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万人迷文中的高岭之花

作者:摘星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

      宁霁这两日不在解剑峰上,倒叫苏风焱有些皱眉。
      他昨日派人前去解剑峰,结果还没上山就在山下遇见了解剑峰的童子,说是人不在。
      
      苏风焱拜访落空,心下倒是没什么。
      不过却有些疑惑,他下山去做什么。
      据他所知,宁霁可是几年都不见一次出峰的。而且这次一起不见的还有楚尽霄。
      
      一想到这个,苏风焱眉梢就淡了些。
      他面色思沉,下棋时也走了些神,一步黑子落盘当下便走错了。
      
      药牧道君皱了皱眉:“你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连自己走错了都没有发现。”
      
      那枚棋子一落下,就自己打散了局势。
      药牧声音不满,苏风焱回过神来,皱眉还是淡声解释了句:
      “刚才想了些事情。”
      
      索性自从解剑峰那小弟子离峰之后,这人就神不思蜀的。
      药牧也见习惯了。
      “那姓楚的小子是去云州了,你要是想去便也跟着去罢了,何必在这里走神。”他不看棋盘,语气打趣。
      
      苏风焱抿了抿唇,抬眼:“阿楚去云州自是有事情要办。我何必跟着。”
      
      他说的轻巧,清癯面容上沉思散了些。
      
      药牧却听的皱眉。
      “嗤,你要是能放下,刚才就不会走神了。”
      
      苏风焱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自己刚才想的不止是楚尽霄,还有宁霁。
      他只是奇怪按照宁霁的性子,为何这时会下山。
      
      见他收了棋盘不再说,药牧闭上了嘴。
      这时,门外守着的童子跑了进来。
      “道君,苏神医。”
      
      他行了一礼之后,才起身道:“剑尊回来了。”
      
      剑尊,自然是解剑峰上的那位剑尊。
      这世上也只有那人一个当得起一声剑尊。
      
      苏风焱拿着棋子的手顿了顿,回过头来。
      
      药牧看了他一眼,嘲笑:“看什么看,是宁霁剑尊回来,又不是你那位心肝阿楚回来。”
      他话音落下,却见童子表情一顿,有些为难。
      他犹豫的看了眼自家道君与苏神医,小声道:“楚师兄也回来了。”
      
      药牧骤然呛了一下。
      
      “楚尽霄也回来了?”
      他皱眉问。
      
      童子虽不明白道君这样问的意思。
      但还是道:“楚师兄是和宁霁真君一起回来的。”
      
      药牧叹了口气,皱眉挥手示意他退下。
      
      转头望向苏风焱,便见他握着杯子的手紧了些,垂下了眼。
      “唉,说不定就是路上正好顺路遇上了而已。”
      他开口安慰了句。
      
      苏风焱手松了些,抬起头来笑了笑。
      “你想到哪儿去了。”
      “我只是刚才有些奇怪而已。”
      
      他笑的一派自然,一点都没有勉强的痕迹。
      甚至因为笑容,神色柔和了些。
      药牧道君见他果真没放在心上,这才放下了心来。
      
      ……
      
      宁霁还不知道他回到解剑峰的消息这么快就被人知道了。
      他走时悄无声息,本以为也不会有人知晓。
      
      谁知道在询问这几日有什么事情时,童子却道:“尊上,你回来前日暂住在犀药峰的那位苏神医来拜访过。”
      “不过我说你不在拒绝了。”
      
      因为尊上上次命令销毁丹药的事情,童子对于那位苏神医也留了个心。
      一见尊上回来,便立马禀告。
      
      苏风焱?
      
      宁霁皱了皱眉。
      不知道他来下请帖做什么。
      上次的态度,他以为已经很明确了。
      
      纯光殿交锋之后,宁霁以为这人会收敛些,谁知竟不退反进。
      
      他面色淡了些,微微皱了皱眉。
      
      童子不敢说话。
      过来会儿烛火闪动两下,才听见尊上低咳了声抬眸问:“可知他是来做什么的?”
      
      “那苏神医来拜访您,我说您不在,他便走了。”
      “并未说是来做什么的。”
      他摇了摇头。
      
      宁霁眉梢这才松了些。
      见童子小心翼翼,担心自己做错了事,不由泄去了些气势。
      “你做的不错。”
      
      “以后不要随便放人上山。”
      
      他神色恢复往常,童子这才松了口气,转了转眼珠子想起了另一人:
      “对了尊上,楚师兄呢?”
      
      他知晓两人去了一个地方,此时只见真君不见楚师兄不由有些奇怪。
      
      “他自然是去他该去的地方。”
      宁霁听见他问,声音不变,将手中的宝盒递给他。
      “将这冰心柳熬成汁吧。”
      
      童子见尊上没有多说的意思,只好遗憾接过。
      
      鹤雪院中不比云州热闹,十分安静。
      在童子离开之后,就彻底寂静下来。宁霁收回目光,微微有些不习惯。
      
      不过很快的,他便将这丝不习惯给抛下了。
      在山上这么多年,不是也已经习惯了吗?
      怎么今日竟想这么多。
      他思绪淡了一瞬。
      敛目之后,将主角受的身影拂去。
      
      孔翎一直在乾坤袋里带着。
      从昨日他不发热开始,就被无情的丢在了黑漆漆的乾坤袋里。
      他睁着眼睛不可置信。
      刚被丢进去之前他还不相信世上竟真有这么无情无义无理取闹之人!
      
      然而事实证明。
      世上还真有宁霁这样现实的人在。
      在仙鹤蛋不发热后,他便将东西扔进了储藏活物的阁子里。
      一连好几日都忘了他。
      
      要不是今日褪衣时取下乾坤袋,恐怕也记不起这蛋来。
      
      孔翎在乾坤袋中滚来滚去,释放灵识。
      但是这东西却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简直质量好到不行。
      他原本还趁着这几日在外面,积攒了些妖力,准备突破禁制的。但是被关进乾坤袋里这么一折腾,便是什么都没了。
      
      孔翎气的脸都黑了。
      心里恨不得直接飞回原身中去,直接杀上玉清宗来。
      但奈何他每次沉睡便都要很长世间,愤怒的情绪也只能想想。
      
      他嘴上骂骂咧咧,灵蛋中那张艳丽张扬的美人脸由一开始的气愤变得灰头土脸。就当他真的以为这伪君子真的要将他在这里关一辈子的时候,乾坤袋打开了。
      
      眼前骤然光亮。
      叫他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宁霁本来只是随手一翻,这才想起自己之前被放的蛋来。
      
      他很少忘记东西。
      这还是第一次。
      他顿了顿,表情难得有些惊讶的看向袋中气息萎靡的蛋。
      
      就在孔翎不可置信时。
      他皱了皱眉,伸手点了点对方,真诚道歉:
      “抱歉,倒是忘了你。”
      
      一股灵气顺着他指尖流入蛋壳中。
      
      孔翎:……
      我看你是故意的吧?
      
      然而就在他这样想的时候。
      那人虽冷漠语气不变,但是声音中却有些淡淡歉意。
      
      好像真的是不经意就忘了他一样。
      
      孔翎:……
      
      宁霁不知道蛋的情绪,不过看他萎靡,还是解释道:“我平常有用的东西都在身上,乾坤袋中装的都是一些无用之物。”
      “将你装进去后,倒是忘了。”
      
      无用之物孔翎:……很好!
      他感觉自己膝盖上又中了一箭。
      
      身为堂堂妖王,他什么时候被人说过无用之物!
      那些小妖们哪个不眼巴巴的恭维着他。
      他妖力再次耗尽,本体里漂亮的尾羽失去了光泽,只勉强被渡了口灵气。这时气的连跳都跳不起来。
      
      竟连楚尽霄都忘了。
      
      他最开始时被关进去,还听到了楚尽霄的声音。
      想着是不是宁霁那伪君子为了和阿楚独处,所以才对他下.毒.手。
      
      他想了许多,这时一激动头脑发昏,全都忘了。
      
      宁霁不知道这蛋还能阴谋论。
      在渡了灵气之后,见它无事,便收了手。
      
      孔翎在那儿明一阵暗一阵的,但宁霁却毫不理会。
      
      这几日出去一趟又耗费了些许精力,他喉间发痒,闭目休息了一阵。
      
      孔翎原本满腔怒火,可是当事人不理会,他就宛如跳梁小丑一般。自己也没了趣味。
      
      宁霁身如寒冰,当他不说话时,满室都安静了下来。
      孔翎闪了半天,不自觉也弱了下来。
      
      他恢复了一些后探出灵识来,想要看看那人在做什么。
      却只看到一片冰雪色。
      
      那人闭目支手,安静的像是睡着了。
      唇色微微发白,倒是难得的疲倦。
      
      孔翎怔愣了一下。
      靠,这人约会都能约这么累?!
      正在这时,童子敲了敲门走了进来,打破了一室寂静。
      
      宁霁长睫颤了颤,慢慢睁开了眼。
      与那片寒冰触到,孔翎迅速收回灵识。
      
      “尊上,冰心柳熬好了。”
      童子端着药在门外道。
      
      宁霁眉梢舒展了些。
      “端进来吧。”
      
      他桌上放了一包梅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隐隐有些甜味。
      
      童子原本担心这冰心柳苦,进来后看到尊上这里有梅子倒是放下了心。
      “尊上不喜欢这些蜜饯。但是药太苦了,多少还是得压一压。”
      他笑道。
      
      宁霁见童子开口,不由顺着他目光看过去,便看见了桌上的东西。
      昨夜楚尽霄递给他蜜饯的样子一闪而逝。
      宁霁微微皱了皱眉,到底也没拂了他这句话。
      
      “给我吧。”
      他出声道。
      
      冰心柳苦味蔓延着房间,孔翎隔着蛋都能闻到,瞬间灵识缩了起来。
      
      童子也担忧的看向尊上。
      
      这药还是他熬过这么久里面最苦的。光闻着都叫人受不了,更何况喝。
      他将梅子盛放在小盘子里递过去。
      
      宁霁端着药碗微微仰头。
      入口确实苦不堪言。
      不过他向来善于忍耐,便也只是皱了皱眉,迅速喝了下去。
      
      这冰心柳有暂缓麒麟火毒的功效。
      虽不能根治,却能叫宁霁稍微好受些。
      
      丹田中一阵热流,似是在烧灼。
      他指尖微顿,皱了皱眉,刚想说什么,却忽然收紧了手,闷哼了声,自唇边缓缓溢出一丝鲜血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11 15:19:20~2020-09-12 10:07: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山与川泽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雨小渝 10瓶;吃可爱多长大的小仙女 5瓶;笙归陌上桑。、蒹葭 3瓶;南客忘归、凉水喝茶、Alsi 2瓶;君已陌路、五行缺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