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雄·揍敌客的灾难

作者:淡络葡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8章

      这次席巴没有拦我,我直接瞬间移动去了糜稽的房间。

      让人意外地是他没有鼓捣他那些个机器,坐在电脑旁边也没看动漫,屏幕上面都是被分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监控器。

      眼睛一动不动,神情严肃地托着下巴。

      “你在做什么?”我出声问道。

      坐在椅子上面的糜稽吓了一跳,差点被摔个屁股蹲。

      “我说过了吧,楠雄,”糜稽有些不满,“进来前要先敲门或者模拟‘咚咚咚’的声音。”

      伊尔迷借着要开“念”趁机提出要和我睡,这种危险时刻还能让我想着要敲门吗?

      我把这事舍掉了“念”一说,听上去就像是伊尔迷抢回了被血染红的奶嘴趁机撒娇一般。

      不过糜稽没察觉到这个微妙的点,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说道:“那的确是很危险。”

      “不对啊!”糜稽又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怒吼一声,“这种时候你跑到我房间里来?”

      “完了,我会被大哥暗杀吧。”糜稽焦虑地咬了两下手指甲。

      他想太多,揍敌客不可能允许亲兄弟之间自相残杀,顶多是在训练的时候下狠手而已。

      “你这不会是想要我加入你的‘让大哥离家出走联盟’的手段吧?”糜稽颇为阴谋论地说道。

      他在说什么话?

      难道他今年过生日的时候没有夹带在他的N个愿望里面许愿让伊尔迷签约成为魔法少女继而走上满勤地拯救世界的道路吗?

      我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糜稽心虚地耸了耸鼻尖,岔开了话题,悄咪咪地说道,“我觉得这两个人有古怪。”

      是挺古怪的,为了和伊尔迷打架而跑去偷我的奶嘴,就没见过这么欠揍的家伙。

      “第一次来我们家,”糜稽没有接收到我的吐槽,神情专注地说道:“可是却能避开所有的佣人到你房间去偷奶嘴。”

      糜稽调开了监控,可以发现西索的行动轨迹的确很耐人寻味,十分轻门熟路,几乎没有怎么停顿地就走到了我的房间,简直就像是提前知道了一般。

      在这一点上面,即使每天都把“妈咪的宝贝楠雄”挂在嘴边的基裘都会很注意不泄露任何的情报,更别说在外面一直绷着的席巴了。

      就算是提前告知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说,”糜稽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一副没有镜框的眼镜,是《万年小学生名侦探》里面的周边,他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真相只有一个。”

      他看上去很认真,我原本是想认真地听一下他的推理的,但是……

      【天野由雪和西索是和QB签约的魔法少女。】

      糜稽,在机器上面的智商这么高,为什么在生活之中显得就像是个小学生呢?

      呀咧呀咧,按照年龄,他在外面的话,也的确还是个幼稚园生。

      好像一下子就可以和解了,嘛,不过认真地说,他还是退出推理界吧。

      我的吐槽没有告知糜稽,不过他从我突然垮掉的视线里面察觉到了这一切。

      “为什么啊?”糜稽一把抓下了眼镜,“我觉得我的推理还是很有理有据的啊。”

      “你没发现吗?”糜稽指了指屏幕说道,“我翻了今天的所有的监控,里面都没有天野由雪。”

      听到这话,我把视线挪了过去,在监控里面也只有西索到我房间的监控,他本人十分大摇大摆很是嚣张,见到监控还比划一个手势来嘲讽,甚至于还有一个镜头被插了一个扑克牌而报废了。

      但是全程却都没有天野由雪的画面,简直就像是特意避开了一般。

      糜稽的监控装得也不是很显眼,尤其是最近装得几个的确隐藏得很好,如果不注意的话,应该是不会被发现的才对。

      “对吧,”糜稽洋洋得意,又低下头脸红了一瞬,“你不觉得她长得很卡哇伊吗?就像是动漫里面的女主角。”

      “他是男孩啊。”我不得不提醒他一句。

      糜稽教育我道:“你不能依靠衣着来判断性别,要知道老妈也喜欢把大哥打扮成为美少女。”

      我依靠衣着?

      【需要我告诉你,你今天锻炼的时候肋骨断了几根吗?】

      像是说胖次的颜色这种低级的证明方法我根本不需要哈。

      像是肋骨断掉在揍敌客就是小事,根本不需要趴着治疗的,糜稽的最高的记录是在肋骨断了三根的情况下,还能被挂在拷问室里面睡了一晚。

      “嘶……”糜稽倒吸一口冷气摇了摇手,“别,你一提醒我我就痛了。”

      随后他又不死心地凑了过来,明明才五岁但是却觉得很猥..琐,“他真得是个男孩子啊?”

      套用一句你们二次元的话,“这么可爱当然是男孩子啊。”

      虽然我觉得天野由雪也一般了,揍敌客的人的颜值都挺高,完全不明白糜稽为什么会被吸引住。

      “那是因为你的审美逐渐从脸变成骨头了啊。”糜稽叹了一口气,老气横秋地说,“我对你的未来很担心呢,楠雄。”

      糜稽是认真的,和席巴之前所说的话也有异曲同工之处。

      我很让人担心吗?

      不过下一秒我就确定我想多了,糜稽还是那个糜稽。

      “你不觉得由雪酱和我们家格格不入的可爱,粉红色的洛丽塔裙,简直就想让人对着她喊‘哦呼’,”糜稽摸着下巴,“完全是温柔的那一挂,肯定不会从裙子下面掏出武器来。”

      粉红色洛丽塔裙,他自己不是也穿过吗?比较起来的确天野由雪会更适合点。

      “会掏出一个西瓜刀和无数把小刀。”我回答道。

      虽然并不是我的本意啦,但是天野由雪在他的衣服下面贴着肌肤放着大概一把西瓜刀和十六把小刀,都是特质的,特别轻薄,贴着肌肤放着穿上衣服还真得一点儿都看不出来。

      西索的话,在身上藏了十三副扑克牌,他如果去赌城的话,在扑克牌上面作弊应该很厉害。

      我之前为了养活离家出走的糜稽和我,特意研究过,一般作弊也不会藏十三副扑克牌,不过我也不需要这些手法,靠超能力就行。

      但这两个人这样藏武器的方法,很一脉相承了,真得不怕一个不小心就片皮切肉吗?

      西索应该还行,扑克牌应该是靠着念力变锋利的,天野由雪总感觉哪天会真得变成一朵朵的雪花。

      这样想想的话,揍敌客主流的想法是训练家里的小孩把手指弄成尖锐的可以掏出心脏的白骨爪那样实在是太机智了,出门都不用带武器。

      不过伊尔迷还是会使用钉子作为自己的远程攻击性武器,如果使用指甲的话就只能使用近战,有些时候还是远程比较便利。

      选择钉子也是因为方便携带。

      糜稽的梦碎了。

      “苍天啊,大地啊,在揍敌客真得找不到一个淑女吗?”

      女孩子,想要变成什么样都可以,虽然天野由雪是男的。

      我懒得理他,不过他倒是给我提醒了一个思路。

      与其说天野由雪这家伙是和QB签约成为了魔法少女,还不如说他是念能力者。

      虽然我在他身上没有看到“气”啦,但是我现在也还没有办法做到在别人使用“隐”的状态下发现“气”。

      “隐”是“念”的应用技之一,把“气”收拢,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要舍弃掉防御力,所以日常的时候也不会做到这么夸张,顶多就是让别人看不出自己是念能力者的程度。

      不过既然是席巴带来的,也不会对我们造成什么伤害,我也就懒得分析那么多,只要不影响我就行。

      “话说,那个叫做“西索”的,为什么要缠着大哥啊?”糜稽很不解地问道。

      伊尔迷在整个揍敌客感觉都是一个黑色的传说,尤其是在糜稽这边,不过大多数的佣人都是带着八百倍的滤镜看我们的,伊尔迷这点事只能换一句赞叹,顶多再加一句“有些恐怖,不愧是伊尔迷少爷”这样的词。

      大概是变..态战斗狂的游戏吧。

      对方一进来就在评估战斗力,给糜稽打了三分。

      至于我,大概还是婴儿所以直接略过了。

      真是太好了呢,感谢我是个婴儿。

      我这样和糜稽说的话,他大概会愤怒地去找西索单挑,那还是算了吧。

      为了他好,我关掉了糜稽的电脑上面的监控器,打算继续看我的侦探剧。

      “不会是你的诅咒真成了吧?”糜稽思考了片刻突然出声说,“就是因为那个《开膛手和猎人的纠缠》?”

      是《开膛手杰克和侦探猎人的火热纠缠》,这名字也不难记,你这么一提取就和打了马赛克一样变得奇怪了啊。

      这么说来,当时伊尔迷的确和我剧透了这件事,因为很生气就诅咒他了,之后也和糜稽吐槽了这件事。

      没有捧哏接我的吐槽,就很没有乐趣了。

      让我想想我诅咒了他什么,吃泡面没有调料包,上厕所没有纸,以及遇到一生的麻烦精。

      哈哈哈,怎么可能?

      西索的确很符合“麻烦精”这个词汇了啊,应该说是百分之百。

      但我目前为止还没有诅咒的能力。

      这话也不能说准,“隐身”的能力也还是我玩躲猫猫的时候突然有的,指不定被伊尔迷剧透了,心情太亢奋就突然有了。

      但是西索这么大的活人麻烦精总不可能是我变出来的吧。

      西索早就被我妻由乃夫妇给收养了,把他连同着天野由雪一同扔到揍敌客住几天也是早就想好的。

      应该和我没有关系。

      等等,西索,这种神经病真得是存在的吗?

      糟糕,连自己都怀疑自己了。

      呀咧呀咧,不行还得试验一下。

      我把目光放到了糜稽上面。

      “你不会想要对我进行诅咒吧?”糜稽举起双手连连摆头,“不行,你如果这样做的话,我会生气的,真得会生气的。”

      “我就不给你看深夜付费节目了,你只能去找伊尔迷了哦。”

      这个威胁很有分量,我只得把内心的想法作罢。

      特意去诅咒佣人做试验,有点缺德。

      “反正你都诅咒了伊尔迷了,”糜稽拿了一串葡萄一边吃一边说:“在梧桐的旧仓库里面有很多方便面,你可以让大哥挨个拆开看看嘛。”

      好主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杀手家族的冷知识:
    杀手家族除了杀人以外,还有鞭炮厂(每次主家倒霉都会大赚特赚)、还有旅游景点的门票收入,另外有很多恐怖作家给了版权费再进行创作,以及其他各式各样的业务,每一个最赚钱的靠骂主家出头
    -----
    “翎”给楠雄加了二十五滴正常审美液,延缓从脸变成骨头的审美
    “花溪”给楠雄加了十滴正常审美液,延缓从脸变成骨头的审美
    “十三月清冬”给楠雄加了10滴正常审美液,延缓从脸变成骨头的审美
    “十代目”给楠雄加了5滴正常审美液,延缓从脸变成骨头的审美
    “墨槿昔年”给楠雄加了5滴正常审美液,延缓从脸变成骨头的审美
    “腐竹笋”给楠雄加了1滴正常审美液,延缓从脸变成骨头的审美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