并未注意到,那山雀在他离开之后就悄无声息的自己化为了粉碎。
      
      山上又安静了下来。
      宁霁抬头望着天边,这时忽然一只纸鹤飞了过来。
      
      “尊上。”
      纸鹤像上次一样点头落在了地上。
      他认出是勤务堂的纸鹤,指尖微微顿了顿。
      “可有事?”
      
      于何已经许久未见尊上。
      自上次心中情绪浮动之后他立马调整了心思,本以为今日面对尊上已经无碍,但是当那头一开口,他眉心却还是跳了一下。
      
      旁边人只见他屏住呼吸神色严肃,却不知于师兄怎么了。
      只一个个好奇的往这边张望着。
      
      耳边的嘈杂声叫于何从仙尊声音中回过神来。
      低声道:“尊上,过些日子九州大比,您还要像往常一样带队吗?”
      
      九州大比。
      
      宁霁眉梢皱了皱,若非于何提醒,倒是差点忘了这事。
      
      九州大比就在不久后了,上次议事的时候倒也提过。
      
      宁霁作为天下剑道第一人,玉清宗修为最高的人,一直是他带队的。
      
      于何虽不知尊上伤势到底如何,但顾忌到如此,于是还是早些问了句。
      若是尊上不行,抱琴峰的年师叔也行。
      
      他心中忐忑,传音符那头静静的。
      
      宁霁垂眸思索了会儿。
      若是往常他一定会拒绝,但是自从之前关于伤势有了些猜测……
      他便有了新的决定。
      
      就在于何以为他会拒绝的时候,他淡淡开口道:“这次便依旧是我吧。”
      
      “你稍后将愿参加大比的弟子名单统计出来。”
      
      九州大比要求是结丹期以下。
      赢了的人,可随意前往当世这些顶尖仙门中游学,获得九大宗门藏宝阁令牌。
      可谓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往年参加的人就有许多,确实得多做安排。
      
      宁霁这样想着,便吩咐了下去。
      
      于何没有料到尊上会答应,诧异了一瞬。
      随即反应过来。
      “是,尊上。”
      
      他嗓音有些哑,又有些激动。
      在尊上答应后,瞬间又想到。
      若是尊上这次带队的话,那么他此次就能与尊上同行了。
      
      于何耳后微红,尽力克制着自己。
      宁霁不知道那头于何的心思,顿了顿又问:“可需要我来勤务堂?”
      
      玉清宗的精英弟子不比新弟子。
      于何虽是师兄,但未必能震的住。
      
      更何况,这次各峰的亲传弟子也不少。
      
      他想着事情能顺利,便多问了一句。
      于何瞬间更加紧张了,极力镇定下来之后,低声道:
      “尊上若是能过来,便更好了。”
      
      宁霁点了点头:“你今日先整顿人数,本尊明日会过来。”
      他说完之后切断了传音符。
      
      那头于何不仅没想到尊上会带队,而且还要亲自过来。
      他被尊上明日要来这件事情砸的头晕目眩的。
      连他自己也没有发觉,脸上慢慢红了起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14 15:03:31~2020-09-15 15:52: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晋江,你野浪得很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