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万人迷文中的高岭之花

作者:摘星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

      楚尽霄声音沙哑,手却牢牢攥着他衣袖不松开。
      宁霁脚步顿了顿,微微皱眉回过头去。
      便见那少年紧皱着眉一副不安的模样。
      
      若是平常,宁霁自是会拂去对方手。
      但是昨夜楚尽霄才刚替他运过功,况且这人如此也是因为他。
      想到这儿,不喜人触碰的宁霁难得有些犹豫。
      
      楚尽霄抓着他衣袖的手有些无力,额头上汗珠滚落。
      
      宁霁看了他一眼,最终还是留了下来。
      
      也许是闻到了熟悉的气息。
      楚尽霄在喃喃自语了几句之后,终于安静了下来。
      
      帘帐卷起高挂着,宁霁看着抓在他袖口的手,慢慢闭上了眼。
      
      ……
      
      房间里的沙漏走的很慢。
      那鸟雀见无法引起屋内人的注意,早已不知所踪。
      
      不知道过了多久。
      原本的艳阳天阴郁下来,室内白纸篓花窗户中也透出一丝暗光来。
      “轰隆”一声,雷声震震,像是要下雨。
      微冷的风顺着外面刮进来,叫榻上人睡梦中皱了皱眉。
      
      童子住处虽然也在山顶上,但是却离鹤雪院有一段不短的距离。
      他修为低微,一回一来自然也慢了些。
      
      孔翎被他当做蛋抱着走,好几次都颠簸的不行。
      
      心里想着这人怎么回事儿?!
      走路走成这样,这还不如宁霁呢。
      
      那人虽说伪君子了些,但却绝对不会这么折腾人。
      
      他心中将带了他一夜的童子与宁霁做对比。
      本来对那人骂骂咧咧,现在竟觉出一丝好来。
      孔翎心理抱怨了两句。
      又觉得这个童子身上的布料很粗糙,手指太容易出汗了,弄的他蛋身不舒服。
      
      他乱七八糟的挑了一堆刺,然而不知道是不是越抱怨越倒霉的缘故。
      
      孔翎心中话音刚落下,两人在路上就又遇见了下雨。
      
      孔翎:……
      
      “轰隆”一声雷鸣之后,雨珠淅淅沥沥的落了下来。
      “哎呀”
      
      童子被淋了一头,蛋也没好到哪儿去。
      孔翎:……他的羽毛,气死了!
      
      “啊,怎么下雨了?”
      童子摸了摸头顶后知后觉。
      
      孔翎心里没好气想:我怎么知道。
      
      好在那人还知道避雨一些。
      两人在路边的一个亭子里呆了会儿,一直到雨停了才继续往前走。
      
      本是往常的距离,但是因为下雨的缘故,童子到时到底是有些迟了,比往常到鹤雪院的时间竟晚了一个时辰。
      在艰难的山路之后,两人终于到了鹤雪院门口。
      孔翎简直被折腾的精疲力尽。
      
      “终于到了。”
      “今天可真是多灾多难。”童子自言自语道。
      
      “唉,你先等等,我们跟尊上打个招呼,然后把你放回树上,我再去温酒。”
      孔翎:你话怎么那么多?
      他烦的不行,干脆装作没听见。
      
      童子不知道蛋的情绪,见他不说话就当做应了。
      他到现在还记得尊上昨夜的话。准备回复尊上之后,便去寒潭那边。
      
      门外雨虽停了,但是屋檐下却依旧淅淅沥沥。
      “尊上?”
      童子在外面敲门问了句,却没有回应。
      
      宁霁阖目休息,没有听见屋外的动静。
      奇怪,难道尊上不在?
      童子以为里面没有人,便抖了抖,准备推门进去。
      
      “咯吱”一声,紧闭的大门被推开。
      这声音盖过屋檐流水,在原本寂静的小屋内十分清晰。
      宁霁这才慢慢睁开眼来。
      
      外面的喧嚣打破了寂静,童子进来之后抱着蛋搓了搓手,没见到人有些奇怪。
      刚准备环顾四周看看尊上去哪儿了。
      
      往前走了两步,就看到了前面的身影。
      咦,尊上在房内啊。
      
      他心里奇怪为什么尊上一点声音都没有。
      不过这个想法只是一闪而逝。
      
      “尊上。”
      他走近之后刚准备开口,没想到却又看到了他身旁的人。
      
      ——尊上旁边还有一个人。
      
      素罗帘帐高挽着。
      那俊美少年面色苍白躺在榻上,手还紧紧抓着尊上的袖口。
      
      童子脚步僵住,霎时睁大了眼睛。
      这是……楚师兄?
      
      他捂住嘴睁大眼睛,手中的蛋差点拿不稳。
      
      宁霁见他动作重了些,不由摇头示意他禁声。
      “小声些。”
      他低咳一声,淡淡道。
      
      一直懒洋洋缩在蛋里的孔翎刚刚才听见楚尽霄的名字,不由有些疑惑。
      
      阿楚?
      这童子提他做什么。
      
      他有些疑惑,按捺不住好奇心,放出了丝神识出去。
      结果刚放出灵识来,就看到了眼前一幕,霎时瞪大了眼睛。反应比童子还大。
      
      孔翎:……
      等等,楚尽霄怎么会在这儿?
      
      不对!
      楚尽霄怎么会在宁霁的榻上?
      
      孔翎作为楚尽霄的爱慕者,看清楚后,表情立马就炸了!
      
      等等,难道那伪君子昨晚让自己和童子走就是为了这个?
      
      两人的姿势过于暧昧,一下便让孔翎想歪了。
      
      宁霁不知道一颗蛋还能胡思乱想那么多。
      
      他皱了皱眉,转眸看向童子,见他惊讶便道:
      “昨夜楚尽霄替本尊疗伤,有些脱力,今日就暂且让他留在山上。”
      
      他声音淡淡,没有丝毫变化。
      
      啊?
      童子听见尊上解释,这才慢慢反应过来。
      原、原来不是留宿啊。
      他有些遗憾。
      不过注意力立马就又被别的东西吸引了过去。
      
      楚师兄替尊上疗伤。
      等等,所以说昨夜尊上果真是受伤了,不是药效化解?
      
      他睁大了眼睛,宁霁一眼便看出他心思。
      知道童子会内疚。
      抿唇道:“不必多想,我现在已经没事了。”
      
      童子面色还是垮了下来。
      宁霁一向不是多言的性子,安抚一句也就够了。
      
      说完之后,便站起身来。
      童子只见尊上顿了顿,拂去楚师兄紧拽的手。
      “你照顾他吧。”
      
      “哦哦,好的。”
      “尊上您放心,我这次一定会照顾好楚师兄的。”
      他秉着将功折罪的心思,立马点了点头。
      
      他心中完全相信尊上的话,视那人为神明。
      但是孔翎却并没有。
      
      他原本怒火中烧,就快要炸起来。
      听了解释的话后才微微松了口气。
      
      宁霁该庆幸他没有对阿楚做什么。
      要不然。
      哼。
      即使他是剑尊他也不会善罢甘休。
      
      他冷哼了声,又对宁霁让楚尽霄治伤有些不满。
      
      也许是刚才情绪起伏过大,孔翎不自觉泄露了一丝气息。
      
      刚还放了狠话的孔翎:……
      看着他做什么?
      他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又做了什么,保险起见还是又缩了起来。
      
      宁霁本是要离开,结果目光忽然顿了顿。
      童子见尊上目光转到了蛋上,不明所以,但还是解释:“刚刚路上下了些雨,仙鹤蛋淋湿了。”
      他以为尊上是觉得蛋身淋了东西有些脏,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尊上怎么了吗?”
      
      宁霁看了眼便收回目光来。
      “无事。”
      
      “以后将那蛋就放在树上吧。”
      
      如果他刚才没有看错的话,那道气息……
      
      宁霁不相信巧合,这颗蛋一而再再而三的显示出与之不同的灵息,叫他不得不皱眉。
      不过解剑峰上有禁制,倒是也翻不起多大的风浪。
      
      他对蛋的态度冷漠,好似那只是一个随意的物什一样。
      童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孔翎原本注意力还在阿楚睡在情敌的榻上这件事中。
      勉为其难的想着,幸好宁霁还有点人性,什么都没做。
      
      但是他没想到这个想法在宁霁开口后,会很快被打破。
      
      在听见对方只把他当个物件之后,孔翎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
      
      楚尽霄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了。
      他指尖微微顿了顿,在察觉到手中抓着的东西已经离开之后,慢慢睁开了眼。
      
      “楚师兄,你醒了?”
      童子迷迷糊糊在另一边的桌子上靠着扇扇子,一转头看他睁眼,连忙站起身来,放下扇子,过去扶他。
      
      楚尽霄听见声音,坐起身来。
      身上晕倒前的疲惫已经散了大半,只是灵气隐隐有些堵塞,应该是耗费太厉害。
      他心中明白。
      目光在周围看了一圈之后,才哑声问:“师尊呢?”
      
      他记得在晕倒前,好像是见到师尊的。
      
      童子听见他一醒来便问尊上,便诚实道:“尊上照顾了你一夜,那会儿才去休息。”
      “不过师兄放心,尊上特意叮嘱我要照顾好你。”
      “你好好休息便是。”
      
      “照顾了我一夜?”
      楚尽霄皱了皱眉。
      
      童子点头:“是啊,应当是一夜吧。”
      “我早上来时,尊上就坐在榻边,看样子应当是一晚上没睡。”
      他话中有些心疼。
      
      楚尽霄心中也抽了一下。
      
      他指尖颤了颤,不知为何,竟隐秘的泛起些欣喜来。
      在得知师尊并没有离开之后,楚尽霄垂眸,心底松了些。
      
      他顿了顿,又多问了一句:“师尊伤势如何了?”
      
      童子道:“今日好似比昨日好多了。”
      他说完之后又递给了楚尽霄一个瓶子:“对了,楚师兄,这个灵泉是尊上给你的。”
      “说是对灵气恢复有效果。”
      
      童子见他出神,便将尊上那会儿留下的灵泉递给他。
      
      宁霁早在楚尽霄醒时就知道了。
      两人之间隔着一道屏风内室。
      
      他半支着手,握着书卷的停了下来。
      见童子将东西给了他,便又收回了目光。
      
      刚要继续看书,便听那头忽然低声道:“多谢师尊。”
      
      宁霁指尖顿了顿:“不必。”
      他只是还回昨夜疗伤的人情而已,这对他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楚尽霄却不知是想到了哪儿去,愣了一下之后,眼睛里却一下子亮了起来,笑着道:
      “嗯,我知道师尊。”
      
      宁霁:……
      他有些不懂主角受的想法。
      不过这话皱了皱眉,到底还是没有说出来。
      
      另一边。
      苏风焱在楚尽霄院门前等了一夜,他却没有回来。
      他不由微微皱了皱眉。
      
      眼见着天色已经快要到中午了。
      他指尖顿了顿,有些奇怪。
      
      楚尽霄在山上时很少有一夜不归的时候。
      而且……今日也不是他执勤。
      
      他眼神有些奇怪,衣袍被风吹的烈烈作响。
      清癯面上笼上一层阴影。
      又等了会儿还不见人回来之后,这才皱眉掐了一个法诀。
      
      一个浑身冒着黑气的山雀从不远处飞了过来。
      停留在苏风焱面前。
      “主人。”
      
      “你知道阿楚昨夜去了哪儿?”
      他皱眉低声问。
      
      山雀直板道:“解剑峰,鹤雪院。”
      
      鹤雪院?
      
      他又注入了一丝灵气。
      山雀双目呆板,卡了半天,终于又吐出了最后一句话:“剑尊宁霁榻上。”
      
      苏风焱指尖一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13 15:06:55~2020-09-14 15:03: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催更会被打吗、世界和平、谢我十年情深回首青山、月不黑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玄辰君 3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